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與筆的台灣生活》當兵日記(1):台北車站報到的那一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畫與筆的台灣生活》當兵日記(1):台北車站報到的那一天
2020-06-17 09:00:00
A+
A
A-

準備入伍的役男們紛紛來到集合地點,尋找自己被編入的國軍單位。

 

圖/文/徐丹寒

 

編輯人語

為了充實文藝内容,《優傳媒》今起特邀青年畫家/作家徐丹寒先生,以生活見聞和感受為題材,透過畫筆與文字匯集成「畫與筆的台灣生活」,首先從他的當兵系列開始,以饗讀者。

 

當兵日記(1):台北車站報到的那一天

 

早上六點,手機的鬧鈴赫然響起,我緩緩睜開雙眼,並深吸了一口氣。下床後,我迅速完成出門前的準備,不斷檢查著背包裡該帶齊的東西,彷彿一不留神就會少一樣物品。一個月前,我對服兵役這件事感到無所謂,總是說著自己不畏懼當兵,但今天即將提著行李前往入伍的報到地點,卻緊張到無法言語。

 

我與父母準時抵達台北車站的集合地,不到十分鐘,眼前已擠滿成群的入伍役男,各個低調地戴著帽子和口罩,身穿深色的休閒服,就像一群不想被狗仔認出的明星。這天是二月四日,台灣正處於新冠肺炎肆虐的初期,所有人都必須戴口罩,我則慶幸口罩能遮住自己焦慮不安的神情。

 

不同單位的役男按照次序集合,在我之前的是前往海軍陸戰隊的役男,各個身材高大健壯,也有少數體形看起來不怎麼樣的,但以他們迅速整隊的姿態來看,似乎已做好接受考驗的準備。接著,輪到陸軍步兵營的役男們,我跟著大家開始往場地中央移動。

 

大家依照戶籍和專車編號排列坐下,維持秩序的志工阿姨為我們量體溫和確認身分。當阿姨將體溫器對準我的額頭時,她愣了一下,又重新量了一次,但依舊皺著眉頭,機器上顯示37.2度,她告訴我可能因為情緒緊張導致身體發熱,於是我摸了一下臉頰和額頭,果然比平常熱了許多。我努力的靜下心,看著手中的防疫宣導通知單,試著轉移注意力,但沒什麼作用,紙上的文字全糊成一團。此時我的心情更加混亂,如果被誤以為是發燒就麻煩了,可不想在入伍當天就鬧出什麼問題。

 

或許是自己內心虛驚一場,報到程序很順利地完成,我們紛紛與親人擁別,空氣中瀰漫著矛盾的氛圍,雖然大家心中百般不願意入伍,卻又故作鎮定,畢竟役期只有四個月,每週末都能放假回家,乍聽下根本是夏令營,一群不相識的大男孩又怎敢在彼此面前流露畏縮不前的那一面。我也不敢表現出自己的膽怯和不捨,但我的雙手在顫抖,雙頰熱得發燙,父母的身影在我眼角餘光中漸漸消失。

 

我們搭乘台鐵與遊覽車前往位於新竹關西的營區,我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也偷偷觀察身邊一同入伍的弟兄們,他們戴著耳機打盹,有些人則放空地望向窗外,彼此沒有任何互動,整趟車程就像時間凍結般的寧靜,沒有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遊覽車終於駛入座落在山丘上的營區,我忍不住看向車窗外,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灰暗單調的軍營建築和連集合場,營區裡飄著細雨,不時有穿著斗篷式雨衣的訓員穿梭在道路上,消失在灰茫茫的盡頭,遠方的山脈則若隱若現,一時以為自己來到奈特‧沙馬蘭拍攝的「陰森林」場景裡。儘管這一切使我全身雞皮疙瘩,我用毫無說服力的聲音告訴自己該面對現實了,無力的雙手提起背包,我倒吸了一口氣並踏出車外。

 

志工阿姨忙著核對役男們的資料,戶籍、姓名、入伍單位等等,必須仔細檢查並完成整隊。

人海中,我靜靜地坐著等待報到手續,腦中混雜的思緒已讓我心神不寧。 

防疫期間,量測體溫是每項活動與場所必須執行的任務,體溫稍有過高的人都會被特別關注,體溫登記表將會詳細記錄。

 

 

二月四日的台北車站大廳角落,一群準備入伍的役男們集合排列著,即將前往一段無法逃避的人生歷程。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稿。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準備入伍的役男們紛紛來到集合地點,尋找自己被編入的國軍單位。

 

圖/文/徐丹寒

 

