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莊淇銘未來事件簿》偉大的台灣人民VS顢頇官員與媒體
2020-04-04 07:00:00
A+
A
A-

台灣能做到讓世界刮目相看,台灣人民對疫情的重視及自我防疫的積極,是最大的功臣。(圖/引自衛福部臉書)

 

作者/莊淇銘

 

此次新冠肺炎從武漢封城震驚全球揭開序幕,到有些國家從看好戲到災情延燒自顧不暇,其中發生的事情,值得落筆記載青史。

 

首先,要向台灣人民致敬,台灣能做到讓世界刮目相看,台灣人民對疫情的重視及自我防疫的積極,是最大的功臣。從耐心排隊領口罩,到減少出門,自我居家隔離,這都大大降低病毒擴散機會。也同時,讓台灣登上了世界衛生模範的舞台。然而,相對的,看到有些官員及媒體的顢頇作為,卻讓人搖頭嘆息!

 

從交通部觀光局主秘談起。主秘小孩從國外回國,因為有可能已感染病毒會傳染人,是以,依規定,要直接回家居家隔離。沒想到,主秘竟要求部屬同仁去接其小孩。這不啻是送入病毒的虎口。結果,主秘小孩後來確診,接待主秘小孩的同仁及其五歲幼童也確診,該同仁何辜!五歲幼童何辜!更嚴重的,主秘接觸其小孩後,回辦公室繼續辦公,又到立法院參加協調會,並參與了二十多場交通部的部會主管會議。試問,這將接觸多少人?有這樣的政府官員,還需要病毒敵人嗎?

 

再談,類包機。曾於本專欄提及類包機,這類包機如同新冠肺炎病毒會演化一樣,是演化來的,只不過是「政治演化」。因為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要包機,所以官員就將「包機」演化成「類包機」。結果這政治演化出來的「類包機」,可真的是變種演化,因為,與政府自己主張「防疫優先,弱勢優先」的種,並不相符。既然防疫優先,為何要湖北的數百台胞,長途千里跋涉到上海搭機?數百人途中不是增加傳染機會?再者,弱勢的人,舟車勞頓,又增加旅費支出,優先甚麼呢?難怪「類包機」被媒體譏為變種的「累包機」。

 

另一個讓人覺得顢頇的政策就是「輕重顛倒」。柯文哲說得好,歸國國人,要居家檢疫或集中隔離,應該以該地區的疫情輕重來決定,而疫情輕重隨著時間在變化。現在,紐約疫情遠比湖北嚴重甚多,結果是,湖北回來要集中隔離,紐約回來是居家檢疫。集中隔離需要的醫療人員及資源遠超過居家檢疫。要知道,台灣醫療資源及人員有限,這種錯置醫療資源的決策,是另一個防疫的缺口!

 

最後,談一下媒體。有些媒體到現在還是用「武漢肺炎」來報導。台灣不是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嗎?那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些媒體報導,不會影響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嗎?世界衛生組織(WHO)於今年一月二日,把原稱大陸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nCoV」即2019新型冠狀病毒。不再像之前「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CoV)以地名命名的慣例。主要考量因疫情並非只集中在一地,遭外界質疑被冠上刻板印象,因此未來包含冠狀病毒在內的傳染病都會以年份來訂定。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為文指出,轄下的國際研究組對比了多種基因體,得到關於新冠肺炎的結論主要有二,其一,是天然形成非實驗室製造的。這化解了生化戰的陰謀論。其二,發源地不一定是武漢,武漢只是第一個大規模傳染的地方。這打臉了川普歧視性的堅稱「中國病毒」,不過川普應該知道這訊息,前幾天就改口稱「新冠肺炎」 。

 

我原本於本專欄開始也使用「武漢肺炎」,後來,經《優傳媒》提醒,不要用地點會產生歧視性;再者,肺炎是不是源自武漢,還不得而知。由於媒體是社會公器,要負社會責任。所以,立馬修正,改稱「新冠肺炎」。現在,都四月了,台灣政府及不少電視媒體還在稱「武漢肺炎」,要知道,政府可是國家公器,要負更大的社會責任。是以,直讓人搖頭嘆道,這是甚麼樣的政府水平及媒體水準?要知道,電視媒體是政府的NCC管轄,如果被人或單位告到世界衛生組織,說台灣政府縱容媒體。以歧視性,及違反世界衛生組織規範報導新冠肺炎,這樣對台灣好嗎?   

 

作者簡介

莊淇銘,國立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士、美國俄亥俄大學電腦碩士、美國路易絲安娜大學電腦博士,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數位內容設計學系教授。現任智多新協會會長、台北市研考會委員、台北縣資訊委員會委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育經營管理研究所既數位內容設計學系教授。 

 

自小成長不愛讀書,翹課離家出走是家常便飯。高中上夜校,大學考三次,最後終於考上成大。當兵期間,頓悟學習重要性,真正開始收心學習。

 

擔任過開南大學創校校長、高雄市立空大校長,以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三校校長、考試院典試委員、中華民國多媒體英語學會理事長、中華民國跆拳道協會榮譽理事長。

 

45歲開始鑽研快速學習法,致力於學習效率研究,每年受邀演講場次200場以上, 專業知識領域達23種之多。除了是電腦專家外,可以講10種語言,是語言專家、社會觀察家、創新思考、生命教育、生死學及兩性關係作家。        

