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墨西哥旅遊促銷中的幽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墨西哥旅遊促銷中的幽靈
2020-04-19 10:00:00
A+
A
A-

 

墨西哥民間音樂瑪依拉奇的樂團。(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每次和親朋好友只要一提及墨西哥,幾乎就會出現一張帶著懷疑眼神的怪臉問同樣一個問題:「去墨西哥旅行安全嗎?」

 

這都要感恩於美國好萊塢過去拍攝的西部打鬥影片,凡是銀幕上出現的墨西哥角色,不是騎著馬含著煙的盜匪,就是其貌不揚的毒販。

 

經過了連番的戰爭,美國大肆掠奪侵佔土地,就西南一角,內華達、新墨西哥、亞利桑那、德克薩斯等州原本都是墨西哥的領土,卻先後換上了星條旗。幅員遼闊的加利福尼亞州,如今屬於墨西哥的也就剩下那像一條撕破的內褲般的「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除了沙漠還是沙漠。

 

近些年來,墨西哥的販毒集團被渲染為無惡不作的一群匪徒,由於媒體的大肆宣傳,造成旅客對墨西哥產生一些莫名的恐懼。其中一個被形容為狡詐綽號為 「智多星」(El Chapo) 的毒梟,利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地下隧道,從事毒品交易。兩次入獄,仍然成功打發獄吏而順利越獄。但最後墨西哥前任總統恩力克.貝雅.尼艾多(Enrique Pena Nieto)在美國的壓力下簽署了引渡文件,送到美國鋃鐺入獄而監禁終身。

 

這個名揚四海的毒梟全名是霍阿金.阿奇瓦爾多.古斯曼. 羅厄拉 (Joaquin Archivaldo Guzman Loera) ,於1957年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年幼時就跟隨父親從事販毒交易,父親去世後他接手繼續經營,並逐漸成為青出於藍的國際大毒梟。自1999年以來,他的「販毒才幹」就成為美國的心腹之患,勢必剷除之而後快。

 

實際上迄今為止墨西哥的毒品交易,是當地社會一個永遠無法解脫的心結,它的起因和社會的貧窮不無關聯,也是美國無窮盡的壓榨產生的絕地反擊。

 

古斯曼有過三次婚姻 (實際上他的婚姻次數值得推敲),生了10多個孩子,有的傳說是12個,有的則認為有13個,甚至宣稱他有15個孩子,正如他的結婚次數一樣,孩子的多寡只是社會上的傳言而已。

 

這都無關緊要,關鍵是,在這些孩子中,老大自父親入獄後,即開始接掌父輩的「事業」。 在墨西哥的社會中,有對古斯曼正反兩面的看法,支持他的人大多數來自他掌控的國際販毒集團,認為他足智多謀,所以也就不知從什麼開始,大家以「智多星」(El Chapo) 作為對他的尊稱綽號。自他被捕入獄後,他的孩子立即子承父業,販毒集團裡就用「小智多星」 (Los Chapitos) 來稱呼他的孩子。

 

墨西哥毒梟「智多星」(El Chapo) 在被擒時的留影。(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在眾多孩子中,最能幹的一個,就被冠上「老鼠」(El Raton) 或是「新老鼠」(Raton Nuevo)的不同稱號。意即他們的父親好似老鼠般的能在地道裡來去自如,而接手的下一代,也就順其自然地被稱為「新老鼠」了。

 

這不由想起在上世紀初,美國作家莊士敦.麥庫里 (Johnston McCulley) 在1919年時代寫了一連串的通俗小說,其中第一篇就是根據墨西哥反抗西班牙統治的洛杉磯小鎮的故事「狐狸」 (El Zorro)。 這個傳奇人物在墨西哥地區的暴政下劫富濟貧的故事拍攝成電影歷久不衰,深受觀眾歡迎,但也令人聯想到墨西哥的現代社會是否仍然如此?

 

這個發生在墨西哥的故事,很容易使人聯繫起歐洲中古世紀的羅賓漢故事,同樣的是劫富濟貧的英雄好漢,根植在人們的心中。

 

所以墨西哥的現代毒梟,在當地窮人們的心目中,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他們的英雄好漢。筆者和妻子在年初,搭乘郵輪遊覽墨西哥海岸地區時,曾停靠風景宜人的瑪薩德蘭(Mazatlan),途經有二十五萬人口的海濱小城洛斯.莫奇市 (Los Mochis) , 陪同我們的導遊指著濱海的一座具有現代化色彩的道克斯酒店 (Hotel Doux) 稱,墨西哥的毒梟「智多星」就是在這裡經過和當地海軍陸戰隊的徹夜交火後被捕。

 

我用輕鬆的口吻問他,自他被捕後,當地人的反應怎樣? 他說,一個「智多星」被抓後,又多了四個「小智多星」。言下之意是當地的窮人們對他仍有一定的懷念,而「小智多星」對他們肯定會有所表示的。

 

當然這一則毒梟的故事,無法和之前的「羅賓漢」或是「狐狸」相比擬,前者都是從富人那裡劫持財富來給窮人賑濟,而「智多星」的所作所為,社會上還是會看成是毒害年輕人健康及未來的源頭。

 

至於將來是否能在墨西哥成為另一個二十世紀的寓言故事為時尚早,至少目前我們能專注的是這樣一個在全球販賣毒品的大梟雄,成為世界各地的旅客到墨西哥旅遊時造成的種種顧慮,直接影響到這個拉丁美洲國家的形象。

 

其實墨西哥的民族傳統善良、純厚和熱情,他們來自不同的原住民,無論是飲食或生活方式都簡單而樸實。對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他們都一視同仁,熱情接待,凡是到過墨西哥的旅客幾乎是一致的讚不絕口。

 

記得我有一次和妻子搭乘郵輪遊覽墨西哥海岸各港口時,抵達阿卡普爾科港 (Acapulco) ,那是位在墨西哥西南端的港口,北邊是首都墨西哥城,兩地相隔約為380公里。阿卡普爾科港濱北太平洋,是墨西哥政府經營多年的旅遊勝地。

 

在多年搭乘郵輪周遊列國的紀錄中,除了俄羅斯和以色列幾個國家因為簽證的嚴格規定外,即便知道郵輪上的陸地遊覽安排是宰遊客的勾當,也只能給他們宰一刀,其他地方的陸地遊覽,從不參加郵輪的項目。

