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時光走廊》日據台灣總督府忠僕八田與一以及農民組合抗暴運動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日據台灣總督府忠僕八田與一以及農民組合抗暴運動
2020-04-30 13:30:00
A+
A
A-

大日本帝國忠僕八田與一

1930年日本殖民政府出版的《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的八田與一肖像,這張圖目前是廣為使用。在總督府的掠奪和剝削計畫中,八田與一擔任的是工程技術的執行者,他並不是侵略的戰犯,卻是為大日本帝國服務的專業人士忠僕。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日本統治台灣經歷前20年的殺戮,以武力鎮壓各地武裝反抗,以建立殖民統治的社會秩序。1920年代以後,殖民當局開始大規模的經濟開發、資源掠奪與勞力剝削。

 

日軍尖刀下的台灣社會秩序

1914年,日軍在太魯閣事變中對反抗部落進行殘忍的殺戮,同時將投降的族人集中在一起,照片中的日軍朝他們舉著刺刀,擺出威嚇的姿態。這張畫面象徵了日本統治台灣的本質,以武力殺戮反抗者,建立一個沒人敢反抗的社會秩序,再進行經濟資源的掠奪與勞力的剝削。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灣在日本的殖民版圖中,農業環境優越,因此被日本作為稻米糧食的生產和供應地,目的在給養日本本島,提供軍隊足夠的糧食。為了確保殖民地生產活動順利實施,殖民當局在台灣興建大規模的水利設施,重劃農地,限定地主和農民的生產型態,並以低價統購的方式剝削農民的勞力。這項殖民剝削計畫是透過嘉南大圳的計畫實現的,而擔任主工程師的則是八田與一。

 

龐大的水利工程提高了稻米的產量,但也加重了農民的負擔,農民沒有辦法享用自己生產的稻米,這種殖民地的剝削激起了嘉南農民的反抗,組織了「台灣農民組合」,展開了波瀾壯闊的抗暴運動,在台灣史上留下了史詩的一頁。

 

總督府技術官僚群

《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有關嘉南大圳興建工程的負責人群像,被排在首位的並不是八田與一,而是臺南州知事枝 德二。另外與八田齊名的是技師長筒井丑太郎,他是總督府的土木工程師總管。下方還有一位理事藤井顧一,從這個負責人群可以看出當時實際管理和負責的團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沒有台灣人的高級技術團隊

《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有關嘉南大圳興建工程的主要工程師和管理人員,可以看得出裡面清一色為日本人,沒有一個台灣人。1930年嘉南大圳完工時,日本統治台灣已經有35年,竟然完全沒有培養任何一個台灣本地高級工程師、測量師和管理人員。殖民政府的教育政策是培養台灣人為低層的技工、商管人員、教員等,完全不讓台灣人掌握高等的工業技術,而是當基層技工來使用,事實上整個日本統治台灣半個世紀,連一個台灣人的小學校長都沒有,清一色都是日本人,這個教育政策可以看出殖民統治壓榨和歧視的本質。(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八田與一,1886年生於日本石川縣,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土木工學科畢業,1910年到台灣土木部擔任技術人員,為總督府工務科的重要幹部。1918年後日本政府決定接受台灣總督府的建議,在南台灣興建嘉南大圳,1919年,八田與一等技師完成實地測量,隔年則完成設計和規劃。

 

八田與一負責建造烏山頭水庫,其水利灌溉原理則是以烏山頭水庫為超級大水槽,再利用嘉南平原既有的河流溪水,透過水道工程和橋梁將它們做成大小水道,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嘉南平原的稻田間。簡單說,就是在嘉南平原的廣大稻田之間,興建了大型儲水設備以及運送水資源的渠道,保證氣候炎熱的嘉南地區在三期稻作中都不會有缺水的問題。

 

烏山頭水庫管理所

1930年烏山頭水庫管理所,這也是八田與一擔任的職務。這項工程完成後,他又陸續被派往日本的新占領地,繼續進行水利考察和規劃的工作,以完成大日本帝國交付他的任務。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這種作法等於實現了嘉南三期稻作所需要的設備條件,接下來就是規定大圳所穿越的土地不得買賣,以確保耕地的完整,同時也規定農民生產的嚴苛條件,包括三年輪作給水法以及耕種的農民必須支付水租,透過低價的稻米統購,達到壓榨農民勞力的目的。

