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與「迴響」!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與「迴響」!
2020-01-07 07:00:00
A+
A
A-

這場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其實只是美國川普總統為自己明年的總統選舉「打底」而已。(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在去(2019)年的尾巴,美國硬是空襲了分別位於伊拉克及敘利亞,由伊朗支持的什葉派穆斯林民兵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5處據點。此轟炸行動,除了造成伊拉克境內「真主黨旅」基地數十人死亡外,竟引起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大使館遭受伊拉克民眾攻擊,讓美國不得不就近緊急派遣駐守科威特的「危機應變特別任務陸戰隊空地特遣隊」前去救援,也算是「天外飛來一筆」的意外了。

 

此次針對美國這個設定「伊拉克真主黨旅」的空襲行動,及其造成伊拉克人民反彈,而群起攻擊美國大使館的事件,可說是美國在2019年對「中東」地區,實施最後軍事行動「臨去秋波」的「迴響」。對於此次美國的空襲事件,幾乎所有國際媒體都集中於對轟炸傷亡的報導,卻減少針對美國為何在這個時間點,採取了轟炸「伊拉克真主黨旅」的行動背景,作一清楚的說明。

 

事實上,如果大家密切關注2019年12月26日在以色列上演執政的「聯合黨」黨魁之爭,答案幾乎就「呼之欲出」了。美國總統川普所「鍾情」的以色列現任總理納坦雅胡,從去年4月起,連續2次在國會選舉中,都無法取得超過一半國會議員席次以獲得以色列組閣權。因此,今(2020)年3月即將登場的以色列建國以來,首次需由第3回國會大選來確定組閣權,可說至關重要,而上月26日納坦雅胡方從該黨黨魁競選中驚險「勝出」,確定仍由他再次代表「聯合黨」出來角逐以色列最後的組閣權。

 

眾所周知,目前在美國境內約有近6百萬的猶太人,實際掌握了美國總統選舉百分之5以上的選舉人票。而這百分之5的選舉人票,就成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是否當選的「關鍵少數」。因此,美國川普總統對納坦雅胡這個「麻吉」,繼去年「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蘭高地及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之後,再以轟炸伊拉克境內這個讓以色列「芒刺在背」的「真主黨旅」,也就「不足為奇」了。

 

說起「真主黨」(阿拉伯語:حزب الله)的大本營,其實是在黎巴嫩。它乃是1982年在伊朗扶持下,將1970年前巴解組織阿拉法特時代,與約旦發生衝突而滯留此地的激進武力組織所組成了迄今仍被聯合國界定的恐怖組織。其不但是以色列頭痛的「腹背之敵」,更如同以色列境內巴解組織在加薩的「哈瑪斯」一樣,讓美國與以色列總是「寢食難安」;而伊拉克境內的這股武裝「真主黨旅」,正是伊朗於背後支持同屬什葉派「黎巴嫩真主黨」的一部。

 

此次,美國設定這個「伊拉克真主黨旅」空襲行動的真正「弦音」,其實就是抱著既可打擊伊拉克「真主黨旅」背後的支持者—-伊朗;又可有力向以色列國內選民傳達,只要支持納坦雅胡,那美國就不惜出兵幫以色列解決外在武裝危機這個「一石兩鳥」的訊息。這從向來負責暗中協助訓練伊拉克什葉派民兵,以突擊美軍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訓練指揮官」蘇雷曼尼,竟於日前(3日)遭川普直接命令美軍對其實施斬首轟炸中陣亡,即見「端倪」。

 

但沒想到的是,這個美國自認為天衣無縫的「如意算盤」,竟遭到近年來屢受到經濟困頓壓迫的伊拉克民眾反彈,並圍困了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大使館。最後,連美國一手支持的親美伊拉克政府,竟也「兩手一攤」向美國表示對此次空襲的「不滿」。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伊拉克政府亦是藉此,來向反政府的什葉派民眾作番「低姿態」,以求雙方劍拔弩張的衝突「緩解」而已。

 

