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廢通姦罪!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廢通姦罪!
2020-05-31 10:00:00
A+
A
A-

 

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左)在釋字第791號解釋記者會上,低頭宣讀「通姦罪及撤回告訴之效力」案,專注謹慎的神情,恰與一旁手語翻譯人員認真投入的肢體語言,相映成趣。(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董念台

 

我對人性之「自然之惡」是可以接受的!

 

尤其是要用法律來對付賭與色,更是起了強烈的反感。畢竟人就是人,人活著就是會追逐七情六慾,更何況人都有些許的獸性,所以賭與色亦是人性之常,更是不能以法所能根除的。

 

通姦罪比強姦罪輕太多了,至多也只是罰金而已。所以一點嚇阻作用也沒有,最後都是顏面盡失罷了,再說多是罰到女人。而今,大法官廢了通姦罪,亦可說是台灣司法的一大進步吧!(圖/翻攝自YouTube)

 

男女性愛也是有賭的感覺,是男人征服了女人?抑或是女人抓住了男人?所以男女交往,多多少少都會有對賭的意味,當然打炮就是男女愛的證明,美滿婚姻則是相愛的成績單。

 

中國人就是「死要面子不要臉」,非要制定個通姦罪,來掌管人的生殖器,這種以道德所立的法,除了違反人性外,更是害死一堆以愛換炮的人。同樣的,以通姦罪來作為婚姻另類保護傘,似乎也會很脆弱吧!

 

以前,四海幫有個帥氣的老兄弟,就是打了幾次美炮,卻因不肯娶人為妻,讓美女用「以姦逼婚」告到法庭,最後也在看守所結婚,才獲無罪釋放。當然,婚後這個老兄弟也起了報復之心,每日照三餐痛扁逼婚的女人,最後就是離婚收場。

 

通姦罪比強姦罪輕太多了,至多也只是罰金而已。所以一點嚇阻作用也沒有,最後都是顏面盡失罷了。再說多是罰到女人,因為提告的就是那個臭男人的另一半。真可說是「女人就是要為難女人」!而今,大法官廢了通姦罪,亦可說是台灣司法的一大進步吧!

 

最後還是要說一說,廢通姦法絕非是鼓勵大家放心去「找姦」。再說通姦法未廢之前,還不是有一大堆的人「姦來姦去」。所以囉!用道德所立之法,也很難約束到「會姦」之人。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左)在釋字第791號解釋記者會上,低頭宣讀「通姦罪及撤回告訴之效力」案,專注謹慎的神情,恰與一旁手語翻譯人員認真投入的肢體語言,相映成趣。(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董念台

 

我對人性之「自然之惡」是可以接受的!

 

尤其是要用法律來對付賭與色,更是起了強烈的反感。畢竟人就是人,人活著就是會追逐七情六慾,更何況人都有些許的獸性,所以賭與色亦是人性之常,更是不能以法所能根除的。

 

通姦罪比強姦罪輕太多了,至多也只是罰金而已。所以一點嚇阻作用也沒有,最後都是顏面盡失罷了,再說多是罰到女人。而今,大法官廢了通姦罪,亦可說是台灣司法的一大進步吧!(圖/翻攝自YouTube)

 

男女性愛也是有賭的感覺,是男人征服了女人?抑或是女人抓住了男人?所以男女交往,多多少少都會有對賭的意味,當然打炮就是男女愛的證明,美滿婚姻則是相愛的成績單。

 

中國人就是「死要面子不要臉」,非要制定個通姦罪,來掌管人的生殖器,這種以道德所立的法,除了違反人性外,更是害死一堆以愛換炮的人。同樣的,以通姦罪來作為婚姻另類保護傘,似乎也會很脆弱吧!

 

以前,四海幫有個帥氣的老兄弟,就是打了幾次美炮,卻因不肯娶人為妻,讓美女用「以姦逼婚」告到法庭,最後也在看守所結婚,才獲無罪釋放。當然,婚後這個老兄弟也起了報復之心,每日照三餐痛扁逼婚的女人,最後就是離婚收場。

 

通姦罪比強姦罪輕太多了,至多也只是罰金而已。所以一點嚇阻作用也沒有,最後都是顏面盡失罷了。再說多是罰到女人,因為提告的就是那個臭男人的另一半。真可說是「女人就是要為難女人」!而今,大法官廢了通姦罪,亦可說是台灣司法的一大進步吧!

 

最後還是要說一說,廢通姦法絕非是鼓勵大家放心去「找姦」。再說通姦法未廢之前,還不是有一大堆的人「姦來姦去」。所以囉!用道德所立之法,也很難約束到「會姦」之人。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