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諭專訪-2》自學最大優點 保有每個孩子多樣性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王婉諭專訪-2》自學最大優點 保有每個孩子多樣性
2020-03-02 18:00:00
A+
A
A-

王婉諭認為自學最大的優點,在於孩子們破除框架,保有每個人的多樣性。(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媽媽,為什麼立法院的警衛都要站起來說『委員好』,為何不坐著say hello?」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有3名在家自學的孩子,在沒有「老師說了算」的教育體制內學習,讓他們對威權既不害怕也不恐懼,甚至不太理解什麼是權力。小燈泡事件後,王婉諭暫時給孩子選擇自學方案,她認為最大的優點,在於孩子們破除框架,保有每個人的多樣性。

 

王婉諭接受《優傳媒》專訪時表示,小燈泡的姊姊小蝌蚪在一、二年級時,原本就讀體制內學校,後來會選擇自學,是因為2016年三月發生小燈泡事件後,姊姊在學校裡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些「系統性的框架」。

 

譬如,有家長猜到是發生在姊姊班上的家庭,是否該公開討論?又如學校的輔導諮詢中心會有一個所謂的「流程」要走,去評估小孩受到創傷的影響有多大,以及是不是能夠復原等等,「我都理解這是善意,但對姊姊來講,就會覺得這個時間點,我不想談這件事,但卻又要被安排要去談這件事,她覺得不舒服。」

 

王婉諭說:「我當然可以理解學校是好意,這個系統整個建置是好的,但就因為有一些框架存在,所以對於被接受的對象不見得是有幫助的。」

 

因此,她與先生和小孩討論後,想說讓孩子離開學校喘一下,「我們相信她或許有她自己復原的方法,所以就申請離開,也想看看體制外的狀況。」

 

就此,小蝌蚪從三年級開始在家自學至今日的六年級;小燈泡的雙胞胎弟弟小海豹和小鯨魚,目前則是讀大班的年紀,同樣在家自學。

 

王婉諭說,自學在學習過程中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這件事。(圖/記者湯佳玲攝)

 

王婉諭說,自學的優點是他們沒有什麼框架,不會拘泥在得到標準答案,「學習過程中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這件事」,彼此會討論為什麼你會這樣講,為何他會那樣講,「自學最好的地方,就是保有每人的多樣性。」

 

王婉諭認為,現在和未來的社會已經不是一個追求標準答案的社會,而是每個人有不同的想法,但怎麼樣可以相互合作。她說,如果不理解這種學習歷程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樣的學習非常沒有效率,因為光是一個數學題,可能有不同的想法路徑,但最後得到相同的答案,「我們會很重視那過程,為什麼你會這樣想、我會這樣想,然後我試圖理解你怎麼想,雖然答案是一樣的。」她還說,雙胞胎每個禮拜都會討論下週要去哪裡玩,也是相同的情況,花很多時間討論,了解彼此的想法。

 

王婉諭表示,自學的環境「很不威權」,大人的權力放得很低,因此孩子對威權既不會害怕也不會恐懼,「甚至不太理解什麼是權力這件事情,所以比較能保有自己的想法。」不像在學校時,很多時候就是校長說了算、老師說了算,但學校人多就必須有管理,「這很能理解」。

 

王婉諭說,她的小孩來立法院幾次後,最大疑惑就是「為什麼警衛要站起來跟媽媽說『委員好』?為何不坐在位子上say hello就好?」王婉諭說,她試圖將一些威權跟階級的概念放進去解釋給孩子聽,因為在她當立委之前,她的孩子是毫無威權跟階級概念的。

 

問及小蝌蚪接下來讀國中是否還要自學?王婉諭說,他們選擇每年遞交申請書的方式,每年進行檢討;至於雙胞胎上小學後是否自學,則要看看立委工作到9月的開學狀態,是否忙得過來,王婉諭說,否則,在自學團體裡一直麻煩其他家長,沒有相對應的付出,「是有點不妥的,看看最近立法院的狀況再決定。」

