軍事與安全》中印邊境肢體衝突 可能失控升級為戰爭?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大話天下
軍事與安全》中印邊境肢體衝突 可能失控升級為戰爭?
2020-06-17 15:30:00
A+
A
A-

 

此次雙方嚴重肢體衝突的起因,如果是偶發性的、技術性的、基層層面的,通過雙方外交和軍隊高層的介入,局面可以得到一定化解,恢復到以前時而平靜、時而對峙肢體衝突的常態。(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王雲飛(三策智庫授權轉載)

 

中印軍人6月15日在加勒萬河谷地帶爆發嚴重肢體衝突,造成印度三名軍人當場死亡後又有17名受傷人員不治身亡,中方數人傷亡。

 

這是自1975年以來,雙方第一次有軍人在兩國邊境衝突中死亡。所幸的是,兩國外交和軍隊高層的表態比較克制,都希望通過談判和溝通和平處理爭端,平息衝突,防止事態進一步升級。

 

然而,政府和軍隊高層的意圖能否完整準確地貫徹到基層一線部隊,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畢竟政令軍令機制不是精密的工程機械、電腦程序,會標準化地嚴格執行既定程序和干預指令,更何況政令軍令系統本身也會有很多變化。

 

政府戰略誤判,導致決策失誤。這方面印度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更大。印度在中印邊界問題上越來越奉行強硬路線,很可能是由於以下幾個誤判。一是認為中國受到美國戰略壓力不斷加大,不敢再與另一個大國印度交惡。選擇6月15日主動挑起衝突,可能與6月17日中國中央外辦主任楊潔篪將與美國國務卿在夏威夷會晤不無關聯,印度也許判斷中國此時不會與印度開啟戰端。二是認為中國營造周邊安寧環境有求於印度。感到中國的主要戰略方向在台海、南海,沒有精力和能力也無意再把印度樹為強勁對手。三是自我感覺在邊境方向軍力強於中國,打贏戰爭有把握。四是感到在洞朗危機後的歷次衝突中,中國都呑下了苦果,中國軟弱可欺。

 

從表象上看,印度的上述判斷似乎都有些依據。但從中方看來,上述都不足為據,或者說根本是無稽之談,無論從戰略環境還是從國力、軍力來分析,印度挑起戰爭將必敗無疑。

 

民眾情緒高漲,迫使政府決策動搖。國情不同,政府的處理方式也會有很大不同。這方面中國政府處理相對較為理智,每次衝突,中方都在宣傳輿論上比較準確地把握了火候,沒有刻意煽動國內民眾情緒。尤其是這次衝突,中方沒有公佈己方軍人的傷亡情況,盡力避免了輿論炒作。但印度有不同的國情,執政的人民黨不斷受到在野的國大黨的壓力,政客不斷指責政府軟弱,國內宣傳機器肆無忌憚地渲染政府「割讓土地」、「中國入侵印度」,導致國民情緒高漲,政府進退失據。儘管印方在與中方談判時表示將和平處理衝突,但不排除印方迫於國內壓力,隨時改變其決策,在時機有利時主動挑起和升級武裝衝突。

 

軍人極度緊張,動用武器自衛。到目前為止,中印雙方軍人都沒有動用武器開槍、開炮,應該說還是比較好地執行了上級的命令、指示。正常情況下,處於一線的軍人,會嚴格按上級的要求嚴格控制武器使用。尤其是中國軍隊,有令行禁止、步調一致的優良傳統,紀律嚴明著稱於世,這也是中國軍人在中印邊境多次肢體衝突中能始終保持高度克制的一個重要原因。但衝突的發生演變往往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戰爭有時會在人們意想不到的時間、地點和場合打響。以1988年3月14日發生的中越南沙赤瓜礁衝突為例,從事後掌握的情報分析,中越雙方戰前都有不主動打響第一槍的命令,但最後武裝衝突還是發生了。當衝突現場的官兵處於高度緊張,特別是感到不能確保自身生命安全時,很可能會失去自我約束和控制能力,動用手中武器進行自衛行動。一旦武器開火,衝突隨之升級。

 

防止衝突升級,中印雙方都需要做出努力。(圖/翻攝自網路)

 

