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讀《二手時代》想台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讀《二手時代》想台灣
2020-05-09 07:00:00
A+
A
A-

二十一世紀誰主浮沉? 答案竟在Covid-19。這個病毒敲醒人類,世界需要秩序,秩序需要有人性的政治人物以及有效率的治理。圖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瑞士日內瓦的會址一隅。(圖/翻攝自世界衛生組織臉書)

 

作者/王惠珀

 

《前言》

Covid-19在東西方不同國度的平行時空下,譜出差異極大的防疫成效。中國以截堵封城,群防群治及聯防聯控,快速控制疫情,美國總統連州長都駕馭不住,給了人民相當大的挫折感。

 

我無能力分析社會制度或國家治理的優劣性對防疫的影響,只想到《二手時代》(Secondhand Time : The Last of the Soviets)這本書,以時間為軸,縱向切入,記述俄羅斯百年來政治的左右擺盪及社會的變遷。以同一個國度不同時代(極權或民主)做對比,觀察國家治理對社會的影響,應是較為客觀的文獻。

 

《如何看待社會主義的集權統治》

中學時代,我喜歡上閱讀世界文學名著,尤其俄國文學是我的最愛。有趣的是,當時不知道這些名著是誰翻譯的,及長才弄懂,三零年代的俄文作品當然是左派文人(郭沫若等)翻譯的,他們的名字當然不會出現在反共台灣出版的書籍上。除了文學,國民樂派古典音樂以及斯拉夫民族舞蹈也很扣人心弦。

 

俄國文學名著。(圖/作者王惠珀收藏提供)

 

當時蔣經國任行政院長(1972~1978),帶領著台灣經濟起飛。年紀輕輕的我已可感受到有德有能的領導人對國家的影響。只是心裡狐疑著,反共的老蔣何以授權留學蘇聯娶了蘇聯女子的蔣經國來治理國家?還有,我父親任職經濟部,負責農產品進出口檢驗,當時的基隆港被進出口貨櫃堆得滿坑滿谷。我也狐疑著,反共反到骨子裡的台灣,何以在左派蔣經國的治理下幹得有聲有色,展現台灣旺盛的生命力及國際競爭力?

 

這些疑問在去了美國,從讀史中悟出了答案。印象很深刻的是周恩來在修理赫魯雪夫(出身工人階級)的修正主義時說:「我們都背叛了我們各自的階級」,這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周恩來出身仕紳,受社會主義馬克斯思潮的洗禮,參加「勤工儉學」留學法國,回國後投入庶民革命。我開始了解革命不是洪水猛獸,而是一群布爾喬亞(Buerqiaoya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投入社會改革,成為普羅大眾(Proletariat)的領導者,帶領工農革命完成社會的轉型正義。

 

1990年,作者在南京周恩來紀念館(小小的洋樓梅園新村),瀏覽周恩來的一生事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背叛自己階級的John Reeds》

離開戒嚴的台灣,我彷如初出牢籠之鳥,在校園看左派電影總有一絲脫軌之樂。印象最深的是看了《REDS》(烽火赤焰萬里情),對俄羅斯又多了幾分浪漫的憧憬。

 

話說美國左傾記者John Reeds偕妻子Louise Bryant到蘇俄採訪共產黨的社會運動,後來乾脆跳入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1917年),於1919年寫下《震撼世界的十天》。他樂觀的以為社會主義可以影響他的祖國,換來的卻是牢獄之災。最後終結其在美國的一切,偷渡出走,36歲病亡於莫斯科,他對共產蘇聯的投入,獲得蘇聯隆重的禮葬。

 

這位出身富豪之家的哈佛畢業生,背叛自己的階級,忠於信念而潦倒一生,故事本身就非常具有張力。電影《REDS》由華倫比提與黛安基頓主演,還有多位巨星飾演美國左派大咖,陣容強大,十月革命戰爭格局氣派雄偉,是部史詩型的電影。

