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彭看世界》瘟疫會促進合作或對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老彭看世界》瘟疫會促進合作或對立?
2020-04-16 08:03:00
A+
A
A-

作者/彭懷恩  

從大歷史角度,新冠病毒帶來的災情,只不過是整個地球生態演化史的一小插曲,過去是罄竹難書,未來也會不斷的發生。重要的是,我們人類要如何用智慧去對應它?

  威廉.馮.希伯(William von Hippel),耶魯大學學士,密西根大學博士,任教俄亥俄州立大學多年後,前往澳州昆士蘭大學擔任心理學教授,是世界著名的演化心理學家。他的新書《社會大躍進》(The Social Leap),對於我們面對此次新冠疫情的全球反應,提供很有參考價值的觀點。

  讀者可以很快的穿越億萬年的演化史的回顧,直接進入近代。就如作者所述:

  「我們非常幸運能活在一個越來越和平,人與人之間的暴力逐漸減少的時代。…這是由許多原因造成的,例如民主的建立,穩定的政府機構、國際貿易和旅遊,以及無數原因,讓我們彼此了解,世界更加和平。」

  但希伯教授提醒我們,不應將國與國之間的和平及安全視為當然。因為從演化心理學,人類演化成群體內部彼此合作,但不和其他群體合作。

  原則上,合作可以讓人類更和平,但在演化過程中,其他群體有好有壞,接觸不同群體,可能是機會,也可能是威脅。後者是其他群體想用蠻力搶奪我們所擁有的物質。(想想最近就有國家搶其他國家的口罩!)

  除了搶奪其他群體擁有的資源之外,希伯教授指出:

「我們祖先還必須面對其他群體帶來的不同病原體,可能會因此得到新的疾病。現化醫療出現以前,疾病所帶來的威脅非常大,因此,我們發展出一些抵禦疾病的心理機制,統稱為行為免疫系統。」

  「每一種病原體的毒性各有不同,而我們的心理運作得很好,可以避免那些對我們威脅最大的。」

  問題來了:那個會傳染病原體的,是你的同族人或是陌生族群?平時因為常接觸你族人身上的細菌或病毒,你比較有免疫力。至於其他族群的陌生人身上的細菌或病毒,就可能是致命的威脅了!

  這理論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新冠病毒初期,許多歐美人士認為這病毒只會攻擊亞裔人士,因此排斥,歧視黃皮膚的人種!或是最近中國廣州開始敵視非洲裔的外國人,把他們趕到街上,害怕他們傳染。

  希伯教授說:「病原體讓人們的態度、行為、信仰發生改變,使群體保持分離,而比起動物傳人的病原體(如瘧疾),人傳人的病原體(如肝炎),會產生更強烈的效果。」例如,這次疫情,有部分國人抵制在武漢滯留的台灣人,其心理就可以理解。

  作者進一步指出,政治領導人時常利用演化心理學,強調其他群體的潛在威脅,藉以轉移支持者的注意力,讓他們不要注意到群體的內部問題或領導人差勁的領導能力。這種策略可以增強支持者的效忠,以及群體內部的合作,進而鞏固領導人的地位。但這樣的做法,會持續破壞與其他群體的關係。

  讀到這段,再看看美國總統川普在美國新冠疫情惡化後的表現,就可以了解為什麼希伯教授說:「如果群體領導人很重視自己在群體中的特權地位,罔顧群體的目標。」那麼,如疫情這種危機,不僅不會促成人類互相合作,反而導致各群體之間的衝突加劇!

  所以,新冠瘟疫會促進各國合作呢?還是衝突呢?答案呼之欲出了!

 

作者/彭懷恩  

從大歷史角度,新冠病毒帶來的災情,只不過是整個地球生態演化史的一小插曲,過去是罄竹難書,未來也會不斷的發生。重要的是,我們人類要如何用智慧去對應它?

  威廉.馮.希伯(William von Hippel),耶魯大學學士,密西根大學博士,任教俄亥俄州立大學多年後,前往澳州昆士蘭大學擔任心理學教授,是世界著名的演化心理學家。他的新書《社會大躍進》(The Social Leap),對於我們面對此次新冠疫情的全球反應,提供很有參考價值的觀點。

  讀者可以很快的穿越億萬年的演化史的回顧,直接進入近代。就如作者所述:

  「我們非常幸運能活在一個越來越和平,人與人之間的暴力逐漸減少的時代。…這是由許多原因造成的,例如民主的建立,穩定的政府機構、國際貿易和旅遊,以及無數原因,讓我們彼此了解,世界更加和平。」

  但希伯教授提醒我們,不應將國與國之間的和平及安全視為當然。因為從演化心理學,人類演化成群體內部彼此合作,但不和其他群體合作。

  原則上,合作可以讓人類更和平,但在演化過程中,其他群體有好有壞,接觸不同群體,可能是機會,也可能是威脅。後者是其他群體想用蠻力搶奪我們所擁有的物質。(想想最近就有國家搶其他國家的口罩!)

  除了搶奪其他群體擁有的資源之外,希伯教授指出:

「我們祖先還必須面對其他群體帶來的不同病原體,可能會因此得到新的疾病。現化醫療出現以前,疾病所帶來的威脅非常大,因此,我們發展出一些抵禦疾病的心理機制,統稱為行為免疫系統。」

  「每一種病原體的毒性各有不同,而我們的心理運作得很好,可以避免那些對我們威脅最大的。」

  問題來了:那個會傳染病原體的,是你的同族人或是陌生族群?平時因為常接觸你族人身上的細菌或病毒,你比較有免疫力。至於其他族群的陌生人身上的細菌或病毒,就可能是致命的威脅了!

  這理論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新冠病毒初期,許多歐美人士認為這病毒只會攻擊亞裔人士,因此排斥,歧視黃皮膚的人種!或是最近中國廣州開始敵視非洲裔的外國人,把他們趕到街上,害怕他們傳染。

  希伯教授說:「病原體讓人們的態度、行為、信仰發生改變,使群體保持分離,而比起動物傳人的病原體(如瘧疾),人傳人的病原體(如肝炎),會產生更強烈的效果。」例如,這次疫情,有部分國人抵制在武漢滯留的台灣人,其心理就可以理解。

  作者進一步指出,政治領導人時常利用演化心理學,強調其他群體的潛在威脅,藉以轉移支持者的注意力,讓他們不要注意到群體的內部問題或領導人差勁的領導能力。這種策略可以增強支持者的效忠,以及群體內部的合作,進而鞏固領導人的地位。但這樣的做法,會持續破壞與其他群體的關係。

  讀到這段,再看看美國總統川普在美國新冠疫情惡化後的表現,就可以了解為什麼希伯教授說:「如果群體領導人很重視自己在群體中的特權地位,罔顧群體的目標。」那麼,如疫情這種危機,不僅不會促成人類互相合作,反而導致各群體之間的衝突加劇!

  所以,新冠瘟疫會促進各國合作呢?還是衝突呢?答案呼之欲出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