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影.人》三個男人的戰爭──紐約抗疫側記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書.影.人》三個男人的戰爭──紐約抗疫側記
2020-06-10 14:30:00
A+
A
A-

 

白思豪是典型的紐約左派,滿腦子弱勢族群。(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陳清玉

 

自三月下旬葛謨州長下達「紐約州居家避疫」令以來,紐約人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冷眼觀察,他與白思豪市長、川普總統三人之間的相互較勁。

 

熱情洋溢的市長

 

每天九點半,白市長準時發佈疫情簡報。充滿激情的市長,必先來段感性十足的開場白,接著匯報疫情有關的各項議題。市民最關切的三個指數:每日感染病毒住院人數、靠呼吸器維生者,與新增病例,他往往拖到最後才公布。白市長的心情不難理解,根據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的指示,這些數據必須連續下降十四天後,才能考慮復工,而疫情排名全美第一的紐約市,離此目標還有一段長遠的路。

 

白市長的熱情無人質疑,但他用錢的方式卻惹人非議。他是典型的紐約左派,滿腦子弱勢族群,每年花在每個遊民身上的費用,直追一個普通公務員的薪水。疫情期間,不願待在庇護所的遊民,以地鐵為家,把紐約百年車站,弄得像垃圾集中營。州長氣得連下三道金牌,市長始下決心,從五月初起,每日凌晨關閉地鐵站四小時,以便徹底消毒。封閉之前,尚需動用大批警力和社工,連哄帶拖,將遊民大爺請出車站,送他們至願意待的地方。

 

紐約市有六萬多個遊民,市府為遊民一一供應吃、住、申請工作、心理諮商及零用金;如果全家都是遊民,保證闔家合住共享天倫。故此,紐約周邊的遊民機構,經常替當地遊民買張去紐約的單程車票,鼓勵他們前往遊民天堂的紐約,享受高規格待遇。即便如此,紐約還有三千多個遊民,寧可天天在街頭流浪、或去圖書館挑戰館員的智商和耐力,看看誰能奈他何?

 

市長每天一臉興奮地報導遊民動態:昨日有多少遊民同意搬進庇護所、多少入院治療、多少選擇繼續露宿街頭。雖然他再三強調,這是二十年來遊民最合作的一次,但連日起伏不定的數字,讓人不禁懷疑,是否同一批遊民,每日和警方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唬弄我們宅心仁厚的市長?

 

市長對遊民如此寬厚,待低收入者更不消說。不僅日日送餐到住宅、提供電腦與親人接軌,並到府免費安裝冷氣,以防疫情燃燒至盛夏,他們亦能在家裡納涼。紐約的中產階級,忍不住要質問市長:他是否曾經想過,那些為遊民和低收入者買單的人群,也需要一台新型的電腦與空調設備,在家揮汗抗疫工作?

 

不過,當市長宣布,紐約市民可以透過軟件,辦理「網路虛擬婚禮」的那一幕,不少人被感動了。只見市長深情款款望著身旁的嬌妻,笑咪咪地說,再過幾天就是我們結婚二十六週年紀念了,真的很棒對不對?平日簡報從不帶妻亮相的市長,那天故意安排這個橋段,選在浪漫的時刻,說出愛的宣言,讓人相信,他一定是個愛家愛妻的好男人。

 

沈著幹練的州長

 

十一點半是眾人期待的州長時間。葛謨一口條理分明、措詞典雅、文法漂亮的英語,更是學習英文的最佳典範。不同於浪漫的市長,葛謨開口就談重點,他公布的數據和圖表,清楚說明疫情的走向與發展,隨著疫情趨緩,他將紐約州劃分為十區,訂立一套「七項復工準則」,其中包括市長每天發佈的指標、死亡人數、追蹤新冠病毒、可用醫院床位等。每天一早,紐約人可在州府網頁看到更新的數字,知道他所居住的城鎮,有幾項達標,有幾項失分,只有連續兩週七項指數全都達標的地區,才能邁入下一梯次的「四階段復工計劃」。

 

不同於浪漫的市長,葛謨開口就談重點,他公布的數據和圖表,清楚說明疫情的走向與發展。(圖/翻攝自Andrew Mark Cuomo臉書)

 

「四階段復工計劃」很快成為紐約最熱門的話題。朋友電話閒聊,都會關注對方,是開路先鋒的建築、製造業;第二波的公共服務、金融業;第三輪的餐飲、酒店業;還是最後上壘的教育、娛樂圈?