美國左派記者John Reeds及奧斯卡得獎電影《REDS》。(圖/取自維基百科)

 

《背叛自己階級的十二黨人》

2016年我跟著旅行團,從內蒙古的中俄口岸滿州里搭上西伯利亞鐵路火車西行,到一千公里外的遠東區首府伊爾庫次克(Irkutsk),滿足了幾十年來對蘇聯的好奇心。

 

伊爾庫次克是1825年十二黨人試圖推翻帝俄,起義失敗的地方。該次起義雖然失敗,卻撩起俄國的自由主義風潮,產生出《戰爭與和平》(托爾斯泰)、普希金的詩作等偉大作品。重點是十二黨人皆出身布爾喬亞貴族,為實踐社會主義的理想,過著布衣草履實踐庶民主義的生活。受到托爾斯泰的影響,在這裡,我年少輕狂時的理想主義情愫又被喚了回來。

 

斯拉夫民族人文薈萃,其來有自。火車上的乘客人手一書(不是手機),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閱讀風氣很盛的社會。我跟導遊Alexanda說,你們大象帝國打個噴涕,我們東亞病夫就颳颱風(中國赤化),(中華民國)被吹到太平洋上去了。你們大象走路踩死螞蟻,害我們趴在地上,到現在還翻不得身,慘啊!Alexanda說,二十一世紀已經沒有東亞病夫了,他是留學北京的,歷史是導師,讀歷史會給方向。我想,他是要我回去讀讀《二手時代》這本書吧!

 

伊爾庫次克十二黨人之家。(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二手時代》

的確,讀歷史會給答案。俄羅斯的一手空間像巨河,緩緩流過。從封閉到開放,從信仰到自由,從集體到個體的政治擺盪,創造的二手時代困惑蒼生,這一晃就是百年(1915~2015)。留下了各自迷惘、各自解讀的三手歷史。

 

共產黨推翻帝俄,成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USSR)維持了七十年(1922~1991),在親西方的戈巴契夫掌權多年後解體,變成俄羅斯聯邦(Russian Federation),戈巴契夫也被首任總統葉爾欽罷黜。在葉爾欽的統治下,俄羅斯經濟停滯,社會動盪了好幾年,直到普丁掌權才穩定下來。USSR解體後分裂出去的東歐各國開始右傾,成為西歐國家的經濟附庸,更是產業不振民生凋蔽。

 

《二手時代》是Svetlana Alexievich的巨著,敘述俄羅斯1915~2015年的百年春秋:從封建階級→左傾革命→共產極權→右傾的戈巴契夫→共產解體→標榜民主的葉爾欽→普丁時代。她從庶民訪談中記述社會的變遷,然後彙集觀點,整理出人民對政治左右擺盪的看法。到底是記者出身,作者以庶民為主角,呈現市井小民把酒論政,人人有當總統的識見,個個有帝力格局的「廚房政治學」。用報導文體寫成的史詩式大河文學,總是引人入勝,該書201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二手時代》中俄文版。(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如果將《二手時代》投射到台灣,就極具臨場感而令人感同身受了。二十年來台灣在缺乏遠見與治理能力的領導人的操縱下,不過是四年一次的選舉,卻被民主玩成改朝換代,從政治的嘩眾、價值的混亂、以網亂政的瘋狂,到全民皆政治的沉淪,其「精彩度」不亞於《二手時代》。

 

《結論》

千禧年以降,民粹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台灣太陽花運動、法國黃背心運動…),成為治理的大患。無怪乎法國總統Macron在列述法國(文化風華)、英國(工業革命)、美國(戰爭霸權)各領百年風騷之後,意味深長的提問,二十一世紀誰主浮沉?