 

簡單說,嘉南大圳就是在嘉南平原完成大規模的水利設備,將大批農地公有化,同時驅使佃農扮演農奴的角色,以保證可以取得稻米的大量生產以及豐厚的利潤。

 

為大日本帝國服務的嘉南水稻田

嘉南大圳完工後,引水灌溉的虎尾郡崙背庄的水稻耕作。這項水利工程使得整個嘉南地區成為重要的稻米生產基地,但目的是為了供給日本本島食用,台灣農民並無法享受自己耕種的稻米,反而備受剝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出版品的宣傳照

虎尾水稻田的另外一個畫面,這是日本出版品的宣傳照片,所以取角和景觀都有一定的安排。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929年,日本著名學者矢內原忠雄在其名著《帝國主義下的台灣》寫道:「嘉南大圳所促進的社會關係上的變化,乃是形成大地主的土地集中與壟斷,及促使農民喪失土地而無產化。」

 

1926年,台南農家知識份子簡吉等人組織台灣農民組合,發出批判嘉南大圳興建的聲浪,並展開具體的抗爭行動,主張進行無產階級革命,包括減免水租、反對三年輪流灌溉、反對總督府獨裁政治、反對帝國主義。

 

三期輪作制度

北港的秧苗,遠處是甘蔗園,根據三年輪作的制度。三年輪作水稻、甘蔗和雜穀,種水稻時充分給水,種甘蔗只在初期給水,種雜穀則不給水。甘蔗與水稻之間則種植僅靠雨水的甘藷雜作或者綠肥。這種高度計畫性的作法是考慮到資源的合理調配,但並不在乎農民的實際收入,等於把農民作為整個生產機器的農奴,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蔗農的反抗運動

北港水稻和甘蔗園的交界處。甘蔗是殖民政府重點開發的經濟作物,主要是製糖,總督府的甘蔗收購價非常低,對農民產生極大的剝削,也讓農民無以為生。農民組合抗爭行動中,針對甘蔗不合理的收購價以及總督府的橫徵暴斂展開激烈的反抗運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而嘉南大圳正好是1930年完成,殖民當局為了掩蓋剝削的真相還拍攝了宣傳影片「幸福的農民」,並在全島巡迴播映,但受到農民組合成員的訕笑。

 

農民組合的一篇檄文清楚寫道:「兄弟姊妹啊,嘉南大圳竣工啟用的今天,有的說是為了勞苦貧民的福祉─福祉應為『毒死』,有的說是以幸福為名增進下毒的陰謀,任意沒收我們的所有地,縱橫無盡地亂鑿圳路,完全無視於穀物的損失以及民眾的痛苦。……兄弟姊妹啊,請看我們舉家瀕臨餓死的慘澹現狀吧。……請記住以下的三字句:『賊政府,卻重稅,賊官廳,凡物欲』。……兄弟姊妹啊,勿怕犧牲,勇往邁進,展開鬥爭吧。」

 

嘉義民雄排水圳

嘉義民雄排水圳的工程剛啟用的畫面。《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的前頁詳細地列出嘉南大圳土木工程中,包括排水圳和橋梁的各種設施。(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北港水道分水門

北港水道水井分線分水門及堰上門。這是工程最初的模樣,到了光復以後還有不斷地增設新的設施。(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至於完成烏山頭水庫工程的八田與一,隨後又奉日本政府的命令前往海南島和偽滿洲國考察,規劃日本占領地的水利工程。

 

1941年12月,日本發動珍珠港事變並隨即派兵攻打美屬菲律賓群島,1942年4月,日本在菲律賓戰役上即將取得勝利,由於與中國的戰事持續多年,日本本島資源日益窘迫,因此占領一處後,急於將技術人員派往規劃資源開發工作,以盡快榨取新占領地的工業、農業和勞力資源。

 

5月,八田與一即被派往菲律賓考察,主要工作跟他在台灣一樣,不過他所搭乘的船隻卻遭美國艦艇攻擊沉沒,八田與一喪命海底,屍體被尋獲,骨灰被送回台灣,下葬在烏山頭水庫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八田的妻子米村外代樹自盡身亡,骨灰與八田合葬一起。

 