 

大家心裡都有些矛盾,既希望早日復工,又擔心太快開工,導致疫情反彈。幸而思慮周全的州長,已在各地成立「復工控制室」,由地方政府自行監督復工後的指數,一旦發現疫情反彈,即刻叫停或延緩復工。

 

不論歸屬那個階段、不管何時輪到開工,紐約人都心悅誠服、滿懷感激,在此危急時刻,有葛謨這樣一個有膽識有擔當的大家長,為我們遮風擋雨、出謀劃策。

 

他與川普的數度交鋒,亦是紐約人津津樂道的焦點新聞。

 

行事出格的川普

 

平心而論,川普政府在紐約疫情嚴峻之初,給予過不少支援。但恢復經濟心切的川普,很快對「扯他後腿」的重災區失去耐心,不止一次語帶玄機地說:真有趣啊,這次疫情最嚴重的全是民主黨州。並聲稱總統權限凌駕州府,他要哪個州復工,哪個州就得乖乖聽話。逼得葛謨不得不對他喊話:對不起,總統先生,你不是帝王,我們紐約州也絕不會以任何人的健康為代價,來發展經濟。

 

後來發現失言的川普,隨即改口,是由他「授權各州自己決定復工時間」。但怨懟已生,他遂向葛謨「開火」,批評他不知感恩,並在葛謨簡報當中,推文叫陣:你們紐約州數字那麼糟,你還不立刻停止發言、行動起來。最離譜的是,當趙小蘭丈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諾提出「停止對民主黨紓困計劃,讓他們去申請破產」(stop blue state bailout, states should file bankruptcy)的口號時,他不但不去糾正麥氏分裂黨派的荒謬言論,反而為他緩頰:「老是替民主黨解困,對共和黨不公平」。

 

顯然川普忘了自己是一個代表全民的總統,而非一名小肚雞腸的共和黨領袖!

 

葛謨與川普鬥智

 

對於川普的挑釁,葛謨明言:川普總統別想從我這裡引發戰爭。他嫌我謝他謝得不夠,我在此就連說三聲:謝謝、謝謝、謝謝總統先生,還需要我送你一束花嗎?說完笑加一句:總統叫我們抓緊時間工作,他好像有閒暇看我的簡報?

 

至於麥氏愚蠢的言論,葛謨交予數字詮釋。

 

連續數日,他在簡報時公布歷年各州上繳國庫的金額。名列前茅的全是民主黨州,紐約州則不僅年年奪魁,而且,從聯邦得到的補助,遠遠低於上貢的數字。反之,麥氏的老家肯塔基州,年年上繳聯邦的少,獲利的多,全靠民主黨州的稅收,助其彌補赤字,渡過難關。

 

所以,究竟誰救了誰?(who bailouts whom?),不言而喻、一目了然。葛謨說:我們紐約不需要你們共和黨的「救助」,只要把過去我們給你們的,還給我們。

 

深具政治智慧的葛謨,從未就這件事指責過川普。因為他深知,與其指望麥氏控制的參議院,通過紓困方案,不如與川普協商。五月底,他與川普會面協商,共商如何重建紐約的基礎建設。紐約是川普的老巢,基礎建設一向又是川普最有興趣的項目,只要川普首肯,就能跳過麥氏等立法者的箝制,加快紐約復甦經濟的腳步。

 

格局決定命運?

 

三人當中,白市長是最沒底氣的一個。他空有理想而乏謀略,衝動而無魄力。一心想掙脫州長之束縛,卻往往適得其反。四月十一日,他率爾宣告紐約市公立學校「停課到九月」。二小時後,葛謨即以「市長沒有這個權力」反駁他。理由是,紐約州各地區應協調一致,如果紐約市的學校停課至九月,有孩子的上班族家長怎麼辦?是否各行各業各區也得停工至九月?市長此舉,引發不少爭議,多數市民皆站在州長這一邊。但州長最終還是給了市長面子,四月底宣布,紐約州公立學校亦停課至學期結束,暑期活動則尚待評估。白市長這種見樹不見林的格局,做個市長勉強稱職,想當全民領袖還差得遠。

 

