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世紀「冠狀病毒」對中東影響及改變的省思!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世紀「冠狀病毒」對中東影響及改變的省思!
2020-03-31 12:30:00
A+
A
A-

中東國家疫情最嚴重的伊朗,不但確診數已逾3萬多例,死亡人數更高達2千多人,並嚴重影響其產油輸出的能量。(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世紀「2019冠狀病毒」,竟像中國唐宋間流傳通俗小說《白蛇傳》中那一對青白蛇,傾東海之水大漫金山寺,一時洪水橫流,舉世滔滔。而陷入險境的豈止是那個欲阻白蛇與許仙進行「非典型愛情」的法海禪師一人,連寺裡唸經的和尚、進香的遊客、拜山的旅人、居家的良民、尋常的百姓……,亦一視同仁的載浮載沉於洶湧波濤之中,並皆因呼吸道阻塞而遽亡。

 

但這場21世紀的「病毒」嚴重度,顯然超過了千年前那場傳說中的「非典型災害」。截至目前,在聯合國承認的近2百個國家與地區,竟已近180個確診此「冠狀病毒」,連歐美大國都陷於過多染疫危境而瀕臨醫療崩潰,只能以「戰時狀態」予以應對,而在中東地區的23個國家(含聯合國列入觀察國家的巴勒斯坦),也幾乎無一倖免。

 

「冠狀病毒」的名稱係來自病毒表面呈冠狀突起,拉丁語有「電暈」之意,亦稱為「光暈」或「皇冠」之名。事實上,這個「世紀病毒」早在1960年代就為科學家所發現;但因此病毒最常發生在冬季和初春,人們通常視此病毒為感冒(流感)而治療,也就為一般患者所忽視。

 

「冠狀病毒」有各種不同的類型,但迄今危害最劇的三種,分別是發生在2002年中國廣東省,造成全球超過24個國家地區引起8千人感染,7百多人死亡的SARS(非典),及2012年首發在中東地區的沙烏地阿拉伯,最終導致逾千名患者感染及造成5百多人死亡,史稱「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和今日肆虐全球已逾70萬確診病例,及死亡數超過3萬人的「2019冠狀病毒病」。

 

此次的「冠狀病毒」,係肇發於2019年12月的中國大陸武漢,因病毒多變難測,先後分別被稱為「不明原因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直到今年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對疾病的命名不應包含特定地理位置、某一動物、人名或者特定人群,乃正式宣布命名為「2019冠狀病毒病」,英文名稱「COVID-19」。

 

不管此病毒名稱為何,它所造成的恐慌及影響,卻是百年來全球僅見。對中東而言,更已超過2008年的「世紀金融風暴」的影響。從肇發此「病毒」迄今,不僅沙烏地阿拉伯於上週宣佈「封國」及宵禁,並調整每年在麥加的朝拜期程,且關閉回教在全世界最大的麥加大清真寺。

 

向來「世仇」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竟破天荒共同宣佈合作「封城」以對抗病毒,而「以蘇和平會談」亦在此病疫高峰期間達成;阿聯酋則從3月初已先行停止全國學校和高等教育機構;至於中東國家疫情最嚴重的伊朗,不但確診數已逾3萬多例,死亡人數更高達2千多人,並嚴重影響其產油輸出的能量,且與土耳其兩國均驚現百姓以喝酒精抗病毒而致死數百人之情事;連3月間預定在巴林舉行的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大賽,竟也改成沒有觀眾的「封閉式轉播賽事」,以防病毒感染擴散。

 

而約旦則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封城」與「封境」,國王阿布杜拉二世甚至穿上戰袍,對全國軍民發表「全面戰疫」演說;至於阿富汗、黎巴嫩、伊拉克、埃及、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土耳其、阿曼、卡達也幾乎都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不是局部封鎖,就是全面管制邊境;連處於戰爭中的敘利亞,亦因此病毒而尋求世界衛生組織能給予援助;而位於地中海小島的賽普勒斯亦淪陷宣佈「封島」。

