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小國生存之道:愛沙尼亞與蒙特內哥羅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陽山縱論歐亞》小國生存之道:愛沙尼亞與蒙特內哥羅
2020-02-19 07:00:00
A+
A
A-

愛沙尼亞在波羅的海和芬蘭灣之濱,是波海三國中最小的國家。(圖/翻攝自Google地圖)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以後,在蘇聯東歐變天的歷程中,經由分裂丶衝突與斡旋,一共出現了29個新國家。其中15個在前蘇聯,14個在中東歐。其中,人口最少的是從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意譯「黑山」,係南聯邦六個共和國之一,(本文在稱呼民族時用「黑山」一辭,以便區隔),該國的國土面積1.38萬平方公里,人口63萬人,平均國民所得不到一萬美元。其次,則是從蘇聯分裂出來的愛沙尼亞,國土面積4.52萬平方公里,人口132萬人,平均國民所得約25000美元。

 

這兩個小型國家分處東歐的南北兩側,愛沙尼亞位於波羅的海和芬蘭灣之濱,係波海三國(Baltic States)最北的國家;而蒙特內哥羅地處巴爾幹(Balkan)半島西南角,臨亞得利亞海。

 

「波海」和「巴爾幹」在地理上南轅北轍,但美國總統川普卻弄不清楚兩者的區別,其實他的夫人Melania Trump,原名Melanija Knavs,就是巴爾幹半島的移民,原籍是斯洛文尼亞(Slovenia)。但川普在面見「波海」國家的領袖時,卻誤認對方來自「巴爾幹」半島,一時之間,傳為國際笑譚。

 

愛沙尼亞是芬蘭近鄰,同屬歐洲的少數民族「芬-烏語族」,他們在二丶三千年前從中亞遷來東歐,目前總共有2000多萬人。其中以匈牙利人最多,共約1300萬;芬蘭人次之,約600萬;愛沙尼亞人則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追求獨立的意願卻十分堅強。

 

1989年以後,愛沙尼亞人透過「歌唱的革命」(singing revolution),在好幾萬人的大合唱中,高唱民族歌曲,鼓動愛國情緒,充分表達了脫離蘇聯丶獨立自主的意願。

 

不同於鄰邦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在爭取獨立的過程中因為武裝衝突而造成民眾流血犧牲;愛沙尼亞人卻憑藉著冷靜丶和諧與非凡的智慧,化解紛爭,平靜的實現了和平革命!

 

1990年2月24日,在二次大戰之前曾經獨立存在的「愛沙尼亞共和國」國會重新召開,選出了464位議員,其中包括在1940年被併吞時流亡的35位議員。

 

同年5月,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宣布恢復50年前的國號「愛沙尼亞共和國」,並規定只有經該國蘇維埃批准通過的法律才被允許施行,不再受蘇聯法制的束縛,形同法理獨立!

 

1991年8月19日,蘇聯發生「八一九政變」,總書記戈巴契夫被蘇共保守派在黑海之濱劫持囚禁,愛沙尼亞趁機於次日宣布獨立。該國最高蘇維埃指示當時正在芬蘭進行訪問的外交部長留守在當地,以便必要時宣佈建立海外流亡政府。

 

面對俄軍準備強佔首都塔林的電視塔,以便控制宣傳機器,愛沙尼亞民眾堅守崗位丶不屈不撓丶捍衛到底!俄軍也保持和平自制,未發一槍一彈。8月26日,蘇聯中央在政變失敗之後發表聲明,承認波海三國的獨立訴求。轉瞬間,立即化解了衝突的危機,也使軍民對峙的風險迎刄而解。

 

1991年獨立後,愛沙尼亞人幫芬蘭代工生産,再加上本身的能源儲存和科技發展,日子過得還不錯。1999年9月,該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4年5月,加入歐盟;2011年1月,正式加入歐元區,成為歐元區第17個國家,目前該國的平均國民所得,和台灣在伯仲之間。

 

根據「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愛沙尼亞中學生的表現名列前矛。2019年12月舉行的PISA測驗,共有來自79個國家和地區的600,000名學生參與,其中,中國大陸在閱讀丶數學和科學三項的表現均為世界第一;台灣是閱讀17丶數學第五丶科學第十;愛沙尼亞則是閱讀第五丶數學第八丶科學第四。

蒙特內哥羅是東歐人口最少的國家,在巴爾幹半島西南,臨亞得利亞海(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至於巴爾幹半島這一邊,與塞爾維亞人同文丶同語丶同種的黑山人,在常年與塞國結盟之後,突然反目丶決定分而治之。2006年5月21日該國舉行公投,以55.5%的些微多數通過,決定獨立建國,從此與塞族人分道揚鑣!進而投靠北約,成為第29個成員國。同時,它也從原先親俄的立場,轉而成為西方戰略聯盟深入東歐的前沿陣地,變成了俄羅斯的心頭之患。