陳水扁老家官田農民無法食用自己生產的米

台南官田溪儲水池興建。嘉南大圳的水道分線密布在嘉南平原上,但農民並沒有直接受益,反而成為被剝削的奴工,無法食用自己生產的米。最明顯的就是來自官田的前總統陳水扁,日據時代三代貧農,沒有米吃,只可以吃甘藷。到了光復後,經過土地改革以及合理的農業政策,嘉南大圳才真正服務於台灣農民的福祉。(此張照片請橫看)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從八田的人生經歷可以看出,每當日本侵略軍占領外國一地,以血腥殺戮建立新的社會秩序後,即派遣八田與一這一型的技術人員前往該地進行資源開發規劃和執行工作,以最快的速度掠奪殖民地的資源和勞力,八田在台灣的角色也是一樣,他是日本總督府的忠僕,完成總督府資源和勞務剝削過程中的技術性工作。他不是戰犯,不是發動戰爭的罪犯,而是一個專業技術人員認真地在技術層面上執行總督府侵略的總方略。

 

八田與一過世後,日本殖民當局連同台南州地方統治階層,在日本製作了一座八田的銅像,放在烏山頭。目前一些說法說是,嘉南大圳帶給嘉南農民莫大的福祉,嘉南農民因為感念八田而製作了紀念銅像。跟總督府拍攝宣傳片「幸福的農民」的口吻完全一樣,這是全然的歷史造假,尤其出自台灣人口中,只是證明後藤新平奴台政策的某種效果罷了。

 

就像電影KANO裡面所描繪的日本人都是堂堂儀表、氣質不俗,而台灣人都是土裡土氣的模樣,這就是奴化教育下的自我作賤。日據台灣農民的心聲是由農民組合代表,當時沒有任何感念八田與一的表示,反而不斷地以嚴厲的口氣批判總督府殖民政策剝削農民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就跟前總統陳水扁所指出,他家三代都是台南的貧農,沒受教育不識字,根本沒米吃,只能吃甘藷粥,所謂八田與一和嘉南大圳帶給台灣農民的幸福,不過是日據時代三腳仔隔代遺傳的謊言罷了。 

 

台灣農民組合的抗暴史詩

台灣農民組合本部建築的大門,雖然看似簡陋,但卻結合了台灣農民的力量,全力推動抗暴運動,成為日據台灣史波瀾壯闊的一頁史詩。(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數位上色:陳怡靜、徐丹語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大日本帝國忠僕八田與一

1930年日本殖民政府出版的《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的八田與一肖像,這張圖目前是廣為使用。在總督府的掠奪和剝削計畫中,八田與一擔任的是工程技術的執行者,他並不是侵略的戰犯,卻是為大日本帝國服務的專業人士忠僕。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日本統治台灣經歷前20年的殺戮,以武力鎮壓各地武裝反抗,以建立殖民統治的社會秩序。1920年代以後,殖民當局開始大規模的經濟開發、資源掠奪與勞力剝削。

 

日軍尖刀下的台灣社會秩序

1914年,日軍在太魯閣事變中對反抗部落進行殘忍的殺戮,同時將投降的族人集中在一起,照片中的日軍朝他們舉著刺刀,擺出威嚇的姿態。這張畫面象徵了日本統治台灣的本質,以武力殺戮反抗者,建立一個沒人敢反抗的社會秩序,再進行經濟資源的掠奪與勞力的剝削。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灣在日本的殖民版圖中,農業環境優越,因此被日本作為稻米糧食的生產和供應地,目的在給養日本本島,提供軍隊足夠的糧食。為了確保殖民地生產活動順利實施,殖民當局在台灣興建大規模的水利設施,重劃農地,限定地主和農民的生產型態,並以低價統購的方式剝削農民的勞力。這項殖民剝削計畫是透過嘉南大圳的計畫實現的,而擔任主工程師的則是八田與一。

 

龐大的水利工程提高了稻米的產量,但也加重了農民的負擔,農民沒有辦法享用自己生產的稻米,這種殖民地的剝削激起了嘉南農民的反抗,組織了「台灣農民組合」,展開了波瀾壯闊的抗暴運動,在台灣史上留下了史詩的一頁。

 

總督府技術官僚群

《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有關嘉南大圳興建工程的負責人群像,被排在首位的並不是八田與一,而是臺南州知事枝 德二。另外與八田齊名的是技師長筒井丑太郎,他是總督府的土木工程師總管。下方還有一位理事藤井顧一,從這個負責人群可以看出當時實際管理和負責的團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沒有台灣人的高級技術團隊

