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歷史真是迷人──土耳其記行與聯想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歷史真是迷人──土耳其記行與聯想
2020-05-30 15:00:00
A+
A
A-

 

東方的定義。(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王惠珀

 

《前言》

台灣的電視不能看,轉而看國際新聞已很久了。只是這幾年看川普「朕即天下」的個人秀,實在難過。這個世界怎麼了?要把稍有思覺的我們逼向何處?

 

這讓我想起史蒂芬史匹柏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對年輕人說的話:「歷史是導師,是國家進步的引擎,是社會維穩的基石」。

 

2009年到土耳其伊斯坦堡參加世界藥學會後,匆匆巡禮,對這文化古國有了粗淺的認識,對世界以美國馬首是瞻的看法也做了修正。其後十年「一帶一路」登場,每年近二千車次的中歐、中俄班列分六條線路運行,把歐亞大陸連到了一起。該是走出去看看新絲路如何改變世界的時候了,謹以此文「歷史真是迷人」發抒一介老嫗庶民的感想。

土耳其Istanbul→Cappadocia→Ephesus→Izmir旅行路線圖。(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二十一世紀「一帶一路」的傳奇。(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上了一堂中東歷史課》

我們自認為是東方,中歐、中亞人可不這麼想。年輕時看到《Orientalism》一書(台譯本:東方主義),眼睛為之一亮。讀了才知道在阿拉伯裔自由主義大師Edward Said的眼裡,東方不是亞洲,不是中國。他在告訴世人,歐亞銜接之地(巴爾幹半島)才是世界史的中心。這一趟去土耳其,我知道是該認真讀歷史,拋棄傲慢與偏見,學習謙卑的時候了。

 

土耳其居於歐亞板塊的樞紐,有著掌握歷史、文化、地域及戰略優勢的本錢。近十年來它政治趨穩,經濟表現亮麗,開始躍上世界舞台,插手敘利亞戰爭,向世界遞出橄欖枝抗疫。它以大國自居,念茲在茲要恢復鄂圖曼帝國的榮耀。

 

我們在伊斯坦堡乘船,倘佯於博斯普魯斯海峽,聽導遊說故事,著實上了一堂非常生疏的中東歷史課。1945年二戰結束,大批土耳其人移民去為德國拚經濟。發跡後鮭魚返鄉,沿著海峽岸邊蓋起豪宅,美得令人嘆為觀止。邊聽故事,我邊想著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台商去大陸為中國拼經濟,是中國崛起背後的推手,發跡後也鮭魚返鄉,蓋的豪宅造就了美麗的台北東區。風水輪流轉,海峽兩岸的榮景故事彷彿博斯普魯斯海峽的翻版。

 

博斯普魯斯海峽岸邊的軍事防禦古堡,左方的橋樑連結歐亞大陸。(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兩側分別是歐亞大陸,背景海口是韃靼尼爾海峽通到黑海的交界處。(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博斯普魯斯海峽位居地中海→愛琴海→韃靼尼爾海峽→黑海的要津,掌握著中歐、中亞及俄羅斯的門戶。戰略地位造成政經情勢的複雜,也說明了巴爾幹半島火藥庫的詭譎:從宗教衝突(回教、東正教、基督)、種族矛盾,到一/二戰歷史、列強割據、美蘇操弄、政治屠殺。回來後研讀Edward Said的《文化與帝國主義》及Eugene Rogan的《顎圖曼帝國的殞落),稍稍看懂當下整個世界瘋狂(以阿戰爭、中東戰火、ISIS)的來龍去脈。

 

阿拉伯人看世界:自由主義大師Edward Said的世界觀。(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千年歷史真的不算什麼》

我們從伊斯坦堡往東到安卡拉省,去看石頭城Cappadocia。沿途荒涼,杳無人跡,無聊的在車上夢周公。導遊一聲高喊:左邊是絲路驛站廢墟!張騫、成吉思汗全冒了出來。走進二千年時光隧道的霎那,三百年前的奧匈帝國都不被我看在眼裡啦!

 

再貪心一點,多想一點,又有了新的期待。也許「一帶一路」有機會讓我從北京奔向西域,當個二十一世紀版的張騫呢。

 

Cappadocia石頭城。(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絲路驛站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我們從Cappadocia往南,到了愛琴海邊的渡假勝地Izmir,對岸就是希臘及羅馬帝國的政治中心。Izmir美如仙境,是統治者與商賈薈聚之處,政商勾當都在此完成。這裡的Ephesus古劇場是幾千年遺跡,劇院、圖書館、競技場、澡堂、美麗的馬桶…樣樣不缺。

 

喔,長知識了,權力的魅力就在於奪取國家資源,兼享受菁英階層的奢華。千古皆然,管他是打仗打來的,還是民主騙選票騙來的。

 

Ephesus古希臘遺留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Ephesus 古希臘圖書館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奧匈帝國還太年輕》