王婉諭認為自學最大的優點,在於孩子們破除框架,保有每個人的多樣性。(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媽媽,為什麼立法院的警衛都要站起來說『委員好』,為何不坐著say hello?」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有3名在家自學的孩子,在沒有「老師說了算」的教育體制內學習,讓他們對威權既不害怕也不恐懼,甚至不太理解什麼是權力。小燈泡事件後,王婉諭暫時給孩子選擇自學方案,她認為最大的優點,在於孩子們破除框架,保有每個人的多樣性。

 

王婉諭接受《優傳媒》專訪時表示,小燈泡的姊姊小蝌蚪在一、二年級時,原本就讀體制內學校,後來會選擇自學,是因為2016年三月發生小燈泡事件後,姊姊在學校裡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些「系統性的框架」。

 

譬如,有家長猜到是發生在姊姊班上的家庭,是否該公開討論?又如學校的輔導諮詢中心會有一個所謂的「流程」要走,去評估小孩受到創傷的影響有多大,以及是不是能夠復原等等,「我都理解這是善意,但對姊姊來講,就會覺得這個時間點,我不想談這件事,但卻又要被安排要去談這件事,她覺得不舒服。」

 

王婉諭說:「我當然可以理解學校是好意,這個系統整個建置是好的,但就因為有一些框架存在,所以對於被接受的對象不見得是有幫助的。」

 

因此,她與先生和小孩討論後,想說讓孩子離開學校喘一下,「我們相信她或許有她自己復原的方法,所以就申請離開,也想看看體制外的狀況。」

 

就此,小蝌蚪從三年級開始在家自學至今日的六年級;小燈泡的雙胞胎弟弟小海豹和小鯨魚,目前則是讀大班的年紀,同樣在家自學。

 

王婉諭說,自學在學習過程中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這件事。(圖/記者湯佳玲攝)

 

王婉諭說,自學的優點是他們沒有什麼框架,不會拘泥在得到標準答案,「學習過程中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這件事」,彼此會討論為什麼你會這樣講,為何他會那樣講,「自學最好的地方,就是保有每人的多樣性。」

 

王婉諭認為,現在和未來的社會已經不是一個追求標準答案的社會,而是每個人有不同的想法,但怎麼樣可以相互合作。她說,如果不理解這種學習歷程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樣的學習非常沒有效率,因為光是一個數學題,可能有不同的想法路徑,但最後得到相同的答案,「我們會很重視那過程,為什麼你會這樣想、我會這樣想,然後我試圖理解你怎麼想,雖然答案是一樣的。」她還說,雙胞胎每個禮拜都會討論下週要去哪裡玩,也是相同的情況,花很多時間討論,了解彼此的想法。

 

王婉諭表示,自學的環境「很不威權」,大人的權力放得很低,因此孩子對威權既不會害怕也不會恐懼,「甚至不太理解什麼是權力這件事情,所以比較能保有自己的想法。」不像在學校時,很多時候就是校長說了算、老師說了算,但學校人多就必須有管理,「這很能理解」。

 

王婉諭說,她的小孩來立法院幾次後,最大疑惑就是「為什麼警衛要站起來跟媽媽說『委員好』?為何不坐在位子上say hello就好?」王婉諭說,她試圖將一些威權跟階級的概念放進去解釋給孩子聽,因為在她當立委之前,她的孩子是毫無威權跟階級概念的。

 

問及小蝌蚪接下來讀國中是否還要自學?王婉諭說,他們選擇每年遞交申請書的方式,每年進行檢討;至於雙胞胎上小學後是否自學,則要看看立委工作到9月的開學狀態,是否忙得過來,王婉諭說,否則,在自學團體裡一直麻煩其他家長,沒有相對應的付出,「是有點不妥的,看看最近立法院的狀況再決定。」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