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女神》還有誰能把林青霞的美寫得如此生動,太迷人了!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永遠的女神》還有誰能把林青霞的美寫得如此生動,太迷人了!
2020-05-18 18:30:00
A+
A
A-

 

 

 

作者/Fabian Fom

 

而這麽些年,青霞的美麗,自顧自的伸展開去,就像小說裏的人物,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開始喧賓奪主,開始主導她的人生走向,美得波瀾壯闊,美得霞光溢彩,美得每一個步伐和每一個句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驚嘆號——還好我們有林青霞,還好,林青霞始終沒有辜負她得天獨厚的美麗。

 

#霞光溢彩美麗就是一種演技

 

青霞真嗲。她的嗲,總是柔中帶媚,總是以退為進,連在演員面前出了名的”黑面判官”王家衛也得舉起手投降。而她最後一部電影恰巧是王家衛導演的《重慶森林》,王家衛要她架起墨鏡,穿上風衣,然後戴頂金黃色的假髪,不停地穿著Manolo Blahnik的紅色高跟鞋在街道上奔跑,背後則響起一長串印度風濃烈的雷鬼音樂,跑了幾天,腳底全起了泡,於是她嘟起嘴向導演撒嬌,「可不可以穿著球鞋跑,反正鏡頭也帶不到?」王家衛一時心軟,答應了,結果鏡頭一出來,張叔平第一個皺起眉頭,把青霞叫過來,給她看倒帶,冷著臉說,「妳自己看,穿球鞋跑和穿高跟鞋跑,感覺怎麽會一樣?」於是青霞不發一言,自動把球鞋脫下,換上高跟鞋繼續在一大群渾身煙味、咖喱味和羊膻體味混雜的印巴男人面前抽煙、拔槍、奔跑——那些王家衛找來的印巴臨時演員又怎麽會知道,這個在他們面前美艷得讓人不敢逼視的女子,其實正在為她拍了百餘部電影之後,最後一次在銀幕上展現的巨星風範,圈上一個最專業的句號?

 

而娛樂圈子裏,青霞真正掏心深交的不多,張叔平是其一,青霞對他,除了知心,更多的是信任,比如張叔平知道青霞的衣著品味一向起伏不定,時好時壞,常常有太多的玉女包袱,也常常有太多的猶豫不決,他第一次和青霞合作,是在美國拍譚家明導演的《愛殺》,見了青霞,驚艷多少是被驚艷了,但也沒有特別的奉承,一開口就是要青霞把長髪剪短,齊肩就好,然後遞給青霞一只血紅色的口紅,擱下一句,「戲裏不準戴胸罩。」青霞聽了,先是一楞,卻一點也沒有抗拒,倒覺得又刺激又好玩,她只是好奇,這樣子的林青霞,會不會把觀眾嚇壞了?

 

結果一部《愛殺》,顛覆了大家對林青霞的既定印象,原來林青霞的純情是騙人的,她其實有一張可以很張狂也可以很冶艷的臉,邪氣得很,是張叔平讓林青霞攀上了美麗的險峰,也是張叔平把林青霞從瓊瑤的“三廳式”愛情故事裏拯救出來,將林青霞從一朵孤芳自賞的百合打造成一朵盛氣淩人的玫瑰,也讓林青霞的美麗,在一定的意義上,修訂了大家普遍上對美麗的通用詞匯——出身入化,濃淡皆宜。

 

即便是後來吧,青霞已經六十歲了,偶爾在公開場合亮相,那煙花般的艷燦還在,一眼望去,婉約中不失剛愎,謙順裏不減風華,已經把美麗活成她的本命,眼裏泛起一片又一片的湖光山色,無處不是昔日讓人神魂顛倒的傾城風景。我尤其念念不忘的是,《愛殺》有一幕是林青霞穿著血紅色的連身薄裙走過街頭一大幅藍色的墻壁,忽然張叔平要她在墻壁面前頓了一頓,在風揚起裙角和髪絲的當兒,輕輕地轉過頭來——而那畫面的顏色沖擊,宛如雷電交加,分明是張叔平有意為林青霞留下的一幅經典景象,勢必要讓大家目瞪口呆地記住她的美麗,猶如大唐盛世最艷麗的一抹胭脂,隨後香港的《號外》雜誌一見,當下把這張劇照直接拿來當作封面,向林青霞比夕陽還絢爛,並且漫天都是彩霞的美麗致敬。