沒有造訪土耳其之前,我及家人好友曾到維也納及布拉格自由行。我很嚮往波西米亞(布拉格),因為莫札特跟這裡有著不解之緣。看了三百年前奧匈帝國歷史,終於搞懂在維也納權貴的眼裡,英國、法國、波西米亞都只是邊陲,一如台北人看台東、澎湖。

 

莫札特貴為神童,卻脫線去寫邊陲庶民的歌謠小調(韓國瑜有此風格耶!),在只聽義大利歌劇的維也納權貴圈,不登大雅之堂,只好漂到波西米亞,淪落潦倒,於35歲畫下人生休止符。而今,布拉格街上到處是莫札特的影子,奧地利則猛吃棄子豆腐,把莫札特搬回了老家薩爾斯堡。 

 

250年後的今天,人們只記得莫札特,誰知道奧匈帝國的權貴菁英姓啥名誰(1984年電影Amadeus)。檯面上呼風喚雨的權貴菁英們,歷史上誰主浮沉,不是你說了算,何不深思?

 

《美國才剛出生》

年輕的我沒見過世面,覺得美國好了不起,是出國深造的唯一選擇。有機會到西歐(德、英、法)開會後,才感覺到美國沒有歷史。再到中歐見識奧匈帝國之後,感覺西歐只是歷史上的青少年,也終於接受了美國才剛出生的事實。

 

一個出生不久的國家選出的總統,玩起「朕即天下」的個人秀,有沒有歷史觀,是不是草包,看官自會解讀。不過,眾院議長Pelosi老太太數落川普像個任性的小孩、無理取鬧(unreasonable),倒是很貼切。總統的膚淺蓋過他代表的國家的諸多長處,不知自己膚淺還自認是全世界的老大,實在很難有說服力。

 

《歷史真是迷人》

把川普的表現投射到台灣來,感覺就很無奈、無力了。咱們的政客跟川普一樣,臉上寫著傲慢與偏見,不可一世,捨棄幾千年的歷史(課綱),說台灣從我開始,不可嫌台灣(美國俚語Fish do not know they are wet.)。

 

傲慢與偏見行不行得通,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不讀書,不看歷史,只迷戀出生不久的美國,把它當成護身符、萬靈單,卻是我們長期馱負卻背不起的十字架。咱們總統當得像美國第五十一州州長,繳稅(軍購、美豬、美牛、健保保護原廠藥…)有份,權利沒份,再怎麼稱臣,也只是2.0版的波多黎各啊,實在可笑。單邊押寶如果押錯,就不只是可笑而已,會是中美對撞的馬前卒啊!

 

歷史學家余秋雨的《千年一嘆》說:「無知或未知不是愚蠢,真正的愚蠢是對無知或未知的否認」。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東方的定義。(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王惠珀

 

《前言》

台灣的電視不能看,轉而看國際新聞已很久了。只是這幾年看川普「朕即天下」的個人秀,實在難過。這個世界怎麼了?要把稍有思覺的我們逼向何處?

 

這讓我想起史蒂芬史匹柏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對年輕人說的話:「歷史是導師,是國家進步的引擎,是社會維穩的基石」。

 

2009年到土耳其伊斯坦堡參加世界藥學會後,匆匆巡禮,對這文化古國有了粗淺的認識,對世界以美國馬首是瞻的看法也做了修正。其後十年「一帶一路」登場,每年近二千車次的中歐、中俄班列分六條線路運行,把歐亞大陸連到了一起。該是走出去看看新絲路如何改變世界的時候了,謹以此文「歷史真是迷人」發抒一介老嫗庶民的感想。

土耳其Istanbul→Cappadocia→Ephesus→Izmir旅行路線圖。(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二十一世紀「一帶一路」的傳奇。(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上了一堂中東歷史課》

我們自認為是東方,中歐、中亞人可不這麼想。年輕時看到《Orientalism》一書(台譯本:東方主義),眼睛為之一亮。讀了才知道在阿拉伯裔自由主義大師Edward Said的眼裡,東方不是亞洲,不是中國。他在告訴世人,歐亞銜接之地(巴爾幹半島)才是世界史的中心。這一趟去土耳其,我知道是該認真讀歷史,拋棄傲慢與偏見,學習謙卑的時候了。

 

土耳其居於歐亞板塊的樞紐,有著掌握歷史、文化、地域及戰略優勢的本錢。近十年來它政治趨穩,經濟表現亮麗,開始躍上世界舞台,插手敘利亞戰爭,向世界遞出橄欖枝抗疫。它以大國自居,念茲在茲要恢復鄂圖曼帝國的榮耀。

 

我們在伊斯坦堡乘船,倘佯於博斯普魯斯海峽,聽導遊說故事,著實上了一堂非常生疏的中東歷史課。1945年二戰結束,大批土耳其人移民去為德國拚經濟。發跡後鮭魚返鄉,沿著海峽岸邊蓋起豪宅,美得令人嘆為觀止。邊聽故事,我邊想著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台商去大陸為中國拼經濟,是中國崛起背後的推手,發跡後也鮭魚返鄉,蓋的豪宅造就了美麗的台北東區。風水輪流轉,海峽兩岸的榮景故事彷彿博斯普魯斯海峽的翻版。