 

從阿卡普爾科登岸後,選中在碼頭上等候生意的一位頭髮花白的出租車司機,只用了幾分鍾,即和他談妥半天的暢遊及所需車費。上車後,我坐在他旁邊座位上,頃刻間我們就好似認識多年的好友,彼此用西班牙文歡欣而無所拘束地暢談。老司機高興萬分,他說在碼頭接待客人,最怕的就是語言的隔閡。

 

約莫過了半小時左右,他問我是否可以在他家停一下,說時還特地用手向車的左手邊遠處指了一下。我沒有反對,他即將車駛向一個如農莊的小屋前停下,用抱歉的神情向我彎了一下腰。

 

大約等了有十來分鐘,他回來時兩隻手各提了一個塑料袋。在進入車廂前,他先將手中的塑料袋打開,從裡面拿出一顆黃裡透紅的芒果放在我手上,臉上露著憨厚的笑容:

 

「這些芒果都是我家院子裡自己栽種的,所以我特地回來從樹上摘了一些送給你和你太太嚐嚐。」

 

他的這一細節深深的感動著我,多年來和墨西哥人的交往,在這位簡樸的計程車司機身上感受到至高無上的真情。他交給我的兩個塑料袋裡滿滿的芒果,頓時給車廂裡洋溢著新鮮水果的清香。

 

墨西哥著名的國家傳統名間音樂瑪莉拉奇 (Mariachi)製成的陶器,陳列在墨西哥城的墨西哥民間藝術博物館中,足見該民間音樂的崇高地位。(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結束了半天的旅程和他道別的時候,給了他超額的小費作為對他的答謝。回到郵輪上,我將芒果放在冰箱裡,這些自然成熟的墨西哥水果,讓我在餘下的航程裡享受著那位善良憨厚的老司機給予的友情。

 

其實在墨西哥,經常會遇到意想不到的驚喜,這讓我回憶起在傳統中國社會裡 「加一雙筷子」的習俗。我年輕時在家裡生活的那段日子裡,就曾經不止一次見到父母接待不速之客的趣事。當一家人正在用餐時,突然來了訪客,父母就很自然地在餐桌上加一雙筷子,邀請客人一起用餐。這樣的好客傳統如今可能只是在農村裡還能遇到,大城市裡即使是親人之間相互的來往幾乎都要先行約好。

 

每次在墨西哥遊覽時,我和妻子總喜歡在路邊的小攤上買水果,和有空調的超市出售的水果質量截然不同。小攤販的水果都是他們自己從家裡樹上採摘自然成熟的,味道鮮美。我最喜愛的是在交易時,可以從和他們毫無拘束的交談中了解到許多當地人生活現狀。尤其是當地人對美國的觀感,表面上看似乎墨西哥很喜歡美國,其實骨子裡卻有難言之隱。墨西哥許多重要行業,除了被高官家庭所壟斷外,實際上是被美國人和德國猶太人所掌控。

 

1970年代,我在加拿大任職於一所國際學院,校董會幾乎都是控制全球經濟命脈的達官貴人,其中就有墨西哥的德裔猶太人。我曾奉校長之命前往墨西哥首都拜訪當地的德裔商業鉅子,商談提供獎學金事宜。

 

尋找到地址,我按門鈴,開門的是一位身著白色制服的墨西哥僕人,了解我的背景後,他領我到客廳。就從大門進入開始,到抵達客廳,迎我入座,然後送茶等禮節,我粗略地計算了一下,接待我的僕人不下十餘位,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所遇到的受寵若驚而終身難忘的隆重接待。

 

當那位商業鉅子出現在我面前時,他嘴裡噴出的雪茄菸味幾乎令我窒息,驕橫的姿態也讓我無法久坐。意識到和他的交談只能侷限在寒喧層面,不久我即辭出,走到大街上我如釋重負。至於有關獎學金的事宜後來如何發展,已經不是我所關心的了。

 

後半生中我一直為旅遊事業而樂此不疲,墨西哥的旅遊事業就成為我關注的重點。也因此在頻繁的往返墨西哥旅程中,深感下榻酒店的諸多不便,而產生考慮在墨西哥購置房產的構想。

 

第一次抵達瓦雅爾達港 (Puerto Vallarta) 機場入境時,我和妻子在步出機場大廳前,準備尋找出租車的櫃檯, 看到右手邊有一排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員, 熱鬧非凡,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向旅客招手。我們以為是機場的服務台, 於是過去詢問如何僱出租車去渡假村。

 

其中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得知我們下榻的渡假村距離機場只有五分鍾的車程, 他告知需要15個美元的車費 (順帶一提的是, 在後來的幾天發現, 瓦雅爾達港的出租車費居然在墨西哥雄踞榜首),但他隨即給我們提出免費送到酒店的建議。

 

出於好奇我問他免費服務的內容。他立即遞給我一份好似合同的頁紙,並提出假如我們同意明天去參觀當地的一個大渡假村,他會在一大早派車來接我們先去享受一頓自助早餐,說時還用筆在給我們的頁紙上的两個當地旅遊節目畫了紅圈,並強調說這些都是免費贈送的活動。

 

為了深入了解,我告訴他原則上可以接受, 於是他要我在紙上簽名後,即安排出租車將我們送到預先訂好的渡假村,分手之前他重複地告訴我們,次日一大早會派車到我們下榻的酒店迎接,一同前往參觀。

 

在經營旅遊業期間,到世界各地旅遊時,順便參觀一些新建的酒店,作為日後提供給客人使用的參考已習以為常,因此對機場那位年輕人提供的一些内容, 也没有作太多的臆測。

 

第二天一大早, 他如約準時在我們下榻的渡假村前等候,給我們僱了出租車, 直接開往新瓦雅爾達區,那是墨西哥當地的「别墅集團」開發的「紅鶴濱海渡假村」。接待人員看過我們前一天在機場收到的頁纸後,就引領我們到餐廳用早餐,在餐桌上他將渡假村的內容作了簡單的介紹。

 