 

看來,這場「世紀病毒」在中東各國,不僅止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之險境,而是已陷入「天崩地裂壯士死」的困境。然而卻也因此出現謹守了幾世紀的宗教規範可以「權變」,打了近世紀的世仇可以「合作」,世界級的運動型態可以「異動」;而未經證實的「風聞」,竟被「急病亂投醫」的百姓拿來當治療病毒的「藥物」致死等種種現象。顯然這場「世紀病毒」既讓中東各國「慌了心,亂了套」,但卻也改變了原先牢不可破的「意識形態」。

 

但畢竟,敵友關係可因「威脅」而改變,而病毒的入侵,卻需要人類的合作方能「趨緩」或「消滅」。一場「2019冠狀病毒」急遽蔓延讓世界陷入議論紛紛、莫衷一是之際,向來多事之秋的中東各國若能趁此時機化衝突為合作,共塑一座「雷峰塔」將「病毒」及「仇恨」鎮壓於塔下,亦是開創此地域否極泰來變境之契機。

 

至於臺灣迄今的防疫工作,雖獲得舉世的讚譽,但執政當局亦頗有陷入「眼界之疫」的情境。在政府針對防疫政策說明時,老跟著美國的「嘴巴」亦步亦趨,張口一句「武漢病毒」,閉嘴一句「武漢肺炎」,既違反了世界衛生組織的「定調」,也自陷於美中衝突的「危境」之中。

 

果然日前(27日)川普因美國疫情瞬間加劇,急需中國大陸各方支援,立馬又改口稱為「新冠狀病毒」,臺灣可說是「兩面不討好」。也許,臺灣應該以中東為戒,在疫情蔓延之際,暫時拋掉政治的「意識對峙」,把眼界拉到「多向合作」的軌道,讓臺灣在贏得這場世紀病毒的「戰疫」之餘,也能同時贏得這場病毒的「戰役」勝利,方是智者治國之道。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中東國家疫情最嚴重的伊朗,不但確診數已逾3萬多例,死亡人數更高達2千多人,並嚴重影響其產油輸出的能量。(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世紀「2019冠狀病毒」,竟像中國唐宋間流傳通俗小說《白蛇傳》中那一對青白蛇,傾東海之水大漫金山寺,一時洪水橫流,舉世滔滔。而陷入險境的豈止是那個欲阻白蛇與許仙進行「非典型愛情」的法海禪師一人,連寺裡唸經的和尚、進香的遊客、拜山的旅人、居家的良民、尋常的百姓……,亦一視同仁的載浮載沉於洶湧波濤之中,並皆因呼吸道阻塞而遽亡。

 

但這場21世紀的「病毒」嚴重度,顯然超過了千年前那場傳說中的「非典型災害」。截至目前,在聯合國承認的近2百個國家與地區,竟已近180個確診此「冠狀病毒」,連歐美大國都陷於過多染疫危境而瀕臨醫療崩潰,只能以「戰時狀態」予以應對,而在中東地區的23個國家(含聯合國列入觀察國家的巴勒斯坦),也幾乎無一倖免。

 

「冠狀病毒」的名稱係來自病毒表面呈冠狀突起,拉丁語有「電暈」之意,亦稱為「光暈」或「皇冠」之名。事實上,這個「世紀病毒」早在1960年代就為科學家所發現;但因此病毒最常發生在冬季和初春,人們通常視此病毒為感冒(流感)而治療,也就為一般患者所忽視。

 

「冠狀病毒」有各種不同的類型,但迄今危害最劇的三種,分別是發生在2002年中國廣東省,造成全球超過24個國家地區引起8千人感染,7百多人死亡的SARS(非典),及2012年首發在中東地區的沙烏地阿拉伯,最終導致逾千名患者感染及造成5百多人死亡,史稱「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和今日肆虐全球已逾70萬確診病例,及死亡數超過3萬人的「2019冠狀病毒病」。

