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 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 居家旅覽!(埃及篇之二)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 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 居家旅覽!(埃及篇之二)
2020-04-14 07:00:00
A+
A
A-

「蘇伊士運河」此運河位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蘇伊士海峽,處於地中海側的「塞德港」和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是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京杭大運河」的無船閘運河。

作者/程富陽

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 居家旅覽!(埃及篇之二)

「冠狀病毒」就像一條走不出去的「衚衕」,前面曲折蜿蜒還是一片「漆黑」,像看不到底似的。昨日(13)全球已逼近2百萬人確診,死亡人數更是逾11萬多人,世界有一半人口只能被迫居於家中「抗疫」。世界各國政府均呼籲疫期間少外出為宜,我們何妨繼續「紙上旅覽」,以配合疫情形勢。

今天我們且來談談「上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此運河位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蘇伊士海峽,處於地中海側的「塞德港」和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是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京杭大運河」的無船閘運河。

這條運河,連結了亞洲與歐洲之間的南北雙向水運,等同東半球從太平洋一直到印度洋及阿拉伯海的航運,只要由葉門亞丁灣的「曼德普海峽」穿過紅海,再經此「蘇伊士運河」抵地中海折西穿越摩洛哥的「直布羅陀海峽」,就可直接連結波濤浩瀚的「大西洋」。也就是說此運河係太平洋通大西洋的「捷徑」,其省下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航程,將近1萬海哩,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此運河的開鑿,係在1856年法國駐埃及領事李希普,獲得當時埃及總督薩伊德同意,於1858年成立「蘇伊士運河公司」,並依照澳洲工程師納貴利設計,於1859年動工;並在10年後的1869年正式通航。此運河完工後,立即成為英法兩國競相掠取的「獵物」。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應該還記得1870年那場震撼全歐洲的「普法戰爭」,英國對外宣佈中立,暗中卻支持當時尚未統一的普魯士對付法國。俟法國戰敗後,「德意志帝國」遂告誕生,法國只得乖乖把「蘇伊士運河」航權,無條件拱手轉讓給英國。這其間充滿著多少國際強權博弈的「爾虞我詐」?跟今日的「美中博弈」,可說有著幾分「異曲同工」的神似之處了。

但筆者對此運河的深刻印象,竟是中古世紀在埃及,所發生一段令人動容的情愛故事。話說中古世紀埃及的法老王,遣將軍梅樂斯前往伊索匹亞弭平戰亂,將軍雖不辱使命,擊敗了伊索匹亞大軍,凱旋歸來。本應接受榮耀的他,卻又何其不幸的竟愛上了戰敗國的公主「阿依達」,按照當時埃及的法律,被俘的敵國公主是要為奴的,糟糕的是將軍梅樂斯,卻為了愛情而把阿依達放走,結果觸怒了法老王,法律判定將軍「活棺賜死」的極刑。

此刑就是讓受刑人活躺在棺木中,再緩緩注入水銀而讓受刑者致死的殘酷刑律。當將軍梅樂斯為愛從容赴死時,已被釋放的阿依達,竟再折返回來;她平靜走向刑場,肅然躺進棺木中愛人的身旁。阿依達在「生與死」間,選擇了愛情,她選擇同愛人與之俱死;在阿拉伯輕妙的音樂聲中,他們完成了「愛情至上」的神聖美麗篇章。這跟中國古詩《上邪》中那:「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堅毅深情,可說是東西方對忠貞愛情的「相互輝映」了。

這齣「阿依達」歌劇,事實上,是1869年運河開通時,當時的埃及總督「伊斯馬義」,特別請了義大利名作劇家「威爾」,寫了這一部傳世之作。一百多年來,在全球已公演了幾千次。雖然,此歌劇有眾多版本,但都同樣感動了無數人對那「情愛至上」的憧憬。這齣歌劇在臺灣分別於民77、84年和中華民國建國百年,也三度在我們的國家劇院上演過。

當年(民86)因自助旅覽埃及,由首都開羅至上埃及的Shimseal海港,中段必須經過此「蘇伊士運河」。無奈為了省住宿費,買的票是夜間發車的長途巴士,等一覺醒來,黎明已是初泛,運河已「晃」然而過,心中頗泛「黃鶴一去不復返」的遺憾。而民國104年,筆者遊覽德瑞交界的「波登湖」,當地碰巧也正在公演此劇,可惜又因時間關係,亦只能悠走在劇場上,冥想那段古埃及法老王時代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20多年後的今天,面對疫情肆虐,回顧舊旅,心裡想著,不知何時會重返斯地,實地再去體會這條「運河」與「愛情」的偉大故事。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至少得等這場世紀病毒的「疫情」過後吧!(待續)

