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劉師舜 (十六) 功勳彪炳背後的陰影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名人傳記》劉師舜 (十六) 功勳彪炳背後的陰影
2020-05-06 07:00:00
A+
A
A-

劉師舜大使。(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優傳媒刊介》

劉師舜(1900~1996)大使,中華民國著名外交官,中華民國與加拿大關係奠基者,二次世界大戰後廢除不平等條約第一人。曾任加拿大公使、大使,外交部政務次長、聯合國代表團副團長兼託管理事會首席代表、墨西哥大使。退休後致力於中國典籍、詩詞之英譯,享譽國際。

 

劉師舜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預備科,後以美國退還中國之庚子賠款赴美留學,先後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士、哈佛大學碩士、哥倫比亞國際公法博士(1925年3月)等學位。劉大使學貫中西,溫文儒雅,畢生對開拓中國外交關係及開展中西文化交流,有不可磨滅之貢獻。惜因人事傾軋,劉大使個性耿介,雖輩份、事功皆在蔣廷黻、葉公超之上,1958年被以不明原因、無退休金逼退,劉大使默默承受,含恨在美以著述終老。

 

其長侄劉敦仁先生勤於探索蒐羅,窮十年之力寫成劉師舜傳記,以遂心願。書中有關中國外交史之照片、文件、書信等珍貴史料極為豐富,有關外交關係之突破、經營、委屈求全等諸般情節,即在今日亦深富啓發,至於劉大使之政壇際遇更可窺當年官場文化,無不耐人尋味,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中華民國近代外交史鉅著。

 

《優傳媒》獲作者授權,即日起選録有關劉大使事功章節,每周四見刋,以饗讀者。

 

功勳彪炳背後的陰影

 

劉師舜在加拿大的五年外交生涯,可謂得天獨厚。自蔣夫人訪問加拿大之後,中加兩國往來頻繁,國民政府要員訪問加拿大也絡繹不絕,其中較重要的有1944年中央宣傳部長王雪艇,1945年8月底行政院長宋子文,和1946年10月30日四川省政府主席張群 (岳軍)偕夫人和劉毓棠秘書的重要訪問。

 

宋子文是第二次訪問加拿大,這次是以國賓身份蒞臨,下榻於總督府。隨同宋子文訪問的還有顧問施思明,資源委員會的王守競,及醫務員李樹芬,和他的三個女兒。在抵達渥太華後,劉師舜大使在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五時三十分到七點,在大使館舉行歡迎酒會,出席來賓逾千人,盛況空前。

 

劉師舜在出使加拿大五年中,毫無保留盡心盡力為國家開闢外交戰場,盡其所能將中加兩國關係,推高到巔峰的境界。成為中華民國在抗戰期間,獲得最為密切而可靠的同盟關係,無形中使中華民國在神聖抗戰中如虎添翼。

 

然而他本人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不公平對待,事實上自他學成歸國進入外交部以來,就因為有可能沒加入國民黨,再則其本人為一介書生個性,接受了傳統的家庭教育,為人正直,奉公守法。他少年得志,未達而立之年,即已經在外交部嶄露頭角,而且在條約司處理前清政府留下的眾多不平等條約。

 

遺憾的是,自劉師舜進入外交部開始,一直遭遇到令人匪夷所思的阻力。他在 ‘出使加拿大回憶’一書中,在 ‘前言’中即開宗明義自我剖析:

 

       ‘…..賦性率直,往往不平則鳴,真偽必辯,不免開罪於人,恐怕已經

       發表的文字早已得罪了許多人….. ’(第四頁)

 

這就要從人類基因方面來解釋,方可見證劉師舜公正不阿精神的來源。如本書開始描述的劉氏家族史,自其始祖劉氏雖位居朝廷,卻是一介書生,從不向邪惡低首,為此而丟官均在所不惜。至此之後歷代的先輩們,均依照祖訓,雖在朝為官,依然抱著書生本色,清貧自如。所以劉師舜在前半生,一直服務於外交界,成績斐然,卻得不到官場的支持。而由於受到書生的清高自守的精神制約,雖萬般無奈也默默承受,對齷齪腐敗的官場格格不入,引起他有過這樣的感歎:

 

