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主持人Gino 死蔭幽谷中脫穎而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金鐘主持人Gino 死蔭幽谷中脫穎而出
2020-02-06 13:49:00
A+
A
A-

採訪Gino談演藝圈甘苦談。 (圖/記者周書靜攝影)

 

優傳媒記者周書靜/採訪報導

在戲劇中用眼神表露情感,在舞蹈世界用肢體嶄露頭角,在主持工作展現台風、機智。各種身分轉換游刃有餘,充滿專業魅力,他是前男偶像團體K ONE團長,奪得金鐘獎主持的Gino_蔡東威。

 

這天簡約白色上衣,一頭亮金髮色,配在深邃如外國人五官,一點也不突兀。輕鬆坐在沙發上,卻不失了體態,一坐下來侃侃而談,不避諱說起過往跌入谷底的經歷。《紫禁之巔》一部戲突然爆紅,「天蠍」一角,嚐到了走紅的滋味,隨之而來卻是面臨合約的危機。很難想像一位偶像明星,從眾人包圍的掌聲,到願意接演沒有名字的角色。

 

從演員轉型到主持 

 

Gino說著剛接觸主持的時候,會冷場、接不上話,或是接上了卻沒梗,還曾親眼目睹某位一哥,錄完影先在面前鼓勵他,但轉身從鏡中反射看見他翻白眼鄙視,讓他震撼也明白演藝圈的現實,當藝人不紅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後來Gino到了民視接下主持棒,也是很巧妙的機會,「我當時在馬來西亞拍電影,因為角色的關係,必須把自己曬黑、留鬍子、體脂肪降低。陳老闆說好像克拉克蓋博,要和我簽約。」

 

原本Gino 以為民視就是要拍八點檔,畢竟這是他們的主戰場。「我肝不好,身體不能熬夜,但陳老闆要專心培養我做主持。使我正式踏上主持這行列。很感謝民視,這裡就像我的娘家。」Gino談起這些往事,內心是滿滿感激,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很懂得飲水思源的人。

 

「其實我也很喜歡拍戲,但為何想轉型當主持人?其實是因為看見曾國城,城城哥是屏風出來的,卻在主持這塊更有影響力...應該這麼說,他因演戲埋下了種子,但真的長成大樹是在主持。」

 

曾國城在主持界佔有一席之地,空暇之餘還是會去拍喜歡的戲、舞台劇,只是有更多的選擇權。這些過程,深深影響了Gino對於主持工作的想法。

 

在主持界得到眾人的肯定。(圖/  翻攝自臉書)

 

挑戰讓自己更沉穩

 

主持工作中,總會有各樣的挑戰,Gino印象最深的是跨年晚會沒抓好時間,離倒數還有四分鐘,緊張的想對策,於是機靈地想出一個辦法,就是和台下的觀眾彩排。他和台下的觀眾互動,拿出手機利用光源做成人海,結果不但非常順利度過時間,更是創下當時跨年晚會在鏡頭畫面最美的一場。

 

他說這些大場面的主持,逼自己一定要接,所以過年不休息,當見過了這些大場面,可以掌控現場氣氛、流程、突發狀況,單位想要的呈現,都可以很到位,那麼回到攝影棚就完全不害怕了。

 

讓自己面對最艱難的挑戰,以至於可以在面對主持時顯得應付裕如。Gino有一種自我挑戰的勇氣,甚至可以說拚了命去爭取工作的任何可能信。

 

為生存用生命換工作機會

 

時間倒回28歲的那一年。有段時間和他經紀公司老闆到大陸去,慘到和公司借錢度日。
「每天只花10元人民幣吃飯,我就去家樂福買一盤炒麵分成三餐。」

 

當時他跑去哈爾濱松花江跳冰河,那是湖南衛視的節目,都是找男藝人挑戰極限、吃蟲、高空彈跳、沙漠活動,那次過年計畫更猛的,找男藝人跳進零下10幾度的河冬泳,若跳了他們會捐10萬給希望小學,還可以接下主持棒。

 

沒想到當天零下28幾度還有寒流,松花江結成一層冰,還請怪手把它擊碎。冷到經紀人都放棄了﹐但為了生存,豪不猶豫答應下來。

 