 

答案竟在Covid-19。這個病毒敲醒人類,世界需要秩序,秩序需要有人性的政治人物以及有效率的治理。民粹在Covid-19的試煉中不堪一擊,奉民主自由為神主牌的台灣能不反思乎?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二十一世紀誰主浮沉? 答案竟在Covid-19。這個病毒敲醒人類,世界需要秩序,秩序需要有人性的政治人物以及有效率的治理。圖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瑞士日內瓦的會址一隅。(圖/翻攝自世界衛生組織臉書)

 

作者/王惠珀

 

《前言》

Covid-19在東西方不同國度的平行時空下,譜出差異極大的防疫成效。中國以截堵封城,群防群治及聯防聯控,快速控制疫情,美國總統連州長都駕馭不住,給了人民相當大的挫折感。

 

我無能力分析社會制度或國家治理的優劣性對防疫的影響,只想到《二手時代》(Secondhand Time : The Last of the Soviets)這本書,以時間為軸,縱向切入,記述俄羅斯百年來政治的左右擺盪及社會的變遷。以同一個國度不同時代(極權或民主)做對比,觀察國家治理對社會的影響,應是較為客觀的文獻。

 

《如何看待社會主義的集權統治》

中學時代,我喜歡上閱讀世界文學名著,尤其俄國文學是我的最愛。有趣的是,當時不知道這些名著是誰翻譯的,及長才弄懂,三零年代的俄文作品當然是左派文人(郭沫若等)翻譯的,他們的名字當然不會出現在反共台灣出版的書籍上。除了文學,國民樂派古典音樂以及斯拉夫民族舞蹈也很扣人心弦。

 

俄國文學名著。(圖/作者王惠珀收藏提供)

 

當時蔣經國任行政院長(1972~1978),帶領著台灣經濟起飛。年紀輕輕的我已可感受到有德有能的領導人對國家的影響。只是心裡狐疑著,反共的老蔣何以授權留學蘇聯娶了蘇聯女子的蔣經國來治理國家?還有,我父親任職經濟部,負責農產品進出口檢驗,當時的基隆港被進出口貨櫃堆得滿坑滿谷。我也狐疑著,反共反到骨子裡的台灣,何以在左派蔣經國的治理下幹得有聲有色,展現台灣旺盛的生命力及國際競爭力?

 

這些疑問在去了美國,從讀史中悟出了答案。印象很深刻的是周恩來在修理赫魯雪夫(出身工人階級)的修正主義時說:「我們都背叛了我們各自的階級」,這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周恩來出身仕紳,受社會主義馬克斯思潮的洗禮,參加「勤工儉學」留學法國,回國後投入庶民革命。我開始了解革命不是洪水猛獸,而是一群布爾喬亞(Buerqiaoya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投入社會改革,成為普羅大眾(Proletariat)的領導者,帶領工農革命完成社會的轉型正義。

 

1990年,作者在南京周恩來紀念館(小小的洋樓梅園新村),瀏覽周恩來的一生事蹟。(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背叛自己階級的John Reeds》

離開戒嚴的台灣,我彷如初出牢籠之鳥,在校園看左派電影總有一絲脫軌之樂。印象最深的是看了《REDS》(烽火赤焰萬里情),對俄羅斯又多了幾分浪漫的憧憬。

 

話說美國左傾記者John Reeds偕妻子Louise Bryant到蘇俄採訪共產黨的社會運動,後來乾脆跳入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1917年),於1919年寫下《震撼世界的十天》。他樂觀的以為社會主義可以影響他的祖國,換來的卻是牢獄之災。最後終結其在美國的一切,偷渡出走,36歲病亡於莫斯科,他對共產蘇聯的投入,獲得蘇聯隆重的禮葬。

 

這位出身富豪之家的哈佛畢業生,背叛自己的階級,忠於信念而潦倒一生,故事本身就非常具有張力。電影《REDS》由華倫比提與黛安基頓主演,還有多位巨星飾演美國左派大咖,陣容強大,十月革命戰爭格局氣派雄偉,是部史詩型的電影。