葛謨出身政治世家,政治素養和機智都高出白市長。他沈著練達,頗有乃父之風,唯胸襟略遜老父一籌。老葛謨當年鼎盛時期,不願出馬競選總統,很大程度是因為擔心當時的政治氣候,不會接納他義大利的後裔背景,但自從歐巴馬改寫了歷史,美國政治景觀丕變,比兩黨候選人更具總統風範的葛謨,四年後,極有可能「代父出征」,贏得白宮寶座。

 

外表嚴肅的葛謨,每次提到三個女兒,驕傲與寵溺之情溢於言表。他事母至孝,紐約「封關」前,以其母瑪蒂爾達之名,訂立「Matilda’s law」,保護70歲以上的長者、免疫系統受損,以及有潛在疾病的人,儘量不受疫情襲擊。為了怕感染老母,母子倆自法令生效日起,即沒有見過面。母親節當天,他透過螢幕,公開向老母傾吐思念之情。六十多歲的葛謨,在老母面前,像個爭風吃醋的憨子,不止一次跟老母撒嬌:我知道我是妳最寵愛的孩子,只是妳不願說出來而已。五個孩子的老母,被長子逗得直樂。

 

川普是最「冷酷」的一個。他妻兒成群,卻罕見流露親情。他含著金湯匙長大,一輩子發號施令、獨斷專行,想說就說,想做就做,是很多美國人羨慕的對象。他的功過,自有當代及後世史家去評斷,但他不負責任的言行,卻給社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當專家呼籲大家戴口罩的時候,他公開說他不戴,引得青少年紛紛效尤;他突發奇想,認為注射消毒劑到人體能殺滅新冠病毒,結果無知的百姓深信不移,送掉小命。他槓上推特、為憤怒的示威者火上澆油;他任性妄為,民調一度落後白登十個百分點,讓原本勝券在握的選戰,變成鹿死誰手,尚無定論。

 

記者會上見分野

 

記者會上,三人應對媒體的方式各自不同。白市長無疑是最有風度的一位,不論記者提出什麼問題,他都耐心作答,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還會表示歉意。

 

葛謨雖亦有問必答,卻比市長多了霸氣。他簡報時帶著團隊,隊員個個和他一樣,能言善道、有備而來。他們一字排開高踞台上,陣仗氣勢先聲奪人。遇上刁鑽的記者,葛謨有時動氣,但他總會事後檢討,日後對那記者禮遇三分。心情好時,他會跟糾纏不放的記者耍幽默:你明天接著問吧,我知道你明天一定還會來的。

 

川普是最「冷酷」的一個。他妻兒成群,卻罕見流露親情。(圖/翻攝自YouTube)

 

相較之下,川普直白凌霸多了。他會對不喜歡的記者撂話:你們公司專門報導假新聞,我不想跟你說話。記者的提問不合他意,他也不留情面半截打斷。身經百戰的老記者,對他的行徑見怪不怪。但多數外國記者,還是戰戰兢兢,深怕觸犯他而遭羞辱。以張經義為例,這位台灣出身、代表上海東方衛視的白宮記者,在川普兩度詢問來自何方的時侯,只簡短回答「台灣」,一字不提他任職的中國媒體。你可以解讀他是投機,缺乏新聞工作者的專業操守。但「投機」的背後,更多的或許是無奈,因為他真的害怕,痛恨中國的川普,知道真相之後,當場把他轟走,毀掉他辛辛苦苦營造的光環。

 

紐約邁入復工期

 

五月二十九日,葛謨在簡報中宣稱:紐約市將於六月八日、紐約疫情第一百天,進入復工第一階段。螢幕上,他與市長相互恭維,笑逐顏開,過去數月的緊繃情緒,似乎消弭無蹤。

 

雖然,迄今為止,紐約州有三十七萬人數感染新冠病毒,因而失去二萬四千多個寶貴的生命。

 

雖然,紓困方案與重建基礎建設的計劃,懸而未決,紐約州還背負著三百五十億美元的預算赤字。

 

雖然,這三個政治人物的「戰爭」,一時半會恐怕還不會消停。 

 

但如葛謨所言:紐約堅韌、聰明、團結、紀律、充滿了愛(New York tough、smart、united、disciplined、loving) 。它讓紐約愈挫愈勇,昂首前行。

(2020年6月5日寫於紐約)

 

作者簡介

陳清玉,安徽省懷寧縣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新聞組畢業,為紐約聖若望大學圖書館學碩士。曾擔任前中華日報副刊編輯,現為紐約皇后圖書館編目館員。   

