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回顧71年前的「四六事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回顧71年前的「四六事件」
2020-04-08 07:00:00
A+
A
A-

 

親歷師大「四六事件」的陳金川,細說1949年前的校園恐怖事件。(圖/張敬業攝)

 

作者/陳婉真

 

發生於1949年4月6日凌晨的「四六事件」,簡單講,是一起軍警進入台灣大學及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校園逮捕學生的行動。

 

事件的遠因和國共內戰下的學潮有關,國民政府面臨戰局不利,全面退守台灣的選擇,不斷加強內部整頓的力道。

 

近因則是1949年3月20日,兩名分別為台大及師大學生騎單車雙載,被警察以違反交通規則為由攔截毒打並拘押。3月21日,兩校學生選派代表前往台北市警察局總局請願,有超過千名學生與民眾包圍警局,警方在群眾壓力下被迫道歉,引發當局高度關切,認定校園受到共產黨的統戰與滲透。

 

3月29日,台大法學院舉辦營火晚會,晚會中演唱一些共產黨的歌曲,台灣省政府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決定鎮壓,責令副總司令彭孟緝緝拿「主謀份子」。

 

4月1日,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戰事失利,長江以北盡失,由於蔣中正已於1月21日宣布引退,由李宗仁為首的南京政府組成的代表赴北平與中國共產黨代表談判,南京各級學校學生萬人上街發動「希望和平避免內戰」大遊行,要求國民政府接受中共嚴苛的和談條件,因此遭到鎮壓,造成學生多人死傷,是為「四一慘案」,事情傳到台北,恐怖氣氛籠罩校園。

 

4月6日,警總指名逮捕周慎源、鄭鴻溪、莊輝彰、方啟明、趙制陽、朱商彝等6名學生,遭到學生抵抗拒捕,軍警擴大包圍兩校學生宿舍,引發學生利用餐桌椅擋住樓梯口,並向軍警摔餐具等物品反抗。最後軍警成功衝入拘捕,並以卡車運走學生。逮捕行動告一段落後,台大部分學生在宿舍遭到限制行動。事後省府命令師院停課,所有學生一律重新登記,師院共36名學生遭到除名。

 

事件過後,師院在省府督導下,成立「整頓學風委員會」,制訂「學生甄審辦法」及「學籍重行登記辦法」,學生被除名者多達36人,此後校風轉趨保守。(圖/台師大數位校史館)

 

一年多前,我利用赴美的機會,拜訪一位當年師範學院學生陳金川先生,他是先父的同班同學。

 

是的,父親在學校時遭遇過二二八、四六等事件,然而,父親在世時,從來未曾對我們說過什麼「四六事件」、白色恐怖的事,只有一次我積極參加黨外運動時,他說:「你們小孩子不懂事,我在學校時,就是因為去打麻將才沒被抓。」我很不以為然的嗆他:「就是你那時去打麻將,害得我們現在要這麼拼。」現在想來,他應是不想說、覺得說了反而對我們不好,又擔心我過分積極參與會有危險,才忍不住不清不楚的說幾句,卻遭到無知的我的回嗆。

 

陳金川回顧「四六事件」的往事時表示,事發後師院住校生全部被抓,很多人被打得很慘,學校停課一個月,有些同學就沒有再回來。

 

恢復上課後,省主席陳誠特別到師院,把所有學生集中到禮堂,接受陳誠的精神講話。

 

「陳誠穿軍裝著馬靴,走在禮堂的木地板上虎虎生風,學生們也不甘示弱,利用腳上穿的木屐,故意在他講話時,集體以木屐有節奏的敲擊地板,把陳誠氣得半死。」陳金川說。

 

由於當時國民政府忙著逃難到台灣,加上當年8 月5 日美國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停止美援,表面上看起來,政府對於「四六事件」的處理似乎告一段落,多數學生也都順利畢業。

 

事隔不到一年的1950年韓戰爆發、美援恢復後,警總一舉以「台共案」槍殺11名青年,其中陳水木、鄭澤雄、賴裕傳3人是陳金川英語系的同班同學;他們的同班同學中,還有柯旗化及曾文華都是白色恐怖受難者。一班三十多名同學就有5人被捕或槍斃,導致同學畢業後不敢聯繫。

 

「四六事件」後師範學院校長謝東閔堅持辭職,陳誠改派立法委員劉真接任。(圖/作者陳婉真攝)

