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夢誌》我在寫的,是值得為台灣人留下來的故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享夢誌》我在寫的,是值得為台灣人留下來的故事
2020-03-18 10:24:00
A+
A
A-

專訪 「世界微光」創辦人 戴芯榆

文:享夢誌   圖:戴芯榆

"那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

大家都有一種好像看到一個新的世界的感覺"

一般提到「宣教士」,很自然地會聯想到來台灣奉獻的外國神父、修女或牧師,他們的事蹟經常可以在媒體見聞;但「世界微光」報導的是幾乎不為人知的,台灣宣教士遠赴世界其他國家奉獻的故事。當戴芯榆在偶然機會下得知這些故事時,她似乎看見有道光芒,照亮一條前所未有的路,她決心將這些故事報導出來。於是2015 年,當時年僅25歲的戴芯榆創辦了「世界微光」。

“Let there be Light” 是「世界微光」的英文名字,語出《聖經》〈創世紀〉:「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人類僅是造物主的創造之一,縱然渺小,卻能期許自己做世上的光;即便幽微,也能為黑暗之處帶來溫暖與希望。

我所學的是媒體相關的科系,一直想往媒體發展,於是畢業後我進入了媒體業。然而實際工作之後,卻愈覺得與自己當初的理想相去愈遠。總是與其他媒體報導同樣的名人、寫重複性很高的內容,而現今的媒體生命週期很短,花了很長時間準備題目,結果卻往往只是曇花一現,效益很有限。當時覺得整個人嚴重被消耗,懷疑自己其實並不適合從事媒體工作。

就在打算辭職之前,我採訪到一位長期在緬甸難民營幫助當地人的原住民宣教士。在為採訪蒐集資料、做功課時,我發現原來台灣早就有一批這樣的本地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去做我們從前以為只有外國宣教士來台灣做的事情!而且第一批有記錄的台灣宣教士是在五、六十年前,四個被派到馬來西亞熱帶雨林宣教的阿美族家庭。

愈深入探討,愈發現這些宣教士的人生故事實在太神奇,每一個簡直都可以登上知名主流雜誌的封面故事,非常勵志。突然覺得——哇!有一條新的路在眼前,我可以用我的媒體專長去投入一個(當時)還沒有人報導的領域。這些故事不僅能讓台灣的基督徒更了解海外宣教,另一方面也可以與社會大眾分享勵志的故事和信息。

離開原先的工作單位之後,我進入一家鼓勵台灣人出國宣教的NGO(非政府組織),在那半年期間我認識了一些宣教士,受訪的宣教士也會介紹其他合適的受訪者,就這樣慢慢累積了資源。當我確定要做這件事,便在2014 年底離開NGO,2015 年元旦,「世界微光」正式開站。

起初我用個人接案的收入來維持網站的運作,後來覺得可能需要更多資源去做更多更深的發展,除了官網的捐款贊助,2017 年也開始在募資平台做募資計畫。

「世界微光」的報導,除了故事本身有歷史價值,對於台灣一般社會大眾也是有意義的。剛好那幾年台灣突然開始流行做國際志工,或是鼓勵大家去國際移動,我發現這些宣教士的故事是很好的例子,會讓大眾很好奇,為什麼這些人會去比較冷門的國家,而且待的時間非常久。他們不像一般國際志工可能只是待一、二年,或者選擇比較舒服的國家,或是因為結婚、留學、工作才遠赴他國,宣教士是為了服務才出去的。這些故事有個特點,就是和大家既有的認知不同,因此很值得分享。

我通常選擇受訪者的時候,會跳過比較敏感的對象,例如身處在比較危險的國家,公開身份可能會為他帶來麻煩等等。保護受訪者是首要的前提。

能夠到當地採訪,當然會有比較深刻的感受和體驗,但由於經費的緣故,我無法總是出國採訪,只有少數是有機會跟著到當地去,例如西非的連加恩、敘利亞難民、韓國的脫北者教會等等。但也因為我的「位置」較為特殊,比如大部分的受訪者知道我同樣是教徒,會產生較高的信任感,採訪者和受訪者之間的距離感相對較小,比起在一般媒體採訪時更願意分享深入內心的事。

我曾採訪過一位在日本的宣教士,他高中時曾因為課業壓力太大而輕生獲救。他看到我報導的他的故事之後,寫信跟我說,他感動得跪下來一直流淚禱告, 才明白原來這一路走來,他的生命就是要發生這樣的故事……

『 我寫的故事竟然也能讓宣教士的心得到安慰,內心便覺得十分感動。 』

我之所以會開始辦講座,是因為文章發表之後,許多人對故事主角很感興趣,想要認識他們。那時就想,來試試看辦講座,讓主角直接和大眾面對面,沒想到效果滿好的!而且一開始我們辦的都是收費講座,當你看到有人願意付200 元來參加一場講座,只是為了聽宣教士的故事時,我便覺得這些故事是有價值的,我想走的路線是對的。

後來歐旻慈善基金會願意在講座方面贊助我們,免費讓更多人來參加,所以目前我們在北部和南部都會不定期舉辦。不過這幾年遇到的挑戰是免費的講座太多了,因此我們也在思考如何可以更優化,讓大家不只是來聽完就走,還能發揮不同的影響。

