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以色列「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
2020-06-02 12:00:00
A+
A
A-

 

伯利恆位於耶路撒冷之南距離只不過十里之遙,人口不足5萬。(圖/引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上週四(5月28日),中共於北京召開的第13屆全國人大代表會中,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了對香港的《國安法》草案,立馬引來美英澳加等西方國家的強烈抗議。尤其美國,更是大張旗鼓的宣稱將中斷對香港在經濟上的「優惠待遇」以為制裁,但川普總統顯然忘了香港早在上個世紀1997年就回歸中國大陸了。

 

至於香港居民對自己本身的自由與權益「發聲」,大家自然沒有什麼異議,甚者應該同為自由民主的價值而呼應;但是我們亦不當「昧於事實」的忽略在23年前香港回歸中國之際,早就有爭論應修正香港基本法中第23條攸關香港各項防範內外擾亂政、經秩序的「安全法」。

 

但是鑒於西方美英諸國的「別有用心」及香港缺乏「共識」,這個爭議多年的條例也就「擱置爭議」的躺在香港立法局20幾載了。但自從川普一上來,美中貿易戰爭反而給了美國操弄香港議題的機會,於是去年由美國暗地慫恿的「港獨」,竟操作了一場震驚全球的「反送中」事件,連帶也影響了2020年台灣的總統選情。

 

事實上,這種「隔山打牛」及「聲東擊西」的伎倆,美國可說是其來有自,且用的是「爐火純青」。君不見人家羅斯福總統早於50年代就提出了「胡蘿蔔與棒子」,較之於19世紀德意志帝國「鐵血宰相」俾斯麥倡議的「麵包與鞭」,與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對台人執行的「糖飴與鞭」,可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更不用說中國共產黨那一套老舊傳統的「軟硬兼施、兩手策略」了。難怪國際上有這麼多政治「渾人」前仆後繼的往美國預設的局「跳」,還樂此不疲的以為得了「靈丹妙藥」,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其實,您要真翻開美國歷史與法律,那琳琅滿目維護國家安全及防堵國外入侵的「法條」,準會嚇您一跳。諸如:《煽動叛亂法》、《間諜法》、《敵對外僑法》、《國家安全法》、《中央情報局法》、《外國情報偵察法》、《移民法》、《關於制裁泄露國家經濟和商業情報者的法令》、《軍人間諜罪懲治法》、《反經濟間諜法》、《反情報和安全促進法》、《國家安全教育法》、《國土安全法》、《情報改革法》、《保護美國法》⋯等不勝枚舉,最高刑責還死刑呢!

 

畢竟政治並無法癒療這「世紀病毒」,我們不妨來談一下以色列的永恆之星「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讓這疫情期間不致再沾染太多「政治病毒」的氛圍,而能多一分旅覽寰宇的悠情。

 

說起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幾乎是蒞訪以色列自助旅遊的必到景點。實在是這兩者充滿著太多不朽的歷史傳說。前者是2千年前耶穌誕生之地,而後者不僅是3千多年前以色列建國的第二任國王,而且他還生了一位在歷史上比他更負盛名的兒子──所羅門王。

 

伯利恆位於耶路撒冷之南距離只不過十里之遙,人口不足5萬。當年(民87)筆者自旅斯城,整個城鎮首先映入眼簾,呈現的是一種灰色及咖啡相兼色調的教堂式建築群,如非特別假日,行走在這個清幽的城市小徑上,直有一種如入「結蘆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清淨山居悠閒之感。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發生於1854年的一場幾乎把大半個歐洲都牽扯進去的「克里米亞戰爭」,其實就是因戰爭雙方各自支持在此城天主教及東正教勢力的對抗,而引發出來的一場歐洲大戰。整場戰爭持續了將近4年之久,直到以英國、前蘇聯為首的國家都精疲力竭,彈盡援絕,戰爭才劃下了休止符。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這個耶穌的誕生地,現在雖屬巴勒斯坦控制的行政地區,但以色列仍擁有進出此城的權力。因此從某些方面來講,此城竟成了一個「以巴」行政權重疊的小鎮,這也說明了這個清雅脫俗的小鎮並不像它外表所呈現的那麼「單純」。

