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瑞水過雲飛話今昔》除了護主權,還有什麼?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周天瑞水過雲飛話今昔》除了護主權,還有什麼?
2020-01-08 13:27:00
A+
A
A-

竹密不妨流水過 

山高豈礙白雲飛

──南宋   道川禪師

 

愛國、愛台灣、護主權,本是人民的情操,有什麼賣弄和炫耀的必要?刻意標榜反而有詐,人民倒要看看,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周天瑞

 

今之當政者,近日以"護主權"常掛嘴邊,並以之為延續執政之主訴求。細細推敲,它脫胎自過去朗朗上口了好一陣子的"愛台灣",更可上溯自早年喊得喧天價響的"愛國"概念。

 

在兩蔣時代,一度"愛國"是一切真理的最後依歸,至高無上,不容侵犯。上位者以愛國與否為量尺,決定一個人的晉用、升遷、權利、自由,甚至生死,為此釀成無數寃假錯案,以致"多少罪惡假不愛國之名而肆虐",造就了一頁至今餘悸猶存、貽害無窮的白色恐怖歷史。

 

當然,也就有許多人因標榜"愛國"而得利,愛國商人、愛國學人、愛國華僑、愛國社團……,不一而足。愛國云云成為登龍之術,才華能力相形失色,以致倖進、特權大行其道,社會瀰漫不平之鳴,階級畛域成形,國家大傷元氣,種下日後受到反撲之因。

 

看在我這個懷抱理想,投身媒體,敏銳觀察社會現象及社會心理的年輕人眼裡,自有一番感受。1981年藉著一次採訪報導後的評述,做了抒發。

 

那年五月,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統計學助理教授陳文成偕眷返台省親,在七月二日遭到警總約談後,次日被發現暴斃於台大研究圖書館前,死因離奇,震動國際。其任教的大學特派專家來台驗屍,美國朝野完全不能接受國府"死於自殺"之説,強烈懷疑係遭國府謀殺,乃大力抨擊,是國府在國際形象上的重大傷害,國府乃通令駐外單位密切注意並有所因應。

 

我時逢中國時報外派深造,恰在匹茲堡大學攻讀碩士學位,與CMU毗鄰,當即受命就近採訪匹城對陳案反應,好像也成了"職業學生"一一有職務在身的學生(按,來美前我已是中國時報採訪主任)。

 

陳文成至今猶是懸案,當時更是荒腔走板,啓人疑竇,於是一場由CMU校長帶頭、參眾議員聲援、媒體大舉跟進的抹黑中華民國行動如鋪天蓋地而來,指控的情節自不免由點而面無限上綱。如此則情治單位約談一位海外異議學人的後續發展,為國家帶來了極大的災難。

 

相應地,首當其衝,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被目為國民黨特務與間諜的匹茲堡台灣留學生難安緘默,紛紛投書報社、上電視受訪、聯名發信給校長及參議員,以各種方式打開與美國社會溝通之門,一方面辯白學子的無辜,一方面抗議美方超越懷疑進而干預台灣內政的種種舉措。留學生的表現非常積極,儘管他們對陳文成案也多所懷疑,但的確經由他們的努力,使偏頗説法逐漸匿跡。

 

在當時的標準下,他們做的是典型的"愛國"的事。他們之中當然有政府派出或有黨政背景的留學生(即所謂的"職業學生"),因身份、角色,或因受到指令而為 ; 但以我所知,也有相當多的人自動自發,奮袂而起,純粹是因不忍國家整體受傷,頗見真情。

 

但是,在一個月後中國時報刋出的我的航訊(如圖)中,詳細報導了陳文成案在匹茲堡的全部狀況,獨獨沒有提到任何一個為此奔走的人,沒有一次出現"愛國"兩個字,更當然沒有用"愛國"來做定位。

 

不管他們是基於工作而為或出於主動而行,在我的報導中都成了無名之人,我有意識地不要在陳文成不幸的事件中,因消費陳文成,而創造一批所謂的"愛國志士"。何況,我看多了"愛國"的危害性,壓根兒反對有人依"愛國"為生,也當然不會在我的報導中,毫無必要地使人祇因"愛國"而出頭。

 

相反地,在那篇航訊的最後我"挾帶"了這樣的評述 :

 

"……記者不願報導任何一個名字一一特意獎掖哪一個或哪一些,有時候是會傷到群體的。這是否也可建議政府做為對待這一匹城狀況的態度 : 請從此讓對國家有利的行為,成為正常與普通的事。因為真正愛國者的形象"不被突出他的形象" ; 因為愛國不是一個飯碗,而是吃飯。換句話説,讓它就維持為一種本能的作為,而不要施加斧鑿。也請容我再多說一句,讓我們的國家有更多可讓人自然生愛的事實,而不是受著愛國者的標榜而去驅迫愛國的心情,這樣不是表現了更多的自信與健康麼?"