「蘇伊士運河」此運河位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蘇伊士海峽,處於地中海側的「塞德港」和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是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京杭大運河」的無船閘運河。

作者/程富陽

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 居家旅覽!(埃及篇之二)

「冠狀病毒」就像一條走不出去的「衚衕」,前面曲折蜿蜒還是一片「漆黑」,像看不到底似的。昨日(13)全球已逼近2百萬人確診,死亡人數更是逾11萬多人,世界有一半人口只能被迫居於家中「抗疫」。世界各國政府均呼籲疫期間少外出為宜,我們何妨繼續「紙上旅覽」,以配合疫情形勢。

今天我們且來談談「上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此運河位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蘇伊士海峽,處於地中海側的「塞德港」和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是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京杭大運河」的無船閘運河。

這條運河,連結了亞洲與歐洲之間的南北雙向水運,等同東半球從太平洋一直到印度洋及阿拉伯海的航運,只要由葉門亞丁灣的「曼德普海峽」穿過紅海,再經此「蘇伊士運河」抵地中海折西穿越摩洛哥的「直布羅陀海峽」,就可直接連結波濤浩瀚的「大西洋」。也就是說此運河係太平洋通大西洋的「捷徑」,其省下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航程,將近1萬海哩,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此運河的開鑿,係在1856年法國駐埃及領事李希普,獲得當時埃及總督薩伊德同意,於1858年成立「蘇伊士運河公司」,並依照澳洲工程師納貴利設計,於1859年動工;並在10年後的1869年正式通航。此運河完工後,立即成為英法兩國競相掠取的「獵物」。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應該還記得1870年那場震撼全歐洲的「普法戰爭」,英國對外宣佈中立,暗中卻支持當時尚未統一的普魯士對付法國。俟法國戰敗後,「德意志帝國」遂告誕生,法國只得乖乖把「蘇伊士運河」航權,無條件拱手轉讓給英國。這其間充滿著多少國際強權博弈的「爾虞我詐」?跟今日的「美中博弈」,可說有著幾分「異曲同工」的神似之處了。

但筆者對此運河的深刻印象,竟是中古世紀在埃及,所發生一段令人動容的情愛故事。話說中古世紀埃及的法老王,遣將軍梅樂斯前往伊索匹亞弭平戰亂,將軍雖不辱使命,擊敗了伊索匹亞大軍,凱旋歸來。本應接受榮耀的他,卻又何其不幸的竟愛上了戰敗國的公主「阿依達」,按照當時埃及的法律,被俘的敵國公主是要為奴的,糟糕的是將軍梅樂斯,卻為了愛情而把阿依達放走,結果觸怒了法老王,法律判定將軍「活棺賜死」的極刑。

此刑就是讓受刑人活躺在棺木中,再緩緩注入水銀而讓受刑者致死的殘酷刑律。當將軍梅樂斯為愛從容赴死時,已被釋放的阿依達,竟再折返回來;她平靜走向刑場,肅然躺進棺木中愛人的身旁。阿依達在「生與死」間,選擇了愛情,她選擇同愛人與之俱死;在阿拉伯輕妙的音樂聲中,他們完成了「愛情至上」的神聖美麗篇章。這跟中國古詩《上邪》中那:「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堅毅深情,可說是東西方對忠貞愛情的「相互輝映」了。

這齣「阿依達」歌劇,事實上,是1869年運河開通時,當時的埃及總督「伊斯馬義」,特別請了義大利名作劇家「威爾」,寫了這一部傳世之作。一百多年來,在全球已公演了幾千次。雖然,此歌劇有眾多版本,但都同樣感動了無數人對那「情愛至上」的憧憬。這齣歌劇在臺灣分別於民77、84年和中華民國建國百年,也三度在我們的國家劇院上演過。

當年(民86)因自助旅覽埃及,由首都開羅至上埃及的Shimseal海港,中段必須經過此「蘇伊士運河」。無奈為了省住宿費,買的票是夜間發車的長途巴士,等一覺醒來,黎明已是初泛,運河已「晃」然而過,心中頗泛「黃鶴一去不復返」的遺憾。而民國104年,筆者遊覽德瑞交界的「波登湖」,當地碰巧也正在公演此劇,可惜又因時間關係,亦只能悠走在劇場上,冥想那段古埃及法老王時代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20多年後的今天,面對疫情肆虐,回顧舊旅,心裡想著,不知何時會重返斯地,實地再去體會這條「運河」與「愛情」的偉大故事。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至少得等這場世紀病毒的「疫情」過後吧!(待續)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