 

博斯普魯斯海峽岸邊的軍事防禦古堡,左方的橋樑連結歐亞大陸。(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兩側分別是歐亞大陸,背景海口是韃靼尼爾海峽通到黑海的交界處。(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博斯普魯斯海峽位居地中海→愛琴海→韃靼尼爾海峽→黑海的要津,掌握著中歐、中亞及俄羅斯的門戶。戰略地位造成政經情勢的複雜,也說明了巴爾幹半島火藥庫的詭譎:從宗教衝突(回教、東正教、基督)、種族矛盾,到一/二戰歷史、列強割據、美蘇操弄、政治屠殺。回來後研讀Edward Said的《文化與帝國主義》及Eugene Rogan的《顎圖曼帝國的殞落),稍稍看懂當下整個世界瘋狂(以阿戰爭、中東戰火、ISIS)的來龍去脈。

 

阿拉伯人看世界:自由主義大師Edward Said的世界觀。(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千年歷史真的不算什麼》

我們從伊斯坦堡往東到安卡拉省,去看石頭城Cappadocia。沿途荒涼,杳無人跡,無聊的在車上夢周公。導遊一聲高喊:左邊是絲路驛站廢墟!張騫、成吉思汗全冒了出來。走進二千年時光隧道的霎那,三百年前的奧匈帝國都不被我看在眼裡啦!

 

再貪心一點,多想一點,又有了新的期待。也許「一帶一路」有機會讓我從北京奔向西域,當個二十一世紀版的張騫呢。

 

Cappadocia石頭城。(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絲路驛站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我們從Cappadocia往南,到了愛琴海邊的渡假勝地Izmir,對岸就是希臘及羅馬帝國的政治中心。Izmir美如仙境,是統治者與商賈薈聚之處,政商勾當都在此完成。這裡的Ephesus古劇場是幾千年遺跡,劇院、圖書館、競技場、澡堂、美麗的馬桶…樣樣不缺。

 

喔,長知識了,權力的魅力就在於奪取國家資源,兼享受菁英階層的奢華。千古皆然,管他是打仗打來的,還是民主騙選票騙來的。

 

Ephesus古希臘遺留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Ephesus 古希臘圖書館廢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奧匈帝國還太年輕》

沒有造訪土耳其之前,我及家人好友曾到維也納及布拉格自由行。我很嚮往波西米亞(布拉格),因為莫札特跟這裡有著不解之緣。看了三百年前奧匈帝國歷史,終於搞懂在維也納權貴的眼裡,英國、法國、波西米亞都只是邊陲,一如台北人看台東、澎湖。

 

莫札特貴為神童,卻脫線去寫邊陲庶民的歌謠小調(韓國瑜有此風格耶!),在只聽義大利歌劇的維也納權貴圈,不登大雅之堂,只好漂到波西米亞,淪落潦倒,於35歲畫下人生休止符。而今,布拉格街上到處是莫札特的影子,奧地利則猛吃棄子豆腐,把莫札特搬回了老家薩爾斯堡。 

 

250年後的今天,人們只記得莫札特,誰知道奧匈帝國的權貴菁英姓啥名誰(1984年電影Amadeus)。檯面上呼風喚雨的權貴菁英們,歷史上誰主浮沉,不是你說了算,何不深思?

 

《美國才剛出生》

年輕的我沒見過世面,覺得美國好了不起,是出國深造的唯一選擇。有機會到西歐(德、英、法)開會後,才感覺到美國沒有歷史。再到中歐見識奧匈帝國之後,感覺西歐只是歷史上的青少年,也終於接受了美國才剛出生的事實。

 

一個出生不久的國家選出的總統,玩起「朕即天下」的個人秀,有沒有歷史觀,是不是草包,看官自會解讀。不過,眾院議長Pelosi老太太數落川普像個任性的小孩、無理取鬧(unreasonable),倒是很貼切。總統的膚淺蓋過他代表的國家的諸多長處,不知自己膚淺還自認是全世界的老大,實在很難有說服力。

 

《歷史真是迷人》

把川普的表現投射到台灣來,感覺就很無奈、無力了。咱們的政客跟川普一樣,臉上寫著傲慢與偏見,不可一世,捨棄幾千年的歷史(課綱),說台灣從我開始,不可嫌台灣(美國俚語Fish do not know they are wet.)。

 

傲慢與偏見行不行得通,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不讀書,不看歷史,只迷戀出生不久的美國,把它當成護身符、萬靈單,卻是我們長期馱負卻背不起的十字架。咱們總統當得像美國第五十一州州長,繳稅(軍購、美豬、美牛、健保保護原廠藥…)有份,權利沒份,再怎麼稱臣,也只是2.0版的波多黎各啊,實在可笑。單邊押寶如果押錯,就不只是可笑而已,會是中美對撞的馬前卒啊!

 

歷史學家余秋雨的《千年一嘆》說:「無知或未知不是愚蠢,真正的愚蠢是對無知或未知的否認」。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