             ‘不可以說的,還是惟有默爾而息。’ (’出使加拿大回憶’ 第一頁)

 

談到外交部對他的不公,可以將下列的事實來證明: 劉師舜曾奉命出使聯合國,擔任託管理事會常任代表七年,因工作出色獲得上峯嘉獎並頒授勳章。三年之後,又再一次獲得嘉獎,據劉師舜自己的回憶,是因為開罪了部裡的掌權人士,原先的嘉獎最後卻是無疾而終。

 

另一件事是劉師舜的薪俸公費,數次被部裡某些人士無理剋扣。最明顯的一次,是在加拿大出任大使時,突然每月的薪俸被降級。

 

根據中華民國銓敘部門的法律規定,大使是由國家元首特派的特任官,其所得薪俸也必須按照規定的官職發給,但是在部裡有人因妒忌劉師舜的才華,只能使用卑劣的手段在等級上做手腳,居然違反法規,將外放大使的級別分成特任和簡任兩個等級。

 

為此他初任大使,竟然被按簡任授薪,三年後才升級為特任。由於已經立法的管制無法輕易變更,內部對劉師舜的任命仍然使用特任官階,薪俸的支付則採取簡任等級支付,無形中劉師舜在加拿大出任大使三年零一個月之間,前三年領取的是簡任級薪俸,到離任前最後一個月才領到特任官階的薪俸。劉師舜曾自嘲稱,中華民國的外放大使,被貶為簡任大使的,他應該是第一人。

 

無獨有偶,駐加拿大公使館升格後,按理大使館的經費應該有所調整。然而自升格第一天起,大使館的經費卻分文未加。一直到他離任前,雖然劉師舜從未申請,但大使館的經費突然從每月三千二百元增至四千五百元 (國幣)。

 

劉師舜在卸任大使職務後,回到南京出任外交部政務次長,經過實地瞭解,無端扣薪僅是內部一紙行政命令而使然。足證當時政府機構內部的腐敗與人事鬥爭層出不窮。

 

由此可見,劉師舜以其彪炳的外交功勳,和長期在外交界勤奮工作成績的背景,在出使聯合國獲嘉獎時,僅獲得頒授景星二等勳章一事,而常任代表蔣廷黻只有兩年的大使資歷,卻獲得一等勳章。其來由不言而喻。

 

由於當時外交部受到一些人士的把持,劉師舜從加拿大回到南京之後,按照規定公家應該安頓好回國使節的住所,但是他的居處卻一直懸而未決。南京頤和路是當時國民黨高層人士居住的街道。我幼年曾隨父輩去過該處,所以記憶中始終以為那是外交部所提供的官邸,或是劉師舜自行購置的房舍。直至閱讀了 ‘出使加拿大回憶’ 後才恍然大悟,一個為國盡心盡力的資深外交官,卸任後歸國居然居無定所,還得依靠諍友提供住處。

 

頤和路是國民政府興建的高級住宅區,至今仍受到保護,為民國公館區域,展現出極具代表性的民國文化。劉師舜在友人幫助下,住進了這個達官顯要的地區,而且其鄰居就是他多年的故友謝冠生。他們兩人早就在1927年秋冬之交結下深厚友情。

 

當時謝冠生在武漢外交部擔任秘書,而劉師舜得到郭泰祺先生的介紹,剛進入外交部不久。那時候正值寧漢合作,謝冠生先生奉時任部長伍朝樞命令,調往南京擔任外交部秘書職務,而劉師舜正在條約司擔任條約委員會委員職。1928年2月伍朝樞部長卸任,由黃郛接任。此時劉師舜應友人之約前往武漢幫忙。就在新舊部長交接的時候,謝冠生給劉師舜發了電報稱: ‘如不妨事,以來為妙。’ 因此劉師舜即刻返回南京。從此與外交結下不解之緣。在劉師舜心目中,謝冠生不僅是完人,更重要的是一生的摯友和導師。

 

劉師舜在他的 ‘出使加拿大回憶’ 中,有一章 ‘哭摯友謝冠生兄’ (第123-129頁)是特地為了紀念他和謝冠生先生之間交往的友情和對其摯友去世的感傷而撰寫的一篇專文,其中對謝冠生為人處世有極高的評價。兩人在南京比鄰而居,也是他們一生之中情誼結緣的冥冥安排。