 

圖説:周天瑞航訊"陳文成案在匹茲堡",刋於1981年8月2日中國時報第三版

 

是的,我今天的看法仍然一樣,愛國不是飯碗,而是如吃飯一樣是本能,無須標榜,無須驅迫,讓國家有更多可讓人自然生愛的事實才更重要。一旦"愛國"成為唯一最高價值,能力就受到忽視 ; 能力受到忽視,國家不會更好 ; 國家不會更好,愛國終成泡影。

 

我豈會反對愛國,但它必須有附著物,這附著物是 : 國家的長處不能折損,國家的短處要能補上。我們國家的長處是民主自由,在講"愛國"的時候萬不能破壞民主自由,反而搞起獨裁專制。我們國家的短處是政黨惡鬥,在講"愛國"的時候尤其要展現包容和諧,萬不宜挑動仇恨之心。如果不在附著物上加持,"愛國"祇是口號而已。

 

因此,當"愛國"逐漸過時之後,政客們就開始轉換口號,從"愛國"換到"愛台灣",再從"愛台灣"轉成今天的"護主權"。但是若把本文所有寫的"愛國"二字全部換成"護主權",當會發現,不僅同樣順口,語意也毫無出入 ,思維和本質都沒有改變。直令人擔心,當年"愛國"時期的那些壞事會不會在高唱"護主權"的時候,一一回來!

 

由此可知,"護主權"仍不脫"愛台灣"、"愛國"窠臼,無非是黨同伐異、分辨敵友、打擊非我族類的法器,以及文過飾非、推諉卸責、轉移注意焦點的布幕。日月如梭,歷史前行,當朝者玩的還是老把戱,真無進步可言!

 

愛國、愛台灣、護主權,本是人民的情操,有什麼賣弄和炫耀的必要?刻意標榜反而有詐,人民倒要看看,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作者介紹

周天瑞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最早進入台灣報界的人,也是最早闖出名號的人。上個世紀七O年代已是政治報導與評論之翹楚。

在建中時代他即矢志新聞工作,台大歷史系畢業後,自薦進入中國時報,深受余紀忠賞識。在余氏「換血」之人才與經營哲學下,他被選為時報世代交替的關鍵角色。

美洲中時停刋後,他於1987年自美返國與司馬文武、南方朔、胡鴻仁、王健壯創辦「新新聞」,雖歷經潮起潮落,周天瑞始終是影響「新新聞」的關鍵人物。

周天瑞曾有六年時間行走於其他媒體 ,先後負責環球電視、勁報等媒體之經營,其中尤以主持中央廣播電台為著,在央廣董事長三年任内完成國家廣播電台之歷史轉型及新時代任務方向之奠定。

他的每個階段都充滿「有所為有所不為」、「合則留,不合則去」、「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故事,是一位普受敬重的媒體前輩。

《周天瑞水過雲飛話今昔》係作者新闢專欄,不定期刋出。

竹密不妨流水過 

山高豈礙白雲飛

──南宋   道川禪師

 

愛國、愛台灣、護主權,本是人民的情操,有什麼賣弄和炫耀的必要?刻意標榜反而有詐,人民倒要看看,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周天瑞

 

今之當政者,近日以"護主權"常掛嘴邊,並以之為延續執政之主訴求。細細推敲,它脫胎自過去朗朗上口了好一陣子的"愛台灣",更可上溯自早年喊得喧天價響的"愛國"概念。

 

在兩蔣時代,一度"愛國"是一切真理的最後依歸,至高無上,不容侵犯。上位者以愛國與否為量尺,決定一個人的晉用、升遷、權利、自由,甚至生死,為此釀成無數寃假錯案,以致"多少罪惡假不愛國之名而肆虐",造就了一頁至今餘悸猶存、貽害無窮的白色恐怖歷史。

 

當然,也就有許多人因標榜"愛國"而得利,愛國商人、愛國學人、愛國華僑、愛國社團……,不一而足。愛國云云成為登龍之術,才華能力相形失色,以致倖進、特權大行其道,社會瀰漫不平之鳴,階級畛域成形,國家大傷元氣,種下日後受到反撲之因。

 

看在我這個懷抱理想,投身媒體,敏銳觀察社會現象及社會心理的年輕人眼裡,自有一番感受。1981年藉著一次採訪報導後的評述,做了抒發。

 

那年五月,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統計學助理教授陳文成偕眷返台省親,在七月二日遭到警總約談後,次日被發現暴斃於台大研究圖書館前,死因離奇,震動國際。其任教的大學特派專家來台驗屍,美國朝野完全不能接受國府"死於自殺"之説,強烈懷疑係遭國府謀殺,乃大力抨擊,是國府在國際形象上的重大傷害,國府乃通令駐外單位密切注意並有所因應。

 

我時逢中國時報外派深造,恰在匹茲堡大學攻讀碩士學位,與CMU毗鄰,當即受命就近採訪匹城對陳案反應,好像也成了"職業學生"一一有職務在身的學生(按,來美前我已是中國時報採訪主任)。

 

陳文成至今猶是懸案,當時更是荒腔走板,啓人疑竇,於是一場由CMU校長帶頭、參眾議員聲援、媒體大舉跟進的抹黑中華民國行動如鋪天蓋地而來,指控的情節自不免由點而面無限上綱。如此則情治單位約談一位海外異議學人的後續發展,為國家帶來了極大的災難。

