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 . 影 . 人》誓約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書 . 影 . 人》誓約
2020-05-06 16:00:00
A+
A
A-

 

寬我心懷的,還有那張幾乎被遺忘的卡片。它在抽屜裡靜靜躺了三十多年,卻在一個無眠的夜晚,奇蹟地再入我眼簾,彷彿冥冥中你在對我述說,不論生前還是別後,你祝願我幸福的初衷始終沒變。(圖/翻攝自YouTube,示意畫面)

 

作者/陳清玉

 

我三十四歲生日的時候,在一張春花綻放的卡片上,你豪氣干雲地寫下對我的祝福: 「生在春天的人,永遠是幸福的。」

 

那時我們新婚未久,正巧碰上春分出生的我的第一個生日,你渴望帶給我幸福的心意,洋溢在字裡行間。

 

我四十歲生日的時候,你牽我走進中國城最大的一家金店,為我選了一條赤金手鍊,足足一盎司重,戴在手腕沉甸閃亮,是我最甜蜜的負荷,當時的我,真是幸福無邊。

 

五十歲生日的時候,我們都經歷了意想不到的離別與挫敗,從低谷中爬出的我,意興闌珊,體貼的你,仍然送了我一個小小的生日背包,足夠將哀傷與懊惱暫時埋葬。

 

六十歲生日的時候,春天又回到了我身邊。我歡歡喜喜為自己挑了一個溫潤通透的玉鐲,半邊是深淺交織的綠波,半邊是白中透紫的雲朵。你看中的那只,三分之二是豔麗的翠綠,價格亦高得驚人。儘管你一再慫恿,我還是不忍買下。

 

那晚,你約了幾位好友為我慶生,在她們追問下才說出緣由。趁著我點菜的時候,她們溜出去買了禮物,一個雕琢精美的玉墜,與我的玉鐲,爭先恐後吟唱著生日頌歌。

 

我六十七歲生日前,你突然病倒。日子在急診室、手術房和醫院裡輪流打轉,生日遂在焦慮中完全遺忘。

 

一年後,你的複診報告出來了,恍如一紙死亡證書,立刻將我們打入深淵。我攙著你從診所出來,渾渾噩噩走進一家快餐店,你強打精神為我點了最愛的雞塊,自己要了一杯咖啡,默默飲著咖啡的你,忽然抬起頭說:再過幾天就是妳生日了,妳一定還能再活三十年,到時候,我已不知身在何處。說著你便落下淚來。那是你病後第一次在我面前掉淚,我早已泣不成聲,半晌才哽咽地說:你若不在了,我一個人獨活那麼久又有什麼意思!

 

我六十九歲生日的時候,你已然離開了四個多月。三十六年來第一次你在我生日缺席,我心裡悽苦,夜裏夢到你坐在床邊,我哀怨地對你說:為什麼沒有陪我過生日?你微笑不語,低頭親了我一下。夢中驚醒,臉上猶有你的餘溫,你當真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好不容易熬到從心所欲的七十歲。原想與好友們煮茶烹酒,夜話桑麻,孰料一場驚天動地的瘟疫,席捲全球,我居住的那個人煙密集的城市,無可避免淪為重災之區,學校停課、公司關門,裝修了大半的房子,也被迫停工。偏偏生日當天,工人們趕在封城前送來櫥櫃,為了避開「人傳人」的風險,我一早便逃出家門,幸好你的侄兒收留了我,那一整天,我們都在瘋狂購物,超市擠滿了人潮,個個全副武裝、不言不語,深怕一開口就招來瘟神。世界半癱,人也半瘋,想到此刻你若還在,不知會多麼擔心受怕,心裏不由一陣抽痛。

 

你遲了一天才來看我。夢裏我們似乎起了爭執,你一反常態地沒有辯解,我突生警覺,問你最後的日子是否過得寂寞?你委屈地點點頭。我再追問,有沒有怪我沒時間多陪你?你遲疑一下搖搖頭,我知你心裏其實在意,趕緊討饒地說:對不起、敬個禮,別再生氣好不好?你被我逗樂了,我還想叨念幾句,夢卻嘎然中止。

 

自你走後,我天天都在自問,如果時光能夠逆轉,我該怎麼做才不會留下遺憾。雖然心理學家都說,內疚是每個失去摯愛的傷心人必然的反應,我卻依然無法釋懷,直到那晚,我們在夢中和解。

 

寬我心懷的,還有那張幾乎被遺忘的卡片。它在抽屜裡靜靜躺了三十多年,卻在一個無眠的夜晚,奇蹟地再入我眼簾,彷彿冥冥中你在對我述說,不論生前還是別後,你祝願我幸福的初衷始終沒變。

 

親愛的,我們何不立個誓約,只要你答應,年年我過生日都來探望,我就努力勇敢再活三十年,幸福快樂地,如你所願。  

 

作者簡介

陳清玉,安徽省懷寧縣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新聞組畢業,紐約聖若望大學圖書館學碩士。曾擔任前中華日報副刊編輯,現為紐約皇后圖書館編目館員,其亡夫是有「民間史學家」之譽的林博文先生。

