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夢誌》讓城事設計也能在其他城市發生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享夢誌》讓城事設計也能在其他城市發生
2020-03-24 09:00:00
A+
A
A-

專訪  AssBook 設計食堂CEO尤揚

文:享夢誌 圖: 尤揚,城事設計節

當改變發生之後,能讓人感覺到這是一個正向的、會讓人很開心的改變。

透過水越設計,我們認識了上海的「城事設計節」。他們在去年合作一個叫做「小招牌工作坊」的專案。「城事設計節」是由一個民間組織發起的,主導者是一位年輕女性,尤揚。他們利用本身媒體的影響力去策畫活動,募集資金,針對社區進行更新並舉辦論壇。從2017「新零售空間」、2018 年「新社區」,到2019 年的「街區新生」,雖然才舉辦三屆,卻已經引起不少的關注且帶來改變。由一個小地方出發,經由一條街區的改造,讓人們的生活有了新的思考與轉變。

「AssBook 設計食堂」是一個建築界的新媒體,由於是媒體,擁有品牌方廣告商的資源,因此希望藉由我們中間溝通的角色,一方面幫助年輕設計師找到贊助方,另一方面也能使得品牌方獲得比較好的創意,於是有了「城市設計節」這樣的構想。2017 年開始推動的時候,僅僅是想從城市的「裝置」角度出發。

由於裝置是放在街道上的,與人們的生活以及周邊的商家的關係比較密切,在計畫推進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人們真實生活中的需求可能不僅僅是裝置那麼簡單,其中很多問題在於他們的生活與具體的城市變化之間有落差,甚至衝突。

比如那一年上海正在進行「封牆」,很多以前開的店舖,當初承租的時候把窗改成門,現在必須恢復成原來的建築風貌,對外營業便受到影響;或是有開了二、三十年的店突然被漲了一倍以上的房租……等等狀況,加上那年全國都在談「新零售」的概念,因此我們便將原本街道裝置的角度,轉移到關注街區的商業發展。不論是新零售,還是以往的舊零售,其中是否真的有衝突存在,或者該如何交流?彼此能否相輔相成?都是我們要討論的範圍。

2017 年,第一屆的城事設計節就這樣啟動,包括用社區營造的方式去推進改造計畫以及舉辦論壇等等,成了我們每年的活動方式。活動名稱也從「城市」正式改為「城事」設計節,因為在整個活動當中,「故事」與「事情」可能更為重要。

在投入這個活動之前,我並沒有意識到城市設計需要從社區營造的角度切入。

 但是在推進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就會發現:你必須要尊重居民的想法。 

因而認識了在做類似事情的夥伴們,一起成立了社區營造的組織,開始專門做參與式設計。

如前面所說,我們是媒體,媒體本身會接收到較多資訊,對於現今建築行業正在關心哪些主題比較敏感;此外,第一年是從商業出發,針對街面景觀做改造,但那只是屬於街區薄薄的外面那一層,往裡面深入就是社區,就是真實人們生活的部分。

第一年在與當地人溝通時,除了店家,我們也邀請居民來談他們生活中便利或者不便的地方,因而發現,雖然外面的街道對生活有一定的影響,但實際上他們最關心、也比較難以解決的,都是與他們生活更接近的、社區裡面的問題。因此第二年城事設計節,我們便將主題定為「新社區」。

設計節第一年的活動資金主要來自我們籌集到的贊助金,也就是AssBook 設計食堂。政府單位對於我們這個團體以及計畫、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結果都還未知,不能貿然加入協助,因此只在名義上支持我們。到了第二年,由於已經看到之前的成果,這時我們跟基層的政府管理單位建立了比較多的聯繫與協作,而我們選擇的計畫也剛好是政府正在推進的,便加入許多政府主導的城市更新以及改造計畫,也獲得部分資金的援助。

在與政府單位合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的項目在推行,卻缺乏橫向的整體統籌。因此第三年的城事設計節,我們做了一個較為全面性的規劃,也就是從品牌、色彩、甚至街區的性格等方面來規劃它未來的樣子。大方向與架構確定之後,再從幾個重點,比如從設施或招牌等處來進行改造。此外,我們選定的活動番禹街區,正是鄰近第二年新社區改造的街道,也是希望讓二次活動的效果可以連接起來,發揮加乘的影響力。

