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波羅的海之鏈與民主轉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陽山縱論歐亞》波羅的海之鏈與民主轉型
2020-01-31 07:00:00
A+
A
A-

 

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定後,波海三國被蘇聯併吞,波蘭被德國和蘇聯瓜分。(圖/翻攝自wikimedia)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夏秋之交,正值蘇聯執政末期多事之秋,我從黑海之濱克里米亞半島的雅爾達北上,經過四個多小時的航程,到達拉脫維亞的首府里加。這是原蘇聯十五個加盟國之中經濟最富裕丶文化程度最高的都會區之一,也是最先尋求獨立自主丶脫離蘇聯統治的加盟共和國之一。從這裡開始,原先統一丶龐大、充滿自信的蘇維埃聯盟體制(union system)逐漸鬆動,最後終告解體! 
 

由於從烏克蘭過來的飛機下降時太過急促,到達里加旅館後,我告訴負責接待的旅行社導遊自己耳朵不適。她很快的就通知附近醫院,派出一位年輕的護士進行初步檢視。護士是本地的拉脫維亞人,年輕稚嫩,人很和善,也會講英文,但遇到外國人卻顯得有幾許生疏羞澀。她很快的就將病情回報院方。 
 

過了不到半小時,主治醫師也到了,她是優雅和藹的中年俄羅斯人,只會說俄文,講話慎重而且頗有威嚴,檢查完之後馬上開了藥單,要我到旅館對面的藥房買了點滴用的藥水。第二天早上,耳朵很快就康復了。 
 

這時我才知道,在拉脫維亞共和國境內只有五成左右的人口是拉脫維亞人,而在首府里加市內,大部分居民都是二戰之後從外地遷過來工作的俄羅斯人,多半只會講俄文而不通拉語,至於拉脫維亞人主要是住在郊區和鄉間。 
 

拉脫維亞是一個人口只有270萬人的小國家,里加的風光與德國和北歐沿波羅的海的港市十分相似,走在古老的石板街上,有一種回到西北歐的親近感。這裡曾經是中世紀「漢薩同盟」的第二大城,市容優雅而又精緻,但實際的政治活動和經濟生活,卻是由俄羅斯人控制,難怪拉脫維亞人會高度不滿。 
 

正在我訪問里加的這段期間裡,拉脫維亞和鄰近的愛沙尼亞與立陶宛,正在推動大規模的抗爭和劇變。一場稱之為「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的大型抗議活動,即將登場! 
 

這就是發生在1989年8月23日的和平示威!大約有200萬人(波海三國當時總人口約700萬人)走出來丶手牽著手,連成了一條長度超過600公里的巨大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的首府──維爾紐斯、里加和塔林。從空中照片看過去,形成了一條壯觀丶驚人而漫長的「波羅的海之鏈」! 
 

這是為了紀念和抗議在50年前,1939年8月23日蘇聯和納粹德國秘密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也稱為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Molotov-Ribbentrop pact)。其結果,波蘭被德丶蘇兩國所瓜分,而原先處於獨立地位的波海三國,則被蘇聯占領,自此失去了獨立地位!這些示威者認為,蘇聯過去幾十年的佔領行動根本就是自始不合法的。因此,三國的獨立並非政治課題,而是一項道德議題。 
 

在示威之後的第三天,1989年8月26日,蘇聯電視台宣讀了蘇共中央的聲明,強烈譴責波海三國的民族主義與極端主義,推動「反蘇聯丶反社會主義」的惡劣行動,威嚇到忠於蘇聯理想的人們。蘇共中央並指責「波羅的海之路」將帶來災難性的結果! 

波蘭-立陶宛聯邦曾是歐洲東部的大國,跨越波羅的海至黑海之間的領土,其中黃色部分係屬當時立陶宛的幅員。(圖/翻攝自wikimedia)

在示威之後的六個月,1990年3月11日,在三國之中人口最多(當時有270萬人)的立陶宛,成為第一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而五個月之後,8月20日和21日,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相繼宣告獨立。 
 

1991年1月13日,蘇聯軍隊進攻立陶宛首府維爾紐斯的廣播電視大樓和電視塔,造成14人身亡,超過700人受傷。但是蘇聯最終在1991年承認了立陶宛的獨立。 
 

至於拉脫維亞方面,在同一時間1991年1月13日至27日,拉國的獨立運動人士也與蘇聯軍隊發生了對抗,主要是在首府里加。拉脫維亞政府號召人民建立起路障(barricades)以保護可能被攻擊的目標,結果造成6人在衝突中被殺,數人受傷,總共有 15,611 人參與此一「路障行動」。 
 

面對波海三國的獨立行動,積極推動「開放性」(glasnost)與「重建」(perestroika)等改革任務的蘇共總書記戈巴契夫,起先並未準備採取強硬的武力制裁行動,但是他的審慎與遲疑卻遭致蘇共領導階層的強烈反彈! 
 