早餐後的參觀程序開始了,除了所有的配套設施外,為了增加我們對渡假村的印象,他特别領我們參觀了最高層的一居室和二居室套房,内部設備可說是一應俱全,除了家私,還包括熨斗和熨衣板、洗衣機, 廚房裡配備有刀叉杯盤、烹調器皿、電器爐灶,還帶有洗碗機,可以說生活中一切所須均完整地呈現在旅客的眼前。最令人醉心的是所有房間都面向大海,風景秀麗優美,極具浪漫情懷。

 

墨西哥紅鶴旅遊度假村夕陽餘暉的景色。(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參觀序曲結束後,我們隨他來到樓下一間類似房地產買賣談判的大廳裡。那裡早已有一些客户在交易。客户代表在我們面前攤開一大堆的資料,看得人眼花撩亂,而且開始用三寸不爛之舌將渡假村渲染得天花亂墜。

 

這時候我恍如大夢初醒,原來這是推銷「分時渡假」 (Timeshare) 的項目。 在觸及正题前, 他給我們提了一個極具誘惑力的建議,可以安排我們從眼下的渡假村搬到他門的渡假村,免費提供一居室的套房給我們使用一週,並包括居留期間的所有餐飲,條件是我們必須選擇購買一項他們推銷的「分時渡假」。他還特地強調現在已不採用「分時渡假」這個在旅遊行業裡普遍使用的名稱,而改用比照高爾夫俱樂部會員制的方式,吸引加入他們的「俱樂部」。

 

由於我們心目中已經有在墨西哥購置地產的意圖,出於考慮到因為不可能長期在墨西哥生活,購買的房產有可能會長期空置,既浪費也不安全,所以一直舉棋不定。如今眼前有這樣的「分時渡假」,也不失為是一個好的選擇。與購買房產相比較,這個項目的費用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於是在審慎地了解客户代表提供的幾個項目内容後,我內心在盤算著如何能在下決心前,對他們這個項目推銷術作進一步的深入瞭解。

 

我們已經住了一晚的西班牙美力業集團酒店, 是我們周遊各地時經常下榻的酒店。在抵達瓦雅爾達港前,已經預付1400美元作為一週客房連同餐飲的費用。

 

推銷員緊抓機會提出,如接受了他的邀請,在他們的酒店逗留一週,即可將已經支付給前一個酒店的所有費用退還給我們。但是假如我們入住後,最終沒有購買他們的推銷產品時,就必須支付4500美元,作為一週的實際房價費用。

 

在推銷過程中,客户代表幾乎是以洗腦的方式步步進逼,毫不放鬆。在我詢問價格和種類時,他先用一兩個較低廉的價格内容作為誘力。我仔细地注意到他經過特殊訓練的推銷技能,對客户善於察言觀色,及時掌握對方的心理狀態。當客户在猶疑不定的時候,他會立即在項目中添加一些優惠内容作為征服客戶的甜頭。

 

一開始他用價格不到一萬美元的最低1000點内容來吸引我們,從言談中,得知我們每年出行較為頻繁,就建議我們考慮1700點的項目,費用為24000美元,使用期三十年。我不置可否後,他立即說,這個項目子女或後代是可以繼承使用權的,只要將他們的姓名寫在合同裡,就能享受同等的待遇。

 

根據不同點數的内容,會員分成普通卡、金卡和白金卡等級別。原本給我們建議的1700點本屬於金卡級別,但為了爭取到我們作為會員,他一再提高額外的内容,1700點會員費不變,而級別則從金卡提升到白金卡。

 

實際上這是一場商業心理戰,最終目的無非是令坐在他面前的顧客屈服。我當時確實已經有些心動了。不過為了使他感到要說服我這個「老奸巨猾」的客人還得費一番心機,就使用了欲擒故縱的口吻提出一些旅遊界裡的行話,讓他感受到要和我達成協議,就必須要開誠佈公。

 

他繼續給我們介紹,集團在墨西哥一共有六座渡假村,購買項目後,我們可以每年選擇任何一座渡假村使用一週。這一週的當然使用權,我們可以自用或者贈送親友單獨使用,不需要我們陪同隨行。除了這個優惠外,他另外再贈送我們1700點。換言之,意思是我們每年可以增加一個星期的使用權,不過這個額外贈送的一週,如我們願意給親友享用,那麼被邀请的親友必須由我們陪同使用。

 

俱樂部還有一項特殊照顧,就是允許會員提前使用計畫中的「分時渡假」,比如我一年裡願意到墨西哥作五週的渡假,可以申請將以後的四年「分時渡假」提前使用,也等於是讓會員做「寅吃卯量」的安排。因為每年會員還要繳納當年的物業管理費。如果使用五年,就必須繳納額外四年的年度物業管理費。

 

在近一個半小時的談判期間,我注意到有五位旅客購買了會員卡。客户代表告知,他們在三十年的經營過程中, 已經吸收了來自世界各地的78000 名會員。設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總部,給全球的會員提供服務。

 

經與妻子商議後,我們最終選擇了最高的白金卡,費用是三萬美元。我之所以選擇了最高級的標準,是基於經營旅遊業的過程中,認識到北美洲的慣例,高消費的支出,肯定能獲得好標準的服務。根據這個龐大集團和航空公司、郵輪公司,以及旅遊保險業務都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來推論,應該可以保證旅客出行的品質和價值。

 

在以後的幾年裡,我們分別到墨西哥的坎庫 (Cancun)、洛雷多 (Loredo)、聖盧卡斯海灣 (Cabo San Lucas),及瓦雅爾達港的六座渡假村去了解當地的服務及休閒內容,而且每次我們都選擇了兩週的渡假計畫。

 

我們第一次渡假的時候,在泳池畔遇到一位長年生活在美國,年近古稀的印度裔長者,彼此都很禮貌地打招呼,他好奇地問我是否為這個渡假村的常客,我告知是剛購買了會員卡後初次來渡假村體驗一下。

 

不料他的語氣中充滿了抱怨。他憤憤地說,每次來渡假,內容是一次不如一次,安排的客房也是愈來愈糟。雖然和大廳的經理議論也毫無結果,所以他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光臨了。

 

帶著將信將疑的心情聽完他的抱怨,我只以為他可能是個人的好惡,因為我們初臨斯地,所得到的安排幾乎都是星級酒店的最佳服務。所以敷衍了他後,也只當成是泳池畔的閒聊而已。

 