沒想到政府也已經發現了統籌方面的問題,而推出「15分鐘生活圈」,且同樣選定番禹路作為計畫的其中一個起點,針對以此為中心方圓1、2公里之內的區域做整體規劃。如此一來,我們便將計劃重新調整,把目光焦點放在與招牌相關的議題上。之所以會選擇「小招牌工作坊」作為主題,是因為不久前上海發生招牌掉落致人傷亡的事件,政府開始在全市做檢視清查,並拆除其中危險的招牌。然而在拆除與復原的過程中,因為時間緊迫導致溝通較為不足,於是我們便從這個地方切入來補強執行的部分。也因此城事設計節與水越設計開始合作,邀請它的創辦人Agua 擔任顧問,協助活動推展。

與水越設計團隊合作,最大的不同在於:我們學到把計畫做得更加緩慢且細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去反思,之往是不是在同一個時間進行太多項目,每個計畫中都有七、八個,甚至是十幾點同時改造,以致不見得都可以得到理想的成果。2019年只專注在「招牌」一個項目,反而有更多時間和力氣去溝通,進行得更順利,然後去組織、記錄或傳播,讓改變和影響更加深化。

從很久以前我們就注意到水越設計,他們做過「菜市場小學堂」計畫,除了是食物教育,同時也協助店面做改善;另外就是他們也做過的「小招牌製造所」計畫。這二個案例讓我們希望可以借助水越的知識與經驗。我們希望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學習,只是找設計師用平面設計的角度去改招牌,而是期望能學習到內在核心的思想與做法。

同樣是「小招牌」改造活動,上海與台灣很大的差異是,台灣店主都是主動報名,而我們則是走訪一條街,然後選出參與的店家,很多人對於自己的品牌缺乏意識,因此我們要求參與的店主必須來開會討論,讓他們認知到自己是街道風景的組成部分,讓他們對整個街道的樣貌產生一定的共識。因為計畫的核心不在於店主的美感不足,我們利用設計師的美學素養去幫他做一個好看的招牌。

 而是要更深刻考慮這些店主能否擁有自學能力,去跟得上這個社會的發展、跟得上這個街區的更新,這樣他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助推他一把,喚起他們對自我的認識及了解品牌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我們也想藉此與政府溝通:大規模的改造一定會破壞街景,而我們可以從設計的角度協助政府梳理,使改造不致於單調死板,且更易於實現。

「城事設計節」帶來的影響,我想可以從二部分來說。一來,我們比較強勢地去推動社區營造,讓很多人關注到老街區的改造與新建案是完全不同的。以上海為例,我們工作過的這二個街區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這當中有非常多的人情、非常多的關係,因此必須要用更多的溝通、去創造願景的方式來推動。這麼做也許還是無法百分百解決問題,但卻是未來必要的做法。

因此我集合了一些專業人士,發起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的社區營造組織,除了進行城事設計節之外,成功的案例也使得其他街道及社區想要效法,邀請或委託我們去進行包括大型社區、老洋房社區等等類似的更新項目。此外,政府邀請我們開課,希望藉此培養更多像我們這樣的人或團隊,在不同的社區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做城市更新。民間方面,開始有地產商自己出資成立了社區營造組織,去和老居民、老店主溝通,希望做出讓大家都有感的更新項目。

也就是說,在我們能夠影響的範圍內,或是注意到我們的計畫推行的人或組織,願意用一種新的方法去輔助推進社區的更新。就算無法做到全面性的社區營造,至少也是參與式設計,亦即從前期、中期到後期營運,都讓居民和使用者參與進來。

第二點影響是,大家發現我們是媒體以及這個媒體的影響力,相較於以往單純做改造,透過我們媒體本身,更能夠將改造的成效傳播到其他省市。雖然「城市更新」這件事早就存在,但的確是從我們開始,讓大家第一次比較完整地看到自下而上的民間力量,在城市更新中可以做到什麼樣的程度,能引發什麼樣的關注。

不論從社會治理面,或是社會的影響力,還是改造的參與度、成本等等各方面,都能結合多方需求,達到多元化的參與,為城市更新帶來一個新的度。

就我個人而言,還有一項值得感激高興的事——每個設計項目裡面都會遇到一開始不理解、反對你,後來卻很支持你的人。我想這是因為有充分的溝通,其次就是大家都獲得對價值的認同。也許剛開始會認為改了也不會有什麼變化,對於改變後的未來並不那麼樂觀,但是當改變發生之後,他會感覺到這是一個正向的、會讓人很開心的改變。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優傳媒刊載》