台灣能做到讓世界刮目相看,台灣人民對疫情的重視及自我防疫的積極,是最大的功臣。(圖/引自衛福部臉書)

 

作者/莊淇銘

 

此次新冠肺炎從武漢封城震驚全球揭開序幕,到有些國家從看好戲到災情延燒自顧不暇,其中發生的事情,值得落筆記載青史。

 

首先,要向台灣人民致敬,台灣能做到讓世界刮目相看,台灣人民對疫情的重視及自我防疫的積極,是最大的功臣。從耐心排隊領口罩,到減少出門,自我居家隔離,這都大大降低病毒擴散機會。也同時,讓台灣登上了世界衛生模範的舞台。然而,相對的,看到有些官員及媒體的顢頇作為,卻讓人搖頭嘆息!

 

從交通部觀光局主秘談起。主秘小孩從國外回國,因為有可能已感染病毒會傳染人,是以,依規定,要直接回家居家隔離。沒想到,主秘竟要求部屬同仁去接其小孩。這不啻是送入病毒的虎口。結果,主秘小孩後來確診,接待主秘小孩的同仁及其五歲幼童也確診,該同仁何辜!五歲幼童何辜!更嚴重的,主秘接觸其小孩後,回辦公室繼續辦公,又到立法院參加協調會,並參與了二十多場交通部的部會主管會議。試問,這將接觸多少人?有這樣的政府官員,還需要病毒敵人嗎?

 

再談,類包機。曾於本專欄提及類包機,這類包機如同新冠肺炎病毒會演化一樣,是演化來的,只不過是「政治演化」。因為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要包機,所以官員就將「包機」演化成「類包機」。結果這政治演化出來的「類包機」,可真的是變種演化,因為,與政府自己主張「防疫優先,弱勢優先」的種,並不相符。既然防疫優先,為何要湖北的數百台胞,長途千里跋涉到上海搭機?數百人途中不是增加傳染機會?再者,弱勢的人,舟車勞頓,又增加旅費支出,優先甚麼呢?難怪「類包機」被媒體譏為變種的「累包機」。

 

另一個讓人覺得顢頇的政策就是「輕重顛倒」。柯文哲說得好,歸國國人,要居家檢疫或集中隔離,應該以該地區的疫情輕重來決定,而疫情輕重隨著時間在變化。現在,紐約疫情遠比湖北嚴重甚多,結果是,湖北回來要集中隔離,紐約回來是居家檢疫。集中隔離需要的醫療人員及資源遠超過居家檢疫。要知道,台灣醫療資源及人員有限,這種錯置醫療資源的決策,是另一個防疫的缺口!

 

最後,談一下媒體。有些媒體到現在還是用「武漢肺炎」來報導。台灣不是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嗎?那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些媒體報導,不會影響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嗎?世界衛生組織(WHO)於今年一月二日,把原稱大陸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nCoV」即2019新型冠狀病毒。不再像之前「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CoV)以地名命名的慣例。主要考量因疫情並非只集中在一地,遭外界質疑被冠上刻板印象,因此未來包含冠狀病毒在內的傳染病都會以年份來訂定。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為文指出,轄下的國際研究組對比了多種基因體,得到關於新冠肺炎的結論主要有二,其一,是天然形成非實驗室製造的。這化解了生化戰的陰謀論。其二,發源地不一定是武漢,武漢只是第一個大規模傳染的地方。這打臉了川普歧視性的堅稱「中國病毒」,不過川普應該知道這訊息,前幾天就改口稱「新冠肺炎」 。

 

我原本於本專欄開始也使用「武漢肺炎」,後來,經《優傳媒》提醒,不要用地點會產生歧視性;再者,肺炎是不是源自武漢,還不得而知。由於媒體是社會公器,要負社會責任。所以,立馬修正,改稱「新冠肺炎」。現在,都四月了,台灣政府及不少電視媒體還在稱「武漢肺炎」,要知道,政府可是國家公器,要負更大的社會責任。是以,直讓人搖頭嘆道,這是甚麼樣的政府水平及媒體水準?要知道,電視媒體是政府的NCC管轄,如果被人或單位告到世界衛生組織,說台灣政府縱容媒體。以歧視性,及違反世界衛生組織規範報導新冠肺炎,這樣對台灣好嗎?   

 

作者簡介

莊淇銘,國立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士、美國俄亥俄大學電腦碩士、美國路易絲安娜大學電腦博士,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數位內容設計學系教授。現任智多新協會會長、台北市研考會委員、台北縣資訊委員會委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育經營管理研究所既數位內容設計學系教授。 

 

自小成長不愛讀書,翹課離家出走是家常便飯。高中上夜校,大學考三次,最後終於考上成大。當兵期間,頓悟學習重要性,真正開始收心學習。

 

擔任過開南大學創校校長、高雄市立空大校長,以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三校校長、考試院典試委員、中華民國多媒體英語學會理事長、中華民國跆拳道協會榮譽理事長。

 

45歲開始鑽研快速學習法,致力於學習效率研究,每年受邀演講場次200場以上, 專業知識領域達23種之多。除了是電腦專家外,可以講10種語言,是語言專家、社會觀察家、創新思考、生命教育、生死學及兩性關係作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