 

縱使3千多年過去了,以色列在大衛王的墓堡裡仍特別安排穿著古希臘裝的弦琴樂師,隨時為來訪的遊客彈奏醉人而心動的樂曲。(圖/引自維基百科)

 

而以色列的大衛王,無論因《聖經》的記載抑或美國「好萊塢電影神蹟式的描繪,大家都已再熟悉不過了。尤其他以「智」力取,用甩石打敗了巨人哥利亞而奠定了其繼任以色列王位的歷史故事,早已是全球家喻戶曉的經典傳奇。

 

據說大衛王小時候,也是一位好音律的牧童。因此縱使3千多年過去了,以色列在他的墓堡裡仍特別安排穿著古希臘裝的弦琴樂師,隨時為來訪的遊客彈奏醉人而心動的樂曲;讓人悠遊於景區內,隨時都泛有一絲「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的情愫。

 

雖然偉大的大衛王及充滿智慧的所羅門王,至今都仍是令後世傳誦的以色列英雄帝王,但事實上他們在晚年卻都同樣患了好大喜功的毛病,既沉緬於美色又大興土木。因此,以色列在所羅門王後就分裂成「北以色列王國」及「南猶太王國」兩個國家。

 

回憶當年在古堡聆聽悠揚的豎琴聲,行吟於幽幽的大衛王帝陵,深凜那份「而今安在」的感觸,在20多年後於疫情期間再重翻舊旅,仍難禁興泛一股「英雄豪傑盡滿堂,古來完人總是稀」的噓嘆。

 

顯然,「物極必反」的必然宿命是歷史不變的至理;昔日以色列的榮辱興衰如此,今天香港面臨的盛枯安危亦當如是。當看到今日香港欲自彈「琵琶」而不能,不知有誰會關心到底誰才是那個始作俑者的「影武者」?也許藉著旅覽以色列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的歷史起伏,說不定多少能提供我們一些追索史跡驟變始末的原因!(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伯利恆位於耶路撒冷之南距離只不過十里之遙,人口不足5萬。(圖/引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上週四(5月28日),中共於北京召開的第13屆全國人大代表會中,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了對香港的《國安法》草案,立馬引來美英澳加等西方國家的強烈抗議。尤其美國,更是大張旗鼓的宣稱將中斷對香港在經濟上的「優惠待遇」以為制裁,但川普總統顯然忘了香港早在上個世紀1997年就回歸中國大陸了。

 

至於香港居民對自己本身的自由與權益「發聲」,大家自然沒有什麼異議,甚者應該同為自由民主的價值而呼應;但是我們亦不當「昧於事實」的忽略在23年前香港回歸中國之際,早就有爭論應修正香港基本法中第23條攸關香港各項防範內外擾亂政、經秩序的「安全法」。

 

但是鑒於西方美英諸國的「別有用心」及香港缺乏「共識」,這個爭議多年的條例也就「擱置爭議」的躺在香港立法局20幾載了。但自從川普一上來,美中貿易戰爭反而給了美國操弄香港議題的機會,於是去年由美國暗地慫恿的「港獨」,竟操作了一場震驚全球的「反送中」事件,連帶也影響了2020年台灣的總統選情。

 

事實上,這種「隔山打牛」及「聲東擊西」的伎倆,美國可說是其來有自,且用的是「爐火純青」。君不見人家羅斯福總統早於50年代就提出了「胡蘿蔔與棒子」,較之於19世紀德意志帝國「鐵血宰相」俾斯麥倡議的「麵包與鞭」,與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對台人執行的「糖飴與鞭」,可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更不用說中國共產黨那一套老舊傳統的「軟硬兼施、兩手策略」了。難怪國際上有這麼多政治「渾人」前仆後繼的往美國預設的局「跳」,還樂此不疲的以為得了「靈丹妙藥」,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其實,您要真翻開美國歷史與法律,那琳琅滿目維護國家安全及防堵國外入侵的「法條」,準會嚇您一跳。諸如:《煽動叛亂法》、《間諜法》、《敵對外僑法》、《國家安全法》、《中央情報局法》、《外國情報偵察法》、《移民法》、《關於制裁泄露國家經濟和商業情報者的法令》、《軍人間諜罪懲治法》、《反經濟間諜法》、《反情報和安全促進法》、《國家安全教育法》、《國土安全法》、《情報改革法》、《保護美國法》⋯等不勝枚舉,最高刑責還死刑呢!