我們把自己當成媒介。在文字報導方面,與網路及報紙等大眾媒體合作,例如關鍵評論、自由時報等等,讓文章有更多機會露出。某些更有資源的媒體看到故事後,覺得很有興趣便與我們接洽,直接去採訪受訪者或者跟著他們到當地去做更深入的報導。

講座的影響力就更明顯了,那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例如有些媒體的記者聽完講座之後便直接採訪講者,也有人跟著講者回去當志工。像是有位社工人員跟著講者到烏干達當了半年志工;有位獨立記者來參加南蘇丹的講座之後,便跟宣教士到南蘇丹幫公視做了報導,所以那陣子電視新聞上突然出現許多南蘇丹的新聞,都是講述宣教士在當地的故事。還有個女生聽了故事後辭職去南蘇丹當志工,回來之後成為台灣南蘇丹協會的窗口。

來參加講座的聽眾大部分是非基督徒,且多是對服務或社會議題、國際議題比較有興趣的人。

『 我覺得影響這群人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大部分比較有想法,在各樣的議題上也比較敢發聲。 』

有些主講人的視野和世界觀與一般安逸的台灣人比較不同,所以通常講座結束時,大家都有一種好像看到一個新的世界的感覺。

現在我經常會去思考:「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我不希望我做的事情只是為存在而存在,還是必須有很明確的定位。如果我做的事情別人已經可以做得更好,那麼我是不是還要繼續下去?這是我目前在思考的問題。

我的新年計畫是出版一本書。一來是一直有讀者在詢問,另方面「世界微光」至今五年了,剛好走到一個階段,可以集結一些故事。此外,我打算先著手撰寫早期宣教士的故事,近幾年他們陸續凋零,有必要將這些故事保留下來。

對我個人而言,開始學習、參與跨文化宣教,也開拓了我的視野。在這之前,我的觀念一直停留在要去採訪許多好的故事,現在則是會設身處地去想,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是文化傳統習俗重要,還是信仰的核心重要?面對與自己不同派別立場以及異文化時,會有比較大的包容性,去分辨雙方是核心價值不同,還是只是風格的差異。

另一方面,也是在這當中,我真正看到許多更深的信仰學問。我們處在自身本地文化、視野當中,常常認為信仰就是這個樣子,但是當你接觸不同文化和種族時,會促使自己去思考:

『 我所信的到底是什麼信仰?它在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樣的角色?然後這個時候,你會看得更清楚,也更加想去挖掘更深的答案。 』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優傳媒刊載」

專訪 「世界微光」創辦人 戴芯榆

文:享夢誌   圖:戴芯榆

"那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

大家都有一種好像看到一個新的世界的感覺"

一般提到「宣教士」,很自然地會聯想到來台灣奉獻的外國神父、修女或牧師,他們的事蹟經常可以在媒體見聞;但「世界微光」報導的是幾乎不為人知的,台灣宣教士遠赴世界其他國家奉獻的故事。當戴芯榆在偶然機會下得知這些故事時,她似乎看見有道光芒,照亮一條前所未有的路,她決心將這些故事報導出來。於是2015 年,當時年僅25歲的戴芯榆創辦了「世界微光」。

“Let there be Light” 是「世界微光」的英文名字,語出《聖經》〈創世紀〉:「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人類僅是造物主的創造之一,縱然渺小,卻能期許自己做世上的光;即便幽微,也能為黑暗之處帶來溫暖與希望。

我所學的是媒體相關的科系,一直想往媒體發展,於是畢業後我進入了媒體業。然而實際工作之後,卻愈覺得與自己當初的理想相去愈遠。總是與其他媒體報導同樣的名人、寫重複性很高的內容,而現今的媒體生命週期很短,花了很長時間準備題目,結果卻往往只是曇花一現,效益很有限。當時覺得整個人嚴重被消耗,懷疑自己其實並不適合從事媒體工作。

就在打算辭職之前,我採訪到一位長期在緬甸難民營幫助當地人的原住民宣教士。在為採訪蒐集資料、做功課時,我發現原來台灣早就有一批這樣的本地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去做我們從前以為只有外國宣教士來台灣做的事情!而且第一批有記錄的台灣宣教士是在五、六十年前,四個被派到馬來西亞熱帶雨林宣教的阿美族家庭。

愈深入探討,愈發現這些宣教士的人生故事實在太神奇,每一個簡直都可以登上知名主流雜誌的封面故事,非常勵志。突然覺得——哇!有一條新的路在眼前,我可以用我的媒體專長去投入一個(當時)還沒有人報導的領域。這些故事不僅能讓台灣的基督徒更了解海外宣教,另一方面也可以與社會大眾分享勵志的故事和信息。

離開原先的工作單位之後,我進入一家鼓勵台灣人出國宣教的NGO(非政府組織),在那半年期間我認識了一些宣教士,受訪的宣教士也會介紹其他合適的受訪者,就這樣慢慢累積了資源。當我確定要做這件事,便在2014 年底離開NGO,2015 年元旦,「世界微光」正式開站。