在最初的兩年裡,渡假村的一切都很正常,在入住的時候,前台除了詢問我們是否需要購買一週的用餐安排外,沒有其他的額外要求。

 

墨西哥民間音樂家雕塑像陳列在墨西哥首都的廣場上。(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自從我們到洛雷多渡假村後,情況似乎有了變化。在辦入住手續時,櫃檯的接待女士向我們提出一些建議,和第一次到瓦雅爾達港機場時所遇到的幾無二致。內容包括安排次日上午免費早餐,接著參觀豪華客房及相應的設施。

 

禮貌上我們應對了所有的安排,當然到接待室洽談就是一個必須警惕的陷阱。出來接待的是一位年約花甲的美國人,已經在這個集團裡工作了十多年。從交談中,了解到原來這個集團的巨大資金是來自美國財團。

 

洛雷多渡假村地處沙漠中,周圍荒無人煙,離城中心約有十六公里的路程,為此該集團在這個渡假村裡設計了一個十八洞的高爾夫球場,為渡假人士用打高爾夫球來排除沙漠中的單調、寂寞和枯燥。

 

這位美國人開門見山就建議我們在已經購買的項目中增加一些內容,當然主題是使用渡假村的高爾夫球場等設施,稍有經驗的旅客便知,加入高爾夫球會員費用的不菲。

 

他介紹過後,我不假思索地告訴他,我們已經是古稀耄耋之年,而且從沒有培養打高爾夫球的興趣,再則我們的渡假目的只是為了尋找安靜地方寫作。這時候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在渡假村泳池畔和那位印度裔旅客交談的片刻,也理解到美國式的推銷術無處不在。

 

從他辦公室辭出時,他的態度和我們進入前已迥然不同,臉上的笑容也消失殆盡。當然在餘下的停留期間裡,感受到渡假村裡的工作人員再也沒有關注我們的存在。

 

但是我們對該集團的渡假條件還是有一定的認同,所以在後來的日子裡,繼續選擇在坎庫和聖盧卡斯灣的渡假村渡假。遺憾的是,幾乎每次抵達後,所遭遇到的不僅是和前次一模一樣的疲勞轟炸,更令我們哭笑不得的是在分配客房時,無論從設施條件或是樓層的安排,幾乎是每況愈下。公然反映出他們在 「敲詐行為」沒有得逞後,對待客人的無聲抗議!

 

但這樣的推銷術,提供了我對發展旅遊行業的一個警惕。我必須要照顧好自己的客人,對這樣只顧利益沒有人情的項目,渾灑自如地利用高度的技巧和心理戰術誘使沒有經驗的旅客上鉤,造成諸多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尤其是中國旅客到墨西哥旅行如遇到類似情况,必須提高警覺,因為這終究是配合西方國家旅遊習慣的商業行為,是否適合東方人值得審視。對方使出免費提供參加旅遊、自助早餐和豪華套房等等誘餌,不論旅客來自何方,都極易墜入其圈套,結果是因為佔了小便宜,却在不知不覺中墮入不能自拔的陷阱。

 

其實墨西哥的機場推銷術,和美國或是加拿大本土推銷市場上的類似行業,只能看成是小巫見大巫。筆者有友人在離溫哥華約95公里的滑雪區威斯勒 (Whistler) ,在經紀人動人的推銷術鼓動下買了一個酒店名下的「分時渡假」,付出的費用是需要如同購置房產的方式,買下一個單元。友人初以為是地產的投資。

 

因為有「分時渡假」的內容,所以購置的物業要交給經紀公司來管理,由該物業負責租賃給前往渡假的旅客居住。這也就是購置單元的業主賺取利潤的渠道。

 

為此業主需要向物業管理部門繳納管理費用,每年業主可以選擇一定的時段到滑雪區享受那白雲藍天皚皚白雪的自然景色。然而雖然是自己的物業,卻在渡假時要受到種種條款的約束,使得渡假成為休閒的噩夢。

 

比如業主要將物業留給親朋好友使用,必需親自陪同前往,無形中就成為邀約親朋好友的一道障礙。

 

最費解的是每年的管理報告出爐後,業主的確存有「有利可圖」的願望。但幾乎每年都是清一色的「虧損」。購買物業時的種種優惠條款,最後就是廢紙一張。友人對此只能感到遺憾,至於「後悔莫及」的感受只能深藏在心裡。而在墨西哥的「分時渡假」項目中,如果不再往裡面投資,充其量也就是損失購買項目時的費用。

 

即使經驗了「分時渡假」光怪陸離的商業暗渠,我始終認為墨西哥仍然是世界上少有的旅遊勝地之一,最大的享受就是當地人民在對待來自不同國家的旅客所展現的善良和純樸。

 

所以到墨西哥旅遊,沒有必要購買「分時渡假」的項目,何況海外的旅客根本不可能每年都會到墨西哥觀光旅遊。只要預定好合適的酒店,就能愉快地在那裡渡假,享受著蔚藍的大海和溫暖的陽光。

 

「分時渡假」是美國商界的「創作」,他們只用低廉的薪資,僱用墨西哥當地人的憨厚誠實性格,為美國人在龐大的墨西哥旅遊領域裡開拓市場,從來自世界各地旅客身上獲取豐厚利潤。

 

一旦購買了「分時渡假」的客人發現問題時,抱怨甚至謾罵的對象,就是那些賺取基本謀生工資來糊口的墨西哥人,財大氣粗的美國商人卻似幽靈般地浮游在墨西哥的空氣中,優遊自在地吸吮著來自世界各地旅客的錢財。

 

墨西哥一直是我旅遊生涯中的最愛,風土人情丰富,氣候舒適,海灘優美,尤其是一年四季不斷的熱帶水果,和當地人熱情友善,讓旅客有賓至如歸的感受。我最難忘的就是那位憨厚卻充滿熱情給我新鮮芒果的出租車司機,還有那蹲在街角上兜售自己從樹上摘下的牛油果小販的那份真情流露,他們雖然貧窮,卻擁有最崇高的人性尊嚴和善良。

 

既然美國人可以幽靈般地在墨西哥遊走於商業場合中,用吸血般的手段,從天真的旅客身上獲取厚利。那麼正在美國獄中服刑的「智多星」,多年來遊走在美墨之間,販賣毒品贏得豐厚的利益。難道這不正合乎人類命運中「冤冤相報」的定律?

