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與黑糖的邂逅 珍煮丹的幕後推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優影音
珍珠與黑糖的邂逅 珍煮丹的幕後推手
2020-04-10 00:00:00
A+
A
A-

 

 

優傳媒記者周書靜/台北報導

高永誠,今年35歲,從夜市小攤販開始,一步步打造出台灣最大黑糖飲品連鎖品牌《珍煮丹》。擁有60幾家分店、去年營收約四億元,日本,港澳、韓國和新加坡都有營業據點,美國市場是他下一個業務重點。

 

俐落線條的短髮,整理過的些微鬍子,一身簡約灰白色系的西裝,踩的不是正經八百的皮鞋,而是一雙白色球鞋,符合了他粗曠的外型和狂放的性格。

 

走進《珍煮丹》南山微風旗艦店,眼前的歐式華麗裝修,搭配的卻是黑底金質的毛筆字,11點開賣前,門口早就聚集了等待多時的客人。事實上,高永誠今天的事業版圖,並非無風無浪一舉成名,對事業的狂熱,讓他經歷了和國父近似的「革命11年」,才成功。

 

穩紮穩打的建立品牌

 

《珍煮丹》這名字對於時下年輕人並不陌生,不過創業初時甚至到現在,卻也有人一直把它看成「珍煮母」,高永誠欣然接受這一場美麗的誤會,也意外製造了不少討論和話題。打開沸騰翻滾的大鐵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泡在咖啡色光滑透亮的黑糖中,加上乳白色的鮮奶,是店裡招牌「黑糖珍珠鮮奶」。看似簡單,裡面確藏著滿滿訣竅。

 

說起一路走來的艱辛,十幾年前網路資訊並不發達,黑糖的製作都是從零開始,土法煉鋼嘗試,高永誠從火候開始研究,不起眼的珍珠,光是大小都有講究。他發現市面上波霸飲料,其實咀嚼完嘴巴會有點痠,於是和廠商協調客製化尺寸,最後發現,直徑決定0.85公分大小的珍珠最適中;為了與市面上飲品有區隔,他以天然健康的概念,用牛奶取代奶精、黑糖取代果糖,果然一上市就造成轟動。
 

《珍煮丹》帶起了風潮,各地手搖飲料都吹起跟風,連超商都開賣了黑糖珍珠。這股風潮讓高永誠口袋滿滿,單店的月營業額最高300萬以上,創下了輝煌紀錄。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同業競爭,對於滿街都是黑糖珍珠,多了這麼多競爭者,稀釋了客群,難道不覺得壓力很大嗎?

 

高永誠自信的說:「有競爭才會進步,不怕別人抄襲、模仿,因為我會不斷的創新。」
 

 

從無名到爆紅的艱辛

 

時間回到2009年,高永誠與妻子吳幸蓉,原本做的是「跑單幫」自己帶貨的服飾生意,收入好壞全憑景氣說話。家人建議夫妻應該做更有發展性的事業。完全沒有餐飲經驗的兩人,只知道「餐」、「飲」是永遠的需求。

雖然沒有經驗,但是看到滿大街的手搖杯店,自己和妻子也都是飲料一族,於是也激起了雄心壯志,開始思考要怎麼樣從中做出一個核心產品。憑著對市場的敏銳度,認為珍珠是台灣的一個代表,於是讓珍珠登台當主角,用它創造品牌,使它更發揚光大。

 

《珍煮丹》一開始創立的點是士林夜市,雖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原以為人潮就是錢潮的地方,卻事與願違成了艱辛的開始,創業起步想像的太過簡單美好,卻忘了自己的品牌是一個零,沒有人知道。

 

當時攤車簡陋,飲品也完全沒有頭緒,「一切都是很抽象、很傳統、很模糊」。所以當時的珍煮丹並不吸引人。他決定收掉了夜市攤位,夫妻倆回到過去在夜市外圍、月租三萬元的二十坪倉庫,把其中五坪切割成門市,小本經營。

 