美國左派記者John Reeds及奧斯卡得獎電影《REDS》。(圖/取自維基百科)

 

《背叛自己階級的十二黨人》

2016年我跟著旅行團,從內蒙古的中俄口岸滿州里搭上西伯利亞鐵路火車西行,到一千公里外的遠東區首府伊爾庫次克(Irkutsk),滿足了幾十年來對蘇聯的好奇心。

 

伊爾庫次克是1825年十二黨人試圖推翻帝俄,起義失敗的地方。該次起義雖然失敗,卻撩起俄國的自由主義風潮,產生出《戰爭與和平》(托爾斯泰)、普希金的詩作等偉大作品。重點是十二黨人皆出身布爾喬亞貴族,為實踐社會主義的理想,過著布衣草履實踐庶民主義的生活。受到托爾斯泰的影響,在這裡,我年少輕狂時的理想主義情愫又被喚了回來。

 

斯拉夫民族人文薈萃,其來有自。火車上的乘客人手一書(不是手機),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閱讀風氣很盛的社會。我跟導遊Alexanda說,你們大象帝國打個噴涕,我們東亞病夫就颳颱風(中國赤化),(中華民國)被吹到太平洋上去了。你們大象走路踩死螞蟻,害我們趴在地上,到現在還翻不得身,慘啊!Alexanda說,二十一世紀已經沒有東亞病夫了,他是留學北京的,歷史是導師,讀歷史會給方向。我想,他是要我回去讀讀《二手時代》這本書吧!

 

伊爾庫次克十二黨人之家。(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二手時代》

的確,讀歷史會給答案。俄羅斯的一手空間像巨河,緩緩流過。從封閉到開放,從信仰到自由,從集體到個體的政治擺盪,創造的二手時代困惑蒼生,這一晃就是百年(1915~2015)。留下了各自迷惘、各自解讀的三手歷史。

 

共產黨推翻帝俄,成立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USSR)維持了七十年(1922~1991),在親西方的戈巴契夫掌權多年後解體,變成俄羅斯聯邦(Russian Federation),戈巴契夫也被首任總統葉爾欽罷黜。在葉爾欽的統治下,俄羅斯經濟停滯,社會動盪了好幾年,直到普丁掌權才穩定下來。USSR解體後分裂出去的東歐各國開始右傾,成為西歐國家的經濟附庸,更是產業不振民生凋蔽。

 

《二手時代》是Svetlana Alexievich的巨著,敘述俄羅斯1915~2015年的百年春秋:從封建階級→左傾革命→共產極權→右傾的戈巴契夫→共產解體→標榜民主的葉爾欽→普丁時代。她從庶民訪談中記述社會的變遷,然後彙集觀點,整理出人民對政治左右擺盪的看法。到底是記者出身,作者以庶民為主角,呈現市井小民把酒論政,人人有當總統的識見,個個有帝力格局的「廚房政治學」。用報導文體寫成的史詩式大河文學,總是引人入勝,該書201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二手時代》中俄文版。(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如果將《二手時代》投射到台灣,就極具臨場感而令人感同身受了。二十年來台灣在缺乏遠見與治理能力的領導人的操縱下,不過是四年一次的選舉,卻被民主玩成改朝換代,從政治的嘩眾、價值的混亂、以網亂政的瘋狂,到全民皆政治的沉淪,其「精彩度」不亞於《二手時代》。

 

《結論》

千禧年以降,民粹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台灣太陽花運動、法國黃背心運動…),成為治理的大患。無怪乎法國總統Macron在列述法國(文化風華)、英國(工業革命)、美國(戰爭霸權)各領百年風騷之後,意味深長的提問,二十一世紀誰主浮沉?

 

答案竟在Covid-19。這個病毒敲醒人類,世界需要秩序,秩序需要有人性的政治人物以及有效率的治理。民粹在Covid-19的試煉中不堪一擊,奉民主自由為神主牌的台灣能不反思乎?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