 

相應地,首當其衝,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被目為國民黨特務與間諜的匹茲堡台灣留學生難安緘默,紛紛投書報社、上電視受訪、聯名發信給校長及參議員,以各種方式打開與美國社會溝通之門,一方面辯白學子的無辜,一方面抗議美方超越懷疑進而干預台灣內政的種種舉措。留學生的表現非常積極,儘管他們對陳文成案也多所懷疑,但的確經由他們的努力,使偏頗説法逐漸匿跡。

 

在當時的標準下,他們做的是典型的"愛國"的事。他們之中當然有政府派出或有黨政背景的留學生(即所謂的"職業學生"),因身份、角色,或因受到指令而為 ; 但以我所知,也有相當多的人自動自發,奮袂而起,純粹是因不忍國家整體受傷,頗見真情。

 

但是,在一個月後中國時報刋出的我的航訊(如圖)中,詳細報導了陳文成案在匹茲堡的全部狀況,獨獨沒有提到任何一個為此奔走的人,沒有一次出現"愛國"兩個字,更當然沒有用"愛國"來做定位。

 

不管他們是基於工作而為或出於主動而行,在我的報導中都成了無名之人,我有意識地不要在陳文成不幸的事件中,因消費陳文成,而創造一批所謂的"愛國志士"。何況,我看多了"愛國"的危害性,壓根兒反對有人依"愛國"為生,也當然不會在我的報導中,毫無必要地使人祇因"愛國"而出頭。

 

相反地,在那篇航訊的最後我"挾帶"了這樣的評述 :

 

"……記者不願報導任何一個名字一一特意獎掖哪一個或哪一些,有時候是會傷到群體的。這是否也可建議政府做為對待這一匹城狀況的態度 : 請從此讓對國家有利的行為,成為正常與普通的事。因為真正愛國者的形象"不被突出他的形象" ; 因為愛國不是一個飯碗,而是吃飯。換句話説,讓它就維持為一種本能的作為,而不要施加斧鑿。也請容我再多說一句,讓我們的國家有更多可讓人自然生愛的事實,而不是受著愛國者的標榜而去驅迫愛國的心情,這樣不是表現了更多的自信與健康麼?"

 

圖説:周天瑞航訊"陳文成案在匹茲堡",刋於1981年8月2日中國時報第三版

 

是的,我今天的看法仍然一樣,愛國不是飯碗,而是如吃飯一樣是本能,無須標榜,無須驅迫,讓國家有更多可讓人自然生愛的事實才更重要。一旦"愛國"成為唯一最高價值,能力就受到忽視 ; 能力受到忽視,國家不會更好 ; 國家不會更好,愛國終成泡影。

 

我豈會反對愛國,但它必須有附著物,這附著物是 : 國家的長處不能折損,國家的短處要能補上。我們國家的長處是民主自由,在講"愛國"的時候萬不能破壞民主自由,反而搞起獨裁專制。我們國家的短處是政黨惡鬥,在講"愛國"的時候尤其要展現包容和諧,萬不宜挑動仇恨之心。如果不在附著物上加持,"愛國"祇是口號而已。

 

因此,當"愛國"逐漸過時之後,政客們就開始轉換口號,從"愛國"換到"愛台灣",再從"愛台灣"轉成今天的"護主權"。但是若把本文所有寫的"愛國"二字全部換成"護主權",當會發現,不僅同樣順口,語意也毫無出入 ,思維和本質都沒有改變。直令人擔心,當年"愛國"時期的那些壞事會不會在高唱"護主權"的時候,一一回來!

 

由此可知,"護主權"仍不脫"愛台灣"、"愛國"窠臼,無非是黨同伐異、分辨敵友、打擊非我族類的法器,以及文過飾非、推諉卸責、轉移注意焦點的布幕。日月如梭,歷史前行,當朝者玩的還是老把戱,真無進步可言!

 

愛國、愛台灣、護主權,本是人民的情操,有什麼賣弄和炫耀的必要?刻意標榜反而有詐,人民倒要看看,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作者介紹

周天瑞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最早進入台灣報界的人,也是最早闖出名號的人。上個世紀七O年代已是政治報導與評論之翹楚。

在建中時代他即矢志新聞工作,台大歷史系畢業後,自薦進入中國時報,深受余紀忠賞識。在余氏「換血」之人才與經營哲學下,他被選為時報世代交替的關鍵角色。

美洲中時停刋後,他於1987年自美返國與司馬文武、南方朔、胡鴻仁、王健壯創辦「新新聞」,雖歷經潮起潮落,周天瑞始終是影響「新新聞」的關鍵人物。

周天瑞曾有六年時間行走於其他媒體 ,先後負責環球電視、勁報等媒體之經營,其中尤以主持中央廣播電台為著,在央廣董事長三年任内完成國家廣播電台之歷史轉型及新時代任務方向之奠定。

他的每個階段都充滿「有所為有所不為」、「合則留,不合則去」、「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故事,是一位普受敬重的媒體前輩。

《周天瑞水過雲飛話今昔》係作者新闢專欄,不定期刋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