 

專訪  AssBook 設計食堂CEO尤揚

文:享夢誌 圖: 尤揚,城事設計節

當改變發生之後,能讓人感覺到這是一個正向的、會讓人很開心的改變。

透過水越設計,我們認識了上海的「城事設計節」。他們在去年合作一個叫做「小招牌工作坊」的專案。「城事設計節」是由一個民間組織發起的,主導者是一位年輕女性,尤揚。他們利用本身媒體的影響力去策畫活動,募集資金,針對社區進行更新並舉辦論壇。從2017「新零售空間」、2018 年「新社區」,到2019 年的「街區新生」,雖然才舉辦三屆,卻已經引起不少的關注且帶來改變。由一個小地方出發,經由一條街區的改造,讓人們的生活有了新的思考與轉變。

「AssBook 設計食堂」是一個建築界的新媒體,由於是媒體,擁有品牌方廣告商的資源,因此希望藉由我們中間溝通的角色,一方面幫助年輕設計師找到贊助方,另一方面也能使得品牌方獲得比較好的創意,於是有了「城市設計節」這樣的構想。2017 年開始推動的時候,僅僅是想從城市的「裝置」角度出發。

由於裝置是放在街道上的,與人們的生活以及周邊的商家的關係比較密切,在計畫推進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人們真實生活中的需求可能不僅僅是裝置那麼簡單,其中很多問題在於他們的生活與具體的城市變化之間有落差,甚至衝突。

比如那一年上海正在進行「封牆」,很多以前開的店舖,當初承租的時候把窗改成門,現在必須恢復成原來的建築風貌,對外營業便受到影響;或是有開了二、三十年的店突然被漲了一倍以上的房租……等等狀況,加上那年全國都在談「新零售」的概念,因此我們便將原本街道裝置的角度,轉移到關注街區的商業發展。不論是新零售,還是以往的舊零售,其中是否真的有衝突存在,或者該如何交流?彼此能否相輔相成?都是我們要討論的範圍。

2017 年,第一屆的城事設計節就這樣啟動,包括用社區營造的方式去推進改造計畫以及舉辦論壇等等,成了我們每年的活動方式。活動名稱也從「城市」正式改為「城事」設計節,因為在整個活動當中,「故事」與「事情」可能更為重要。

在投入這個活動之前,我並沒有意識到城市設計需要從社區營造的角度切入。

 但是在推進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就會發現:你必須要尊重居民的想法。 

因而認識了在做類似事情的夥伴們,一起成立了社區營造的組織,開始專門做參與式設計。

如前面所說,我們是媒體,媒體本身會接收到較多資訊,對於現今建築行業正在關心哪些主題比較敏感;此外,第一年是從商業出發,針對街面景觀做改造,但那只是屬於街區薄薄的外面那一層,往裡面深入就是社區,就是真實人們生活的部分。

第一年在與當地人溝通時,除了店家,我們也邀請居民來談他們生活中便利或者不便的地方,因而發現,雖然外面的街道對生活有一定的影響,但實際上他們最關心、也比較難以解決的,都是與他們生活更接近的、社區裡面的問題。因此第二年城事設計節,我們便將主題定為「新社區」。

設計節第一年的活動資金主要來自我們籌集到的贊助金,也就是AssBook 設計食堂。政府單位對於我們這個團體以及計畫、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結果都還未知,不能貿然加入協助,因此只在名義上支持我們。到了第二年,由於已經看到之前的成果,這時我們跟基層的政府管理單位建立了比較多的聯繫與協作,而我們選擇的計畫也剛好是政府正在推進的,便加入許多政府主導的城市更新以及改造計畫,也獲得部分資金的援助。

在與政府單位合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的項目在推行,卻缺乏橫向的整體統籌。因此第三年的城事設計節,我們做了一個較為全面性的規劃,也就是從品牌、色彩、甚至街區的性格等方面來規劃它未來的樣子。大方向與架構確定之後,再從幾個重點,比如從設施或招牌等處來進行改造。此外,我們選定的活動番禹街區,正是鄰近第二年新社區改造的街道,也是希望讓二次活動的效果可以連接起來,發揮加乘的影響力。