1991年8月19日,蘇共保守派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度假別墅發動政變,將戈巴契夫囚禁!史稱「八一九事件」。他們要求戈巴契夫立即宣布蘇聯進入「緊急狀態」,否則他就必須辭職,並任命副總統亞納耶夫為代理總統,好讓蘇聯恢復原先的秩序。 
 

但在三天之後,時任俄羅斯加盟共和國總統的葉爾辛,很快就弭平了保守派的叛變,並將戈巴契夫營救出來。而此時的葉爾辛聲望日隆,大權在握,直接取代了戈巴契夫的領導地位,進而成為全蘇聯的實權領袖。 
 

在政變發生之後,戈巴契夫被迫將大部分蘇共中央政治局的成員撤職。曾擔任拉脫維亞共產黨第一書記、時任俄羅斯聯邦內務部部長的普戈(Boriss Pugo)在政變失敗之後先槍殺妻子,然後自殺!這無疑敲響了蘇聯的喪鐘。 
 

1991年9月6日,蘇聯正式承認波羅的海三國獨立,西方國家也大都承認三國的獨立。緊接著,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在葉爾欽的脅迫之下,黯然宣布辭職,蘇聯正式宣告解體。 
 

波海三國的確是蘇聯解體的導火線,而在解體之後也未參加新成立的「獨立國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但三國其實是由三個語言不同丶宗教相異的民族所構成。其中,北部的愛沙尼亞人和芬蘭人族源相近,全國人口只有130萬人左右(俄羅斯人佔當中的四分之一),是來自中亞烏拉爾語系(Uralic)的「芬-烏語族」(Finno-Ugric languages),與其他印歐語言迥異,也無法交流,而匈牙利人則是其遠親。 
 

在冷戰時期,愛沙尼亞人每天都可以看到芬蘭的電視節目,溝通無礙。從首府塔林搭船到赫爾辛基,只需要兩小時的時間。在獨立之後,愛沙尼亞已或為芬蘭的重要生產基地,許多芬蘭產品(如Nokia)都在愛沙尼亞製造,經濟發展良好,其國民所得(目前平均約18000美元)位居中東歐國家之首列。愛沙尼亞人的宗教信仰也和芬蘭人相同,以基督新教路德宗為主。 

 

至於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則均屬波海語族,兩族之間有部分語言可以互通,係現存印歐語系中最古老的語言之一。拉脫維亞人的主要信仰是路德宗丶天主教和東正教,而立陶宛則是重要的天主教國家,在16世紀時它與波蘭合組「波立聯邦」(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國勢一度十分強盛,甚至還進佔過莫斯科。但衰落的也很快,後來波蘭被俄羅斯丶普魯士和奧匈帝國所瓜分,而立陶宛則為俄羅斯帝國所吞併。 
 

目前在三國之中,以立陶宛境內的俄羅斯人囗最少,只有不到6%。而其總人口約300萬人,為三國之首。相對的,拉脫維亞人卻是逐年減少,國民不斷的移出,目前全國人口只剩下不到200萬人(俄羅斯人仍超過四分之一)。其中女性又比男性多18%,呈現出陰盛陽衰的局面。 
 

1991年10月15日,拉脫維亞國會(最高蘇維埃)為了阻擋俄羅斯人對獨立後的拉國政局可能構成的影響,通過了《關於拉脫維亞國民公民權恢復與歸化基本原則》的決議。根據決議,只有1940年前在拉脫維亞出生的人及其後代,其拉脫維亞國籍才獲得承認。結果立刻造成超過70萬人,其中主要是俄羅斯裔,(接近總人口的30%),立即失去了拉脫維亞的國籍。 
 

在此一排他性決議的影響下,許多俄裔背景的公務員,馬上就失去了公民身分,形成「公務員卻非公民」(civil servants without citizenship)的奇詭現象。這真是新興民主國家中獨有的專斷性立法,即使違背基本人權,也在所不惜。而其結果卻是,不但俄羅斯人大量的移出,而本國人士也用腳投票,快速出走,而且是一去不返!