「噗冬!」一聲跳下去,寒風刺骨的天氣,游上來後吹到冷風痙攣昏倒,大家驚慌的用毛巾把他包起來,丟上救護車,差點送命。

 

原以為這是最深刻的事件,其實最無法忘記的是孤獨感。

 

最可怕的不是失敗是而孤獨

 

「你可以失意、潦倒,但都還有朋友和家人,當人在異鄉,只有一個人,回家面對30幾坪的房間,一進門口,自己都沒意識,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那兩年,每天就是開盞小燈看書看到睡著。這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甚至要拿錢回家,為了不要讓家人擔心還負債了100多萬。

 

從當紅到了最下坡,就像洗三溫暖。

 

跳冰河後,成功接到主持棒,被許多粉絲熱烈討論,正當覺得終於要開始起步,突然被經紀人安排回去拍戲,接了沒有名字的角色,回到台灣後不想再去異鄉了,那份強烈的孤寂,怕到了。

 

接演沒有名字的角色

 

「當時演了張勛傑的好朋友,以前都是男主角,卻接了這樣的角色。當時一個朋友在澳門飯店,覺得我的外語能力還不錯,找我去當經理,就給自己兩年時間,如果真的沒成功,就離開演藝圈。」

 

後來因為一部戲青梅竹馬演回男主角,看似失去用命換來的主持機會,卻意外回到原本的位置。但他慢慢對戲產生恐懼,因為演不到自己想要的角色。

 

「演員這件事情好被動喔,很多事情你不能作主,這部戲、這個角色,你只能照本宣科。」但主持人是主導整個現場,整場氣氛成敗,主持人本身就是關鍵。

 

「舞力全開停掉,是覺得最可惜的事情,它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我也從來沒有漲價,因為他們就像我家人。」

 

說起「娘家」,難掩失落的神情。

 

「我最近也製作了單曲,自己出錢、寫詞、收歌,但錄完不如我預期,也影響了自己的決定,這是這陣子遇見兩個最大的挫折。2020期許自己有更大的突破。」

 

男人應該扛下負面情緒

 

「很多人都會在臉書有負面情緒,但我從來沒有,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這點低潮算什麼。」

 

剛談到娘家些許失意的眼神又突然振奮了起來。

 

「有一個前輩告訴我,一個男人尤其是公眾人物,不要在媒體社群唉聲嘆氣、怨天尤人,男人就是要扛起來,有什麼好在那刷存在感、討拍,沒必要在上面取暖。」

 

他的版面盡是工作、車子、寵物,不是他想炫耀自己多好,或是隱藏自己的軟弱,而是認為這是男人要扛起的情緒。他繼續接著說,發生不幸不要抱怨,其實裡面有給你的成長。

 

敬業的精神,為了維持體態,Gino堅持運動、控制飲食。(圖/引自臉書)

 

改說YES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Gino鼓勵觀眾朋友,轉換自己說 「YES」,會在過程中發現意想不到的驚喜。


就像小巨蛋的場子,明明只需要主持,卻還讓自己跳下去比賽國標舞,等於同一場要主持還要兼顧參賽,可想而知的壓力,更是考驗一位藝人的記憶力與耐力。這也和他平常跳的舞風、技術,截然不同,而Gino卻可以把國標練得淋漓盡致。

 

這其實是很忙很累的事,要自己花錢、花時間練習,但他還是說YES。或是明明跳舞就好,還要再加上邊唱邊跳,這年紀邊唱邊跳其實是吃力的,除了換氣,也要記舞蹈動作,還要注意舞蹈眼神的魅力,其實可以不用搞這麼累,但是當YES出來了,這些過程就是更強大的累積,得到人生不同的經驗值。

 

我們出門都習慣走同一條路,人常活得庸庸碌碌,所以改變說YES,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雖然風景不一定是美的,也許是爛泥巴,但它也許是更高的山峰。

 

這是他對自己的喊話,灑脫的外表下,內心卻沉穩,與外在形象有些衝突,他從最紅時期被打入地獄,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不妥協,勇往直前面對下一步的未知,這樣的性格,也許就如角色天蠍,如蠍子一樣的強韌生命。