 

我在幼年時代,隨父輩前往劉師舜官邸時,經常會見到謝冠生前輩和劉師舜佇立在門首交談的情景,至今憶及,加上劉師舜書中的描述。理解到兩人之間友情的完美。

 

後來謝冠生在王正廷部長任職期間 (1928年左右),被當時擔任司法院長的司法泰斗王寵惠先生所賞識,被調往司法院擔任秘書長,從此在司法界任職逾四十年。由司法院秘書長而司法行政部次長而部長,再升遷為司法院副院長而真除院長。在司法界享有盛譽。

 

兩人在南京及重慶任職時,經常往來,按照劉師舜自己的回憶,謝冠生始終將其視為知己。謝冠生曾經在南京時代兼任中央大學法學院院長。因為劉師舜的專長為國際公法,所以謝冠生聘請他在該院開授國際公法課程。居然自1929年一直教到1936年達七年之久。也是劉師舜服務於外交部條約委員會時的兼職。證實謝冠生對劉師舜學識上的器重,和其在國際公法上的造詣。

 

從進入外交部到出任駐加拿大大使的近二十年,應該說是劉師舜外交事業登峰造極的時代。固然是得力於劉師舜精湛的外交手段,及其豐富的學識,加之加拿大首相與其均為哈佛大學校友,自然對雙方的感情添加分量。最重要的是加拿大意欲擺脫大英帝國的管束,加強自身的獨立自主地位,增強地域優勢和美國的合作。有鑑於此,劉師舜在出任公使不久,因為蔣夫人宋美齡訪美,他及時發揮了對國際外交的敏銳性,而促成蔣夫人的訪加之行。一時間中加雙邊關係突飛猛進。劉師舜將有利於國民政府的內外關係統籌協調,最終和加拿大結成同盟關係,鞏固了國民政府在北美洲的外交陣線。

 

1947年回南京後,劉師舜擔任外交部政務次長,和時任常務次長的葉公超相互配合,輔佐當時的外交部長王世杰,情勢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1947年捷克駐中華民國大使(左二)向蔣主席 (中)呈遞國書,時任外交部政務次長劉師舜(右二)代理部務,後排左一為當時的禮賓司司長沈昌煥】

 

 

由於從抗戰開始,中緬印戰區和美國發生的矛盾,就已經埋下日後中美之間合作的阻力和隱患。馬歇爾出使南京,竭誠促使三方談判合作,最後也是無功而返。國民政府在南京制憲的過程,只能使中國的政治前景充滿黯淡不安。

 

國民黨敗退臺灣後,因國際情勢的急劇變化,其外交關係始終是在瞬息萬變中煎熬。國民政府初期,一批留美的外交官,憑藉其優越的學識,流暢的外語根基及精湛的外交手腕,而且得到美國方面的支持,成為世界四大強國之一。然而到了臺灣後,與外界的關係雖一落千丈,但依靠民國時期在美國留學繼而培養出來的一批傑出外交官,基於中國讀書人的傳統思維,在各個崗位上,仍然為臺灣爭取國際上的支持。

 

就在此時,劉師舜奉命調任紐約聯合國,擔任中華民國代表團的副代表,兼任託管理事會常任代表。這個聯合國機構的主要任務,是協助二次大戰後,所屬戰敗國控制地區的殖民地或是被佔領的地區人民逐步瞭解, 並使其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

 

然而在這時候,聯合國幾乎每年在舉行會議時,就成為國共兩黨各自宣揚為代表中國的合法權利的角逐場所。此時國民政府在大陸的軍事節節敗退,人民解放軍勢如破竹,迅速將國民黨趕至臺灣,國民政府從此處於風雨飄搖的境遇中,國際政壇也由此分裂成兩大陣營。

 (聯合國託管理事會開會場景,前排左一為中華民國大使級首席代表劉師舜)

 

劉師舜被任命為駐聯合國託管理事會的常任代表,和蔣廷黻等在聯合國舞臺上,苦撐著應對波濤洶湧的國際局勢。其中最為著名的是1955年外蒙古申請入會的案子。臺灣方面在討論外蒙古入會時,行使了國民政府在聯合國中唯一一次否決權。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劉師舜大使。(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優傳媒刊介》