 

「我們畢業分發到學校教書,需要5人聯保,一不小心就要去吃免錢飯,同學都不敢隨便聯絡或交往。」陳金川說,因此,很多同學畢業後就失聯了,同班同學被槍斃的消息,他是某日不經意間行經台北火車站,看到告示欄上的槍決名單才得知的。

 

而他謙稱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他很早就找到美軍顧問團的一份穩定工作,美國和台灣斷交後,美國許多駐台單位撤離,他因為職務的關係,順利取得美國的居留權,八零年代初就移民美國,遠離白色恐怖傷心地。

 

同班被槍斃的鄭澤雄是澎湖人,家族也算是澎湖望族,父親鄭大洽時任澎湖縣議會(首任)議長,即便議長出面,依舊保不住兒子的一條命;另一位同案的黃師廉則是師大數學系畢業,他被槍斃時家人並未被告知,是鄉人在台北看到告示後通知他們的,死後留下幼子及遺腹女由妻子獨自扶養長大。

 

他們被槍決的理由都是涉及蔡孝乾的「台共案」,後來謝聰敏曾去調閱判決書,黃師廉本來判15年,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被槍斃了。該案很多師大數學系及英語系畢業生,其中朴子鄉一次就被槍斃了7人。陳金川說,那是對於「四六事件」的報復,也可以說是繼228之後,又一次有計畫的殘殺台灣青年知識分子的行動。

 

鄭澤雄的堂弟鄭紹良,後來赴美,曾擔任過台獨聯盟主席;黃師廉的堂弟黃師銘,赴美後也成為台獨聯盟的積極參與者,在1970年發生於紐約的「424刺蔣(經國)事件」中,兩人都扮演相當重要的後援角色,這雖然不一定能說是寃寃相報,因為海外台灣人的行為是基於一種政治理念的堅持,但或許也可以說是歷史的必然吧!戒嚴時期經歷那麼多白色恐怖案件,那時代的留學生聽說蔣經國訪美,很多人都認為像黃文雄那樣舉槍刺殺他是理所當然、是很勇敢的事。即便事隔半個世紀,被問到假如能够重來,他們還會這麼做嗎?答案依然是肯定的。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親歷師大「四六事件」的陳金川,細說1949年前的校園恐怖事件。(圖/張敬業攝)

 

作者/陳婉真

 

發生於1949年4月6日凌晨的「四六事件」,簡單講,是一起軍警進入台灣大學及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校園逮捕學生的行動。

 

事件的遠因和國共內戰下的學潮有關,國民政府面臨戰局不利,全面退守台灣的選擇,不斷加強內部整頓的力道。

 

近因則是1949年3月20日,兩名分別為台大及師大學生騎單車雙載,被警察以違反交通規則為由攔截毒打並拘押。3月21日,兩校學生選派代表前往台北市警察局總局請願,有超過千名學生與民眾包圍警局,警方在群眾壓力下被迫道歉,引發當局高度關切,認定校園受到共產黨的統戰與滲透。

 

3月29日,台大法學院舉辦營火晚會,晚會中演唱一些共產黨的歌曲,台灣省政府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決定鎮壓,責令副總司令彭孟緝緝拿「主謀份子」。

 

4月1日,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戰事失利,長江以北盡失,由於蔣中正已於1月21日宣布引退,由李宗仁為首的南京政府組成的代表赴北平與中國共產黨代表談判,南京各級學校學生萬人上街發動「希望和平避免內戰」大遊行,要求國民政府接受中共嚴苛的和談條件,因此遭到鎮壓,造成學生多人死傷,是為「四一慘案」,事情傳到台北,恐怖氣氛籠罩校園。

 

4月6日,警總指名逮捕周慎源、鄭鴻溪、莊輝彰、方啟明、趙制陽、朱商彝等6名學生,遭到學生抵抗拒捕,軍警擴大包圍兩校學生宿舍,引發學生利用餐桌椅擋住樓梯口,並向軍警摔餐具等物品反抗。最後軍警成功衝入拘捕,並以卡車運走學生。逮捕行動告一段落後,台大部分學生在宿舍遭到限制行動。事後省府命令師院停課,所有學生一律重新登記,師院共36名學生遭到除名。

 