 

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定後,波海三國被蘇聯併吞,波蘭被德國和蘇聯瓜分。(圖/翻攝自wikimedia)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夏秋之交,正值蘇聯執政末期多事之秋,我從黑海之濱克里米亞半島的雅爾達北上,經過四個多小時的航程,到達拉脫維亞的首府里加。這是原蘇聯十五個加盟國之中經濟最富裕丶文化程度最高的都會區之一,也是最先尋求獨立自主丶脫離蘇聯統治的加盟共和國之一。從這裡開始,原先統一丶龐大、充滿自信的蘇維埃聯盟體制(union system)逐漸鬆動,最後終告解體! 
 

由於從烏克蘭過來的飛機下降時太過急促,到達里加旅館後,我告訴負責接待的旅行社導遊自己耳朵不適。她很快的就通知附近醫院,派出一位年輕的護士進行初步檢視。護士是本地的拉脫維亞人,年輕稚嫩,人很和善,也會講英文,但遇到外國人卻顯得有幾許生疏羞澀。她很快的就將病情回報院方。 
 

過了不到半小時,主治醫師也到了,她是優雅和藹的中年俄羅斯人,只會說俄文,講話慎重而且頗有威嚴,檢查完之後馬上開了藥單,要我到旅館對面的藥房買了點滴用的藥水。第二天早上,耳朵很快就康復了。 
 

這時我才知道,在拉脫維亞共和國境內只有五成左右的人口是拉脫維亞人,而在首府里加市內,大部分居民都是二戰之後從外地遷過來工作的俄羅斯人,多半只會講俄文而不通拉語,至於拉脫維亞人主要是住在郊區和鄉間。 
 

拉脫維亞是一個人口只有270萬人的小國家,里加的風光與德國和北歐沿波羅的海的港市十分相似,走在古老的石板街上,有一種回到西北歐的親近感。這裡曾經是中世紀「漢薩同盟」的第二大城,市容優雅而又精緻,但實際的政治活動和經濟生活,卻是由俄羅斯人控制,難怪拉脫維亞人會高度不滿。 
 

正在我訪問里加的這段期間裡,拉脫維亞和鄰近的愛沙尼亞與立陶宛,正在推動大規模的抗爭和劇變。一場稱之為「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的大型抗議活動,即將登場! 
 

這就是發生在1989年8月23日的和平示威!大約有200萬人(波海三國當時總人口約700萬人)走出來丶手牽著手,連成了一條長度超過600公里的巨大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的首府──維爾紐斯、里加和塔林。從空中照片看過去,形成了一條壯觀丶驚人而漫長的「波羅的海之鏈」! 
 

這是為了紀念和抗議在50年前,1939年8月23日蘇聯和納粹德國秘密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也稱為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Molotov-Ribbentrop pact)。其結果,波蘭被德丶蘇兩國所瓜分,而原先處於獨立地位的波海三國,則被蘇聯占領,自此失去了獨立地位!這些示威者認為,蘇聯過去幾十年的佔領行動根本就是自始不合法的。因此,三國的獨立並非政治課題,而是一項道德議題。 
 

在示威之後的第三天,1989年8月26日,蘇聯電視台宣讀了蘇共中央的聲明,強烈譴責波海三國的民族主義與極端主義,推動「反蘇聯丶反社會主義」的惡劣行動,威嚇到忠於蘇聯理想的人們。蘇共中央並指責「波羅的海之路」將帶來災難性的結果! 

波蘭-立陶宛聯邦曾是歐洲東部的大國,跨越波羅的海至黑海之間的領土,其中黃色部分係屬當時立陶宛的幅員。(圖/翻攝自wikimedia)

在示威之後的六個月,1990年3月11日,在三國之中人口最多(當時有270萬人)的立陶宛,成為第一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而五個月之後,8月20日和21日,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相繼宣告獨立。 
 

1991年1月13日,蘇聯軍隊進攻立陶宛首府維爾紐斯的廣播電視大樓和電視塔,造成14人身亡,超過700人受傷。但是蘇聯最終在1991年承認了立陶宛的獨立。 
 

至於拉脫維亞方面,在同一時間1991年1月13日至27日,拉國的獨立運動人士也與蘇聯軍隊發生了對抗,主要是在首府里加。拉脫維亞政府號召人民建立起路障(barricades)以保護可能被攻擊的目標,結果造成6人在衝突中被殺,數人受傷,總共有 15,611 人參與此一「路障行動」。 
 

面對波海三國的獨立行動,積極推動「開放性」(glasnost)與「重建」(perestroika)等改革任務的蘇共總書記戈巴契夫,起先並未準備採取強硬的武力制裁行動,但是他的審慎與遲疑卻遭致蘇共領導階層的強烈反彈! 
 