 

白思豪是典型的紐約左派,滿腦子弱勢族群。(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陳清玉

 

自三月下旬葛謨州長下達「紐約州居家避疫」令以來,紐約人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冷眼觀察,他與白思豪市長、川普總統三人之間的相互較勁。

 

熱情洋溢的市長

 

每天九點半,白市長準時發佈疫情簡報。充滿激情的市長,必先來段感性十足的開場白,接著匯報疫情有關的各項議題。市民最關切的三個指數:每日感染病毒住院人數、靠呼吸器維生者,與新增病例,他往往拖到最後才公布。白市長的心情不難理解,根據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的指示,這些數據必須連續下降十四天後,才能考慮復工,而疫情排名全美第一的紐約市,離此目標還有一段長遠的路。

 

白市長的熱情無人質疑,但他用錢的方式卻惹人非議。他是典型的紐約左派,滿腦子弱勢族群,每年花在每個遊民身上的費用,直追一個普通公務員的薪水。疫情期間,不願待在庇護所的遊民,以地鐵為家,把紐約百年車站,弄得像垃圾集中營。州長氣得連下三道金牌,市長始下決心,從五月初起,每日凌晨關閉地鐵站四小時,以便徹底消毒。封閉之前,尚需動用大批警力和社工,連哄帶拖,將遊民大爺請出車站,送他們至願意待的地方。

 

紐約市有六萬多個遊民,市府為遊民一一供應吃、住、申請工作、心理諮商及零用金;如果全家都是遊民,保證闔家合住共享天倫。故此,紐約周邊的遊民機構,經常替當地遊民買張去紐約的單程車票,鼓勵他們前往遊民天堂的紐約,享受高規格待遇。即便如此,紐約還有三千多個遊民,寧可天天在街頭流浪、或去圖書館挑戰館員的智商和耐力,看看誰能奈他何?

 

市長每天一臉興奮地報導遊民動態:昨日有多少遊民同意搬進庇護所、多少入院治療、多少選擇繼續露宿街頭。雖然他再三強調,這是二十年來遊民最合作的一次,但連日起伏不定的數字,讓人不禁懷疑,是否同一批遊民,每日和警方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唬弄我們宅心仁厚的市長?

 

市長對遊民如此寬厚,待低收入者更不消說。不僅日日送餐到住宅、提供電腦與親人接軌,並到府免費安裝冷氣,以防疫情燃燒至盛夏,他們亦能在家裡納涼。紐約的中產階級,忍不住要質問市長:他是否曾經想過,那些為遊民和低收入者買單的人群,也需要一台新型的電腦與空調設備,在家揮汗抗疫工作?

 

不過,當市長宣布,紐約市民可以透過軟件,辦理「網路虛擬婚禮」的那一幕,不少人被感動了。只見市長深情款款望著身旁的嬌妻,笑咪咪地說,再過幾天就是我們結婚二十六週年紀念了,真的很棒對不對?平日簡報從不帶妻亮相的市長,那天故意安排這個橋段,選在浪漫的時刻,說出愛的宣言,讓人相信,他一定是個愛家愛妻的好男人。

 

沈著幹練的州長

 

十一點半是眾人期待的州長時間。葛謨一口條理分明、措詞典雅、文法漂亮的英語,更是學習英文的最佳典範。不同於浪漫的市長,葛謨開口就談重點,他公布的數據和圖表,清楚說明疫情的走向與發展,隨著疫情趨緩,他將紐約州劃分為十區,訂立一套「七項復工準則」,其中包括市長每天發佈的指標、死亡人數、追蹤新冠病毒、可用醫院床位等。每天一早,紐約人可在州府網頁看到更新的數字,知道他所居住的城鎮,有幾項達標,有幾項失分,只有連續兩週七項指數全都達標的地區,才能邁入下一梯次的「四階段復工計劃」。

 

不同於浪漫的市長,葛謨開口就談重點,他公布的數據和圖表,清楚說明疫情的走向與發展。(圖/翻攝自Andrew Mark Cuomo臉書)

 

「四階段復工計劃」很快成為紐約最熱門的話題。朋友電話閒聊,都會關注對方,是開路先鋒的建築、製造業;第二波的公共服務、金融業;第三輪的餐飲、酒店業;還是最後上壘的教育、娛樂圈?

