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仇恨政治贏了 台灣輸了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仇恨政治贏了 台灣輸了
2020-06-13 13:00:00
A+
A
A-

 

對人性與良善價值已經扭曲淪喪的台灣,議長用生命敲下警鐘,很不值。因為人民已經被操弄到墮入仇恨的深淵,仇恨贏了台灣,台灣回不去了!(圖/翻攝自許崑源臉書)

 

作者/王惠珀

 

《前言》

2020年6月6日晚上,高雄市許崑源議長在臉書留下「台灣,誰贏了?」,然後從住處墜樓喪生,時間是韓國瑜市長被罷免的一個小時後。

 

高雄沒有市長沒有議長,是台灣歷史上的大事。本文且借用Oscard Wilde的名言:「America is the only country that went from barbarism to decadence without civilization in between美國從野蠻走向頹廢,中間沒有文明化的進程」,說說老嫗我的感慨。

 

《從太陽花衝進立法院的那一刻起》

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們衝進立法院,台灣的社會從那一刻起已經變質。

 

在年輕人視法律為無物時,在立法的殿堂被攻佔時,立法委員為刷存在感,爭先恐後的去慰勞正在違法的國家主人翁。人民大聲叫好,送物資去慰勞違法者。全台灣的孩子們則從電視上得到第一手的教育:只要我認為是對的,都可以做。

 

「台式民主」就此定位,民主自由的神主牌從這一刻起已經被台灣褻瀆。六年後的今天,回頭看太陽花運動啟動的社會發展,尤其看許議長事件後綠營人士的刻薄寡恩,無血無目屎,會不寒而慄。我會說,太陽花運動是「台灣之春」,一如埃及之春,阿拉伯之春……。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輸了,輸給自己。」

 

《沒有文明化進程的民主》

以前的台灣不是長這樣。每個人為前途拼命,為養家活口勞碌,為一個安和樂利的人生而努力,我們有過沉默而和諧的社會。台灣一直有著族群意識、階級意識、族群不公、社會不公,過去有,現在還有。沒有人滿意於過去的台灣,才會有民主運動。只是,以前的台灣人民在同一個時空下,即使沒有共識,各過各的,但互不干擾,互相尊重。

 

在男女平權、教育平權下,以前的孩子有能力,肯努力,就會出頭,例如我這個百分百的番薯仔。我們的同學、親朋沒有對立,維繫著和善和諧。曾幾何時,落實民主之後的今天,我們同學、朋友、親人、世代,因政治、因族群、因仇恨而陌生了,撕裂了,我們不願意再聚首。台灣的社會變了,而我們更懷念以前的台灣。

 

高雄沒有市長沒有議長,是台灣歷史上的大事。圖為2020年6月2日,也就是罷韓投票、許崑源墜樓前4日,當天下午7時24分,許崑源在臉書的貼文<許崑源議長懇請拜託各位市民好朋友們共同化解高雄危機>所附影片截圖。(圖/翻攝自許崑源臉書)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輸了,輸給仇恨。」

 

《政治的零和遊戲》

我們多了言論自由,但言論自由卻成為民粹操弄社會感情的引擎。選舉要能掌控民意,洗腦是掌控民意的法寶,只要掌握話語權、製造仇恨、掌控網媒科技、善用噴墨抹黑這四大伎倆,法寶就是你的。

 

總統勝選後,執政黨在高雄乘勝追擊,欲斬草除根置對手於死地,心態跟早幾年在清算國民黨的時候一樣。罷韓完勝後,叫台灣人要放下仇恨,團結為重,聽來真是廉價。執政黨真的不知道嗎?當政治零和遊戲成為唯一的玩法時,「你死我活」本身就已經把台灣帶向邪惡化(dirty politics)的宿命了。

 

當今局勢的發展告訴我們,仇恨是台灣最大的贏家。仇恨將族群矛盾與對立定型,這比以前的台灣,人們在同一個時空下沒有共識,卻維繫著沉默的和諧,更具殺傷力。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人全輸了,輸給用仇恨政治撕裂台灣的民粹。」

 

《台灣的民主從野蠻走向頹廢中間,沒有文明化的進程》

CNN News給川普總統的「Leadership vacuum」標題下得真好,意指領導沒有高度,沒有格局。權力是春藥,所以治國為選舉,一切為勝選,只要人民可以被操弄,權力就是我的。台灣的總統跟川普一樣,充其量只是個術士。

 

而權力的確是春藥。總統顛覆了當家不鬧事的常規,以國家機器操縱媒體,於是傳媒帶風向,讓民眾被風吹著走,洗腦幾年下來,用感官反應,用懶人包人云亦云,不要出頭就好,出頭會惹人討厭,會被(毛澤東說的)摘尖。

 

2017-2018年台灣廣告量前十名,其中政府是大金主,年成長率16.9%居第二名,僅次於健康食品(https://www.brain.com.tw/Upload/News/10_42.jpg.)。(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我會被摘尖,但我還是要說,台灣從來沒有民主過,至少不昰我認知的有民主素養的文明式民主。年輕人沒有見識過以前的台灣,不會服氣這說法,這跟他們吸收的資訊有關,跟魚不會知道它的身體是濕的,是同樣的道理。

 

《結語》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議長之逝重於泰山。但是,對人性與良善價值已經扭曲淪喪的台灣,議長用生命敲下警鐘,很不值。因為人民已經被操弄到墮入仇恨的深淵,仇恨贏了台灣,台灣回不去了!議長之逝勝造七級浮屠,我市井小民再不生氣不發聲的話,恐如但丁所說:十八層地獄為你開著。

