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時光走廊》日據台灣後藤新平醜陋的奴台政策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日據台灣後藤新平醜陋的奴台政策
2020-04-16 07:00:00
A+
A
A-

後藤新平展現台灣統治者威儀

日本統治台灣初期,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中間坐轎者),坐著山轎帶領警察巡視山區,展現統治者的威儀。這張照片非常具有台灣特色,後面是竹林以及竹子編織的竹屋,抬轎的台灣人仍然保留清朝的打扮,顯示是非常早期的台灣影像,充分反映了後藤新平作為統治者,以及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之間的地位對照。(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日本殖民台灣初期,以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影響最大,他不僅在台灣開啟了日本殖民建設,同時也提出對台灣人的精神教化政策,後者影響尤其深刻,因為只要對台灣人奴化成功,殖民建設的光輝就永世不墜,即使大日本帝國土崩瓦解,只要奴化教育仍然起作用,日本殖民建設就彷彿海市蜃樓般的美麗,即使它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對於日本帝國而言,後藤新平是一位幹才,他不是循規蹈矩的官僚,而是能夠因時因地制宜,軟硬兼施,最終的目的就是為日本帝國的利益服務。日本帝國走向西洋列強擴張海外殖民地的發展之路,殖民地的首要作用就是提供經濟利益給日本帝國,因此首先必須在殖民地建立穩定的政治秩序,一方面強力鎮壓任何反抗者,另一方面則以利益引誘順從者。

 

日本警官巡視山區

日本總督府警官坐著山轎巡視,旁邊為日本殖民官員,抬轎的台灣人仍保留了清朝的裝扮。此時日本的統治政策就是以武力將反抗的台灣人徹底鎮壓下去,另一方面又以物質利誘台灣人順服,同時出賣抗日團體。這就是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基本手段。(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在這兩者貫徹的過程中,同時展開殖民建設包括開通鐵路、公路、架設電線、建立城市下水道,只有殖民地有基本的衛生和交通基礎設施,才有可能發展殖民經濟。這是所有殖民地開發的必然過程,但即使如此,像後藤新平如此使用殘忍的手段,以及如此赤裸裸公開地輕視台灣人的作法,在世界殖民史中極為罕見。

 

他手握大權後,首先就是對台灣各城鄉小股的武裝力量展開鎮壓和殺戮,而且手段極為凶殘,最有名的手法就是用誘降的方式,讓抗日武裝隊伍下山,一旦對方放下武器後,立刻撕毀承諾,當場全部屠殺,血流成河。

 

後藤新平自己的著作中就承認了無情地使用這種詐騙和殺戮的手段,目的也在警告所有台灣人放棄反抗的念頭。再者,後藤新平對鴉片也採取漸禁的政策。1842年,大清林則徐已有禁煙之舉,卻遭到英國以「自由貿易」的理由,發動對華戰爭,並逼迫中國簽下屈辱的條約,並繼續將英國本身禁止的鴉片強輸入中國。所以鴉片肆虐於中國並非中國朝野的選擇,而是西方列強強加於中國的醜陋行為。

 

日本占領台灣後,並沒有立刻禁絕鴉片,後藤新平是以漸禁的藉口,公開種植鴉片,賺取吸鴉片台灣人的錢,再逐步減少他們的量。今天這種作法就好像對於吸毒的青年們,由政府公開合法地賣給他們毒品賺取他們的錢,再逐步減少毒品販賣的數量。美其名為「漸禁」,實際上是醜陋的剝削,甚至還可以向國際宣傳日本人的政策成功。

 

吸鴉片的台灣人

日據時代吸鴉片的台灣人,大清名臣林則徐在禁煙政策中,招致英國以「維護自由貿易」的藉口發動對華戰爭,並簽下屈辱的《南京條約》,從此將英國自己禁絕的鴉片強制輸入中國,造成中國永遠的傷害。(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合法販售鴉片的賺錢術

台灣人吸鴉片一景。台灣吸鴉片的情況一如福建,設有鴉片館,對國民健康以及國家經濟的傷害重大,但後藤新平看到這種傷害中可以讓日本帝國賺到錢的方法,他並沒有立刻禁絕台灣的鴉片,反而公開種植鴉片,以公賣的方式販售鴉片給台灣人賺取他們的錢,並逐步減少銷售的量,美其名為「漸禁」政策,其實是為日本帝國經濟利益服務,榨取台灣人錢財,犧牲台灣人健康的醜陋行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種植鴉片也成了「施政成果」