 

2018年7月中旬,川普總統接受媒體訪問表示,剛加入北約的蒙特內哥羅很可能會成為另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為什麽?因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對這個袖珍小國加入北約非常不滿,很可能將迫使西方國家陷入第三次大戰的危境。

 

川普質疑,為什麼我們的子弟要為這樣一個侵略性(aggressive)的小國打仗?這是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的規定,「各締約國同意對於歐洲或北美之一個或數個締約國之武裝攻擊,應視為對締約國全體之攻擊。因此,締約國同意如此種武裝攻擊發生,每一締約國按照聯合國憲章第五十一條所承認之單獨或集體自衛權利之行使,應單獨並會同其他締約國採取視為必要之行動,包括武力之使用,協助被攻擊之一國或數國以恢復並維持北大西洋區域之安全。」

 

正是由於西方有現實的戰略需求,蒙特內哥羅不但對外有恃無恐,而且對內也維持著東歐各國中最持久丶最執拗丶也最腐化的威權統治。

 

現任總統久卡諾維奇(Milo Dukanovic,1962-)已前後掌政近30年!從1991年29歳擔任總理起,到1998年36歲出任總統,然後在2003到2006年丶2008到2010年多次出任總理,2018年以後又續任總統。在東歐的強人領袖中,堪稱奇葩!只有俄羅斯的普京執政迄今20年,擔任過四任總統和一任總理,可堪比擬。

蒙特內哥羅國旗。(圖/翻攝自Wikimedia Commons)

久卡諾維契領導的「黑山社會主義民主黨」,前身就是共黨時代的「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盟」的分支,從1990年迄今,該黨一直掌政。質言之,這是一個未經歷「政黨輪替」與「民主轉型」的社會主義政權。許多人甚至認為,這是一個不折不扣丶腐敗專斷的「竊國政體」(kleptocracy)。 所謂民主選舉實際上只是換湯不換藥,威權專政的現象也從未改變,這正是「民選的獨裁」(electoral autocracy)!

 

在歷來黑山的政治人物中,最有名的當屬吉拉斯(Milovan Djilas,1911-1995)。他是南斯拉夫共黨領導人狄托(Josip Broz Tito,1892-1980)的戰友,1940年,出任南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分管宣傳工作。1941年,德國入侵,南共成立了以狄托為首的軍事委員會,吉拉斯擔任委員。1945年3月,出任南斯拉夫民主聯邦臨時政府的蒙特內哥羅總理,成為黑山人當中最重要的領袖。

 

二戰結束後,吉拉斯擔任南共聯盟中央執委、國民議會議長和副總統等要職。但是在1953年10月,由於主張把南共聯盟轉變成議會民主政黨,實行多黨制和西方式民主,被南共聯盟開除,解除了黨內外一切職務。1956年,他被逮捕,並被判刑三年。

 

1957年,吉拉斯在獄中寫下《新階級》(New Class)一書,批判南共教條主義和思想專制,該書偷運到美國出版,半年之內再印了十次,一時之間轟動全球,但他的刑期也因此被追加到十年。

吉拉斯的名著《沒有正義的地方》書影。(圖/翻攝自Google)

1958年,吉拉斯出版了自傳《沒有正義的地方》(Land without Justice)。描絵他的故鄉蒙特內哥羅,各族群與各宗族之間鬥爭丶殺戮極為嚴重,是一個充滿血腥丶暴力與仇恨的地方。

 

1878年,蒙特內哥羅在柏林會議中獲得獨立地位,1910年,建立了蒙特內哥羅王國。一次大戰後,奧圖曼土耳其帝國與奧匈帝國紛紛解體,許多穆斯林和奧匈帝國的軍人在此地遭到殘酷的殺戮。吉拉斯說:「在每一處我們經過的路上,都看得見傷痛」,包括墓碑丶屠殺丶種種不幸一個接著一個發生,不僅是針對敵人,還包括「我們黑山人,自己人殺自己人」!

 

對於族群身分,吉拉斯自認是「塞爾維亞背景的黑山人」。但他不認為真的存在另一個「獨立的黑山族群和國族認同」。換言之,他出生在蒙特內哥羅,但仍是塞爾維亞人。

 

吉拉斯已經故去了,但他確實有先見之明。迄今為止,在蒙特內哥羅60多萬人口中,45%自認是黑山人,28%則是塞爾維亞人。至於語言的認知方面,43%認為他們講的是塞爾維亞語,37%則認為是黒山語。這些數據清楚的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前途未卜的新國家,呈現出多元分歧的族群文化認同。如果北約各國真要為它和俄羅斯大打一仗,那就太划不來了。

 

由此看來,這兩個新興小國的命運,恐怕真的是南轅北轍,大不同!    