(2020年3月12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墨西哥民間音樂瑪依拉奇的樂團。(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每次和親朋好友只要一提及墨西哥,幾乎就會出現一張帶著懷疑眼神的怪臉問同樣一個問題:「去墨西哥旅行安全嗎?」

 

這都要感恩於美國好萊塢過去拍攝的西部打鬥影片,凡是銀幕上出現的墨西哥角色,不是騎著馬含著煙的盜匪,就是其貌不揚的毒販。

 

經過了連番的戰爭,美國大肆掠奪侵佔土地,就西南一角,內華達、新墨西哥、亞利桑那、德克薩斯等州原本都是墨西哥的領土,卻先後換上了星條旗。幅員遼闊的加利福尼亞州,如今屬於墨西哥的也就剩下那像一條撕破的內褲般的「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除了沙漠還是沙漠。

 

近些年來,墨西哥的販毒集團被渲染為無惡不作的一群匪徒,由於媒體的大肆宣傳,造成旅客對墨西哥產生一些莫名的恐懼。其中一個被形容為狡詐綽號為 「智多星」(El Chapo) 的毒梟,利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地下隧道,從事毒品交易。兩次入獄,仍然成功打發獄吏而順利越獄。但最後墨西哥前任總統恩力克.貝雅.尼艾多(Enrique Pena Nieto)在美國的壓力下簽署了引渡文件,送到美國鋃鐺入獄而監禁終身。

 

這個名揚四海的毒梟全名是霍阿金.阿奇瓦爾多.古斯曼. 羅厄拉 (Joaquin Archivaldo Guzman Loera) ,於1957年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年幼時就跟隨父親從事販毒交易,父親去世後他接手繼續經營,並逐漸成為青出於藍的國際大毒梟。自1999年以來,他的「販毒才幹」就成為美國的心腹之患,勢必剷除之而後快。

 

實際上迄今為止墨西哥的毒品交易,是當地社會一個永遠無法解脫的心結,它的起因和社會的貧窮不無關聯,也是美國無窮盡的壓榨產生的絕地反擊。

 

古斯曼有過三次婚姻 (實際上他的婚姻次數值得推敲),生了10多個孩子,有的傳說是12個,有的則認為有13個,甚至宣稱他有15個孩子,正如他的結婚次數一樣,孩子的多寡只是社會上的傳言而已。

 

這都無關緊要,關鍵是,在這些孩子中,老大自父親入獄後,即開始接掌父輩的「事業」。 在墨西哥的社會中,有對古斯曼正反兩面的看法,支持他的人大多數來自他掌控的國際販毒集團,認為他足智多謀,所以也就不知從什麼開始,大家以「智多星」(El Chapo) 作為對他的尊稱綽號。自他被捕入獄後,他的孩子立即子承父業,販毒集團裡就用「小智多星」 (Los Chapitos) 來稱呼他的孩子。

 

墨西哥毒梟「智多星」(El Chapo) 在被擒時的留影。(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在眾多孩子中,最能幹的一個,就被冠上「老鼠」(El Raton) 或是「新老鼠」(Raton Nuevo)的不同稱號。意即他們的父親好似老鼠般的能在地道裡來去自如,而接手的下一代,也就順其自然地被稱為「新老鼠」了。

 

這不由想起在上世紀初,美國作家莊士敦.麥庫里 (Johnston McCulley) 在1919年時代寫了一連串的通俗小說,其中第一篇就是根據墨西哥反抗西班牙統治的洛杉磯小鎮的故事「狐狸」 (El Zorro)。 這個傳奇人物在墨西哥地區的暴政下劫富濟貧的故事拍攝成電影歷久不衰,深受觀眾歡迎,但也令人聯想到墨西哥的現代社會是否仍然如此?

 

這個發生在墨西哥的故事,很容易使人聯繫起歐洲中古世紀的羅賓漢故事,同樣的是劫富濟貧的英雄好漢,根植在人們的心中。

 

所以墨西哥的現代毒梟,在當地窮人們的心目中,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他們的英雄好漢。筆者和妻子在年初,搭乘郵輪遊覽墨西哥海岸地區時,曾停靠風景宜人的瑪薩德蘭(Mazatlan),途經有二十五萬人口的海濱小城洛斯.莫奇市 (Los Mochis) , 陪同我們的導遊指著濱海的一座具有現代化色彩的道克斯酒店 (Hotel Doux) 稱,墨西哥的毒梟「智多星」就是在這裡經過和當地海軍陸戰隊的徹夜交火後被捕。

 

我用輕鬆的口吻問他,自他被捕後,當地人的反應怎樣? 他說,一個「智多星」被抓後,又多了四個「小智多星」。言下之意是當地的窮人們對他仍有一定的懷念,而「小智多星」對他們肯定會有所表示的。

 

當然這一則毒梟的故事,無法和之前的「羅賓漢」或是「狐狸」相比擬,前者都是從富人那裡劫持財富來給窮人賑濟,而「智多星」的所作所為,社會上還是會看成是毒害年輕人健康及未來的源頭。

 

至於將來是否能在墨西哥成為另一個二十世紀的寓言故事為時尚早,至少目前我們能專注的是這樣一個在全球販賣毒品的大梟雄,成為世界各地的旅客到墨西哥旅遊時造成的種種顧慮,直接影響到這個拉丁美洲國家的形象。

 

其實墨西哥的民族傳統善良、純厚和熱情,他們來自不同的原住民,無論是飲食或生活方式都簡單而樸實。對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他們都一視同仁,熱情接待,凡是到過墨西哥的旅客幾乎是一致的讚不絕口。

 

記得我有一次和妻子搭乘郵輪遊覽墨西哥海岸各港口時,抵達阿卡普爾科港 (Acapulco) ,那是位在墨西哥西南端的港口,北邊是首都墨西哥城,兩地相隔約為380公里。阿卡普爾科港濱北太平洋,是墨西哥政府經營多年的旅遊勝地。

 

在多年搭乘郵輪周遊列國的紀錄中,除了俄羅斯和以色列幾個國家因為簽證的嚴格規定外,即便知道郵輪上的陸地遊覽安排是宰遊客的勾當,也只能給他們宰一刀,其他地方的陸地遊覽,從不參加郵輪的項目。