在1935年,日本殖民政府所舉辦的「台灣博覽會」以紀念日本殖民台灣40年,其中展館展出了種鴉片的場景,亦即,日本殖民政府把種植鴉片都當成「德政」。問題是日本帝國政府為什麼不在日本本身種植鴉片,賣給日本國民呢?而卻要在海外殖民地台灣種植鴉片並且當成日本在台的施政成果,這就是赤裸裸地輕視台灣人的作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至於建設方面,後藤新平規劃台灣縱橫鐵路的建設、改善城市衛生設備、開啟現代初級工業、農業、教育等事業,這些所有西方列強殖民地在經濟開發過程中都必然要投入的建設,但後藤新平在被殖民者的心靈的奴化工作上卻遠遠超過西方列強,他公開說對台灣人的「治台三策」:第一,台灣人貪財愛錢,可用利益誘惑;其次,台灣人貪生怕死,得用高壓手段威脅;第三,台灣人非常愛面子,可用虛名攏絡。

 

後藤新平得到以上的結論,主要是從武力鎮壓台灣反抗勢力中所得到的經驗,當時不少台灣人為了錢財出賣了抗日團體的行蹤,導致後者遭到集體的殺戮,這讓後藤新平相信台灣人會出賣自己的同胞,以獲得錢財和虛榮,所以這為他的奴化教育提供了事實根據。

 

後藤新平在台灣只有在職8年,隨後就被調到中國東北,擔任南滿州鐵道株式會社首任總裁,不久又回到日本,在官場沉浮數年,1920-1923年擔任東京知事。嚴格說來,在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政治人物中,後藤新平並不算最頂尖的人物,但他在台灣的名氣卻超過許多任的台灣總督,主要就是他的奴台政策名言。

 

當上東京知事的後藤新平

1928年,剛當上東京知事的後藤新平,他在這個位子上只做了3年,由於行事自我,不循官場之道,後藤新平在日本政界仕途並不順遂。(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肖像

日據台灣總督府發行的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由明信片上的後藤新平像所作的數位上色。總督府肯定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各項「成績」,尤其根據他所留下台灣人貪生怕死可以威脅利誘的名言,制定了奴化教育政策,因此在總督府的眼中後藤新平具有重大的貢獻,相對的也就是台灣人的心理受到了無可抹滅的傷害。(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據台灣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

日據台灣發行的前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主要是1912年後藤新平的銅像被豎立在台中公園,同時發行了紀念明信片。(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中公園的後藤新平銅像

1912年,台中公園興建了後藤新平紀念銅像。台灣光復後的兩年,經台中參議會決議拆除後藤新平銅像,移除了日本殖民統治的象徵,但保留了基座,改為國父孫中山先生銅像。(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這個政策的核心就是灌輸台灣人如果沒有日本的殖民建設,台灣人就將繼續成為劣等民族,沒有能力進行現代化,只能繼續擔任日本統治下的賤奴,才能分享日本帝國的榮耀,並使得本身的地位優於自己的同胞。一旦台灣人接受了這種思維,等於喪失了自己民族的自豪感,不但看不起其他地方的同胞,也看不起還沒有接受日本文化洗禮的本地人,永遠生活在自卑當中,也永遠抬不起頭來。

 

台灣人警察

日據台灣擔任日本警察的台灣人,這是一份差事,某種意義上無可厚非,不過在當時日本殖民當局無情鎮壓抗日台灣團體的時候,台灣人警察往往受到一般社會大眾的排斥和反感。(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北台灣的農田

日據台灣台北郊區的農田還保留清代的景觀,在日本統治50年當中,台灣社會漢民族的文化、宗教、習俗以至於生產活動都還保留中國社會的原貌。(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推動的奴化教育政策實際上由歷任台灣總督所繼承,成為台灣殖民教育的主要精神,而日本的殖民者包括大日本帝國忠僕八田與一的農業建設所轉化成的思想教育,也是遵循這條路線。在這個意義上,由林獻堂和蔣渭水所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目的就在於維護中華民族的精神,以對抗由後藤新平所推動的奴化教育政策。而台灣人由武裝抗爭轉為精神文化的抗爭,實際上相對於奴化教育的代表人物,才是日據台灣歷史的主流。