愛沙尼亞在波羅的海和芬蘭灣之濱,是波海三國中最小的國家。(圖/翻攝自Google地圖)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以後,在蘇聯東歐變天的歷程中,經由分裂丶衝突與斡旋,一共出現了29個新國家。其中15個在前蘇聯,14個在中東歐。其中,人口最少的是從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意譯「黑山」,係南聯邦六個共和國之一,(本文在稱呼民族時用「黑山」一辭,以便區隔),該國的國土面積1.38萬平方公里,人口63萬人,平均國民所得不到一萬美元。其次,則是從蘇聯分裂出來的愛沙尼亞,國土面積4.52萬平方公里,人口132萬人,平均國民所得約25000美元。

 

這兩個小型國家分處東歐的南北兩側,愛沙尼亞位於波羅的海和芬蘭灣之濱,係波海三國(Baltic States)最北的國家;而蒙特內哥羅地處巴爾幹(Balkan)半島西南角,臨亞得利亞海。

 

「波海」和「巴爾幹」在地理上南轅北轍,但美國總統川普卻弄不清楚兩者的區別,其實他的夫人Melania Trump,原名Melanija Knavs,就是巴爾幹半島的移民,原籍是斯洛文尼亞(Slovenia)。但川普在面見「波海」國家的領袖時,卻誤認對方來自「巴爾幹」半島,一時之間,傳為國際笑譚。

 

愛沙尼亞是芬蘭近鄰,同屬歐洲的少數民族「芬-烏語族」,他們在二丶三千年前從中亞遷來東歐,目前總共有2000多萬人。其中以匈牙利人最多,共約1300萬;芬蘭人次之,約600萬;愛沙尼亞人則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追求獨立的意願卻十分堅強。

 

1989年以後,愛沙尼亞人透過「歌唱的革命」(singing revolution),在好幾萬人的大合唱中,高唱民族歌曲,鼓動愛國情緒,充分表達了脫離蘇聯丶獨立自主的意願。

 

不同於鄰邦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在爭取獨立的過程中因為武裝衝突而造成民眾流血犧牲;愛沙尼亞人卻憑藉著冷靜丶和諧與非凡的智慧,化解紛爭,平靜的實現了和平革命!

 

1990年2月24日,在二次大戰之前曾經獨立存在的「愛沙尼亞共和國」國會重新召開,選出了464位議員,其中包括在1940年被併吞時流亡的35位議員。

 

同年5月,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宣布恢復50年前的國號「愛沙尼亞共和國」,並規定只有經該國蘇維埃批准通過的法律才被允許施行,不再受蘇聯法制的束縛,形同法理獨立!

 

1991年8月19日,蘇聯發生「八一九政變」,總書記戈巴契夫被蘇共保守派在黑海之濱劫持囚禁,愛沙尼亞趁機於次日宣布獨立。該國最高蘇維埃指示當時正在芬蘭進行訪問的外交部長留守在當地,以便必要時宣佈建立海外流亡政府。

 

面對俄軍準備強佔首都塔林的電視塔,以便控制宣傳機器,愛沙尼亞民眾堅守崗位丶不屈不撓丶捍衛到底!俄軍也保持和平自制,未發一槍一彈。8月26日,蘇聯中央在政變失敗之後發表聲明,承認波海三國的獨立訴求。轉瞬間,立即化解了衝突的危機,也使軍民對峙的風險迎刄而解。

 

1991年獨立後,愛沙尼亞人幫芬蘭代工生産,再加上本身的能源儲存和科技發展,日子過得還不錯。1999年9月,該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4年5月,加入歐盟;2011年1月,正式加入歐元區,成為歐元區第17個國家,目前該國的平均國民所得,和台灣在伯仲之間。

 

根據「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愛沙尼亞中學生的表現名列前矛。2019年12月舉行的PISA測驗,共有來自79個國家和地區的600,000名學生參與,其中,中國大陸在閱讀丶數學和科學三項的表現均為世界第一;台灣是閱讀17丶數學第五丶科學第十;愛沙尼亞則是閱讀第五丶數學第八丶科學第四。

蒙特內哥羅是東歐人口最少的國家,在巴爾幹半島西南,臨亞得利亞海(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至於巴爾幹半島這一邊,與塞爾維亞人同文丶同語丶同種的黑山人,在常年與塞國結盟之後,突然反目丶決定分而治之。2006年5月21日該國舉行公投,以55.5%的些微多數通過,決定獨立建國,從此與塞族人分道揚鑣!進而投靠北約,成為第29個成員國。同時,它也從原先親俄的立場,轉而成為西方戰略聯盟深入東歐的前沿陣地,變成了俄羅斯的心頭之患。