《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有關嘉南大圳興建工程的主要工程師和管理人員,可以看得出裡面清一色為日本人,沒有一個台灣人。1930年嘉南大圳完工時,日本統治台灣已經有35年,竟然完全沒有培養任何一個台灣本地高級工程師、測量師和管理人員。殖民政府的教育政策是培養台灣人為低層的技工、商管人員、教員等,完全不讓台灣人掌握高等的工業技術,而是當基層技工來使用,事實上整個日本統治台灣半個世紀,連一個台灣人的小學校長都沒有,清一色都是日本人,這個教育政策可以看出殖民統治壓榨和歧視的本質。(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八田與一,1886年生於日本石川縣,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土木工學科畢業,1910年到台灣土木部擔任技術人員,為總督府工務科的重要幹部。1918年後日本政府決定接受台灣總督府的建議,在南台灣興建嘉南大圳,1919年,八田與一等技師完成實地測量,隔年則完成設計和規劃。

 

八田與一負責建造烏山頭水庫,其水利灌溉原理則是以烏山頭水庫為超級大水槽,再利用嘉南平原既有的河流溪水,透過水道工程和橋梁將它們做成大小水道,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嘉南平原的稻田間。簡單說,就是在嘉南平原的廣大稻田之間,興建了大型儲水設備以及運送水資源的渠道,保證氣候炎熱的嘉南地區在三期稻作中都不會有缺水的問題。

 

烏山頭水庫管理所

1930年烏山頭水庫管理所,這也是八田與一擔任的職務。這項工程完成後,他又陸續被派往日本的新占領地,繼續進行水利考察和規劃的工作,以完成大日本帝國交付他的任務。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這種作法等於實現了嘉南三期稻作所需要的設備條件,接下來就是規定大圳所穿越的土地不得買賣,以確保耕地的完整,同時也規定農民生產的嚴苛條件,包括三年輪作給水法以及耕種的農民必須支付水租,透過低價的稻米統購,達到壓榨農民勞力的目的。

 

簡單說,嘉南大圳就是在嘉南平原完成大規模的水利設備,將大批農地公有化,同時驅使佃農扮演農奴的角色,以保證可以取得稻米的大量生產以及豐厚的利潤。

 

為大日本帝國服務的嘉南水稻田

嘉南大圳完工後,引水灌溉的虎尾郡崙背庄的水稻耕作。這項水利工程使得整個嘉南地區成為重要的稻米生產基地,但目的是為了供給日本本島食用,台灣農民並無法享受自己耕種的稻米,反而備受剝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出版品的宣傳照

虎尾水稻田的另外一個畫面,這是日本出版品的宣傳照片,所以取角和景觀都有一定的安排。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929年,日本著名學者矢內原忠雄在其名著《帝國主義下的台灣》寫道:「嘉南大圳所促進的社會關係上的變化,乃是形成大地主的土地集中與壟斷,及促使農民喪失土地而無產化。」

 

1926年,台南農家知識份子簡吉等人組織台灣農民組合,發出批判嘉南大圳興建的聲浪,並展開具體的抗爭行動,主張進行無產階級革命,包括減免水租、反對三年輪流灌溉、反對總督府獨裁政治、反對帝國主義。

 

三期輪作制度

北港的秧苗,遠處是甘蔗園,根據三年輪作的制度。三年輪作水稻、甘蔗和雜穀,種水稻時充分給水,種甘蔗只在初期給水,種雜穀則不給水。甘蔗與水稻之間則種植僅靠雨水的甘藷雜作或者綠肥。這種高度計畫性的作法是考慮到資源的合理調配,但並不在乎農民的實際收入,等於把農民作為整個生產機器的農奴,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蔗農的反抗運動

北港水稻和甘蔗園的交界處。甘蔗是殖民政府重點開發的經濟作物,主要是製糖,總督府的甘蔗收購價非常低,對農民產生極大的剝削,也讓農民無以為生。農民組合抗爭行動中,針對甘蔗不合理的收購價以及總督府的橫徵暴斂展開激烈的反抗運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而嘉南大圳正好是1930年完成,殖民當局為了掩蓋剝削的真相還拍攝了宣傳影片「幸福的農民」,並在全島巡迴播映,但受到農民組合成員的訕笑。