 

雖然我還是必須坦白,在寫林青霞之前,我其實更想寫的是張艾嘉——乍聽之下,這似乎有欠禮數,可我雖也被青霞的美貌震撼,她在《窗外》的驚鴻一瞥,幾乎一出道就攀上巔峰,正如亦舒在香港的半島酒店見了周天那之後,驚艷得下巴幾乎掉下來,然後按著心口呼一口氣說,「還好我們有林青霞」,但我也喜歡常被拿來和林青霞比較的張艾嘉,張艾嘉的“活”,讓她整個人生的起承轉合,有如一道從瀑布奔瀉而下、另辟支線的溪流 ,驚險而澎湃,強悍而激烈,隨後漸漸潛入深沉的潺流,一直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細細的流;因此一對照之下,林青霞的“靈”,則“靈”在她是少見的人間絕色,那是一種既定的條件,也是一種命定的收成,她甚至只需要微微昂起丘陵般倨傲的下巴,連一句對白也不說,整個時代就因此風起雲湧,把她不費吹毫之力、始終不敗的美麗,記入港台電影的史記——

 

的確,林青霞在鏡頭前面隨意晃動的靈氣,或笑或顰,或盛放或憔悴,本身就是一種演技,就是一頂成就,就是一座不需要評審加持也可以不勞而獲的獎項。而青霞這一生唯一的不完美,我老覺得,興許就是不完美在她的一切都太順遂:從美麗、到名成、到利就,甚至到婚姻,都太水到渠成,也都太順理成章,少了迂回與轉折。就好像有人在董橋面前提起青霞寫的文章,文思流暢是流暢了,文筆亮堂也夠亮堂了,偏偏就是少了三分滄桑和七分人世的磨煉,董橋聽了,隨後在自家專欄上做出反應,如果文章非要經過命運鞭苔才可流芳百世,那他寧勸林青霞把筆掛起來不要再寫文章——更何況,不是每個人都是林青霞,而林青霞本身一直都是一本攤開來的傳記,她的過去和她的過不去,大家多少都心裏有數,疼她的人其實也知道,有些“滾滾紅塵”的舊事和戀戀不忘的“夢中人”,別人可以寫,她不可以寫,因為她是林青霞,“林青霞”三個字,永遠都是一個包袱,是於我們都應當體恤,她的華麗多少有點滄桑,她的清貴難免帶點頹廢。而林青霞自己也知道,她初登銀幕走紅之後,基本上,她的私生活就不會再有拉上簾幕的時候,所以她的美麗,偶爾會流露出一種身不由己的委屈,而只有真正被美麗困擾過的人才知道,美麗其實是一種負擔,只是這麽樣風光旖旎的負擔,我們俗人都沒有辦法理解,也都沒有辦法揣測,只有青霞自己明白箇中的千滋百味,是如何的點點滴滴在心頭。

 