1991年8月19日,蘇共保守派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度假別墅發動政變,將戈巴契夫囚禁!史稱「八一九事件」。他們要求戈巴契夫立即宣布蘇聯進入「緊急狀態」,否則他就必須辭職,並任命副總統亞納耶夫為代理總統,好讓蘇聯恢復原先的秩序。 
 

但在三天之後,時任俄羅斯加盟共和國總統的葉爾辛,很快就弭平了保守派的叛變,並將戈巴契夫營救出來。而此時的葉爾辛聲望日隆,大權在握,直接取代了戈巴契夫的領導地位,進而成為全蘇聯的實權領袖。 
 

在政變發生之後,戈巴契夫被迫將大部分蘇共中央政治局的成員撤職。曾擔任拉脫維亞共產黨第一書記、時任俄羅斯聯邦內務部部長的普戈(Boriss Pugo)在政變失敗之後先槍殺妻子,然後自殺!這無疑敲響了蘇聯的喪鐘。 
 

1991年9月6日,蘇聯正式承認波羅的海三國獨立,西方國家也大都承認三國的獨立。緊接著,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在葉爾欽的脅迫之下,黯然宣布辭職,蘇聯正式宣告解體。 
 

波海三國的確是蘇聯解體的導火線,而在解體之後也未參加新成立的「獨立國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但三國其實是由三個語言不同丶宗教相異的民族所構成。其中,北部的愛沙尼亞人和芬蘭人族源相近,全國人口只有130萬人左右(俄羅斯人佔當中的四分之一),是來自中亞烏拉爾語系(Uralic)的「芬-烏語族」(Finno-Ugric languages),與其他印歐語言迥異,也無法交流,而匈牙利人則是其遠親。 
 

在冷戰時期,愛沙尼亞人每天都可以看到芬蘭的電視節目,溝通無礙。從首府塔林搭船到赫爾辛基,只需要兩小時的時間。在獨立之後,愛沙尼亞已或為芬蘭的重要生產基地,許多芬蘭產品(如Nokia)都在愛沙尼亞製造,經濟發展良好,其國民所得(目前平均約18000美元)位居中東歐國家之首列。愛沙尼亞人的宗教信仰也和芬蘭人相同,以基督新教路德宗為主。 

 

至於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則均屬波海語族,兩族之間有部分語言可以互通,係現存印歐語系中最古老的語言之一。拉脫維亞人的主要信仰是路德宗丶天主教和東正教,而立陶宛則是重要的天主教國家,在16世紀時它與波蘭合組「波立聯邦」(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國勢一度十分強盛,甚至還進佔過莫斯科。但衰落的也很快,後來波蘭被俄羅斯丶普魯士和奧匈帝國所瓜分,而立陶宛則為俄羅斯帝國所吞併。 
 

目前在三國之中,以立陶宛境內的俄羅斯人囗最少,只有不到6%。而其總人口約300萬人,為三國之首。相對的,拉脫維亞人卻是逐年減少,國民不斷的移出,目前全國人口只剩下不到200萬人(俄羅斯人仍超過四分之一)。其中女性又比男性多18%,呈現出陰盛陽衰的局面。 
 

1991年10月15日,拉脫維亞國會(最高蘇維埃)為了阻擋俄羅斯人對獨立後的拉國政局可能構成的影響,通過了《關於拉脫維亞國民公民權恢復與歸化基本原則》的決議。根據決議,只有1940年前在拉脫維亞出生的人及其後代,其拉脫維亞國籍才獲得承認。結果立刻造成超過70萬人,其中主要是俄羅斯裔,(接近總人口的30%),立即失去了拉脫維亞的國籍。 
 

在此一排他性決議的影響下,許多俄裔背景的公務員,馬上就失去了公民身分,形成「公務員卻非公民」(civil servants without citizenship)的奇詭現象。這真是新興民主國家中獨有的專斷性立法,即使違背基本人權,也在所不惜。而其結果卻是,不但俄羅斯人大量的移出,而本國人士也用腳投票,快速出走,而且是一去不返!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