 

但丁地獄篇: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對人性與良善價值已經扭曲淪喪的台灣,議長用生命敲下警鐘,很不值。因為人民已經被操弄到墮入仇恨的深淵,仇恨贏了台灣,台灣回不去了!(圖/翻攝自許崑源臉書)

 

作者/王惠珀

 

《前言》

2020年6月6日晚上,高雄市許崑源議長在臉書留下「台灣,誰贏了?」,然後從住處墜樓喪生,時間是韓國瑜市長被罷免的一個小時後。

 

高雄沒有市長沒有議長,是台灣歷史上的大事。本文且借用Oscard Wilde的名言:「America is the only country that went from barbarism to decadence without civilization in between美國從野蠻走向頹廢,中間沒有文明化的進程」,說說老嫗我的感慨。

 

《從太陽花衝進立法院的那一刻起》

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們衝進立法院,台灣的社會從那一刻起已經變質。

 

在年輕人視法律為無物時,在立法的殿堂被攻佔時,立法委員為刷存在感,爭先恐後的去慰勞正在違法的國家主人翁。人民大聲叫好,送物資去慰勞違法者。全台灣的孩子們則從電視上得到第一手的教育:只要我認為是對的,都可以做。

 

「台式民主」就此定位,民主自由的神主牌從這一刻起已經被台灣褻瀆。六年後的今天,回頭看太陽花運動啟動的社會發展,尤其看許議長事件後綠營人士的刻薄寡恩,無血無目屎,會不寒而慄。我會說,太陽花運動是「台灣之春」,一如埃及之春,阿拉伯之春……。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輸了,輸給自己。」

 

《沒有文明化進程的民主》

以前的台灣不是長這樣。每個人為前途拼命,為養家活口勞碌,為一個安和樂利的人生而努力,我們有過沉默而和諧的社會。台灣一直有著族群意識、階級意識、族群不公、社會不公,過去有,現在還有。沒有人滿意於過去的台灣,才會有民主運動。只是,以前的台灣人民在同一個時空下,即使沒有共識,各過各的,但互不干擾,互相尊重。

 

在男女平權、教育平權下,以前的孩子有能力,肯努力,就會出頭,例如我這個百分百的番薯仔。我們的同學、親朋沒有對立,維繫著和善和諧。曾幾何時,落實民主之後的今天,我們同學、朋友、親人、世代,因政治、因族群、因仇恨而陌生了,撕裂了,我們不願意再聚首。台灣的社會變了,而我們更懷念以前的台灣。

 

高雄沒有市長沒有議長,是台灣歷史上的大事。圖為2020年6月2日,也就是罷韓投票、許崑源墜樓前4日,當天下午7時24分,許崑源在臉書的貼文<許崑源議長懇請拜託各位市民好朋友們共同化解高雄危機>所附影片截圖。(圖/翻攝自許崑源臉書)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輸了,輸給仇恨。」

 

《政治的零和遊戲》

我們多了言論自由,但言論自由卻成為民粹操弄社會感情的引擎。選舉要能掌控民意,洗腦是掌控民意的法寶,只要掌握話語權、製造仇恨、掌控網媒科技、善用噴墨抹黑這四大伎倆,法寶就是你的。

 

總統勝選後,執政黨在高雄乘勝追擊,欲斬草除根置對手於死地,心態跟早幾年在清算國民黨的時候一樣。罷韓完勝後,叫台灣人要放下仇恨,團結為重,聽來真是廉價。執政黨真的不知道嗎?當政治零和遊戲成為唯一的玩法時,「你死我活」本身就已經把台灣帶向邪惡化(dirty politics)的宿命了。

 

當今局勢的發展告訴我們,仇恨是台灣最大的贏家。仇恨將族群矛盾與對立定型,這比以前的台灣,人們在同一個時空下沒有共識,卻維繫著沉默的和諧,更具殺傷力。

 

回答許崑源議長問的「台灣,誰贏了?」,我會說:「台灣人全輸了,輸給用仇恨政治撕裂台灣的民粹。」

 

《台灣的民主從野蠻走向頹廢中間,沒有文明化的進程》

CNN News給川普總統的「Leadership vacuum」標題下得真好,意指領導沒有高度,沒有格局。權力是春藥,所以治國為選舉,一切為勝選,只要人民可以被操弄,權力就是我的。台灣的總統跟川普一樣,充其量只是個術士。

 

而權力的確是春藥。總統顛覆了當家不鬧事的常規,以國家機器操縱媒體,於是傳媒帶風向,讓民眾被風吹著走,洗腦幾年下來,用感官反應,用懶人包人云亦云,不要出頭就好,出頭會惹人討厭,會被(毛澤東說的)摘尖。

 

2017-2018年台灣廣告量前十名,其中政府是大金主,年成長率16.9%居第二名,僅次於健康食品(https://www.brain.com.tw/Upload/News/10_42.jpg.)。(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我會被摘尖,但我還是要說,台灣從來沒有民主過,至少不昰我認知的有民主素養的文明式民主。年輕人沒有見識過以前的台灣,不會服氣這說法,這跟他們吸收的資訊有關,跟魚不會知道它的身體是濕的,是同樣的道理。

 

《結語》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議長之逝重於泰山。但是,對人性與良善價值已經扭曲淪喪的台灣,議長用生命敲下警鐘,很不值。因為人民已經被操弄到墮入仇恨的深淵,仇恨贏了台灣,台灣回不去了!議長之逝勝造七級浮屠,我市井小民再不生氣不發聲的話,恐如但丁所說:十八層地獄為你開著。

 

但丁地獄篇: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