編輯人語

為了充實文藝内容,《優傳媒》今起特邀青年畫家/作家徐丹寒先生,以生活見聞和感受為題材,透過畫筆與文字匯集成「畫與筆的台灣生活」,首先從他的當兵系列開始,以饗讀者。

 

當兵日記(1):台北車站報到的那一天

 

早上六點,手機的鬧鈴赫然響起,我緩緩睜開雙眼,並深吸了一口氣。下床後,我迅速完成出門前的準備,不斷檢查著背包裡該帶齊的東西,彷彿一不留神就會少一樣物品。一個月前,我對服兵役這件事感到無所謂,總是說著自己不畏懼當兵,但今天即將提著行李前往入伍的報到地點,卻緊張到無法言語。

 

我與父母準時抵達台北車站的集合地,不到十分鐘,眼前已擠滿成群的入伍役男,各個低調地戴著帽子和口罩,身穿深色的休閒服,就像一群不想被狗仔認出的明星。這天是二月四日,台灣正處於新冠肺炎肆虐的初期,所有人都必須戴口罩,我則慶幸口罩能遮住自己焦慮不安的神情。

 

不同單位的役男按照次序集合,在我之前的是前往海軍陸戰隊的役男,各個身材高大健壯,也有少數體形看起來不怎麼樣的,但以他們迅速整隊的姿態來看,似乎已做好接受考驗的準備。接著,輪到陸軍步兵營的役男們,我跟著大家開始往場地中央移動。

 

大家依照戶籍和專車編號排列坐下,維持秩序的志工阿姨為我們量體溫和確認身分。當阿姨將體溫器對準我的額頭時,她愣了一下,又重新量了一次,但依舊皺著眉頭,機器上顯示37.2度,她告訴我可能因為情緒緊張導致身體發熱,於是我摸了一下臉頰和額頭,果然比平常熱了許多。我努力的靜下心,看著手中的防疫宣導通知單,試著轉移注意力,但沒什麼作用,紙上的文字全糊成一團。此時我的心情更加混亂,如果被誤以為是發燒就麻煩了,可不想在入伍當天就鬧出什麼問題。

 

或許是自己內心虛驚一場,報到程序很順利地完成,我們紛紛與親人擁別,空氣中瀰漫著矛盾的氛圍,雖然大家心中百般不願意入伍,卻又故作鎮定,畢竟役期只有四個月,每週末都能放假回家,乍聽下根本是夏令營,一群不相識的大男孩又怎敢在彼此面前流露畏縮不前的那一面。我也不敢表現出自己的膽怯和不捨,但我的雙手在顫抖,雙頰熱得發燙,父母的身影在我眼角餘光中漸漸消失。

 

我們搭乘台鐵與遊覽車前往位於新竹關西的營區,我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也偷偷觀察身邊一同入伍的弟兄們,他們戴著耳機打盹,有些人則放空地望向窗外,彼此沒有任何互動,整趟車程就像時間凍結般的寧靜,沒有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遊覽車終於駛入座落在山丘上的營區,我忍不住看向車窗外,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灰暗單調的軍營建築和連集合場,營區裡飄著細雨,不時有穿著斗篷式雨衣的訓員穿梭在道路上,消失在灰茫茫的盡頭,遠方的山脈則若隱若現,一時以為自己來到奈特‧沙馬蘭拍攝的「陰森林」場景裡。儘管這一切使我全身雞皮疙瘩,我用毫無說服力的聲音告訴自己該面對現實了,無力的雙手提起背包,我倒吸了一口氣並踏出車外。

 

志工阿姨忙著核對役男們的資料,戶籍、姓名、入伍單位等等,必須仔細檢查並完成整隊。

人海中,我靜靜地坐著等待報到手續,腦中混雜的思緒已讓我心神不寧。 

防疫期間,量測體溫是每項活動與場所必須執行的任務,體溫稍有過高的人都會被特別關注,體溫登記表將會詳細記錄。

 

 

二月四日的台北車站大廳角落,一群準備入伍的役男們集合排列著,即將前往一段無法逃避的人生歷程。

 

插畫創作的手繪圖稿。先將構圖繪於紙上,再由數位繪畫完成作品。

 

作者簡介

徐丹寒,1997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自幼即愛好美術和文學寫作,擅長素描、書法和電繪。曾在「人間福報」連載「世紀伴侶」,以繪畫和文字介紹中外歷史上重要的伴侶,普獲好評。接著為創作「玄奘大師與西域文化」,遠赴西安、敦煌,並探訪了吐魯番和高昌國遺址,做地理景觀的記錄。近年,多次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展出繪本作品,深入了解世界一流出版社的繪本創作趨勢。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