「太太自己下去炒黑糖,在高溫下沒有冷氣空調的廚房,像暖爐一樣,那時賺不到錢,只敢請一個工讀生,過程中還經歷了食安風暴,塑化劑和毒澱粉,雖然自己店裡並未「中標」,但新聞大規模報導,消費者人心惶惶,市場發生很大的變化,面臨快倒閉的狀態。那是創業以來最低谷。」

 

當事業面臨抉擇的關卡,高永誠站在店內看著只經過不駐足的人潮,老婆冷不防的問他:「如果不做這家店,退路是什麼?」他毫不思索的說「沒有退路」,就這樣帶著堅毅的信念走向前未知的夢想。

2015年,高永誠夫妻決定再賭一把,除了砸下身上所有積蓄,也向朋友借錢,把店開回士林夜市,且親自和工程團隊溝通裝潢風格,一改過去雜貨店的形象。
 
「明明產品很好喝、親友、顧客都很有信心,但卻在怎麼做,成績一直停滯不前。」高永誠在這時候反思了不足的地方。

 

他開始去上課、提升自己專業技能、知識,學行銷管理,和老婆分工合作,搭配得天衣無縫。認真思考並著手解決個又一個問題之後,高永誠的店漸漸有了起色,也把特色凸顯出來讓人注意,開始有媒體邀訪、上節目、部落客也來寫開箱文,幾年內迅速竄紅,也在這個時候學會了如何強化品牌價值,今天被看見的《珍煮丹》已經是創業第10年了。

 

《珍煮丹》的爆紅,讓有意加盟的抱錢來找高永誠,但連自己朋友推薦的加盟主,他都還要謹慎面試,而且還不一定錄取。以去年為例,填表有意加盟的約四百多組,實際到說明會現場的大概兩百組,再經過主管初訪、二訪等流程,最後錄取只有十二組。對一位創辦人來說,過程的嚴格不是刻意,而是最基本要求,辛苦建立的品牌之後,慎選合作的對象變的很重要,他在意的是對方有沒有也把品牌當成自己孩子一樣。

 

而他對待員工就像朋友家人一樣,巡場的時候,只要靠近工作檯,就一定捲起袖子,洗刷.整理,沒有老闆的架子,關心每一位員工的狀況。這他也是後來學會和員工這樣互動。「老婆常常說「帶人要帶心」,以前不懂這個道理,覺得我發薪水給員工他應該把工作做好。」

 

這些過程讓他知道,當老板用心在員工身上,員工也會有相同的方式回應,工作有向心力,自然提升彼此關係,互相與體諒很重要,不單只是雇主的關係。

 

背後偉大女人

 

「老婆是我強大的後盾。」說起這句,目光往太太的身影撇了過去。高永誠笑著說,他們一起創業沒有什麼爭吵,尊重彼此,理性的溝通,如果意見不和就講道理,看誰說服誰。

「印象最深的是,我們總共生了三個孩子,當時最小的才五個多月大,我太太背著嗷嗷待哺的老三,滿身大汗煮珍珠、顧店,什麼都親力親為。她和我創業是什麼都沒有,更不知道未來在哪裡,一個女人拋開一切,這樣跟著你、支持你,有什麼比這個偉大。」高永誠說完,眼角已噙著淚水。

 
不要等100分再做


「很多人都有夢想,但在起頭的時候,會認為自己沒準備好而不敢出發,總是給自己太多設限,當你想等到一百分的時候在出發,也許最好的時機點就錯過了。」

 

高永誠認為,很多事情沒有辦法準備到很完美,所以當有想法、有目標的時候,80分就可以勇敢行動,大膽的去嘗試,有些事情是在做的時候會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學習問題。「做生意沒有什麼特別的訣竅,就是做出差異性,獨樹一格!」

 

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但他自己創造不凡的人生,從營運、管理、行銷、代理、加盟,商業上的各種學問,都是高永誠自己一路像摸著石頭過河一樣的走過來。在實戰中所熬煉出來的除了一身本事,也淬鍊了待人的智慧,和創新的能力,《珍煮丹》成了時下年輕人喜愛的品牌,背後累積的故事讓高永誠樂於鼓勵年輕人勇敢追夢。