沒想到政府也已經發現了統籌方面的問題,而推出「15分鐘生活圈」,且同樣選定番禹路作為計畫的其中一個起點,針對以此為中心方圓1、2公里之內的區域做整體規劃。如此一來,我們便將計劃重新調整,把目光焦點放在與招牌相關的議題上。之所以會選擇「小招牌工作坊」作為主題,是因為不久前上海發生招牌掉落致人傷亡的事件,政府開始在全市做檢視清查,並拆除其中危險的招牌。然而在拆除與復原的過程中,因為時間緊迫導致溝通較為不足,於是我們便從這個地方切入來補強執行的部分。也因此城事設計節與水越設計開始合作,邀請它的創辦人Agua 擔任顧問,協助活動推展。

與水越設計團隊合作,最大的不同在於:我們學到把計畫做得更加緩慢且細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去反思,之往是不是在同一個時間進行太多項目,每個計畫中都有七、八個,甚至是十幾點同時改造,以致不見得都可以得到理想的成果。2019年只專注在「招牌」一個項目,反而有更多時間和力氣去溝通,進行得更順利,然後去組織、記錄或傳播,讓改變和影響更加深化。

從很久以前我們就注意到水越設計,他們做過「菜市場小學堂」計畫,除了是食物教育,同時也協助店面做改善;另外就是他們也做過的「小招牌製造所」計畫。這二個案例讓我們希望可以借助水越的知識與經驗。我們希望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學習,只是找設計師用平面設計的角度去改招牌,而是期望能學習到內在核心的思想與做法。

同樣是「小招牌」改造活動,上海與台灣很大的差異是,台灣店主都是主動報名,而我們則是走訪一條街,然後選出參與的店家,很多人對於自己的品牌缺乏意識,因此我們要求參與的店主必須來開會討論,讓他們認知到自己是街道風景的組成部分,讓他們對整個街道的樣貌產生一定的共識。因為計畫的核心不在於店主的美感不足,我們利用設計師的美學素養去幫他做一個好看的招牌。

 而是要更深刻考慮這些店主能否擁有自學能力,去跟得上這個社會的發展、跟得上這個街區的更新,這樣他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助推他一把,喚起他們對自我的認識及了解品牌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我們也想藉此與政府溝通:大規模的改造一定會破壞街景,而我們可以從設計的角度協助政府梳理,使改造不致於單調死板,且更易於實現。

「城事設計節」帶來的影響,我想可以從二部分來說。一來,我們比較強勢地去推動社區營造,讓很多人關注到老街區的改造與新建案是完全不同的。以上海為例,我們工作過的這二個街區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這當中有非常多的人情、非常多的關係,因此必須要用更多的溝通、去創造願景的方式來推動。這麼做也許還是無法百分百解決問題,但卻是未來必要的做法。

因此我集合了一些專業人士,發起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的社區營造組織,除了進行城事設計節之外,成功的案例也使得其他街道及社區想要效法,邀請或委託我們去進行包括大型社區、老洋房社區等等類似的更新項目。此外,政府邀請我們開課,希望藉此培養更多像我們這樣的人或團隊,在不同的社區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做城市更新。民間方面,開始有地產商自己出資成立了社區營造組織,去和老居民、老店主溝通,希望做出讓大家都有感的更新項目。

也就是說,在我們能夠影響的範圍內,或是注意到我們的計畫推行的人或組織,願意用一種新的方法去輔助推進社區的更新。就算無法做到全面性的社區營造,至少也是參與式設計,亦即從前期、中期到後期營運,都讓居民和使用者參與進來。

第二點影響是,大家發現我們是媒體以及這個媒體的影響力,相較於以往單純做改造,透過我們媒體本身,更能夠將改造的成效傳播到其他省市。雖然「城市更新」這件事早就存在,但的確是從我們開始,讓大家第一次比較完整地看到自下而上的民間力量,在城市更新中可以做到什麼樣的程度,能引發什麼樣的關注。

不論從社會治理面,或是社會的影響力,還是改造的參與度、成本等等各方面,都能結合多方需求,達到多元化的參與,為城市更新帶來一個新的度。

就我個人而言,還有一項值得感激高興的事——每個設計項目裡面都會遇到一開始不理解、反對你,後來卻很支持你的人。我想這是因為有充分的溝通,其次就是大家都獲得對價值的認同。也許剛開始會認為改了也不會有什麼變化,對於改變後的未來並不那麼樂觀,但是當改變發生之後,他會感覺到這是一個正向的、會讓人很開心的改變。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優傳媒刊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