 

2018年7月中旬,川普總統接受媒體訪問表示,剛加入北約的蒙特內哥羅很可能會成為另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為什麽?因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對這個袖珍小國加入北約非常不滿,很可能將迫使西方國家陷入第三次大戰的危境。

 

川普質疑,為什麼我們的子弟要為這樣一個侵略性(aggressive)的小國打仗?這是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的規定,「各締約國同意對於歐洲或北美之一個或數個締約國之武裝攻擊,應視為對締約國全體之攻擊。因此,締約國同意如此種武裝攻擊發生,每一締約國按照聯合國憲章第五十一條所承認之單獨或集體自衛權利之行使,應單獨並會同其他締約國採取視為必要之行動,包括武力之使用,協助被攻擊之一國或數國以恢復並維持北大西洋區域之安全。」

 

正是由於西方有現實的戰略需求,蒙特內哥羅不但對外有恃無恐,而且對內也維持著東歐各國中最持久丶最執拗丶也最腐化的威權統治。

 

現任總統久卡諾維奇(Milo Dukanovic,1962-)已前後掌政近30年!從1991年29歳擔任總理起,到1998年36歲出任總統,然後在2003到2006年丶2008到2010年多次出任總理,2018年以後又續任總統。在東歐的強人領袖中,堪稱奇葩!只有俄羅斯的普京執政迄今20年,擔任過四任總統和一任總理,可堪比擬。

蒙特內哥羅國旗。(圖/翻攝自Wikimedia Commons)

久卡諾維契領導的「黑山社會主義民主黨」,前身就是共黨時代的「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盟」的分支,從1990年迄今,該黨一直掌政。質言之,這是一個未經歷「政黨輪替」與「民主轉型」的社會主義政權。許多人甚至認為,這是一個不折不扣丶腐敗專斷的「竊國政體」(kleptocracy)。 所謂民主選舉實際上只是換湯不換藥,威權專政的現象也從未改變,這正是「民選的獨裁」(electoral autocracy)!

 

在歷來黑山的政治人物中,最有名的當屬吉拉斯(Milovan Djilas,1911-1995)。他是南斯拉夫共黨領導人狄托(Josip Broz Tito,1892-1980)的戰友,1940年,出任南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分管宣傳工作。1941年,德國入侵,南共成立了以狄托為首的軍事委員會,吉拉斯擔任委員。1945年3月,出任南斯拉夫民主聯邦臨時政府的蒙特內哥羅總理,成為黑山人當中最重要的領袖。

 

二戰結束後,吉拉斯擔任南共聯盟中央執委、國民議會議長和副總統等要職。但是在1953年10月,由於主張把南共聯盟轉變成議會民主政黨,實行多黨制和西方式民主,被南共聯盟開除,解除了黨內外一切職務。1956年,他被逮捕,並被判刑三年。

 

1957年,吉拉斯在獄中寫下《新階級》(New Class)一書,批判南共教條主義和思想專制,該書偷運到美國出版,半年之內再印了十次,一時之間轟動全球,但他的刑期也因此被追加到十年。

吉拉斯的名著《沒有正義的地方》書影。(圖/翻攝自Google)

1958年,吉拉斯出版了自傳《沒有正義的地方》(Land without Justice)。描絵他的故鄉蒙特內哥羅,各族群與各宗族之間鬥爭丶殺戮極為嚴重,是一個充滿血腥丶暴力與仇恨的地方。

 

1878年,蒙特內哥羅在柏林會議中獲得獨立地位,1910年,建立了蒙特內哥羅王國。一次大戰後,奧圖曼土耳其帝國與奧匈帝國紛紛解體,許多穆斯林和奧匈帝國的軍人在此地遭到殘酷的殺戮。吉拉斯說:「在每一處我們經過的路上,都看得見傷痛」,包括墓碑丶屠殺丶種種不幸一個接著一個發生,不僅是針對敵人,還包括「我們黑山人,自己人殺自己人」!

 

對於族群身分,吉拉斯自認是「塞爾維亞背景的黑山人」。但他不認為真的存在另一個「獨立的黑山族群和國族認同」。換言之,他出生在蒙特內哥羅,但仍是塞爾維亞人。

 

吉拉斯已經故去了,但他確實有先見之明。迄今為止,在蒙特內哥羅60多萬人口中,45%自認是黑山人,28%則是塞爾維亞人。至於語言的認知方面,43%認為他們講的是塞爾維亞語,37%則認為是黒山語。這些數據清楚的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前途未卜的新國家,呈現出多元分歧的族群文化認同。如果北約各國真要為它和俄羅斯大打一仗,那就太划不來了。

 

由此看來,這兩個新興小國的命運,恐怕真的是南轅北轍,大不同!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