劉師舜(1900~1996)大使,中華民國著名外交官,中華民國與加拿大關係奠基者,二次世界大戰後廢除不平等條約第一人。曾任加拿大公使、大使,外交部政務次長、聯合國代表團副團長兼託管理事會首席代表、墨西哥大使。退休後致力於中國典籍、詩詞之英譯,享譽國際。

 

劉師舜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預備科,後以美國退還中國之庚子賠款赴美留學,先後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士、哈佛大學碩士、哥倫比亞國際公法博士(1925年3月)等學位。劉大使學貫中西,溫文儒雅,畢生對開拓中國外交關係及開展中西文化交流,有不可磨滅之貢獻。惜因人事傾軋,劉大使個性耿介,雖輩份、事功皆在蔣廷黻、葉公超之上,1958年被以不明原因、無退休金逼退,劉大使默默承受,含恨在美以著述終老。

 

其長侄劉敦仁先生勤於探索蒐羅,窮十年之力寫成劉師舜傳記,以遂心願。書中有關中國外交史之照片、文件、書信等珍貴史料極為豐富,有關外交關係之突破、經營、委屈求全等諸般情節,即在今日亦深富啓發,至於劉大使之政壇際遇更可窺當年官場文化,無不耐人尋味,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中華民國近代外交史鉅著。

 

《優傳媒》獲作者授權,即日起選録有關劉大使事功章節,每周四見刋,以饗讀者。

 

功勳彪炳背後的陰影

 

劉師舜在加拿大的五年外交生涯,可謂得天獨厚。自蔣夫人訪問加拿大之後,中加兩國往來頻繁,國民政府要員訪問加拿大也絡繹不絕,其中較重要的有1944年中央宣傳部長王雪艇,1945年8月底行政院長宋子文,和1946年10月30日四川省政府主席張群 (岳軍)偕夫人和劉毓棠秘書的重要訪問。

 

宋子文是第二次訪問加拿大,這次是以國賓身份蒞臨,下榻於總督府。隨同宋子文訪問的還有顧問施思明,資源委員會的王守競,及醫務員李樹芬,和他的三個女兒。在抵達渥太華後,劉師舜大使在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五時三十分到七點,在大使館舉行歡迎酒會,出席來賓逾千人,盛況空前。

 

劉師舜在出使加拿大五年中,毫無保留盡心盡力為國家開闢外交戰場,盡其所能將中加兩國關係,推高到巔峰的境界。成為中華民國在抗戰期間,獲得最為密切而可靠的同盟關係,無形中使中華民國在神聖抗戰中如虎添翼。

 

然而他本人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不公平對待,事實上自他學成歸國進入外交部以來,就因為有可能沒加入國民黨,再則其本人為一介書生個性,接受了傳統的家庭教育,為人正直,奉公守法。他少年得志,未達而立之年,即已經在外交部嶄露頭角,而且在條約司處理前清政府留下的眾多不平等條約。

 

遺憾的是,自劉師舜進入外交部開始,一直遭遇到令人匪夷所思的阻力。他在 ‘出使加拿大回憶’一書中,在 ‘前言’中即開宗明義自我剖析:

 

       ‘…..賦性率直,往往不平則鳴,真偽必辯,不免開罪於人,恐怕已經

       發表的文字早已得罪了許多人….. ’(第四頁)

 

這就要從人類基因方面來解釋,方可見證劉師舜公正不阿精神的來源。如本書開始描述的劉氏家族史,自其始祖劉氏雖位居朝廷,卻是一介書生,從不向邪惡低首,為此而丟官均在所不惜。至此之後歷代的先輩們,均依照祖訓,雖在朝為官,依然抱著書生本色,清貧自如。所以劉師舜在前半生,一直服務於外交界,成績斐然,卻得不到官場的支持。而由於受到書生的清高自守的精神制約,雖萬般無奈也默默承受,對齷齪腐敗的官場格格不入,引起他有過這樣的感歎:

 

             ‘不可以說的,還是惟有默爾而息。’ (’出使加拿大回憶’ 第一頁)