但是在排場上,林青霞到底是巨星,是整個七十到九十年代的港台第一美人,她偶爾脾性驕縱,其實也是絕對的情有可原,比如林青霞每次坐進化妝室試造型,沒有人知道她當天的心情如何,大家都戰戰兢兢,都步步為營,有一次她為《東邪西毒》定妝,因為演員太多現場太嘈,制片擔心林青霞會不會臉色一沉,可當天林青霞心情出奇的好,笑容滿面地坐下來梳頭,因為她那天出門出得早,先到商場轉了一圈,看中一件心頭好,二話不說就買下來給自己當禮物,大家都好奇是什麽,她笑臉盈盈地從手袋裏拎出來戴到耳上,原來是價值近半百萬的Buccellati 耳環,把當時的張曼玉給完全唬住了。而且當天試造型,張曼玉拿著張叔平派給她的披披搭搭的戲服,忍不住嚷嚷,「穿這樣的衣服,我怕我根本連動都動不了呢」,隨即又側起頭自言自語,那青霞呢?青霞穿什麽?單這就看得出來,林青霞的高不可攀的地位,一直都是眾女明星們嚮往的境界,尤其是張曼玉,她第一次和林青霞合作,拍的正是成龍的《警察故事》,很多動作場面都親身上陣,結果就真的不小心撞傷了頭,當時林青霞還特別向劇組請假去探望,並且還訓了張曼玉一頓,怎麽可以這麽逞強,怎麽這麽不愛惜自己?張曼玉聽了,淒然一笑,「青霞,我不是妳,沒有妳的美麗,而且我是新人,所以一定要特別拼搏才行。」可見女明星們的終極夢想,要不就找個豪門嫁進去,要不就打醒精神,成為第二個林青霞。

 

我尤其記得張艾嘉談起同期的女明星,她不止一次感嘆自己的姿色淺淡,常常在片場上看上去,老像個幕後工作人員多過像一個女明星,她甚至一直都在說,「我每次見到林青霞都很興奮,一直對身邊的人說, 快來看快來看,林青霞耶,大明星耶」,而落在小時候見過林黛的張艾嘉眼裏,一定要艷光四射兼風華絕代如林青霞,才有這個架勢,才擔當得起“明星”這個稱號,而我一直覺得,林青霞的氣派和艷光,到今天依然沒有辦法不被驚嘆,也依然沒有辦法被誰取代——即便是後來,台灣出了個林志玲,大陸也有個范冰冰,但她們的美跟林青霞的美,在氣魄上顯然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林青霞的美,記錄的是一整個時代,鋒芒逼人,絕對可以讓每一個見過她的人,暫時把所有的“客觀性”和“兼容性”完全置之不理,並且把“林青霞”三个字,從名詞提升为形容词,自創一種全新的審美語言:純情有時,冷艷有時;英氣有時,柔婉有時,為所謂“不可一世”的美麗,做出最鋒利的示範,完成最華麗的傳奇。

 

因此誰敢說不是呢?如果整個七、八十年代狠狠刮起的“台灣文藝片”風潮,沒有林青霞,沒有林青霞的純情和林青霞的靈氣,一定會顯得更加的孱弱,更加的蒼白。那時候的林青霞,才二十出頭,那麽瘦的胳膊,那麽濃的眉毛,那麽精致的、隨時可以讓男主角用手指兜起來的下巴——我常覺得,林青霞的下巴真像一間屋子的玄關,而一間屋子最有靈氣的地方,除了露台,就是玄關,暗暗藏著她心底幽幽的轉折,神秘而迂回,是上帝特別送給她的一記神來之筆,精妙地雕刻出她的獨特和傳奇。可見上天對林青霞,也未免太過體貼,太過周到,把一個美人所應該有的,都一併推給了她。青霞之美,曾經是台灣對外最生動的標語,甚至也是台灣一張可以到處給外國朋友寄出去的體面的明信片,是台灣最美麗也最明媚的一幅風景,她的氣質和美貌,滿滿都映照著台灣那個時代羞澀的摩登,忠厚的文化,以及淳樸的人情。而我認識的台灣女人,很多都出色,都溫潤,終究是有著不一樣的文藝底蘊,她們說起話或敘起事來,遣詞用字,流暢而和暖,簡直就是一則又一則不需要潤筆就婉約優美的散文。而這麽些年,青霞的美麗,自顧自的伸展開去,就像小說裏的人物,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開始喧賓奪主,開始主導她的人生走向,美得波瀾壯闊,美得霞光溢彩,美得每一個步伐和每一個句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驚嘆號——還好我們有林青霞,還好,林青霞始終沒有辜負她得天獨厚的美麗。