 

林家花園

日據台灣初期林本源花園,這是北台灣最大的傳統閩南花園,也具有十足的中華文化特色,不過林本源家族一部份在日本統治台灣之後遷回廈門,在鼓浪嶼重建家族事業,家族成員四散,不如過去興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紳士進入林家花園

林家花園一景。日本紳士進入林家花園訪問,隨著日本資本的進入,台灣本地的仕紳表現不同的因應之道,有一部分順應時代繼續發展,另一部分則中落,也有一部分在清朝時期只是普通商人,到了日據時代因配合日本政策,成為新一代的當紅商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南臺灣的漢人家族

日據初期南臺灣的漢人大家族,生活富裕,衣著講究。台南是漢人最早的開發地,明鄭的首府,文風鼎盛,也是漢人商賈的集中地,因此也是台灣漢文化發展的原始之地。這裡出現了如連雅堂的著名文人以及具有濃厚中華民族思想的抗日團體「大明慈悲國」。(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華民族精神奮鬥不懈

日據初期林本源花園的大宅邸,入門口上面掛著「尚義可風」的匾額,充分反映了在台灣中華民族的文化風采,這股精神延續了日據50年,奮鬥不懈,直到光復之後成為台灣建設的主要精神。(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從今天回首,大日本帝國已經滅亡75年,台灣光復也已有75年,後藤新平當時的建設從20世紀的規模來看,只是一個小起步,即使沒有日本的殖民,台灣人也有能力進行現代化建設,光復後的各項進步的發展都已證明了這點,許多實業建設包括電子、電信、電腦等甚至超過了日本,已非日據時代所能想像,然而後藤新平奴台政策的陰影仍然存在,不少今天的台灣人提到百年前後藤新平以及日本殖民建設時仍然津津樂道,沾沾自喜,彷彿沉浸在被日本殖民的幸福幻覺中,卻忘了在後藤的眼中他們始終只是日本帝國的賤奴而已。   

 

數位上色:陳怡靜、徐丹寒

 

★★★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後藤新平展現台灣統治者威儀

日本統治台灣初期,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中間坐轎者),坐著山轎帶領警察巡視山區,展現統治者的威儀。這張照片非常具有台灣特色,後面是竹林以及竹子編織的竹屋,抬轎的台灣人仍然保留清朝的打扮,顯示是非常早期的台灣影像,充分反映了後藤新平作為統治者,以及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之間的地位對照。(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日本殖民台灣初期,以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影響最大,他不僅在台灣開啟了日本殖民建設,同時也提出對台灣人的精神教化政策,後者影響尤其深刻,因為只要對台灣人奴化成功,殖民建設的光輝就永世不墜,即使大日本帝國土崩瓦解,只要奴化教育仍然起作用,日本殖民建設就彷彿海市蜃樓般的美麗,即使它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對於日本帝國而言,後藤新平是一位幹才,他不是循規蹈矩的官僚,而是能夠因時因地制宜,軟硬兼施,最終的目的就是為日本帝國的利益服務。日本帝國走向西洋列強擴張海外殖民地的發展之路,殖民地的首要作用就是提供經濟利益給日本帝國,因此首先必須在殖民地建立穩定的政治秩序,一方面強力鎮壓任何反抗者,另一方面則以利益引誘順從者。

 

日本警官巡視山區

日本總督府警官坐著山轎巡視,旁邊為日本殖民官員,抬轎的台灣人仍保留了清朝的裝扮。此時日本的統治政策就是以武力將反抗的台灣人徹底鎮壓下去,另一方面又以物質利誘台灣人順服,同時出賣抗日團體。這就是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基本手段。(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在這兩者貫徹的過程中,同時展開殖民建設包括開通鐵路、公路、架設電線、建立城市下水道,只有殖民地有基本的衛生和交通基礎設施,才有可能發展殖民經濟。這是所有殖民地開發的必然過程,但即使如此,像後藤新平如此使用殘忍的手段,以及如此赤裸裸公開地輕視台灣人的作法,在世界殖民史中極為罕見。

 