起初我用個人接案的收入來維持網站的運作,後來覺得可能需要更多資源去做更多更深的發展,除了官網的捐款贊助,2017 年也開始在募資平台做募資計畫。

「世界微光」的報導,除了故事本身有歷史價值,對於台灣一般社會大眾也是有意義的。剛好那幾年台灣突然開始流行做國際志工,或是鼓勵大家去國際移動,我發現這些宣教士的故事是很好的例子,會讓大眾很好奇,為什麼這些人會去比較冷門的國家,而且待的時間非常久。他們不像一般國際志工可能只是待一、二年,或者選擇比較舒服的國家,或是因為結婚、留學、工作才遠赴他國,宣教士是為了服務才出去的。這些故事有個特點,就是和大家既有的認知不同,因此很值得分享。

我通常選擇受訪者的時候,會跳過比較敏感的對象,例如身處在比較危險的國家,公開身份可能會為他帶來麻煩等等。保護受訪者是首要的前提。

能夠到當地採訪,當然會有比較深刻的感受和體驗,但由於經費的緣故,我無法總是出國採訪,只有少數是有機會跟著到當地去,例如西非的連加恩、敘利亞難民、韓國的脫北者教會等等。但也因為我的「位置」較為特殊,比如大部分的受訪者知道我同樣是教徒,會產生較高的信任感,採訪者和受訪者之間的距離感相對較小,比起在一般媒體採訪時更願意分享深入內心的事。

我曾採訪過一位在日本的宣教士,他高中時曾因為課業壓力太大而輕生獲救。他看到我報導的他的故事之後,寫信跟我說,他感動得跪下來一直流淚禱告, 才明白原來這一路走來,他的生命就是要發生這樣的故事……

『 我寫的故事竟然也能讓宣教士的心得到安慰,內心便覺得十分感動。 』

我之所以會開始辦講座,是因為文章發表之後,許多人對故事主角很感興趣,想要認識他們。那時就想,來試試看辦講座,讓主角直接和大眾面對面,沒想到效果滿好的!而且一開始我們辦的都是收費講座,當你看到有人願意付200 元來參加一場講座,只是為了聽宣教士的故事時,我便覺得這些故事是有價值的,我想走的路線是對的。

後來歐旻慈善基金會願意在講座方面贊助我們,免費讓更多人來參加,所以目前我們在北部和南部都會不定期舉辦。不過這幾年遇到的挑戰是免費的講座太多了,因此我們也在思考如何可以更優化,讓大家不只是來聽完就走,還能發揮不同的影響。

我們把自己當成媒介。在文字報導方面,與網路及報紙等大眾媒體合作,例如關鍵評論、自由時報等等,讓文章有更多機會露出。某些更有資源的媒體看到故事後,覺得很有興趣便與我們接洽,直接去採訪受訪者或者跟著他們到當地去做更深入的報導。

講座的影響力就更明顯了,那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例如有些媒體的記者聽完講座之後便直接採訪講者,也有人跟著講者回去當志工。像是有位社工人員跟著講者到烏干達當了半年志工;有位獨立記者來參加南蘇丹的講座之後,便跟宣教士到南蘇丹幫公視做了報導,所以那陣子電視新聞上突然出現許多南蘇丹的新聞,都是講述宣教士在當地的故事。還有個女生聽了故事後辭職去南蘇丹當志工,回來之後成為台灣南蘇丹協會的窗口。

來參加講座的聽眾大部分是非基督徒,且多是對服務或社會議題、國際議題比較有興趣的人。

『 我覺得影響這群人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大部分比較有想法,在各樣的議題上也比較敢發聲。 』

有些主講人的視野和世界觀與一般安逸的台灣人比較不同,所以通常講座結束時,大家都有一種好像看到一個新的世界的感覺。

現在我經常會去思考:「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我不希望我做的事情只是為存在而存在,還是必須有很明確的定位。如果我做的事情別人已經可以做得更好,那麼我是不是還要繼續下去?這是我目前在思考的問題。

我的新年計畫是出版一本書。一來是一直有讀者在詢問,另方面「世界微光」至今五年了,剛好走到一個階段,可以集結一些故事。此外,我打算先著手撰寫早期宣教士的故事,近幾年他們陸續凋零,有必要將這些故事保留下來。

對我個人而言,開始學習、參與跨文化宣教,也開拓了我的視野。在這之前,我的觀念一直停留在要去採訪許多好的故事,現在則是會設身處地去想,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是文化傳統習俗重要,還是信仰的核心重要?面對與自己不同派別立場以及異文化時,會有比較大的包容性,去分辨雙方是核心價值不同,還是只是風格的差異。

另一方面,也是在這當中,我真正看到許多更深的信仰學問。我們處在自身本地文化、視野當中,常常認為信仰就是這個樣子,但是當你接觸不同文化和種族時,會促使自己去思考:

『 我所信的到底是什麼信仰?它在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樣的角色?然後這個時候,你會看得更清楚,也更加想去挖掘更深的答案。 』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優傳媒刊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