 

此次的「冠狀病毒」,係肇發於2019年12月的中國大陸武漢,因病毒多變難測,先後分別被稱為「不明原因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直到今年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對疾病的命名不應包含特定地理位置、某一動物、人名或者特定人群,乃正式宣布命名為「2019冠狀病毒病」,英文名稱「COVID-19」。

 

不管此病毒名稱為何,它所造成的恐慌及影響,卻是百年來全球僅見。對中東而言,更已超過2008年的「世紀金融風暴」的影響。從肇發此「病毒」迄今,不僅沙烏地阿拉伯於上週宣佈「封國」及宵禁,並調整每年在麥加的朝拜期程,且關閉回教在全世界最大的麥加大清真寺。

 

向來「世仇」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竟破天荒共同宣佈合作「封城」以對抗病毒,而「以蘇和平會談」亦在此病疫高峰期間達成;阿聯酋則從3月初已先行停止全國學校和高等教育機構;至於中東國家疫情最嚴重的伊朗,不但確診數已逾3萬多例,死亡人數更高達2千多人,並嚴重影響其產油輸出的能量,且與土耳其兩國均驚現百姓以喝酒精抗病毒而致死數百人之情事;連3月間預定在巴林舉行的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大賽,竟也改成沒有觀眾的「封閉式轉播賽事」,以防病毒感染擴散。

 

而約旦則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封城」與「封境」,國王阿布杜拉二世甚至穿上戰袍,對全國軍民發表「全面戰疫」演說;至於阿富汗、黎巴嫩、伊拉克、埃及、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土耳其、阿曼、卡達也幾乎都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不是局部封鎖,就是全面管制邊境;連處於戰爭中的敘利亞,亦因此病毒而尋求世界衛生組織能給予援助;而位於地中海小島的賽普勒斯亦淪陷宣佈「封島」。

 

看來,這場「世紀病毒」在中東各國,不僅止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之險境,而是已陷入「天崩地裂壯士死」的困境。然而卻也因此出現謹守了幾世紀的宗教規範可以「權變」,打了近世紀的世仇可以「合作」,世界級的運動型態可以「異動」;而未經證實的「風聞」,竟被「急病亂投醫」的百姓拿來當治療病毒的「藥物」致死等種種現象。顯然這場「世紀病毒」既讓中東各國「慌了心,亂了套」,但卻也改變了原先牢不可破的「意識形態」。

 

但畢竟,敵友關係可因「威脅」而改變,而病毒的入侵,卻需要人類的合作方能「趨緩」或「消滅」。一場「2019冠狀病毒」急遽蔓延讓世界陷入議論紛紛、莫衷一是之際,向來多事之秋的中東各國若能趁此時機化衝突為合作,共塑一座「雷峰塔」將「病毒」及「仇恨」鎮壓於塔下,亦是開創此地域否極泰來變境之契機。

 

至於臺灣迄今的防疫工作,雖獲得舉世的讚譽,但執政當局亦頗有陷入「眼界之疫」的情境。在政府針對防疫政策說明時,老跟著美國的「嘴巴」亦步亦趨,張口一句「武漢病毒」,閉嘴一句「武漢肺炎」,既違反了世界衛生組織的「定調」,也自陷於美中衝突的「危境」之中。

 

果然日前(27日)川普因美國疫情瞬間加劇,急需中國大陸各方支援,立馬又改口稱為「新冠狀病毒」,臺灣可說是「兩面不討好」。也許,臺灣應該以中東為戒,在疫情蔓延之際,暫時拋掉政治的「意識對峙」,把眼界拉到「多向合作」的軌道,讓臺灣在贏得這場世紀病毒的「戰疫」之餘,也能同時贏得這場病毒的「戰役」勝利,方是智者治國之道。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