(經作者同意自臉書轉載)

 

 

 

 

 

 

 

 

 

 

 

 

 

 

 

作者/Fabian Fom

 

而這麽些年,青霞的美麗,自顧自的伸展開去,就像小說裏的人物,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開始喧賓奪主,開始主導她的人生走向,美得波瀾壯闊,美得霞光溢彩,美得每一個步伐和每一個句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驚嘆號——還好我們有林青霞,還好,林青霞始終沒有辜負她得天獨厚的美麗。

 

#霞光溢彩美麗就是一種演技

 

青霞真嗲。她的嗲,總是柔中帶媚,總是以退為進,連在演員面前出了名的”黑面判官”王家衛也得舉起手投降。而她最後一部電影恰巧是王家衛導演的《重慶森林》,王家衛要她架起墨鏡,穿上風衣,然後戴頂金黃色的假髪,不停地穿著Manolo Blahnik的紅色高跟鞋在街道上奔跑,背後則響起一長串印度風濃烈的雷鬼音樂,跑了幾天,腳底全起了泡,於是她嘟起嘴向導演撒嬌,「可不可以穿著球鞋跑,反正鏡頭也帶不到?」王家衛一時心軟,答應了,結果鏡頭一出來,張叔平第一個皺起眉頭,把青霞叫過來,給她看倒帶,冷著臉說,「妳自己看,穿球鞋跑和穿高跟鞋跑,感覺怎麽會一樣?」於是青霞不發一言,自動把球鞋脫下,換上高跟鞋繼續在一大群渾身煙味、咖喱味和羊膻體味混雜的印巴男人面前抽煙、拔槍、奔跑——那些王家衛找來的印巴臨時演員又怎麽會知道,這個在他們面前美艷得讓人不敢逼視的女子,其實正在為她拍了百餘部電影之後,最後一次在銀幕上展現的巨星風範,圈上一個最專業的句號?

 

而娛樂圈子裏,青霞真正掏心深交的不多,張叔平是其一,青霞對他,除了知心,更多的是信任,比如張叔平知道青霞的衣著品味一向起伏不定,時好時壞,常常有太多的玉女包袱,也常常有太多的猶豫不決,他第一次和青霞合作,是在美國拍譚家明導演的《愛殺》,見了青霞,驚艷多少是被驚艷了,但也沒有特別的奉承,一開口就是要青霞把長髪剪短,齊肩就好,然後遞給青霞一只血紅色的口紅,擱下一句,「戲裏不準戴胸罩。」青霞聽了,先是一楞,卻一點也沒有抗拒,倒覺得又刺激又好玩,她只是好奇,這樣子的林青霞,會不會把觀眾嚇壞了?

 

結果一部《愛殺》,顛覆了大家對林青霞的既定印象,原來林青霞的純情是騙人的,她其實有一張可以很張狂也可以很冶艷的臉,邪氣得很,是張叔平讓林青霞攀上了美麗的險峰,也是張叔平把林青霞從瓊瑤的“三廳式”愛情故事裏拯救出來,將林青霞從一朵孤芳自賞的百合打造成一朵盛氣淩人的玫瑰,也讓林青霞的美麗,在一定的意義上,修訂了大家普遍上對美麗的通用詞匯——出身入化,濃淡皆宜。

 

即便是後來吧,青霞已經六十歲了,偶爾在公開場合亮相,那煙花般的艷燦還在,一眼望去,婉約中不失剛愎,謙順裏不減風華,已經把美麗活成她的本命,眼裏泛起一片又一片的湖光山色,無處不是昔日讓人神魂顛倒的傾城風景。我尤其念念不忘的是,《愛殺》有一幕是林青霞穿著血紅色的連身薄裙走過街頭一大幅藍色的墻壁,忽然張叔平要她在墻壁面前頓了一頓,在風揚起裙角和髪絲的當兒,輕輕地轉過頭來——而那畫面的顏色沖擊,宛如雷電交加,分明是張叔平有意為林青霞留下的一幅經典景象,勢必要讓大家目瞪口呆地記住她的美麗,猶如大唐盛世最艷麗的一抹胭脂,隨後香港的《號外》雜誌一見,當下把這張劇照直接拿來當作封面,向林青霞比夕陽還絢爛,並且漫天都是彩霞的美麗致敬。