 

 

優傳媒記者周書靜/台北報導

高永誠,今年35歲,從夜市小攤販開始,一步步打造出台灣最大黑糖飲品連鎖品牌《珍煮丹》。擁有60幾家分店、去年營收約四億元,日本,港澳、韓國和新加坡都有營業據點,美國市場是他下一個業務重點。

 

俐落線條的短髮,整理過的些微鬍子,一身簡約灰白色系的西裝,踩的不是正經八百的皮鞋,而是一雙白色球鞋,符合了他粗曠的外型和狂放的性格。

 

走進《珍煮丹》南山微風旗艦店,眼前的歐式華麗裝修,搭配的卻是黑底金質的毛筆字,11點開賣前,門口早就聚集了等待多時的客人。事實上,高永誠今天的事業版圖,並非無風無浪一舉成名,對事業的狂熱,讓他經歷了和國父近似的「革命11年」,才成功。

 

穩紮穩打的建立品牌

 

《珍煮丹》這名字對於時下年輕人並不陌生,不過創業初時甚至到現在,卻也有人一直把它看成「珍煮母」,高永誠欣然接受這一場美麗的誤會,也意外製造了不少討論和話題。打開沸騰翻滾的大鐵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泡在咖啡色光滑透亮的黑糖中,加上乳白色的鮮奶,是店裡招牌「黑糖珍珠鮮奶」。看似簡單,裡面確藏著滿滿訣竅。

 

說起一路走來的艱辛,十幾年前網路資訊並不發達,黑糖的製作都是從零開始,土法煉鋼嘗試,高永誠從火候開始研究,不起眼的珍珠,光是大小都有講究。他發現市面上波霸飲料,其實咀嚼完嘴巴會有點痠,於是和廠商協調客製化尺寸,最後發現,直徑決定0.85公分大小的珍珠最適中;為了與市面上飲品有區隔,他以天然健康的概念,用牛奶取代奶精、黑糖取代果糖,果然一上市就造成轟動。
 

《珍煮丹》帶起了風潮,各地手搖飲料都吹起跟風,連超商都開賣了黑糖珍珠。這股風潮讓高永誠口袋滿滿,單店的月營業額最高300萬以上,創下了輝煌紀錄。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同業競爭,對於滿街都是黑糖珍珠,多了這麼多競爭者,稀釋了客群,難道不覺得壓力很大嗎?

 

高永誠自信的說:「有競爭才會進步,不怕別人抄襲、模仿,因為我會不斷的創新。」
 

 

從無名到爆紅的艱辛

 

時間回到2009年,高永誠與妻子吳幸蓉,原本做的是「跑單幫」自己帶貨的服飾生意,收入好壞全憑景氣說話。家人建議夫妻應該做更有發展性的事業。完全沒有餐飲經驗的兩人,只知道「餐」、「飲」是永遠的需求。

雖然沒有經驗,但是看到滿大街的手搖杯店,自己和妻子也都是飲料一族,於是也激起了雄心壯志,開始思考要怎麼樣從中做出一個核心產品。憑著對市場的敏銳度,認為珍珠是台灣的一個代表,於是讓珍珠登台當主角,用它創造品牌,使它更發揚光大。

 

《珍煮丹》一開始創立的點是士林夜市,雖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原以為人潮就是錢潮的地方,卻事與願違成了艱辛的開始,創業起步想像的太過簡單美好,卻忘了自己的品牌是一個零,沒有人知道。

 

當時攤車簡陋,飲品也完全沒有頭緒,「一切都是很抽象、很傳統、很模糊」。所以當時的珍煮丹並不吸引人。他決定收掉了夜市攤位,夫妻倆回到過去在夜市外圍、月租三萬元的二十坪倉庫,把其中五坪切割成門市,小本經營。

 