此次雙方嚴重肢體衝突的起因,如果是偶發性的、技術性的、基層層面的,通過雙方外交和軍隊高層的介入,局面可以得到一定化解,恢復到以前時而平靜、時而對峙肢體衝突的常態。

 

但是一旦今後衝突失控,可能產生以下戰爭升級後果。

 

一是在局部區域發生武裝摩擦。比如在多次發生肢體衝突的加勒萬河谷地區,由於偶發性事件誘發雙方動用手中武器相互射擊,造成多名軍人傷亡。目前看,發生該摩擦的可能性很大。

 

二是發生中印西線小規模戰爭。印度長期以來感到中國阿里地區邊境到其首都新德里只有300多公里,中國昆莎機場到其首都只有400公里,中國在阿里地區軍事部署對印度首都構成較大威脅。印方有人認為,通過小規模戰爭,可以獲取西線方向上部分邊境領土利益,弱化中國在西線方向上對其首都的軍事壓力,改善印中軍事戰略態勢。目前看,中印西線發生小規模戰爭,有一定的可能性。

 

三是印度挑起大規模邊境戰爭。目前看中印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不符合印度以主要精力建設「有聲有色大國」的戰略。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在「印太戰略」的蠱惑和國內反華勢力的挾持下,印度政府頭腦發熱,出現打一場中印戰爭的衝動,試圖通過印中西線或東線的戰爭勝利,來報1962年被中國痛揍之仇,卸下中國戰略包袱,拾回大國戰略自信,塑造世界大國形象,以戰爭為起點走上「有聲有色」大國之路。

 

防止衝突升級,中印雙方都需要做出努力。由於中國社會的特點,從政府到軍隊的執行力相對較強,這一點,從中國的全民抗疫行動,就可以得到充分證明。因此,防止衝突升級,中方相對容易做到「可防、可控」。鑒於近年來的中印邊境衝突基本都是由印方首先越境挑起,印方需要拿出更多行之有效、切合實際的行動,否則,衝突升級將難以避免。

 

而綜合國力和軍事實力決定了,如果真的發生中印戰爭,無論是小規模還是大規模戰爭,結果一定會向印度想像的相反方向發展。中印兩國相安無事對雙方才是最佳選擇。

 

(作者是中國軍事專家)  

 

此次雙方嚴重肢體衝突的起因,如果是偶發性的、技術性的、基層層面的,通過雙方外交和軍隊高層的介入,局面可以得到一定化解,恢復到以前時而平靜、時而對峙肢體衝突的常態。(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王雲飛(三策智庫授權轉載)

 

中印軍人6月15日在加勒萬河谷地帶爆發嚴重肢體衝突,造成印度三名軍人當場死亡後又有17名受傷人員不治身亡,中方數人傷亡。

 

這是自1975年以來,雙方第一次有軍人在兩國邊境衝突中死亡。所幸的是,兩國外交和軍隊高層的表態比較克制,都希望通過談判和溝通和平處理爭端,平息衝突,防止事態進一步升級。

 

然而,政府和軍隊高層的意圖能否完整準確地貫徹到基層一線部隊,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畢竟政令軍令機制不是精密的工程機械、電腦程序,會標準化地嚴格執行既定程序和干預指令,更何況政令軍令系統本身也會有很多變化。

 

政府戰略誤判,導致決策失誤。這方面印度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更大。印度在中印邊界問題上越來越奉行強硬路線,很可能是由於以下幾個誤判。一是認為中國受到美國戰略壓力不斷加大,不敢再與另一個大國印度交惡。選擇6月15日主動挑起衝突,可能與6月17日中國中央外辦主任楊潔篪將與美國國務卿在夏威夷會晤不無關聯,印度也許判斷中國此時不會與印度開啟戰端。二是認為中國營造周邊安寧環境有求於印度。感到中國的主要戰略方向在台海、南海,沒有精力和能力也無意再把印度樹為強勁對手。三是自我感覺在邊境方向軍力強於中國,打贏戰爭有把握。四是感到在洞朗危機後的歷次衝突中,中國都呑下了苦果,中國軟弱可欺。

 

從表象上看,印度的上述判斷似乎都有些依據。但從中方看來,上述都不足為據,或者說根本是無稽之談,無論從戰略環境還是從國力、軍力來分析,印度挑起戰爭將必敗無疑。

 