 

從阿卡普爾科登岸後,選中在碼頭上等候生意的一位頭髮花白的出租車司機,只用了幾分鍾,即和他談妥半天的暢遊及所需車費。上車後,我坐在他旁邊座位上,頃刻間我們就好似認識多年的好友,彼此用西班牙文歡欣而無所拘束地暢談。老司機高興萬分,他說在碼頭接待客人,最怕的就是語言的隔閡。

 

約莫過了半小時左右,他問我是否可以在他家停一下,說時還特地用手向車的左手邊遠處指了一下。我沒有反對,他即將車駛向一個如農莊的小屋前停下,用抱歉的神情向我彎了一下腰。

 

大約等了有十來分鐘,他回來時兩隻手各提了一個塑料袋。在進入車廂前,他先將手中的塑料袋打開,從裡面拿出一顆黃裡透紅的芒果放在我手上,臉上露著憨厚的笑容:

 

「這些芒果都是我家院子裡自己栽種的,所以我特地回來從樹上摘了一些送給你和你太太嚐嚐。」

 

他的這一細節深深的感動著我,多年來和墨西哥人的交往,在這位簡樸的計程車司機身上感受到至高無上的真情。他交給我的兩個塑料袋裡滿滿的芒果,頓時給車廂裡洋溢著新鮮水果的清香。

 

墨西哥著名的國家傳統名間音樂瑪莉拉奇 (Mariachi)製成的陶器,陳列在墨西哥城的墨西哥民間藝術博物館中,足見該民間音樂的崇高地位。(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結束了半天的旅程和他道別的時候,給了他超額的小費作為對他的答謝。回到郵輪上,我將芒果放在冰箱裡,這些自然成熟的墨西哥水果,讓我在餘下的航程裡享受著那位善良憨厚的老司機給予的友情。

 

其實在墨西哥,經常會遇到意想不到的驚喜,這讓我回憶起在傳統中國社會裡 「加一雙筷子」的習俗。我年輕時在家裡生活的那段日子裡,就曾經不止一次見到父母接待不速之客的趣事。當一家人正在用餐時,突然來了訪客,父母就很自然地在餐桌上加一雙筷子,邀請客人一起用餐。這樣的好客傳統如今可能只是在農村裡還能遇到,大城市裡即使是親人之間相互的來往幾乎都要先行約好。

 

每次在墨西哥遊覽時,我和妻子總喜歡在路邊的小攤上買水果,和有空調的超市出售的水果質量截然不同。小攤販的水果都是他們自己從家裡樹上採摘自然成熟的,味道鮮美。我最喜愛的是在交易時,可以從和他們毫無拘束的交談中了解到許多當地人生活現狀。尤其是當地人對美國的觀感,表面上看似乎墨西哥很喜歡美國,其實骨子裡卻有難言之隱。墨西哥許多重要行業,除了被高官家庭所壟斷外,實際上是被美國人和德國猶太人所掌控。

 

1970年代,我在加拿大任職於一所國際學院,校董會幾乎都是控制全球經濟命脈的達官貴人,其中就有墨西哥的德裔猶太人。我曾奉校長之命前往墨西哥首都拜訪當地的德裔商業鉅子,商談提供獎學金事宜。

 

尋找到地址,我按門鈴,開門的是一位身著白色制服的墨西哥僕人,了解我的背景後,他領我到客廳。就從大門進入開始,到抵達客廳,迎我入座,然後送茶等禮節,我粗略地計算了一下,接待我的僕人不下十餘位,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所遇到的受寵若驚而終身難忘的隆重接待。

 

當那位商業鉅子出現在我面前時,他嘴裡噴出的雪茄菸味幾乎令我窒息,驕橫的姿態也讓我無法久坐。意識到和他的交談只能侷限在寒喧層面,不久我即辭出,走到大街上我如釋重負。至於有關獎學金的事宜後來如何發展,已經不是我所關心的了。

 

後半生中我一直為旅遊事業而樂此不疲,墨西哥的旅遊事業就成為我關注的重點。也因此在頻繁的往返墨西哥旅程中,深感下榻酒店的諸多不便,而產生考慮在墨西哥購置房產的構想。

 

第一次抵達瓦雅爾達港 (Puerto Vallarta) 機場入境時,我和妻子在步出機場大廳前,準備尋找出租車的櫃檯, 看到右手邊有一排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員, 熱鬧非凡,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向旅客招手。我們以為是機場的服務台, 於是過去詢問如何僱出租車去渡假村。

 

其中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得知我們下榻的渡假村距離機場只有五分鍾的車程, 他告知需要15個美元的車費 (順帶一提的是, 在後來的幾天發現, 瓦雅爾達港的出租車費居然在墨西哥雄踞榜首),但他隨即給我們提出免費送到酒店的建議。

 

出於好奇我問他免費服務的內容。他立即遞給我一份好似合同的頁紙,並提出假如我們同意明天去參觀當地的一個大渡假村,他會在一大早派車來接我們先去享受一頓自助早餐,說時還用筆在給我們的頁紙上的两個當地旅遊節目畫了紅圈,並強調說這些都是免費贈送的活動。

 

為了深入了解,我告訴他原則上可以接受, 於是他要我在紙上簽名後,即安排出租車將我們送到預先訂好的渡假村,分手之前他重複地告訴我們,次日一大早會派車到我們下榻的酒店迎接,一同前往參觀。

 

在經營旅遊業期間,到世界各地旅遊時,順便參觀一些新建的酒店,作為日後提供給客人使用的參考已習以為常,因此對機場那位年輕人提供的一些内容, 也没有作太多的臆測。

 

第二天一大早, 他如約準時在我們下榻的渡假村前等候,給我們僱了出租車, 直接開往新瓦雅爾達區,那是墨西哥當地的「别墅集團」開發的「紅鶴濱海渡假村」。接待人員看過我們前一天在機場收到的頁纸後,就引領我們到餐廳用早餐,在餐桌上他將渡假村的內容作了簡單的介紹。

 

早餐後的參觀程序開始了,除了所有的配套設施外,為了增加我們對渡假村的印象,他特别領我們參觀了最高層的一居室和二居室套房,内部設備可說是一應俱全,除了家私,還包括熨斗和熨衣板、洗衣機, 廚房裡配備有刀叉杯盤、烹調器皿、電器爐灶,還帶有洗碗機,可以說生活中一切所須均完整地呈現在旅客的眼前。最令人醉心的是所有房間都面向大海,風景秀麗優美,極具浪漫情懷。