 

畢竟政治並無法癒療這「世紀病毒」,我們不妨來談一下以色列的永恆之星「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讓這疫情期間不致再沾染太多「政治病毒」的氛圍,而能多一分旅覽寰宇的悠情。

 

說起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幾乎是蒞訪以色列自助旅遊的必到景點。實在是這兩者充滿著太多不朽的歷史傳說。前者是2千年前耶穌誕生之地,而後者不僅是3千多年前以色列建國的第二任國王,而且他還生了一位在歷史上比他更負盛名的兒子──所羅門王。

 

伯利恆位於耶路撒冷之南距離只不過十里之遙,人口不足5萬。當年(民87)筆者自旅斯城,整個城鎮首先映入眼簾,呈現的是一種灰色及咖啡相兼色調的教堂式建築群,如非特別假日,行走在這個清幽的城市小徑上,直有一種如入「結蘆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清淨山居悠閒之感。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發生於1854年的一場幾乎把大半個歐洲都牽扯進去的「克里米亞戰爭」,其實就是因戰爭雙方各自支持在此城天主教及東正教勢力的對抗,而引發出來的一場歐洲大戰。整場戰爭持續了將近4年之久,直到以英國、前蘇聯為首的國家都精疲力竭,彈盡援絕,戰爭才劃下了休止符。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這個耶穌的誕生地,現在雖屬巴勒斯坦控制的行政地區,但以色列仍擁有進出此城的權力。因此從某些方面來講,此城竟成了一個「以巴」行政權重疊的小鎮,這也說明了這個清雅脫俗的小鎮並不像它外表所呈現的那麼「單純」。

 

縱使3千多年過去了,以色列在大衛王的墓堡裡仍特別安排穿著古希臘裝的弦琴樂師,隨時為來訪的遊客彈奏醉人而心動的樂曲。(圖/引自維基百科)

 

而以色列的大衛王,無論因《聖經》的記載抑或美國「好萊塢電影神蹟式的描繪,大家都已再熟悉不過了。尤其他以「智」力取,用甩石打敗了巨人哥利亞而奠定了其繼任以色列王位的歷史故事,早已是全球家喻戶曉的經典傳奇。

 

據說大衛王小時候,也是一位好音律的牧童。因此縱使3千多年過去了,以色列在他的墓堡裡仍特別安排穿著古希臘裝的弦琴樂師,隨時為來訪的遊客彈奏醉人而心動的樂曲;讓人悠遊於景區內,隨時都泛有一絲「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的情愫。

 

雖然偉大的大衛王及充滿智慧的所羅門王,至今都仍是令後世傳誦的以色列英雄帝王,但事實上他們在晚年卻都同樣患了好大喜功的毛病,既沉緬於美色又大興土木。因此,以色列在所羅門王後就分裂成「北以色列王國」及「南猶太王國」兩個國家。

 

回憶當年在古堡聆聽悠揚的豎琴聲,行吟於幽幽的大衛王帝陵,深凜那份「而今安在」的感觸,在20多年後於疫情期間再重翻舊旅,仍難禁興泛一股「英雄豪傑盡滿堂,古來完人總是稀」的噓嘆。

 

顯然,「物極必反」的必然宿命是歷史不變的至理;昔日以色列的榮辱興衰如此,今天香港面臨的盛枯安危亦當如是。當看到今日香港欲自彈「琵琶」而不能,不知有誰會關心到底誰才是那個始作俑者的「影武者」?也許藉著旅覽以色列伯利恆及大衛王之墓的歷史起伏,說不定多少能提供我們一些追索史跡驟變始末的原因!(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