 

期待他繼續在舞台上帶給大家更多精彩的表演。

 

採訪Gino談演藝圈甘苦談。 (圖/記者周書靜攝影)

 

優傳媒記者周書靜/採訪報導

在戲劇中用眼神表露情感,在舞蹈世界用肢體嶄露頭角,在主持工作展現台風、機智。各種身分轉換游刃有餘,充滿專業魅力,他是前男偶像團體K ONE團長,奪得金鐘獎主持的Gino_蔡東威。

 

這天簡約白色上衣,一頭亮金髮色,配在深邃如外國人五官,一點也不突兀。輕鬆坐在沙發上,卻不失了體態,一坐下來侃侃而談,不避諱說起過往跌入谷底的經歷。《紫禁之巔》一部戲突然爆紅,「天蠍」一角,嚐到了走紅的滋味,隨之而來卻是面臨合約的危機。很難想像一位偶像明星,從眾人包圍的掌聲,到願意接演沒有名字的角色。

 

從演員轉型到主持 

 

Gino說著剛接觸主持的時候,會冷場、接不上話,或是接上了卻沒梗,還曾親眼目睹某位一哥,錄完影先在面前鼓勵他,但轉身從鏡中反射看見他翻白眼鄙視,讓他震撼也明白演藝圈的現實,當藝人不紅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後來Gino到了民視接下主持棒,也是很巧妙的機會,「我當時在馬來西亞拍電影,因為角色的關係,必須把自己曬黑、留鬍子、體脂肪降低。陳老闆說好像克拉克蓋博,要和我簽約。」

 

原本Gino 以為民視就是要拍八點檔,畢竟這是他們的主戰場。「我肝不好,身體不能熬夜,但陳老闆要專心培養我做主持。使我正式踏上主持這行列。很感謝民視,這裡就像我的娘家。」Gino談起這些往事,內心是滿滿感激,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很懂得飲水思源的人。

 

「其實我也很喜歡拍戲,但為何想轉型當主持人?其實是因為看見曾國城,城城哥是屏風出來的,卻在主持這塊更有影響力...應該這麼說,他因演戲埋下了種子,但真的長成大樹是在主持。」

 

曾國城在主持界佔有一席之地,空暇之餘還是會去拍喜歡的戲、舞台劇,只是有更多的選擇權。這些過程,深深影響了Gino對於主持工作的想法。

 

在主持界得到眾人的肯定。(圖/  翻攝自臉書)

 

挑戰讓自己更沉穩

 

主持工作中,總會有各樣的挑戰,Gino印象最深的是跨年晚會沒抓好時間,離倒數還有四分鐘,緊張的想對策,於是機靈地想出一個辦法,就是和台下的觀眾彩排。他和台下的觀眾互動,拿出手機利用光源做成人海,結果不但非常順利度過時間,更是創下當時跨年晚會在鏡頭畫面最美的一場。

 

他說這些大場面的主持,逼自己一定要接,所以過年不休息,當見過了這些大場面,可以掌控現場氣氛、流程、突發狀況,單位想要的呈現,都可以很到位,那麼回到攝影棚就完全不害怕了。

 

讓自己面對最艱難的挑戰,以至於可以在面對主持時顯得應付裕如。Gino有一種自我挑戰的勇氣,甚至可以說拚了命去爭取工作的任何可能信。

 

為生存用生命換工作機會

 

時間倒回28歲的那一年。有段時間和他經紀公司老闆到大陸去,慘到和公司借錢度日。
「每天只花10元人民幣吃飯,我就去家樂福買一盤炒麵分成三餐。」

 

當時他跑去哈爾濱松花江跳冰河,那是湖南衛視的節目,都是找男藝人挑戰極限、吃蟲、高空彈跳、沙漠活動,那次過年計畫更猛的,找男藝人跳進零下10幾度的河冬泳,若跳了他們會捐10萬給希望小學,還可以接下主持棒。

 

沒想到當天零下28幾度還有寒流,松花江結成一層冰,還請怪手把它擊碎。冷到經紀人都放棄了﹐但為了生存,豪不猶豫答應下來。

 

