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敵乎?友乎?利乎?」看美國懸賞5百萬美元緝拿IS新首腦薩爾比!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敵乎?友乎?利乎?」看美國懸賞5百萬美元緝拿IS新首腦薩爾比!
2020-01-27 09:37:00
A+
A
A-

美國已懸賞5百萬美元,要緝拿恐怖組織IS(伊斯蘭國)新首腦薩爾比。(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英國《衛報》於上週(22日)登了一則新聞,稱美國已懸賞5百萬美元(1.5億元台幣),要緝拿恐怖組織IS(伊斯蘭國)新首腦薩爾比(Amir Mohammed Abdul Rahman al-Mawli al-Salbi)。其實,早在去年10月26日「伊斯蘭國」前首腦巴格達迪,被美軍特種部隊於敘利亞一項「徹夜突襲行動」中喪命後的數小時,薩爾比即成為該組織的新首腦。只不過當時查知的只是一個化名,西方情報機構經3個月追查,這名恐怖組織新頭號人物終於被證實。

 

不過,縱使已確認這位有「教授」、「摧毀者」稱號的人物是IS新首腦,但美國亦無法擔保可於短期內將其擊斃。就算爾後薩爾比逃不過美國的追緝及捕殺,就算「IS」難以重返「巴格達迪前期時代」,得以擴大統一集中反西方極端主義的力量,但這股「極端主義」不會就此「消失殆盡」,卻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從去年陸續在全球各地如阿富汗、索馬利亞、菲律賓、奈及利亞和埃及西奈半島接續發生的「恐攻事件」,到擴及今年(2020)在中東蘇丹、阿爾及利亞、埃及、伊拉克、黎巴嫩、伊朗發生的群眾示威抗爭,都顯現IS仍「死而不僵」,猶企圖完成巴格達迪生前所欲建立的「哈里發國」大業。

 

在這些極端恐怖組織理想中的「哈里發國」,係結合了7~13世紀阿拉伯人於中世紀所創建一系列伊斯蘭穆斯林的王朝世界。其疆域東起印度河和中國邊境,西至大西洋沿岸,北達裏海,南接阿拉伯海,可說是繼阿契美尼德王朝、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和薩珊王朝之後又一個地跨亞、歐、非三洲的阿拉伯大帝國。

 

這種偉大的「夢想」,讓所有極端的穆斯林組織為之「神迷」。尤其當他們遭受外來西方主義及異教徒壓迫時,更使這批人易於掀起7世紀回教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在其流傳的回教聖經《可蘭經》裡,以允許武力回應欺凌他們的「聖戰」(جهاد)行動。這也是被認為在屢遭受西方霸權威迫下的極端恐怖組織,卻總能一息尚存,維持不墜的重大原因。

 

而在國際已逾一甲子的中東紛亂,以及近50年恐怖主義的興起,讓國際現實步上「美國優先」的政治形勢走向。但美國政府卻屢屢出現對待中東事務前後不一,敵友不分,舉止失措的國家戰略,導致「美國第一」的國際戰略,失去整個中東地區人民信任,盟友狐疑,衝突難止的現象與後遺症。

 

譬如阿富汗的「塔利班」,原是美國於20世紀90年代扶持以推翻親前蘇聯的政權,但美國在事成之後,卻又結合該國北方獨立聯盟驅逐了「塔利班」;而原由美國CIA一手訓練的前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在2011年5月1日,被美國海豹突擊隊實施「斬首行動」擊殺;曾經跟美國CIA有過合作的巴格達迪,也於去年10月被美軍特種部隊炸死;如今則輪到了薩爾比,若推論以往,他性命就算難保長久,但恐怖組織及活動定然還是無法斷絕。

 

幾十年來在中東,國際目睹了親美的伊朗總統巴勒維被犧牲,親美的埃及總統莫拉巴克被下台,不聽話的利比亞總統格達費被擊斃,不配合的伊拉克總統海珊被吊死,不合作的敘利亞阿賽德總統興內戰,不受制的葉門反抗軍遭烽火;現在連本將趨於正常的伊朗關係也被撕裂,6年來一路幫美國打伊斯蘭國的庫德族更遭背棄。

 

這種到底屬「敵乎?」或「友乎?」的情境,全憑美國一時「利益」而論定,怎能不讓中東各國無所適從,極端恐怖主義蔓延難休?美國想要終止此等亂象,終究得從先改變戰略態度方能為功。修正既往「利己主義」即「愛國主義」概念,改變「不合朕意」即「非我族類」思維;以和解透視反對者的潛藏原因,以多元理解代替戰爭擊殺的唯一途徑,可能才是止戈休戰的良方。

 