 

談到外交部對他的不公,可以將下列的事實來證明: 劉師舜曾奉命出使聯合國,擔任託管理事會常任代表七年,因工作出色獲得上峯嘉獎並頒授勳章。三年之後,又再一次獲得嘉獎,據劉師舜自己的回憶,是因為開罪了部裡的掌權人士,原先的嘉獎最後卻是無疾而終。

 

另一件事是劉師舜的薪俸公費,數次被部裡某些人士無理剋扣。最明顯的一次,是在加拿大出任大使時,突然每月的薪俸被降級。

 

根據中華民國銓敘部門的法律規定,大使是由國家元首特派的特任官,其所得薪俸也必須按照規定的官職發給,但是在部裡有人因妒忌劉師舜的才華,只能使用卑劣的手段在等級上做手腳,居然違反法規,將外放大使的級別分成特任和簡任兩個等級。

 

為此他初任大使,竟然被按簡任授薪,三年後才升級為特任。由於已經立法的管制無法輕易變更,內部對劉師舜的任命仍然使用特任官階,薪俸的支付則採取簡任等級支付,無形中劉師舜在加拿大出任大使三年零一個月之間,前三年領取的是簡任級薪俸,到離任前最後一個月才領到特任官階的薪俸。劉師舜曾自嘲稱,中華民國的外放大使,被貶為簡任大使的,他應該是第一人。

 

無獨有偶,駐加拿大公使館升格後,按理大使館的經費應該有所調整。然而自升格第一天起,大使館的經費卻分文未加。一直到他離任前,雖然劉師舜從未申請,但大使館的經費突然從每月三千二百元增至四千五百元 (國幣)。

 

劉師舜在卸任大使職務後,回到南京出任外交部政務次長,經過實地瞭解,無端扣薪僅是內部一紙行政命令而使然。足證當時政府機構內部的腐敗與人事鬥爭層出不窮。

 

由此可見,劉師舜以其彪炳的外交功勳,和長期在外交界勤奮工作成績的背景,在出使聯合國獲嘉獎時,僅獲得頒授景星二等勳章一事,而常任代表蔣廷黻只有兩年的大使資歷,卻獲得一等勳章。其來由不言而喻。

 

由於當時外交部受到一些人士的把持,劉師舜從加拿大回到南京之後,按照規定公家應該安頓好回國使節的住所,但是他的居處卻一直懸而未決。南京頤和路是當時國民黨高層人士居住的街道。我幼年曾隨父輩去過該處,所以記憶中始終以為那是外交部所提供的官邸,或是劉師舜自行購置的房舍。直至閱讀了 ‘出使加拿大回憶’ 後才恍然大悟,一個為國盡心盡力的資深外交官,卸任後歸國居然居無定所,還得依靠諍友提供住處。

 

頤和路是國民政府興建的高級住宅區,至今仍受到保護,為民國公館區域,展現出極具代表性的民國文化。劉師舜在友人幫助下,住進了這個達官顯要的地區,而且其鄰居就是他多年的故友謝冠生。他們兩人早就在1927年秋冬之交結下深厚友情。

 

當時謝冠生在武漢外交部擔任秘書,而劉師舜得到郭泰祺先生的介紹,剛進入外交部不久。那時候正值寧漢合作,謝冠生先生奉時任部長伍朝樞命令,調往南京擔任外交部秘書職務,而劉師舜正在條約司擔任條約委員會委員職。1928年2月伍朝樞部長卸任,由黃郛接任。此時劉師舜應友人之約前往武漢幫忙。就在新舊部長交接的時候,謝冠生給劉師舜發了電報稱: ‘如不妨事,以來為妙。’ 因此劉師舜即刻返回南京。從此與外交結下不解之緣。在劉師舜心目中,謝冠生不僅是完人,更重要的是一生的摯友和導師。

 

劉師舜在他的 ‘出使加拿大回憶’ 中,有一章 ‘哭摯友謝冠生兄’ (第123-129頁)是特地為了紀念他和謝冠生先生之間交往的友情和對其摯友去世的感傷而撰寫的一篇專文,其中對謝冠生為人處世有極高的評價。兩人在南京比鄰而居,也是他們一生之中情誼結緣的冥冥安排。