 

雖然我還是必須坦白,在寫林青霞之前,我其實更想寫的是張艾嘉——乍聽之下,這似乎有欠禮數,可我雖也被青霞的美貌震撼,她在《窗外》的驚鴻一瞥,幾乎一出道就攀上巔峰,正如亦舒在香港的半島酒店見了周天那之後,驚艷得下巴幾乎掉下來,然後按著心口呼一口氣說,「還好我們有林青霞」,但我也喜歡常被拿來和林青霞比較的張艾嘉,張艾嘉的“活”,讓她整個人生的起承轉合,有如一道從瀑布奔瀉而下、另辟支線的溪流 ,驚險而澎湃,強悍而激烈,隨後漸漸潛入深沉的潺流,一直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細細的流;因此一對照之下,林青霞的“靈”,則“靈”在她是少見的人間絕色,那是一種既定的條件,也是一種命定的收成,她甚至只需要微微昂起丘陵般倨傲的下巴,連一句對白也不說,整個時代就因此風起雲湧,把她不費吹毫之力、始終不敗的美麗,記入港台電影的史記——

 

的確,林青霞在鏡頭前面隨意晃動的靈氣,或笑或顰,或盛放或憔悴,本身就是一種演技,就是一頂成就,就是一座不需要評審加持也可以不勞而獲的獎項。而青霞這一生唯一的不完美,我老覺得,興許就是不完美在她的一切都太順遂:從美麗、到名成、到利就,甚至到婚姻,都太水到渠成,也都太順理成章,少了迂回與轉折。就好像有人在董橋面前提起青霞寫的文章,文思流暢是流暢了,文筆亮堂也夠亮堂了,偏偏就是少了三分滄桑和七分人世的磨煉,董橋聽了,隨後在自家專欄上做出反應,如果文章非要經過命運鞭苔才可流芳百世,那他寧勸林青霞把筆掛起來不要再寫文章——更何況,不是每個人都是林青霞,而林青霞本身一直都是一本攤開來的傳記,她的過去和她的過不去,大家多少都心裏有數,疼她的人其實也知道,有些“滾滾紅塵”的舊事和戀戀不忘的“夢中人”,別人可以寫,她不可以寫,因為她是林青霞,“林青霞”三個字,永遠都是一個包袱,是於我們都應當體恤,她的華麗多少有點滄桑,她的清貴難免帶點頹廢。而林青霞自己也知道,她初登銀幕走紅之後,基本上,她的私生活就不會再有拉上簾幕的時候,所以她的美麗,偶爾會流露出一種身不由己的委屈,而只有真正被美麗困擾過的人才知道,美麗其實是一種負擔,只是這麽樣風光旖旎的負擔,我們俗人都沒有辦法理解,也都沒有辦法揣測,只有青霞自己明白箇中的千滋百味,是如何的點點滴滴在心頭。

 