今日中東亂象,豈是擊斃幾個極端主義份子可以消弭。美國若不追本溯源,只一味用「賞金獵人」的方式欲求消滅極端恐怖組織,根本就是「緣木求魚」。如今美國用高額賞金來緝拿IS新首腦的手段,其結果只是又再重複上演一齣遠距殺伐的「歹戲」而已,對實際解決中東紛亂,可說毫無助益。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美國已懸賞5百萬美元,要緝拿恐怖組織IS(伊斯蘭國)新首腦薩爾比。(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英國《衛報》於上週(22日)登了一則新聞,稱美國已懸賞5百萬美元(1.5億元台幣),要緝拿恐怖組織IS(伊斯蘭國)新首腦薩爾比(Amir Mohammed Abdul Rahman al-Mawli al-Salbi)。其實,早在去年10月26日「伊斯蘭國」前首腦巴格達迪,被美軍特種部隊於敘利亞一項「徹夜突襲行動」中喪命後的數小時,薩爾比即成為該組織的新首腦。只不過當時查知的只是一個化名,西方情報機構經3個月追查,這名恐怖組織新頭號人物終於被證實。

 

不過,縱使已確認這位有「教授」、「摧毀者」稱號的人物是IS新首腦,但美國亦無法擔保可於短期內將其擊斃。就算爾後薩爾比逃不過美國的追緝及捕殺,就算「IS」難以重返「巴格達迪前期時代」,得以擴大統一集中反西方極端主義的力量,但這股「極端主義」不會就此「消失殆盡」,卻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從去年陸續在全球各地如阿富汗、索馬利亞、菲律賓、奈及利亞和埃及西奈半島接續發生的「恐攻事件」,到擴及今年(2020)在中東蘇丹、阿爾及利亞、埃及、伊拉克、黎巴嫩、伊朗發生的群眾示威抗爭,都顯現IS仍「死而不僵」,猶企圖完成巴格達迪生前所欲建立的「哈里發國」大業。

 

在這些極端恐怖組織理想中的「哈里發國」,係結合了7~13世紀阿拉伯人於中世紀所創建一系列伊斯蘭穆斯林的王朝世界。其疆域東起印度河和中國邊境,西至大西洋沿岸,北達裏海,南接阿拉伯海,可說是繼阿契美尼德王朝、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和薩珊王朝之後又一個地跨亞、歐、非三洲的阿拉伯大帝國。

 

這種偉大的「夢想」,讓所有極端的穆斯林組織為之「神迷」。尤其當他們遭受外來西方主義及異教徒壓迫時,更使這批人易於掀起7世紀回教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在其流傳的回教聖經《可蘭經》裡,以允許武力回應欺凌他們的「聖戰」(جهاد)行動。這也是被認為在屢遭受西方霸權威迫下的極端恐怖組織,卻總能一息尚存,維持不墜的重大原因。

 

而在國際已逾一甲子的中東紛亂,以及近50年恐怖主義的興起,讓國際現實步上「美國優先」的政治形勢走向。但美國政府卻屢屢出現對待中東事務前後不一,敵友不分,舉止失措的國家戰略,導致「美國第一」的國際戰略,失去整個中東地區人民信任,盟友狐疑,衝突難止的現象與後遺症。

 

譬如阿富汗的「塔利班」,原是美國於20世紀90年代扶持以推翻親前蘇聯的政權,但美國在事成之後,卻又結合該國北方獨立聯盟驅逐了「塔利班」;而原由美國CIA一手訓練的前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在2011年5月1日,被美國海豹突擊隊實施「斬首行動」擊殺;曾經跟美國CIA有過合作的巴格達迪,也於去年10月被美軍特種部隊炸死;如今則輪到了薩爾比,若推論以往,他性命就算難保長久,但恐怖組織及活動定然還是無法斷絕。

 

幾十年來在中東,國際目睹了親美的伊朗總統巴勒維被犧牲,親美的埃及總統莫拉巴克被下台,不聽話的利比亞總統格達費被擊斃,不配合的伊拉克總統海珊被吊死,不合作的敘利亞阿賽德總統興內戰,不受制的葉門反抗軍遭烽火;現在連本將趨於正常的伊朗關係也被撕裂,6年來一路幫美國打伊斯蘭國的庫德族更遭背棄。

 

這種到底屬「敵乎?」或「友乎?」的情境,全憑美國一時「利益」而論定,怎能不讓中東各國無所適從,極端恐怖主義蔓延難休?美國想要終止此等亂象,終究得從先改變戰略態度方能為功。修正既往「利己主義」即「愛國主義」概念,改變「不合朕意」即「非我族類」思維;以和解透視反對者的潛藏原因,以多元理解代替戰爭擊殺的唯一途徑,可能才是止戈休戰的良方。

 

今日中東亂象,豈是擊斃幾個極端主義份子可以消弭。美國若不追本溯源,只一味用「賞金獵人」的方式欲求消滅極端恐怖組織,根本就是「緣木求魚」。如今美國用高額賞金來緝拿IS新首腦的手段,其結果只是又再重複上演一齣遠距殺伐的「歹戲」而已,對實際解決中東紛亂,可說毫無助益。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