「太太自己下去炒黑糖,在高溫下沒有冷氣空調的廚房,像暖爐一樣,那時賺不到錢,只敢請一個工讀生,過程中還經歷了食安風暴,塑化劑和毒澱粉,雖然自己店裡並未「中標」,但新聞大規模報導,消費者人心惶惶,市場發生很大的變化,面臨快倒閉的狀態。那是創業以來最低谷。」

 

當事業面臨抉擇的關卡,高永誠站在店內看著只經過不駐足的人潮,老婆冷不防的問他:「如果不做這家店,退路是什麼?」他毫不思索的說「沒有退路」,就這樣帶著堅毅的信念走向前未知的夢想。

2015年,高永誠夫妻決定再賭一把,除了砸下身上所有積蓄,也向朋友借錢,把店開回士林夜市,且親自和工程團隊溝通裝潢風格,一改過去雜貨店的形象。
 
「明明產品很好喝、親友、顧客都很有信心,但卻在怎麼做,成績一直停滯不前。」高永誠在這時候反思了不足的地方。

 

他開始去上課、提升自己專業技能、知識,學行銷管理,和老婆分工合作,搭配得天衣無縫。認真思考並著手解決個又一個問題之後,高永誠的店漸漸有了起色,也把特色凸顯出來讓人注意,開始有媒體邀訪、上節目、部落客也來寫開箱文,幾年內迅速竄紅,也在這個時候學會了如何強化品牌價值,今天被看見的《珍煮丹》已經是創業第10年了。

 

《珍煮丹》的爆紅,讓有意加盟的抱錢來找高永誠,但連自己朋友推薦的加盟主,他都還要謹慎面試,而且還不一定錄取。以去年為例,填表有意加盟的約四百多組,實際到說明會現場的大概兩百組,再經過主管初訪、二訪等流程,最後錄取只有十二組。對一位創辦人來說,過程的嚴格不是刻意,而是最基本要求,辛苦建立的品牌之後,慎選合作的對象變的很重要,他在意的是對方有沒有也把品牌當成自己孩子一樣。

 

而他對待員工就像朋友家人一樣,巡場的時候,只要靠近工作檯,就一定捲起袖子,洗刷.整理,沒有老闆的架子,關心每一位員工的狀況。這他也是後來學會和員工這樣互動。「老婆常常說「帶人要帶心」,以前不懂這個道理,覺得我發薪水給員工他應該把工作做好。」

 

這些過程讓他知道,當老板用心在員工身上,員工也會有相同的方式回應,工作有向心力,自然提升彼此關係,互相與體諒很重要,不單只是雇主的關係。

 

背後偉大女人

 

「老婆是我強大的後盾。」說起這句,目光往太太的身影撇了過去。高永誠笑著說,他們一起創業沒有什麼爭吵,尊重彼此,理性的溝通,如果意見不和就講道理,看誰說服誰。

「印象最深的是,我們總共生了三個孩子,當時最小的才五個多月大,我太太背著嗷嗷待哺的老三,滿身大汗煮珍珠、顧店,什麼都親力親為。她和我創業是什麼都沒有,更不知道未來在哪裡,一個女人拋開一切,這樣跟著你、支持你,有什麼比這個偉大。」高永誠說完,眼角已噙著淚水。

 
不要等100分再做


「很多人都有夢想,但在起頭的時候,會認為自己沒準備好而不敢出發,總是給自己太多設限,當你想等到一百分的時候在出發,也許最好的時機點就錯過了。」

 

高永誠認為,很多事情沒有辦法準備到很完美,所以當有想法、有目標的時候,80分就可以勇敢行動,大膽的去嘗試,有些事情是在做的時候會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學習問題。「做生意沒有什麼特別的訣竅,就是做出差異性,獨樹一格!」

 

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但他自己創造不凡的人生,從營運、管理、行銷、代理、加盟,商業上的各種學問,都是高永誠自己一路像摸著石頭過河一樣的走過來。在實戰中所熬煉出來的除了一身本事,也淬鍊了待人的智慧,和創新的能力,《珍煮丹》成了時下年輕人喜愛的品牌,背後累積的故事讓高永誠樂於鼓勵年輕人勇敢追夢。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