事件過後,師院在省府督導下,成立「整頓學風委員會」,制訂「學生甄審辦法」及「學籍重行登記辦法」,學生被除名者多達36人,此後校風轉趨保守。(圖/台師大數位校史館)

 

一年多前,我利用赴美的機會,拜訪一位當年師範學院學生陳金川先生,他是先父的同班同學。

 

是的,父親在學校時遭遇過二二八、四六等事件,然而,父親在世時,從來未曾對我們說過什麼「四六事件」、白色恐怖的事,只有一次我積極參加黨外運動時,他說:「你們小孩子不懂事,我在學校時,就是因為去打麻將才沒被抓。」我很不以為然的嗆他:「就是你那時去打麻將,害得我們現在要這麼拼。」現在想來,他應是不想說、覺得說了反而對我們不好,又擔心我過分積極參與會有危險,才忍不住不清不楚的說幾句,卻遭到無知的我的回嗆。

 

陳金川回顧「四六事件」的往事時表示,事發後師院住校生全部被抓,很多人被打得很慘,學校停課一個月,有些同學就沒有再回來。

 

恢復上課後,省主席陳誠特別到師院,把所有學生集中到禮堂,接受陳誠的精神講話。

 

「陳誠穿軍裝著馬靴,走在禮堂的木地板上虎虎生風,學生們也不甘示弱,利用腳上穿的木屐,故意在他講話時,集體以木屐有節奏的敲擊地板,把陳誠氣得半死。」陳金川說。

 

由於當時國民政府忙著逃難到台灣,加上當年8 月5 日美國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停止美援,表面上看起來,政府對於「四六事件」的處理似乎告一段落,多數學生也都順利畢業。

 

事隔不到一年的1950年韓戰爆發、美援恢復後,警總一舉以「台共案」槍殺11名青年,其中陳水木、鄭澤雄、賴裕傳3人是陳金川英語系的同班同學;他們的同班同學中,還有柯旗化及曾文華都是白色恐怖受難者。一班三十多名同學就有5人被捕或槍斃,導致同學畢業後不敢聯繫。

 

「四六事件」後師範學院校長謝東閔堅持辭職,陳誠改派立法委員劉真接任。(圖/作者陳婉真攝)

 

「我們畢業分發到學校教書,需要5人聯保,一不小心就要去吃免錢飯,同學都不敢隨便聯絡或交往。」陳金川說,因此,很多同學畢業後就失聯了,同班同學被槍斃的消息,他是某日不經意間行經台北火車站,看到告示欄上的槍決名單才得知的。

 

而他謙稱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他很早就找到美軍顧問團的一份穩定工作,美國和台灣斷交後,美國許多駐台單位撤離,他因為職務的關係,順利取得美國的居留權,八零年代初就移民美國,遠離白色恐怖傷心地。

 

同班被槍斃的鄭澤雄是澎湖人,家族也算是澎湖望族,父親鄭大洽時任澎湖縣議會(首任)議長,即便議長出面,依舊保不住兒子的一條命;另一位同案的黃師廉則是師大數學系畢業,他被槍斃時家人並未被告知,是鄉人在台北看到告示後通知他們的,死後留下幼子及遺腹女由妻子獨自扶養長大。

 

他們被槍決的理由都是涉及蔡孝乾的「台共案」,後來謝聰敏曾去調閱判決書,黃師廉本來判15年,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被槍斃了。該案很多師大數學系及英語系畢業生,其中朴子鄉一次就被槍斃了7人。陳金川說,那是對於「四六事件」的報復,也可以說是繼228之後,又一次有計畫的殘殺台灣青年知識分子的行動。

 

鄭澤雄的堂弟鄭紹良,後來赴美,曾擔任過台獨聯盟主席;黃師廉的堂弟黃師銘,赴美後也成為台獨聯盟的積極參與者,在1970年發生於紐約的「424刺蔣(經國)事件」中,兩人都扮演相當重要的後援角色,這雖然不一定能說是寃寃相報,因為海外台灣人的行為是基於一種政治理念的堅持,但或許也可以說是歷史的必然吧!戒嚴時期經歷那麼多白色恐怖案件,那時代的留學生聽說蔣經國訪美,很多人都認為像黃文雄那樣舉槍刺殺他是理所當然、是很勇敢的事。即便事隔半個世紀,被問到假如能够重來,他們還會這麼做嗎?答案依然是肯定的。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