因此,探究起來,這場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其實只是美國川普總統為自己明年的總統選舉「打底」而已;哪是什麼意圖協助解決中東糾紛,或幫忙消弭反伊拉克政府的恐怖組織武裝勢力。只沒想到美國這招「謀算」,竟遭來伊拉克什葉派民眾的憤怒,進而圍困其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大使館的「迴響」,這恐怕也是連美國自己都沒料想到的一件事吧!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這場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其實只是美國川普總統為自己明年的總統選舉「打底」而已。(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在去(2019)年的尾巴,美國硬是空襲了分別位於伊拉克及敘利亞,由伊朗支持的什葉派穆斯林民兵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5處據點。此轟炸行動,除了造成伊拉克境內「真主黨旅」基地數十人死亡外,竟引起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大使館遭受伊拉克民眾攻擊,讓美國不得不就近緊急派遣駐守科威特的「危機應變特別任務陸戰隊空地特遣隊」前去救援,也算是「天外飛來一筆」的意外了。

 

此次針對美國這個設定「伊拉克真主黨旅」的空襲行動,及其造成伊拉克人民反彈,而群起攻擊美國大使館的事件,可說是美國在2019年對「中東」地區,實施最後軍事行動「臨去秋波」的「迴響」。對於此次美國的空襲事件,幾乎所有國際媒體都集中於對轟炸傷亡的報導,卻減少針對美國為何在這個時間點,採取了轟炸「伊拉克真主黨旅」的行動背景,作一清楚的說明。

 

事實上,如果大家密切關注2019年12月26日在以色列上演執政的「聯合黨」黨魁之爭,答案幾乎就「呼之欲出」了。美國總統川普所「鍾情」的以色列現任總理納坦雅胡,從去年4月起,連續2次在國會選舉中,都無法取得超過一半國會議員席次以獲得以色列組閣權。因此,今(2020)年3月即將登場的以色列建國以來,首次需由第3回國會大選來確定組閣權,可說至關重要,而上月26日納坦雅胡方從該黨黨魁競選中驚險「勝出」,確定仍由他再次代表「聯合黨」出來角逐以色列最後的組閣權。

 

眾所周知,目前在美國境內約有近6百萬的猶太人,實際掌握了美國總統選舉百分之5以上的選舉人票。而這百分之5的選舉人票,就成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是否當選的「關鍵少數」。因此,美國川普總統對納坦雅胡這個「麻吉」,繼去年「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蘭高地及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之後,再以轟炸伊拉克境內這個讓以色列「芒刺在背」的「真主黨旅」,也就「不足為奇」了。

 

說起「真主黨」(阿拉伯語:حزب الله)的大本營,其實是在黎巴嫩。它乃是1982年在伊朗扶持下,將1970年前巴解組織阿拉法特時代,與約旦發生衝突而滯留此地的激進武力組織所組成了迄今仍被聯合國界定的恐怖組織。其不但是以色列頭痛的「腹背之敵」,更如同以色列境內巴解組織在加薩的「哈瑪斯」一樣,讓美國與以色列總是「寢食難安」;而伊拉克境內的這股武裝「真主黨旅」,正是伊朗於背後支持同屬什葉派「黎巴嫩真主黨」的一部。

 

此次,美國設定這個「伊拉克真主黨旅」空襲行動的真正「弦音」,其實就是抱著既可打擊伊拉克「真主黨旅」背後的支持者—-伊朗;又可有力向以色列國內選民傳達,只要支持納坦雅胡,那美國就不惜出兵幫以色列解決外在武裝危機這個「一石兩鳥」的訊息。這從向來負責暗中協助訓練伊拉克什葉派民兵,以突擊美軍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訓練指揮官」蘇雷曼尼,竟於日前(3日)遭川普直接命令美軍對其實施斬首轟炸中陣亡,即見「端倪」。

 

但沒想到的是,這個美國自認為天衣無縫的「如意算盤」,竟遭到近年來屢受到經濟困頓壓迫的伊拉克民眾反彈,並圍困了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大使館。最後,連美國一手支持的親美伊拉克政府,竟也「兩手一攤」向美國表示對此次空襲的「不滿」。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伊拉克政府亦是藉此,來向反政府的什葉派民眾作番「低姿態」,以求雙方劍拔弩張的衝突「緩解」而已。

 

因此,探究起來,這場美國空襲「伊拉克真主黨旅」的「弦音」,其實只是美國川普總統為自己明年的總統選舉「打底」而已;哪是什麼意圖協助解決中東糾紛,或幫忙消弭反伊拉克政府的恐怖組織武裝勢力。只沒想到美國這招「謀算」,竟遭來伊拉克什葉派民眾的憤怒,進而圍困其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大使館的「迴響」,這恐怕也是連美國自己都沒料想到的一件事吧!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