 

大家心裡都有些矛盾,既希望早日復工,又擔心太快開工,導致疫情反彈。幸而思慮周全的州長,已在各地成立「復工控制室」,由地方政府自行監督復工後的指數,一旦發現疫情反彈,即刻叫停或延緩復工。

 

不論歸屬那個階段、不管何時輪到開工,紐約人都心悅誠服、滿懷感激,在此危急時刻,有葛謨這樣一個有膽識有擔當的大家長,為我們遮風擋雨、出謀劃策。

 

他與川普的數度交鋒,亦是紐約人津津樂道的焦點新聞。

 

行事出格的川普

 

平心而論,川普政府在紐約疫情嚴峻之初,給予過不少支援。但恢復經濟心切的川普,很快對「扯他後腿」的重災區失去耐心,不止一次語帶玄機地說:真有趣啊,這次疫情最嚴重的全是民主黨州。並聲稱總統權限凌駕州府,他要哪個州復工,哪個州就得乖乖聽話。逼得葛謨不得不對他喊話:對不起,總統先生,你不是帝王,我們紐約州也絕不會以任何人的健康為代價,來發展經濟。

 

後來發現失言的川普,隨即改口,是由他「授權各州自己決定復工時間」。但怨懟已生,他遂向葛謨「開火」,批評他不知感恩,並在葛謨簡報當中,推文叫陣:你們紐約州數字那麼糟,你還不立刻停止發言、行動起來。最離譜的是,當趙小蘭丈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諾提出「停止對民主黨紓困計劃,讓他們去申請破產」(stop blue state bailout, states should file bankruptcy)的口號時,他不但不去糾正麥氏分裂黨派的荒謬言論,反而為他緩頰:「老是替民主黨解困,對共和黨不公平」。

 

顯然川普忘了自己是一個代表全民的總統,而非一名小肚雞腸的共和黨領袖!

 

葛謨與川普鬥智

 

對於川普的挑釁,葛謨明言:川普總統別想從我這裡引發戰爭。他嫌我謝他謝得不夠,我在此就連說三聲:謝謝、謝謝、謝謝總統先生,還需要我送你一束花嗎?說完笑加一句:總統叫我們抓緊時間工作,他好像有閒暇看我的簡報?

 

至於麥氏愚蠢的言論,葛謨交予數字詮釋。

 

連續數日,他在簡報時公布歷年各州上繳國庫的金額。名列前茅的全是民主黨州,紐約州則不僅年年奪魁,而且,從聯邦得到的補助,遠遠低於上貢的數字。反之,麥氏的老家肯塔基州,年年上繳聯邦的少,獲利的多,全靠民主黨州的稅收,助其彌補赤字,渡過難關。

 

所以,究竟誰救了誰?(who bailouts whom?),不言而喻、一目了然。葛謨說:我們紐約不需要你們共和黨的「救助」,只要把過去我們給你們的,還給我們。

 

深具政治智慧的葛謨,從未就這件事指責過川普。因為他深知,與其指望麥氏控制的參議院,通過紓困方案,不如與川普協商。五月底,他與川普會面協商,共商如何重建紐約的基礎建設。紐約是川普的老巢,基礎建設一向又是川普最有興趣的項目,只要川普首肯,就能跳過麥氏等立法者的箝制,加快紐約復甦經濟的腳步。

 

格局決定命運?

 

三人當中,白市長是最沒底氣的一個。他空有理想而乏謀略,衝動而無魄力。一心想掙脫州長之束縛,卻往往適得其反。四月十一日,他率爾宣告紐約市公立學校「停課到九月」。二小時後,葛謨即以「市長沒有這個權力」反駁他。理由是,紐約州各地區應協調一致,如果紐約市的學校停課至九月,有孩子的上班族家長怎麼辦?是否各行各業各區也得停工至九月?市長此舉,引發不少爭議,多數市民皆站在州長這一邊。但州長最終還是給了市長面子,四月底宣布,紐約州公立學校亦停課至學期結束,暑期活動則尚待評估。白市長這種見樹不見林的格局,做個市長勉強稱職,想當全民領袖還差得遠。

 