但是在排場上,林青霞到底是巨星,是整個七十到九十年代的港台第一美人,她偶爾脾性驕縱,其實也是絕對的情有可原,比如林青霞每次坐進化妝室試造型,沒有人知道她當天的心情如何,大家都戰戰兢兢,都步步為營,有一次她為《東邪西毒》定妝,因為演員太多現場太嘈,制片擔心林青霞會不會臉色一沉,可當天林青霞心情出奇的好,笑容滿面地坐下來梳頭,因為她那天出門出得早,先到商場轉了一圈,看中一件心頭好,二話不說就買下來給自己當禮物,大家都好奇是什麽,她笑臉盈盈地從手袋裏拎出來戴到耳上,原來是價值近半百萬的Buccellati 耳環,把當時的張曼玉給完全唬住了。而且當天試造型,張曼玉拿著張叔平派給她的披披搭搭的戲服,忍不住嚷嚷,「穿這樣的衣服,我怕我根本連動都動不了呢」,隨即又側起頭自言自語,那青霞呢?青霞穿什麽?單這就看得出來,林青霞的高不可攀的地位,一直都是眾女明星們嚮往的境界,尤其是張曼玉,她第一次和林青霞合作,拍的正是成龍的《警察故事》,很多動作場面都親身上陣,結果就真的不小心撞傷了頭,當時林青霞還特別向劇組請假去探望,並且還訓了張曼玉一頓,怎麽可以這麽逞強,怎麽這麽不愛惜自己?張曼玉聽了,淒然一笑,「青霞,我不是妳,沒有妳的美麗,而且我是新人,所以一定要特別拼搏才行。」可見女明星們的終極夢想,要不就找個豪門嫁進去,要不就打醒精神,成為第二個林青霞。

 

我尤其記得張艾嘉談起同期的女明星,她不止一次感嘆自己的姿色淺淡,常常在片場上看上去,老像個幕後工作人員多過像一個女明星,她甚至一直都在說,「我每次見到林青霞都很興奮,一直對身邊的人說, 快來看快來看,林青霞耶,大明星耶」,而落在小時候見過林黛的張艾嘉眼裏,一定要艷光四射兼風華絕代如林青霞,才有這個架勢,才擔當得起“明星”這個稱號,而我一直覺得,林青霞的氣派和艷光,到今天依然沒有辦法不被驚嘆,也依然沒有辦法被誰取代——即便是後來,台灣出了個林志玲,大陸也有個范冰冰,但她們的美跟林青霞的美,在氣魄上顯然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林青霞的美,記錄的是一整個時代,鋒芒逼人,絕對可以讓每一個見過她的人,暫時把所有的“客觀性”和“兼容性”完全置之不理,並且把“林青霞”三个字,從名詞提升为形容词,自創一種全新的審美語言:純情有時,冷艷有時;英氣有時,柔婉有時,為所謂“不可一世”的美麗,做出最鋒利的示範,完成最華麗的傳奇。

 

因此誰敢說不是呢?如果整個七、八十年代狠狠刮起的“台灣文藝片”風潮,沒有林青霞,沒有林青霞的純情和林青霞的靈氣,一定會顯得更加的孱弱,更加的蒼白。那時候的林青霞,才二十出頭,那麽瘦的胳膊,那麽濃的眉毛,那麽精致的、隨時可以讓男主角用手指兜起來的下巴——我常覺得,林青霞的下巴真像一間屋子的玄關,而一間屋子最有靈氣的地方,除了露台,就是玄關,暗暗藏著她心底幽幽的轉折,神秘而迂回,是上帝特別送給她的一記神來之筆,精妙地雕刻出她的獨特和傳奇。可見上天對林青霞,也未免太過體貼,太過周到,把一個美人所應該有的,都一併推給了她。青霞之美,曾經是台灣對外最生動的標語,甚至也是台灣一張可以到處給外國朋友寄出去的體面的明信片,是台灣最美麗也最明媚的一幅風景,她的氣質和美貌,滿滿都映照著台灣那個時代羞澀的摩登,忠厚的文化,以及淳樸的人情。而我認識的台灣女人,很多都出色,都溫潤,終究是有著不一樣的文藝底蘊,她們說起話或敘起事來,遣詞用字,流暢而和暖,簡直就是一則又一則不需要潤筆就婉約優美的散文。而這麽些年,青霞的美麗,自顧自的伸展開去,就像小說裏的人物,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開始喧賓奪主,開始主導她的人生走向,美得波瀾壯闊,美得霞光溢彩,美得每一個步伐和每一個句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驚嘆號——還好我們有林青霞,還好,林青霞始終沒有辜負她得天獨厚的美麗。

(經作者同意自臉書轉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