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選擇蔡英文以走入國家牢籠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選擇蔡英文以走入國家牢籠
2020-01-06 17:00:00
A+
A
A-

 

若蔡英文贏得勝利,即形同公民同意自我繳械。(圖/ 翻攝自總統府官網)

作者/張陌

如果這個周六,台灣仍然選出蔡英文,台灣就是選擇了以國族主義為名義的國家牢籠。這個牢籠有著令人迷惑的、絢麗的塗彩,也就是所謂的民主,但民主已經病歿了,台灣人決定親手將它埋葬。

 

一部讓眾人以為旨在保護民主的法令──反滲透法,其實是一座國家牢籠,它授予統治者拘捕異議者的權力;它要求人民無一例外地必須與統治者齊一步伐,要求千萬群眾都只能異口同聲,凡與對岸的勢力有相類的主張、目標或嚮往的,都將被視為異物,必須加以拘捕、懲戒或囚禁。

 

如果周末的選舉結果真是如此,那這一天的投票過程,就猶如公民魚貫地走入屠宰場,自己廢黜、肢解了自己的權利。這一次的投票,毫無疑問就是一次「反滲透法」的公民複決,而若蔡英文贏得勝利,即形同公民同意自我繳械,將最重要的言論自由,交予統治者亦即民進黨與蔡英文管制,今後不得對她持有異議。

 

這是一次精緻包裝的、布置周密的騙局,因為以民主的名義罷免民主,才可能不遭到任何抵抗,甚至連「束手就擒」都不足以描摩它的荒謬,它簡直就是公民們張臂擁抱、引吭高歌自己終於失去了一項曾經被歌頌為與生俱來的自由。

 

不過,再深入察看,這其實不是騙局,公民們並不是對這部法案的危害性毫無所悉。在野的國民黨已經不斷地示警,說它是戒嚴的復活;知識人也提出告誡,人民以後將動輒得咎;甚至已有許多小民們,早已被統治者用一部存在許久的社維法,查了水表。

 

但這些警語、呼號,以及那些小民顫慄的表情、垂下的眼淚,如果依然無法喚醒任何人,依然無法讓那直往無前的鐵一般地冷凝的意志,產生一絲懷疑,那這個抉擇就是真誠的,就是甘心情願的,就是堅定無畏的決斷,就是公民的壯士斷腕,決定以犧牲自我的自由,去成全國家的鞏固。

 

就如同上一篇文章曾經說過的,這是一場「法西斯」運動,是將全民意志凝結於一人一黨的法西斯化的傾向,而它的時代底色就是對於自身可能沈沒的恐懼,也就是對於這座島嶼危亡的深度憂鬱。蔡英文抓住了這個內在的、潛藏的憂焚,而藉一部法案「暗示」她是一位有能力力挽狂瀾的領袖。如果她真的如願連任了,表明全民同意對她的這個政治提案進行背書,請她在這一條台獨鋼索上,保持台灣於不墜!

 

換句話說,蔡英文若真的連任了,即確認了台灣人民對於台獨路線矢志不渝的意志,在這個意志底下,自由只是一件附屬品,隨時都可以拋棄。他們認知到:在國族的締造與錘鍊的進程上,自由有可能是一種危害品,可能陷國族於無法預測的風險,因此加以限縮乃是必要的,自由可以在它締造的全過程中被壓縮,直到國族真的打造完成後,再讓它恢復。

 

甚至它也不必再恢復了,因為那一個新誕生的國家未必欣賞民主,既然這原本就是一個法西斯運動,當然可以法西斯到底。

 

但回過頭來再予審視,這仍然還是一場騙局。因為蔡英文的政治提案只是一個曖昧的姿態,她並未宣布她將追求台灣充分而完整的獨立,她只表明她將維持現狀。而任何清醒的人也都看得出來,民進黨與現任的政府,並沒有能力追求並實現那個虛幻的台灣獨立目標,如今這個執政集團所有的語彙、宣示與發言,都只是在偽裝:民進黨真的有一個未來國家的藍圖,如今只是在隱忍,以等待春天真正的降臨。

 

林靜儀的專訪就是這個偽裝被突然掀開的意外。她亢奮而高蹈地表明民進黨對於「台灣共和國」的企慕與嚮往,說「中華民國」的國名應該被改掉,但卻又假託如今所以沒法做到,是因為民進黨缺乏足夠的、跨越修憲門檻的席次。

 

千萬不要搞錯,林靜儀真正曝露的不是民進黨「有意台獨」,而是民進黨「無力台獨」,她所以「被請辭」、被冰凍起來,不是她把民進黨的野心曝光了,而是她將民進黨的偽裝卸妝了。而深一層說,民進黨「無力台獨」之餘,就連「有意台獨」也頗值推敲了,因為既知自己無力台獨,豈又真有意願?

 

由此可證,這確實是一場騙局,在民進黨「無力台獨」的真相被蒙蔽之下,希望公民盲目地以犧牲自由為代價,投下保護台獨未來的選票,讓民進黨的統治得以存續下去。但這何其淒涼?公民捨棄了自由,卻仍然無法換來新的國族,一覺醒來發現,他們都已監禁於一座國家牢籠,腳上綁著腳鐐,連吶喊的權力都沒了!    