 

我在幼年時代,隨父輩前往劉師舜官邸時,經常會見到謝冠生前輩和劉師舜佇立在門首交談的情景,至今憶及,加上劉師舜書中的描述。理解到兩人之間友情的完美。

 

後來謝冠生在王正廷部長任職期間 (1928年左右),被當時擔任司法院長的司法泰斗王寵惠先生所賞識,被調往司法院擔任秘書長,從此在司法界任職逾四十年。由司法院秘書長而司法行政部次長而部長,再升遷為司法院副院長而真除院長。在司法界享有盛譽。

 

兩人在南京及重慶任職時,經常往來,按照劉師舜自己的回憶,謝冠生始終將其視為知己。謝冠生曾經在南京時代兼任中央大學法學院院長。因為劉師舜的專長為國際公法,所以謝冠生聘請他在該院開授國際公法課程。居然自1929年一直教到1936年達七年之久。也是劉師舜服務於外交部條約委員會時的兼職。證實謝冠生對劉師舜學識上的器重,和其在國際公法上的造詣。

 

從進入外交部到出任駐加拿大大使的近二十年,應該說是劉師舜外交事業登峰造極的時代。固然是得力於劉師舜精湛的外交手段,及其豐富的學識,加之加拿大首相與其均為哈佛大學校友,自然對雙方的感情添加分量。最重要的是加拿大意欲擺脫大英帝國的管束,加強自身的獨立自主地位,增強地域優勢和美國的合作。有鑑於此,劉師舜在出任公使不久,因為蔣夫人宋美齡訪美,他及時發揮了對國際外交的敏銳性,而促成蔣夫人的訪加之行。一時間中加雙邊關係突飛猛進。劉師舜將有利於國民政府的內外關係統籌協調,最終和加拿大結成同盟關係,鞏固了國民政府在北美洲的外交陣線。

 

1947年回南京後,劉師舜擔任外交部政務次長,和時任常務次長的葉公超相互配合,輔佐當時的外交部長王世杰,情勢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1947年捷克駐中華民國大使(左二)向蔣主席 (中)呈遞國書,時任外交部政務次長劉師舜(右二)代理部務,後排左一為當時的禮賓司司長沈昌煥】

 

 

由於從抗戰開始,中緬印戰區和美國發生的矛盾,就已經埋下日後中美之間合作的阻力和隱患。馬歇爾出使南京,竭誠促使三方談判合作,最後也是無功而返。國民政府在南京制憲的過程,只能使中國的政治前景充滿黯淡不安。

 

國民黨敗退臺灣後,因國際情勢的急劇變化,其外交關係始終是在瞬息萬變中煎熬。國民政府初期,一批留美的外交官,憑藉其優越的學識,流暢的外語根基及精湛的外交手腕,而且得到美國方面的支持,成為世界四大強國之一。然而到了臺灣後,與外界的關係雖一落千丈,但依靠民國時期在美國留學繼而培養出來的一批傑出外交官,基於中國讀書人的傳統思維,在各個崗位上,仍然為臺灣爭取國際上的支持。

 

就在此時,劉師舜奉命調任紐約聯合國,擔任中華民國代表團的副代表,兼任託管理事會常任代表。這個聯合國機構的主要任務,是協助二次大戰後,所屬戰敗國控制地區的殖民地或是被佔領的地區人民逐步瞭解, 並使其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

 

然而在這時候,聯合國幾乎每年在舉行會議時,就成為國共兩黨各自宣揚為代表中國的合法權利的角逐場所。此時國民政府在大陸的軍事節節敗退,人民解放軍勢如破竹,迅速將國民黨趕至臺灣,國民政府從此處於風雨飄搖的境遇中,國際政壇也由此分裂成兩大陣營。

 (聯合國託管理事會開會場景,前排左一為中華民國大使級首席代表劉師舜)

 

劉師舜被任命為駐聯合國託管理事會的常任代表,和蔣廷黻等在聯合國舞臺上,苦撐著應對波濤洶湧的國際局勢。其中最為著名的是1955年外蒙古申請入會的案子。臺灣方面在討論外蒙古入會時,行使了國民政府在聯合國中唯一一次否決權。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