 

墨西哥紅鶴旅遊度假村夕陽餘暉的景色。(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參觀序曲結束後,我們隨他來到樓下一間類似房地產買賣談判的大廳裡。那裡早已有一些客户在交易。客户代表在我們面前攤開一大堆的資料,看得人眼花撩亂,而且開始用三寸不爛之舌將渡假村渲染得天花亂墜。

 

這時候我恍如大夢初醒,原來這是推銷「分時渡假」 (Timeshare) 的項目。 在觸及正题前, 他給我們提了一個極具誘惑力的建議,可以安排我們從眼下的渡假村搬到他門的渡假村,免費提供一居室的套房給我們使用一週,並包括居留期間的所有餐飲,條件是我們必須選擇購買一項他們推銷的「分時渡假」。他還特地強調現在已不採用「分時渡假」這個在旅遊行業裡普遍使用的名稱,而改用比照高爾夫俱樂部會員制的方式,吸引加入他們的「俱樂部」。

 

由於我們心目中已經有在墨西哥購置地產的意圖,出於考慮到因為不可能長期在墨西哥生活,購買的房產有可能會長期空置,既浪費也不安全,所以一直舉棋不定。如今眼前有這樣的「分時渡假」,也不失為是一個好的選擇。與購買房產相比較,這個項目的費用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於是在審慎地了解客户代表提供的幾個項目内容後,我內心在盤算著如何能在下決心前,對他們這個項目推銷術作進一步的深入瞭解。

 

我們已經住了一晚的西班牙美力業集團酒店, 是我們周遊各地時經常下榻的酒店。在抵達瓦雅爾達港前,已經預付1400美元作為一週客房連同餐飲的費用。

 

推銷員緊抓機會提出,如接受了他的邀請,在他們的酒店逗留一週,即可將已經支付給前一個酒店的所有費用退還給我們。但是假如我們入住後,最終沒有購買他們的推銷產品時,就必須支付4500美元,作為一週的實際房價費用。

 

在推銷過程中,客户代表幾乎是以洗腦的方式步步進逼,毫不放鬆。在我詢問價格和種類時,他先用一兩個較低廉的價格内容作為誘力。我仔细地注意到他經過特殊訓練的推銷技能,對客户善於察言觀色,及時掌握對方的心理狀態。當客户在猶疑不定的時候,他會立即在項目中添加一些優惠内容作為征服客戶的甜頭。

 

一開始他用價格不到一萬美元的最低1000點内容來吸引我們,從言談中,得知我們每年出行較為頻繁,就建議我們考慮1700點的項目,費用為24000美元,使用期三十年。我不置可否後,他立即說,這個項目子女或後代是可以繼承使用權的,只要將他們的姓名寫在合同裡,就能享受同等的待遇。

 

根據不同點數的内容,會員分成普通卡、金卡和白金卡等級別。原本給我們建議的1700點本屬於金卡級別,但為了爭取到我們作為會員,他一再提高額外的内容,1700點會員費不變,而級別則從金卡提升到白金卡。

 

實際上這是一場商業心理戰,最終目的無非是令坐在他面前的顧客屈服。我當時確實已經有些心動了。不過為了使他感到要說服我這個「老奸巨猾」的客人還得費一番心機,就使用了欲擒故縱的口吻提出一些旅遊界裡的行話,讓他感受到要和我達成協議,就必須要開誠佈公。

 

他繼續給我們介紹,集團在墨西哥一共有六座渡假村,購買項目後,我們可以每年選擇任何一座渡假村使用一週。這一週的當然使用權,我們可以自用或者贈送親友單獨使用,不需要我們陪同隨行。除了這個優惠外,他另外再贈送我們1700點。換言之,意思是我們每年可以增加一個星期的使用權,不過這個額外贈送的一週,如我們願意給親友享用,那麼被邀请的親友必須由我們陪同使用。

 

俱樂部還有一項特殊照顧,就是允許會員提前使用計畫中的「分時渡假」,比如我一年裡願意到墨西哥作五週的渡假,可以申請將以後的四年「分時渡假」提前使用,也等於是讓會員做「寅吃卯量」的安排。因為每年會員還要繳納當年的物業管理費。如果使用五年,就必須繳納額外四年的年度物業管理費。

 

在近一個半小時的談判期間,我注意到有五位旅客購買了會員卡。客户代表告知,他們在三十年的經營過程中, 已經吸收了來自世界各地的78000 名會員。設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總部,給全球的會員提供服務。

 

經與妻子商議後,我們最終選擇了最高的白金卡,費用是三萬美元。我之所以選擇了最高級的標準,是基於經營旅遊業的過程中,認識到北美洲的慣例,高消費的支出,肯定能獲得好標準的服務。根據這個龐大集團和航空公司、郵輪公司,以及旅遊保險業務都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來推論,應該可以保證旅客出行的品質和價值。

 

在以後的幾年裡,我們分別到墨西哥的坎庫 (Cancun)、洛雷多 (Loredo)、聖盧卡斯海灣 (Cabo San Lucas),及瓦雅爾達港的六座渡假村去了解當地的服務及休閒內容,而且每次我們都選擇了兩週的渡假計畫。

 

我們第一次渡假的時候,在泳池畔遇到一位長年生活在美國,年近古稀的印度裔長者,彼此都很禮貌地打招呼,他好奇地問我是否為這個渡假村的常客,我告知是剛購買了會員卡後初次來渡假村體驗一下。

 

不料他的語氣中充滿了抱怨。他憤憤地說,每次來渡假,內容是一次不如一次,安排的客房也是愈來愈糟。雖然和大廳的經理議論也毫無結果,所以他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光臨了。

 

帶著將信將疑的心情聽完他的抱怨,我只以為他可能是個人的好惡,因為我們初臨斯地,所得到的安排幾乎都是星級酒店的最佳服務。所以敷衍了他後,也只當成是泳池畔的閒聊而已。

 

在最初的兩年裡,渡假村的一切都很正常,在入住的時候,前台除了詢問我們是否需要購買一週的用餐安排外,沒有其他的額外要求。

 