 

若蔡英文贏得勝利,即形同公民同意自我繳械。(圖/ 翻攝自總統府官網)

作者/張陌

如果這個周六,台灣仍然選出蔡英文,台灣就是選擇了以國族主義為名義的國家牢籠。這個牢籠有著令人迷惑的、絢麗的塗彩,也就是所謂的民主,但民主已經病歿了,台灣人決定親手將它埋葬。

 

一部讓眾人以為旨在保護民主的法令──反滲透法,其實是一座國家牢籠,它授予統治者拘捕異議者的權力;它要求人民無一例外地必須與統治者齊一步伐,要求千萬群眾都只能異口同聲,凡與對岸的勢力有相類的主張、目標或嚮往的,都將被視為異物,必須加以拘捕、懲戒或囚禁。

 

如果周末的選舉結果真是如此,那這一天的投票過程,就猶如公民魚貫地走入屠宰場,自己廢黜、肢解了自己的權利。這一次的投票,毫無疑問就是一次「反滲透法」的公民複決,而若蔡英文贏得勝利,即形同公民同意自我繳械,將最重要的言論自由,交予統治者亦即民進黨與蔡英文管制,今後不得對她持有異議。

 

這是一次精緻包裝的、布置周密的騙局,因為以民主的名義罷免民主,才可能不遭到任何抵抗,甚至連「束手就擒」都不足以描摩它的荒謬,它簡直就是公民們張臂擁抱、引吭高歌自己終於失去了一項曾經被歌頌為與生俱來的自由。

 

不過,再深入察看,這其實不是騙局,公民們並不是對這部法案的危害性毫無所悉。在野的國民黨已經不斷地示警,說它是戒嚴的復活;知識人也提出告誡,人民以後將動輒得咎;甚至已有許多小民們,早已被統治者用一部存在許久的社維法,查了水表。

 

但這些警語、呼號,以及那些小民顫慄的表情、垂下的眼淚,如果依然無法喚醒任何人,依然無法讓那直往無前的鐵一般地冷凝的意志,產生一絲懷疑,那這個抉擇就是真誠的,就是甘心情願的,就是堅定無畏的決斷,就是公民的壯士斷腕,決定以犧牲自我的自由,去成全國家的鞏固。

 

就如同上一篇文章曾經說過的,這是一場「法西斯」運動,是將全民意志凝結於一人一黨的法西斯化的傾向,而它的時代底色就是對於自身可能沈沒的恐懼,也就是對於這座島嶼危亡的深度憂鬱。蔡英文抓住了這個內在的、潛藏的憂焚,而藉一部法案「暗示」她是一位有能力力挽狂瀾的領袖。如果她真的如願連任了,表明全民同意對她的這個政治提案進行背書,請她在這一條台獨鋼索上,保持台灣於不墜!

 

換句話說,蔡英文若真的連任了,即確認了台灣人民對於台獨路線矢志不渝的意志,在這個意志底下,自由只是一件附屬品,隨時都可以拋棄。他們認知到:在國族的締造與錘鍊的進程上,自由有可能是一種危害品,可能陷國族於無法預測的風險,因此加以限縮乃是必要的,自由可以在它締造的全過程中被壓縮,直到國族真的打造完成後,再讓它恢復。

 

甚至它也不必再恢復了,因為那一個新誕生的國家未必欣賞民主,既然這原本就是一個法西斯運動,當然可以法西斯到底。

 

但回過頭來再予審視,這仍然還是一場騙局。因為蔡英文的政治提案只是一個曖昧的姿態,她並未宣布她將追求台灣充分而完整的獨立,她只表明她將維持現狀。而任何清醒的人也都看得出來,民進黨與現任的政府,並沒有能力追求並實現那個虛幻的台灣獨立目標,如今這個執政集團所有的語彙、宣示與發言,都只是在偽裝:民進黨真的有一個未來國家的藍圖,如今只是在隱忍,以等待春天真正的降臨。

 

林靜儀的專訪就是這個偽裝被突然掀開的意外。她亢奮而高蹈地表明民進黨對於「台灣共和國」的企慕與嚮往,說「中華民國」的國名應該被改掉,但卻又假託如今所以沒法做到,是因為民進黨缺乏足夠的、跨越修憲門檻的席次。

 

千萬不要搞錯,林靜儀真正曝露的不是民進黨「有意台獨」,而是民進黨「無力台獨」,她所以「被請辭」、被冰凍起來,不是她把民進黨的野心曝光了,而是她將民進黨的偽裝卸妝了。而深一層說,民進黨「無力台獨」之餘,就連「有意台獨」也頗值推敲了,因為既知自己無力台獨,豈又真有意願?

 

由此可證,這確實是一場騙局,在民進黨「無力台獨」的真相被蒙蔽之下,希望公民盲目地以犧牲自由為代價,投下保護台獨未來的選票,讓民進黨的統治得以存續下去。但這何其淒涼?公民捨棄了自由,卻仍然無法換來新的國族,一覺醒來發現,他們都已監禁於一座國家牢籠,腳上綁著腳鐐,連吶喊的權力都沒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