 

寬我心懷的,還有那張幾乎被遺忘的卡片。它在抽屜裡靜靜躺了三十多年,卻在一個無眠的夜晚,奇蹟地再入我眼簾,彷彿冥冥中你在對我述說,不論生前還是別後,你祝願我幸福的初衷始終沒變。(圖/翻攝自YouTube,示意畫面)

 

作者/陳清玉

 

我三十四歲生日的時候,在一張春花綻放的卡片上,你豪氣干雲地寫下對我的祝福: 「生在春天的人,永遠是幸福的。」

 

那時我們新婚未久,正巧碰上春分出生的我的第一個生日,你渴望帶給我幸福的心意,洋溢在字裡行間。

 

我四十歲生日的時候,你牽我走進中國城最大的一家金店,為我選了一條赤金手鍊,足足一盎司重,戴在手腕沉甸閃亮,是我最甜蜜的負荷,當時的我,真是幸福無邊。

 

五十歲生日的時候,我們都經歷了意想不到的離別與挫敗,從低谷中爬出的我,意興闌珊,體貼的你,仍然送了我一個小小的生日背包,足夠將哀傷與懊惱暫時埋葬。

 

六十歲生日的時候,春天又回到了我身邊。我歡歡喜喜為自己挑了一個溫潤通透的玉鐲,半邊是深淺交織的綠波,半邊是白中透紫的雲朵。你看中的那只,三分之二是豔麗的翠綠,價格亦高得驚人。儘管你一再慫恿,我還是不忍買下。

 

那晚,你約了幾位好友為我慶生,在她們追問下才說出緣由。趁著我點菜的時候,她們溜出去買了禮物,一個雕琢精美的玉墜,與我的玉鐲,爭先恐後吟唱著生日頌歌。

 

我六十七歲生日前,你突然病倒。日子在急診室、手術房和醫院裡輪流打轉,生日遂在焦慮中完全遺忘。

 

一年後,你的複診報告出來了,恍如一紙死亡證書,立刻將我們打入深淵。我攙著你從診所出來,渾渾噩噩走進一家快餐店,你強打精神為我點了最愛的雞塊,自己要了一杯咖啡,默默飲著咖啡的你,忽然抬起頭說:再過幾天就是妳生日了,妳一定還能再活三十年,到時候,我已不知身在何處。說著你便落下淚來。那是你病後第一次在我面前掉淚,我早已泣不成聲,半晌才哽咽地說:你若不在了,我一個人獨活那麼久又有什麼意思!

 

我六十九歲生日的時候,你已然離開了四個多月。三十六年來第一次你在我生日缺席,我心裡悽苦,夜裏夢到你坐在床邊,我哀怨地對你說:為什麼沒有陪我過生日?你微笑不語,低頭親了我一下。夢中驚醒,臉上猶有你的餘溫,你當真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好不容易熬到從心所欲的七十歲。原想與好友們煮茶烹酒,夜話桑麻,孰料一場驚天動地的瘟疫,席捲全球,我居住的那個人煙密集的城市,無可避免淪為重災之區,學校停課、公司關門,裝修了大半的房子,也被迫停工。偏偏生日當天,工人們趕在封城前送來櫥櫃,為了避開「人傳人」的風險,我一早便逃出家門,幸好你的侄兒收留了我,那一整天,我們都在瘋狂購物,超市擠滿了人潮,個個全副武裝、不言不語,深怕一開口就招來瘟神。世界半癱,人也半瘋,想到此刻你若還在,不知會多麼擔心受怕,心裏不由一陣抽痛。

 

你遲了一天才來看我。夢裏我們似乎起了爭執,你一反常態地沒有辯解,我突生警覺,問你最後的日子是否過得寂寞?你委屈地點點頭。我再追問,有沒有怪我沒時間多陪你?你遲疑一下搖搖頭,我知你心裏其實在意,趕緊討饒地說:對不起、敬個禮,別再生氣好不好?你被我逗樂了,我還想叨念幾句,夢卻嘎然中止。

 

自你走後,我天天都在自問,如果時光能夠逆轉,我該怎麼做才不會留下遺憾。雖然心理學家都說,內疚是每個失去摯愛的傷心人必然的反應,我卻依然無法釋懷,直到那晚,我們在夢中和解。

 

寬我心懷的,還有那張幾乎被遺忘的卡片。它在抽屜裡靜靜躺了三十多年,卻在一個無眠的夜晚,奇蹟地再入我眼簾,彷彿冥冥中你在對我述說,不論生前還是別後,你祝願我幸福的初衷始終沒變。

 

親愛的,我們何不立個誓約,只要你答應,年年我過生日都來探望,我就努力勇敢再活三十年,幸福快樂地,如你所願。  

 

作者簡介

陳清玉,安徽省懷寧縣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新聞組畢業,紐約聖若望大學圖書館學碩士。曾擔任前中華日報副刊編輯,現為紐約皇后圖書館編目館員,其亡夫是有「民間史學家」之譽的林博文先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