他手握大權後,首先就是對台灣各城鄉小股的武裝力量展開鎮壓和殺戮,而且手段極為凶殘,最有名的手法就是用誘降的方式,讓抗日武裝隊伍下山,一旦對方放下武器後,立刻撕毀承諾,當場全部屠殺,血流成河。

 

後藤新平自己的著作中就承認了無情地使用這種詐騙和殺戮的手段,目的也在警告所有台灣人放棄反抗的念頭。再者,後藤新平對鴉片也採取漸禁的政策。1842年,大清林則徐已有禁煙之舉,卻遭到英國以「自由貿易」的理由,發動對華戰爭,並逼迫中國簽下屈辱的條約,並繼續將英國本身禁止的鴉片強輸入中國。所以鴉片肆虐於中國並非中國朝野的選擇,而是西方列強強加於中國的醜陋行為。

 

日本占領台灣後,並沒有立刻禁絕鴉片,後藤新平是以漸禁的藉口,公開種植鴉片,賺取吸鴉片台灣人的錢,再逐步減少他們的量。今天這種作法就好像對於吸毒的青年們,由政府公開合法地賣給他們毒品賺取他們的錢,再逐步減少毒品販賣的數量。美其名為「漸禁」,實際上是醜陋的剝削,甚至還可以向國際宣傳日本人的政策成功。

 

吸鴉片的台灣人

日據時代吸鴉片的台灣人,大清名臣林則徐在禁煙政策中,招致英國以「維護自由貿易」的藉口發動對華戰爭,並簽下屈辱的《南京條約》,從此將英國自己禁絕的鴉片強制輸入中國,造成中國永遠的傷害。(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合法販售鴉片的賺錢術

台灣人吸鴉片一景。台灣吸鴉片的情況一如福建,設有鴉片館,對國民健康以及國家經濟的傷害重大,但後藤新平看到這種傷害中可以讓日本帝國賺到錢的方法,他並沒有立刻禁絕台灣的鴉片,反而公開種植鴉片,以公賣的方式販售鴉片給台灣人賺取他們的錢,並逐步減少銷售的量,美其名為「漸禁」政策,其實是為日本帝國經濟利益服務,榨取台灣人錢財,犧牲台灣人健康的醜陋行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種植鴉片也成了「施政成果」

在1935年,日本殖民政府所舉辦的「台灣博覽會」以紀念日本殖民台灣40年,其中展館展出了種鴉片的場景,亦即,日本殖民政府把種植鴉片都當成「德政」。問題是日本帝國政府為什麼不在日本本身種植鴉片,賣給日本國民呢?而卻要在海外殖民地台灣種植鴉片並且當成日本在台的施政成果,這就是赤裸裸地輕視台灣人的作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至於建設方面,後藤新平規劃台灣縱橫鐵路的建設、改善城市衛生設備、開啟現代初級工業、農業、教育等事業,這些所有西方列強殖民地在經濟開發過程中都必然要投入的建設,但後藤新平在被殖民者的心靈的奴化工作上卻遠遠超過西方列強,他公開說對台灣人的「治台三策」:第一,台灣人貪財愛錢,可用利益誘惑;其次,台灣人貪生怕死,得用高壓手段威脅;第三,台灣人非常愛面子,可用虛名攏絡。

 

後藤新平得到以上的結論,主要是從武力鎮壓台灣反抗勢力中所得到的經驗,當時不少台灣人為了錢財出賣了抗日團體的行蹤,導致後者遭到集體的殺戮,這讓後藤新平相信台灣人會出賣自己的同胞,以獲得錢財和虛榮,所以這為他的奴化教育提供了事實根據。

 

後藤新平在台灣只有在職8年,隨後就被調到中國東北,擔任南滿州鐵道株式會社首任總裁,不久又回到日本,在官場沉浮數年,1920-1923年擔任東京知事。嚴格說來,在明治維新以來的日本政治人物中,後藤新平並不算最頂尖的人物,但他在台灣的名氣卻超過許多任的台灣總督,主要就是他的奴台政策名言。

 

當上東京知事的後藤新平

1928年,剛當上東京知事的後藤新平,他在這個位子上只做了3年,由於行事自我,不循官場之道,後藤新平在日本政界仕途並不順遂。(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肖像