「噗冬!」一聲跳下去,寒風刺骨的天氣,游上來後吹到冷風痙攣昏倒,大家驚慌的用毛巾把他包起來,丟上救護車,差點送命。

 

原以為這是最深刻的事件,其實最無法忘記的是孤獨感。

 

最可怕的不是失敗是而孤獨

 

「你可以失意、潦倒,但都還有朋友和家人,當人在異鄉,只有一個人,回家面對30幾坪的房間,一進門口,自己都沒意識,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那兩年,每天就是開盞小燈看書看到睡著。這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甚至要拿錢回家,為了不要讓家人擔心還負債了100多萬。

 

從當紅到了最下坡,就像洗三溫暖。

 

跳冰河後,成功接到主持棒,被許多粉絲熱烈討論,正當覺得終於要開始起步,突然被經紀人安排回去拍戲,接了沒有名字的角色,回到台灣後不想再去異鄉了,那份強烈的孤寂,怕到了。

 

接演沒有名字的角色

 

「當時演了張勛傑的好朋友,以前都是男主角,卻接了這樣的角色。當時一個朋友在澳門飯店,覺得我的外語能力還不錯,找我去當經理,就給自己兩年時間,如果真的沒成功,就離開演藝圈。」

 

後來因為一部戲青梅竹馬演回男主角,看似失去用命換來的主持機會,卻意外回到原本的位置。但他慢慢對戲產生恐懼,因為演不到自己想要的角色。

 

「演員這件事情好被動喔,很多事情你不能作主,這部戲、這個角色,你只能照本宣科。」但主持人是主導整個現場,整場氣氛成敗,主持人本身就是關鍵。

 

「舞力全開停掉,是覺得最可惜的事情,它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我也從來沒有漲價,因為他們就像我家人。」

 

說起「娘家」,難掩失落的神情。

 

「我最近也製作了單曲,自己出錢、寫詞、收歌,但錄完不如我預期,也影響了自己的決定,這是這陣子遇見兩個最大的挫折。2020期許自己有更大的突破。」

 

男人應該扛下負面情緒

 

「很多人都會在臉書有負面情緒,但我從來沒有,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這點低潮算什麼。」

 

剛談到娘家些許失意的眼神又突然振奮了起來。

 

「有一個前輩告訴我,一個男人尤其是公眾人物,不要在媒體社群唉聲嘆氣、怨天尤人,男人就是要扛起來,有什麼好在那刷存在感、討拍,沒必要在上面取暖。」

 

他的版面盡是工作、車子、寵物,不是他想炫耀自己多好,或是隱藏自己的軟弱,而是認為這是男人要扛起的情緒。他繼續接著說,發生不幸不要抱怨,其實裡面有給你的成長。

 

敬業的精神,為了維持體態,Gino堅持運動、控制飲食。(圖/引自臉書)

 

改說YES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Gino鼓勵觀眾朋友,轉換自己說 「YES」,會在過程中發現意想不到的驚喜。


就像小巨蛋的場子,明明只需要主持,卻還讓自己跳下去比賽國標舞,等於同一場要主持還要兼顧參賽,可想而知的壓力,更是考驗一位藝人的記憶力與耐力。這也和他平常跳的舞風、技術,截然不同,而Gino卻可以把國標練得淋漓盡致。

 

這其實是很忙很累的事,要自己花錢、花時間練習,但他還是說YES。或是明明跳舞就好,還要再加上邊唱邊跳,這年紀邊唱邊跳其實是吃力的,除了換氣,也要記舞蹈動作,還要注意舞蹈眼神的魅力,其實可以不用搞這麼累,但是當YES出來了,這些過程就是更強大的累積,得到人生不同的經驗值。

 

我們出門都習慣走同一條路,人常活得庸庸碌碌,所以改變說YES,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雖然風景不一定是美的,也許是爛泥巴,但它也許是更高的山峰。

 

這是他對自己的喊話,灑脫的外表下,內心卻沉穩,與外在形象有些衝突,他從最紅時期被打入地獄,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不妥協,勇往直前面對下一步的未知,這樣的性格,也許就如角色天蠍,如蠍子一樣的強韌生命。

 

期待他繼續在舞台上帶給大家更多精彩的表演。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