墨西哥民間音樂家雕塑像陳列在墨西哥首都的廣場上。(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自從我們到洛雷多渡假村後,情況似乎有了變化。在辦入住手續時,櫃檯的接待女士向我們提出一些建議,和第一次到瓦雅爾達港機場時所遇到的幾無二致。內容包括安排次日上午免費早餐,接著參觀豪華客房及相應的設施。

 

禮貌上我們應對了所有的安排,當然到接待室洽談就是一個必須警惕的陷阱。出來接待的是一位年約花甲的美國人,已經在這個集團裡工作了十多年。從交談中,了解到原來這個集團的巨大資金是來自美國財團。

 

洛雷多渡假村地處沙漠中,周圍荒無人煙,離城中心約有十六公里的路程,為此該集團在這個渡假村裡設計了一個十八洞的高爾夫球場,為渡假人士用打高爾夫球來排除沙漠中的單調、寂寞和枯燥。

 

這位美國人開門見山就建議我們在已經購買的項目中增加一些內容,當然主題是使用渡假村的高爾夫球場等設施,稍有經驗的旅客便知,加入高爾夫球會員費用的不菲。

 

他介紹過後,我不假思索地告訴他,我們已經是古稀耄耋之年,而且從沒有培養打高爾夫球的興趣,再則我們的渡假目的只是為了尋找安靜地方寫作。這時候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在渡假村泳池畔和那位印度裔旅客交談的片刻,也理解到美國式的推銷術無處不在。

 

從他辦公室辭出時,他的態度和我們進入前已迥然不同,臉上的笑容也消失殆盡。當然在餘下的停留期間裡,感受到渡假村裡的工作人員再也沒有關注我們的存在。

 

但是我們對該集團的渡假條件還是有一定的認同,所以在後來的日子裡,繼續選擇在坎庫和聖盧卡斯灣的渡假村渡假。遺憾的是,幾乎每次抵達後,所遭遇到的不僅是和前次一模一樣的疲勞轟炸,更令我們哭笑不得的是在分配客房時,無論從設施條件或是樓層的安排,幾乎是每況愈下。公然反映出他們在 「敲詐行為」沒有得逞後,對待客人的無聲抗議!

 

但這樣的推銷術,提供了我對發展旅遊行業的一個警惕。我必須要照顧好自己的客人,對這樣只顧利益沒有人情的項目,渾灑自如地利用高度的技巧和心理戰術誘使沒有經驗的旅客上鉤,造成諸多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尤其是中國旅客到墨西哥旅行如遇到類似情况,必須提高警覺,因為這終究是配合西方國家旅遊習慣的商業行為,是否適合東方人值得審視。對方使出免費提供參加旅遊、自助早餐和豪華套房等等誘餌,不論旅客來自何方,都極易墜入其圈套,結果是因為佔了小便宜,却在不知不覺中墮入不能自拔的陷阱。

 

其實墨西哥的機場推銷術,和美國或是加拿大本土推銷市場上的類似行業,只能看成是小巫見大巫。筆者有友人在離溫哥華約95公里的滑雪區威斯勒 (Whistler) ,在經紀人動人的推銷術鼓動下買了一個酒店名下的「分時渡假」,付出的費用是需要如同購置房產的方式,買下一個單元。友人初以為是地產的投資。

 

因為有「分時渡假」的內容,所以購置的物業要交給經紀公司來管理,由該物業負責租賃給前往渡假的旅客居住。這也就是購置單元的業主賺取利潤的渠道。

 

為此業主需要向物業管理部門繳納管理費用,每年業主可以選擇一定的時段到滑雪區享受那白雲藍天皚皚白雪的自然景色。然而雖然是自己的物業,卻在渡假時要受到種種條款的約束,使得渡假成為休閒的噩夢。

 

比如業主要將物業留給親朋好友使用,必需親自陪同前往,無形中就成為邀約親朋好友的一道障礙。

 

最費解的是每年的管理報告出爐後,業主的確存有「有利可圖」的願望。但幾乎每年都是清一色的「虧損」。購買物業時的種種優惠條款,最後就是廢紙一張。友人對此只能感到遺憾,至於「後悔莫及」的感受只能深藏在心裡。而在墨西哥的「分時渡假」項目中,如果不再往裡面投資,充其量也就是損失購買項目時的費用。

 

即使經驗了「分時渡假」光怪陸離的商業暗渠,我始終認為墨西哥仍然是世界上少有的旅遊勝地之一,最大的享受就是當地人民在對待來自不同國家的旅客所展現的善良和純樸。

 

所以到墨西哥旅遊,沒有必要購買「分時渡假」的項目,何況海外的旅客根本不可能每年都會到墨西哥觀光旅遊。只要預定好合適的酒店,就能愉快地在那裡渡假,享受著蔚藍的大海和溫暖的陽光。

 

「分時渡假」是美國商界的「創作」,他們只用低廉的薪資,僱用墨西哥當地人的憨厚誠實性格,為美國人在龐大的墨西哥旅遊領域裡開拓市場,從來自世界各地旅客身上獲取豐厚利潤。

 

一旦購買了「分時渡假」的客人發現問題時,抱怨甚至謾罵的對象,就是那些賺取基本謀生工資來糊口的墨西哥人,財大氣粗的美國商人卻似幽靈般地浮游在墨西哥的空氣中,優遊自在地吸吮著來自世界各地旅客的錢財。

 

墨西哥一直是我旅遊生涯中的最愛,風土人情丰富,氣候舒適,海灘優美,尤其是一年四季不斷的熱帶水果,和當地人熱情友善,讓旅客有賓至如歸的感受。我最難忘的就是那位憨厚卻充滿熱情給我新鮮芒果的出租車司機,還有那蹲在街角上兜售自己從樹上摘下的牛油果小販的那份真情流露,他們雖然貧窮,卻擁有最崇高的人性尊嚴和善良。

 

既然美國人可以幽靈般地在墨西哥遊走於商業場合中,用吸血般的手段,從天真的旅客身上獲取厚利。那麼正在美國獄中服刑的「智多星」,多年來遊走在美墨之間,販賣毒品贏得豐厚的利益。難道這不正合乎人類命運中「冤冤相報」的定律?

(2020年3月12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