日據台灣總督府發行的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由明信片上的後藤新平像所作的數位上色。總督府肯定後藤新平統治台灣的各項「成績」,尤其根據他所留下台灣人貪生怕死可以威脅利誘的名言,制定了奴化教育政策,因此在總督府的眼中後藤新平具有重大的貢獻,相對的也就是台灣人的心理受到了無可抹滅的傷害。(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據台灣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

日據台灣發行的前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紀念明信片,主要是1912年後藤新平的銅像被豎立在台中公園,同時發行了紀念明信片。(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中公園的後藤新平銅像

1912年,台中公園興建了後藤新平紀念銅像。台灣光復後的兩年,經台中參議會決議拆除後藤新平銅像,移除了日本殖民統治的象徵,但保留了基座,改為國父孫中山先生銅像。(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這個政策的核心就是灌輸台灣人如果沒有日本的殖民建設,台灣人就將繼續成為劣等民族,沒有能力進行現代化,只能繼續擔任日本統治下的賤奴,才能分享日本帝國的榮耀,並使得本身的地位優於自己的同胞。一旦台灣人接受了這種思維,等於喪失了自己民族的自豪感,不但看不起其他地方的同胞,也看不起還沒有接受日本文化洗禮的本地人,永遠生活在自卑當中,也永遠抬不起頭來。

 

台灣人警察

日據台灣擔任日本警察的台灣人,這是一份差事,某種意義上無可厚非,不過在當時日本殖民當局無情鎮壓抗日台灣團體的時候,台灣人警察往往受到一般社會大眾的排斥和反感。(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北台灣的農田

日據台灣台北郊區的農田還保留清代的景觀,在日本統治50年當中,台灣社會漢民族的文化、宗教、習俗以至於生產活動都還保留中國社會的原貌。(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後藤新平推動的奴化教育政策實際上由歷任台灣總督所繼承,成為台灣殖民教育的主要精神,而日本的殖民者包括大日本帝國忠僕八田與一的農業建設所轉化成的思想教育,也是遵循這條路線。在這個意義上,由林獻堂和蔣渭水所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目的就在於維護中華民族的精神,以對抗由後藤新平所推動的奴化教育政策。而台灣人由武裝抗爭轉為精神文化的抗爭,實際上相對於奴化教育的代表人物,才是日據台灣歷史的主流。

 

林家花園

日據台灣初期林本源花園,這是北台灣最大的傳統閩南花園,也具有十足的中華文化特色,不過林本源家族一部份在日本統治台灣之後遷回廈門,在鼓浪嶼重建家族事業,家族成員四散,不如過去興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紳士進入林家花園

林家花園一景。日本紳士進入林家花園訪問,隨著日本資本的進入,台灣本地的仕紳表現不同的因應之道,有一部分順應時代繼續發展,另一部分則中落,也有一部分在清朝時期只是普通商人,到了日據時代因配合日本政策,成為新一代的當紅商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南臺灣的漢人家族

日據初期南臺灣的漢人大家族,生活富裕,衣著講究。台南是漢人最早的開發地,明鄭的首府,文風鼎盛,也是漢人商賈的集中地,因此也是台灣漢文化發展的原始之地。這裡出現了如連雅堂的著名文人以及具有濃厚中華民族思想的抗日團體「大明慈悲國」。(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華民族精神奮鬥不懈

日據初期林本源花園的大宅邸,入門口上面掛著「尚義可風」的匾額,充分反映了在台灣中華民族的文化風采,這股精神延續了日據50年,奮鬥不懈,直到光復之後成為台灣建設的主要精神。(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從今天回首,大日本帝國已經滅亡75年,台灣光復也已有75年,後藤新平當時的建設從20世紀的規模來看,只是一個小起步,即使沒有日本的殖民,台灣人也有能力進行現代化建設,光復後的各項進步的發展都已證明了這點,許多實業建設包括電子、電信、電腦等甚至超過了日本,已非日據時代所能想像,然而後藤新平奴台政策的陰影仍然存在,不少今天的台灣人提到百年前後藤新平以及日本殖民建設時仍然津津樂道,沾沾自喜,彷彿沉浸在被日本殖民的幸福幻覺中,卻忘了在後藤的眼中他們始終只是日本帝國的賤奴而已。   

 

數位上色:陳怡靜、徐丹寒

 

★★★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