民眾情緒高漲,迫使政府決策動搖。國情不同,政府的處理方式也會有很大不同。這方面中國政府處理相對較為理智,每次衝突,中方都在宣傳輿論上比較準確地把握了火候,沒有刻意煽動國內民眾情緒。尤其是這次衝突,中方沒有公佈己方軍人的傷亡情況,盡力避免了輿論炒作。但印度有不同的國情,執政的人民黨不斷受到在野的國大黨的壓力,政客不斷指責政府軟弱,國內宣傳機器肆無忌憚地渲染政府「割讓土地」、「中國入侵印度」,導致國民情緒高漲,政府進退失據。儘管印方在與中方談判時表示將和平處理衝突,但不排除印方迫於國內壓力,隨時改變其決策,在時機有利時主動挑起和升級武裝衝突。

 

軍人極度緊張,動用武器自衛。到目前為止,中印雙方軍人都沒有動用武器開槍、開炮,應該說還是比較好地執行了上級的命令、指示。正常情況下,處於一線的軍人,會嚴格按上級的要求嚴格控制武器使用。尤其是中國軍隊,有令行禁止、步調一致的優良傳統,紀律嚴明著稱於世,這也是中國軍人在中印邊境多次肢體衝突中能始終保持高度克制的一個重要原因。但衝突的發生演變往往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戰爭有時會在人們意想不到的時間、地點和場合打響。以1988年3月14日發生的中越南沙赤瓜礁衝突為例,從事後掌握的情報分析,中越雙方戰前都有不主動打響第一槍的命令,但最後武裝衝突還是發生了。當衝突現場的官兵處於高度緊張,特別是感到不能確保自身生命安全時,很可能會失去自我約束和控制能力,動用手中武器進行自衛行動。一旦武器開火,衝突隨之升級。

 

防止衝突升級,中印雙方都需要做出努力。(圖/翻攝自網路)

 

此次雙方嚴重肢體衝突的起因,如果是偶發性的、技術性的、基層層面的,通過雙方外交和軍隊高層的介入,局面可以得到一定化解,恢復到以前時而平靜、時而對峙肢體衝突的常態。

 

但是一旦今後衝突失控,可能產生以下戰爭升級後果。

 

一是在局部區域發生武裝摩擦。比如在多次發生肢體衝突的加勒萬河谷地區,由於偶發性事件誘發雙方動用手中武器相互射擊,造成多名軍人傷亡。目前看,發生該摩擦的可能性很大。

 

二是發生中印西線小規模戰爭。印度長期以來感到中國阿里地區邊境到其首都新德里只有300多公里,中國昆莎機場到其首都只有400公里,中國在阿里地區軍事部署對印度首都構成較大威脅。印方有人認為,通過小規模戰爭,可以獲取西線方向上部分邊境領土利益,弱化中國在西線方向上對其首都的軍事壓力,改善印中軍事戰略態勢。目前看,中印西線發生小規模戰爭,有一定的可能性。

 

三是印度挑起大規模邊境戰爭。目前看中印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不符合印度以主要精力建設「有聲有色大國」的戰略。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在「印太戰略」的蠱惑和國內反華勢力的挾持下,印度政府頭腦發熱,出現打一場中印戰爭的衝動,試圖通過印中西線或東線的戰爭勝利,來報1962年被中國痛揍之仇,卸下中國戰略包袱,拾回大國戰略自信,塑造世界大國形象,以戰爭為起點走上「有聲有色」大國之路。

 

防止衝突升級,中印雙方都需要做出努力。由於中國社會的特點,從政府到軍隊的執行力相對較強,這一點,從中國的全民抗疫行動,就可以得到充分證明。因此,防止衝突升級,中方相對容易做到「可防、可控」。鑒於近年來的中印邊境衝突基本都是由印方首先越境挑起,印方需要拿出更多行之有效、切合實際的行動,否則,衝突升級將難以避免。

 

而綜合國力和軍事實力決定了,如果真的發生中印戰爭,無論是小規模還是大規模戰爭,結果一定會向印度想像的相反方向發展。中印兩國相安無事對雙方才是最佳選擇。

 

(作者是中國軍事專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