 

農民組合的一篇檄文清楚寫道:「兄弟姊妹啊,嘉南大圳竣工啟用的今天,有的說是為了勞苦貧民的福祉─福祉應為『毒死』,有的說是以幸福為名增進下毒的陰謀,任意沒收我們的所有地,縱橫無盡地亂鑿圳路,完全無視於穀物的損失以及民眾的痛苦。……兄弟姊妹啊,請看我們舉家瀕臨餓死的慘澹現狀吧。……請記住以下的三字句:『賊政府,卻重稅,賊官廳,凡物欲』。……兄弟姊妹啊,勿怕犧牲,勇往邁進,展開鬥爭吧。」

 

嘉義民雄排水圳

嘉義民雄排水圳的工程剛啟用的畫面。《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的前頁詳細地列出嘉南大圳土木工程中,包括排水圳和橋梁的各種設施。(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北港水道分水門

北港水道水井分線分水門及堰上門。這是工程最初的模樣,到了光復以後還有不斷地增設新的設施。(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至於完成烏山頭水庫工程的八田與一,隨後又奉日本政府的命令前往海南島和偽滿洲國考察,規劃日本占領地的水利工程。

 

1941年12月,日本發動珍珠港事變並隨即派兵攻打美屬菲律賓群島,1942年4月,日本在菲律賓戰役上即將取得勝利,由於與中國的戰事持續多年,日本本島資源日益窘迫,因此占領一處後,急於將技術人員派往規劃資源開發工作,以盡快榨取新占領地的工業、農業和勞力資源。

 

5月,八田與一即被派往菲律賓考察,主要工作跟他在台灣一樣,不過他所搭乘的船隻卻遭美國艦艇攻擊沉沒,八田與一喪命海底,屍體被尋獲,骨灰被送回台灣,下葬在烏山頭水庫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八田的妻子米村外代樹自盡身亡,骨灰與八田合葬一起。

 

陳水扁老家官田農民無法食用自己生產的米

台南官田溪儲水池興建。嘉南大圳的水道分線密布在嘉南平原上,但農民並沒有直接受益,反而成為被剝削的奴工,無法食用自己生產的米。最明顯的就是來自官田的前總統陳水扁,日據時代三代貧農,沒有米吃,只可以吃甘藷。到了光復後,經過土地改革以及合理的農業政策,嘉南大圳才真正服務於台灣農民的福祉。(此張照片請橫看)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從八田的人生經歷可以看出,每當日本侵略軍占領外國一地,以血腥殺戮建立新的社會秩序後,即派遣八田與一這一型的技術人員前往該地進行資源開發規劃和執行工作,以最快的速度掠奪殖民地的資源和勞力,八田在台灣的角色也是一樣,他是日本總督府的忠僕,完成總督府資源和勞務剝削過程中的技術性工作。他不是戰犯,不是發動戰爭的罪犯,而是一個專業技術人員認真地在技術層面上執行總督府侵略的總方略。

 

八田與一過世後,日本殖民當局連同台南州地方統治階層,在日本製作了一座八田的銅像,放在烏山頭。目前一些說法說是,嘉南大圳帶給嘉南農民莫大的福祉,嘉南農民因為感念八田而製作了紀念銅像。跟總督府拍攝宣傳片「幸福的農民」的口吻完全一樣,這是全然的歷史造假,尤其出自台灣人口中,只是證明後藤新平奴台政策的某種效果罷了。

 

就像電影KANO裡面所描繪的日本人都是堂堂儀表、氣質不俗,而台灣人都是土裡土氣的模樣,這就是奴化教育下的自我作賤。日據台灣農民的心聲是由農民組合代表,當時沒有任何感念八田與一的表示,反而不斷地以嚴厲的口氣批判總督府殖民政策剝削農民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就跟前總統陳水扁所指出,他家三代都是台南的貧農,沒受教育不識字,根本沒米吃,只能吃甘藷粥,所謂八田與一和嘉南大圳帶給台灣農民的幸福,不過是日據時代三腳仔隔代遺傳的謊言罷了。 

 

台灣農民組合的抗暴史詩

台灣農民組合本部建築的大門,雖然看似簡陋,但卻結合了台灣農民的力量,全力推動抗暴運動,成為日據台灣史波瀾壯闊的一頁史詩。(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數位上色:陳怡靜、徐丹語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