葛謨出身政治世家,政治素養和機智都高出白市長。他沈著練達,頗有乃父之風,唯胸襟略遜老父一籌。老葛謨當年鼎盛時期,不願出馬競選總統,很大程度是因為擔心當時的政治氣候,不會接納他義大利的後裔背景,但自從歐巴馬改寫了歷史,美國政治景觀丕變,比兩黨候選人更具總統風範的葛謨,四年後,極有可能「代父出征」,贏得白宮寶座。

 

外表嚴肅的葛謨,每次提到三個女兒,驕傲與寵溺之情溢於言表。他事母至孝,紐約「封關」前,以其母瑪蒂爾達之名,訂立「Matilda’s law」,保護70歲以上的長者、免疫系統受損,以及有潛在疾病的人,儘量不受疫情襲擊。為了怕感染老母,母子倆自法令生效日起,即沒有見過面。母親節當天,他透過螢幕,公開向老母傾吐思念之情。六十多歲的葛謨,在老母面前,像個爭風吃醋的憨子,不止一次跟老母撒嬌:我知道我是妳最寵愛的孩子,只是妳不願說出來而已。五個孩子的老母,被長子逗得直樂。

 

川普是最「冷酷」的一個。他妻兒成群,卻罕見流露親情。他含著金湯匙長大,一輩子發號施令、獨斷專行,想說就說,想做就做,是很多美國人羨慕的對象。他的功過,自有當代及後世史家去評斷,但他不負責任的言行,卻給社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當專家呼籲大家戴口罩的時候,他公開說他不戴,引得青少年紛紛效尤;他突發奇想,認為注射消毒劑到人體能殺滅新冠病毒,結果無知的百姓深信不移,送掉小命。他槓上推特、為憤怒的示威者火上澆油;他任性妄為,民調一度落後白登十個百分點,讓原本勝券在握的選戰,變成鹿死誰手,尚無定論。

 

記者會上見分野

 

記者會上,三人應對媒體的方式各自不同。白市長無疑是最有風度的一位,不論記者提出什麼問題,他都耐心作答,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還會表示歉意。

 

葛謨雖亦有問必答,卻比市長多了霸氣。他簡報時帶著團隊,隊員個個和他一樣,能言善道、有備而來。他們一字排開高踞台上,陣仗氣勢先聲奪人。遇上刁鑽的記者,葛謨有時動氣,但他總會事後檢討,日後對那記者禮遇三分。心情好時,他會跟糾纏不放的記者耍幽默:你明天接著問吧,我知道你明天一定還會來的。

 

川普是最「冷酷」的一個。他妻兒成群,卻罕見流露親情。(圖/翻攝自YouTube)

 

相較之下,川普直白凌霸多了。他會對不喜歡的記者撂話:你們公司專門報導假新聞,我不想跟你說話。記者的提問不合他意,他也不留情面半截打斷。身經百戰的老記者,對他的行徑見怪不怪。但多數外國記者,還是戰戰兢兢,深怕觸犯他而遭羞辱。以張經義為例,這位台灣出身、代表上海東方衛視的白宮記者,在川普兩度詢問來自何方的時侯,只簡短回答「台灣」,一字不提他任職的中國媒體。你可以解讀他是投機,缺乏新聞工作者的專業操守。但「投機」的背後,更多的或許是無奈,因為他真的害怕,痛恨中國的川普,知道真相之後,當場把他轟走,毀掉他辛辛苦苦營造的光環。

 

紐約邁入復工期

 

五月二十九日,葛謨在簡報中宣稱:紐約市將於六月八日、紐約疫情第一百天,進入復工第一階段。螢幕上,他與市長相互恭維,笑逐顏開,過去數月的緊繃情緒,似乎消弭無蹤。

 

雖然,迄今為止,紐約州有三十七萬人數感染新冠病毒,因而失去二萬四千多個寶貴的生命。

 

雖然,紓困方案與重建基礎建設的計劃,懸而未決,紐約州還背負著三百五十億美元的預算赤字。

 

雖然,這三個政治人物的「戰爭」,一時半會恐怕還不會消停。 

 

但如葛謨所言:紐約堅韌、聰明、團結、紀律、充滿了愛(New York tough、smart、united、disciplined、loving) 。它讓紐約愈挫愈勇,昂首前行。

(2020年6月5日寫於紐約)

 

作者簡介

陳清玉,安徽省懷寧縣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新聞組畢業,為紐約聖若望大學圖書館學碩士。曾擔任前中華日報副刊編輯,現為紐約皇后圖書館編目館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