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民主的悖論:反紅色滲透的法西斯法案將拉開專政序幕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民主的悖論:反紅色滲透的法西斯法案將拉開專政序幕
2019-12-30 12:34:00
A+
A
A-

總統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右派法西斯政黨,而「反滲透法」的內核是台灣國族主義,這個國族是受盡壓迫的、無比冤曲、悲情的羔羊,正在等待一場光榮的復興。(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張陌

二○一九年的年底恐怕是一個必須被誌記的的日期,因為「反滲透法」將無所懸念地就在這一天被通過了,台灣重回恐怖時代。

 

它的恐怖在於,它是在網路交織的數位時代,制定的一部以「石器時代」思維進行管制的法律。比較形象的比喻是:它意圖拿著一把剪刀,要將一件色彩斑斕的花襯衫上的紅色剪掉;不僅不可能,並且必然傷及無辜。

 

現在我們身處的,原就早已是一個雜色的、多元並呈的世界,主政的民進黨甚至是這個多元世界的主要擁護者與受益者,譬如它推動同婚、支持或者理解廢死主張、聲援環保、甚至以反核自我塑造為某種環境主義者,它更曾經是各類社運的主導者或是協同者,若使用一種不太精確的定義,它比較傾向某種曖昧性格、搖擺不定的左派。

 

可是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蛻變,它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右派法西斯政黨,「反滲透法」的內核是台灣國族主義,而這個國族是受盡壓迫的、無比冤曲、悲情的羔羊,正在等待一場光榮的復興。「法西斯」就是一個在餘暉中的國族,尋求振作與復興的一場反向運動。

 

「紅色」毫無疑問地成了這一個法西斯意志的指控對象,一切的衰落與下沉都必須與這個紅色有關,「反紅色滲透」就於焉誕生了,可以說,這是必然的歷史現象,一個替罪者,並且是無與倫比的替罪者,必須在這個歷史時刻,充當、扮演起它應有的職分。

 

有一種說法是:資本主義在危急時刻將不斷生產「法西斯主義」、政變與極權主義。但台灣並不是資本主義出了問題,而是它已經走上了注定了的歷史衰落期。在東亞這一狹長地帶,台灣的興起是偶然的,是東西或美蘇冷戰的產物。在冷戰的前緣,做為一個抵住共產陣線邊陲上的犄角,必須被賦予經濟、物資、生產上的特殊待遇,加上原來就已有的勤奮的天性,台灣創造了經濟上的奇蹟。

 

但冷戰結束同時意味著這個特殊角色的終結,資本主義與紅色中國的結合,揉合成一個新穎的資本主義形態,無論稱之為混合經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是國家資本主義,它都以人類歷史上不曾出現的規模與速度,實現了現代化。台灣的失落是在這一個龐大的政治地緣的隆起運動上,顯現出來的,它是隆起的廣衾高原之旁的一個無可避免的塌陷。

 

塌陷的台灣無法適應隆起的中國,它仍然採用過去睥睨對方的視角──從高向低俯視,卻看不到東西了,唯一可以維持這個俯角的,是所謂的民主與自由。於是民主自由被抬高到神龕的地位,為了保護我們的神,必須訂定反滲透法。

 

然而,反滲透法恰恰是民主自由的悖論。就如前述,多元併呈、色彩斑斕才是民主的底色,容忍與諒解也才是自由的基因,要求剪除某一種特定的思想、主張、人群,將某一個顏色當成恐懼的來源,將一個國度視為魔域,而要求公民將思想統一起來,毫無質疑地服膺一個所謂領導全民驅走外敵的領袖與政黨,就是極權的開始。

 

「反滲透法」賦予了主張與堅守台灣國族主義的民進黨一個永遠執政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因為反對紅色滲透既然是正確的,容許滲透就是錯誤的。民進黨反對滲透,因此是正確的;國民黨主張滲透是自然的,所以是錯誤的。就成了紅色的同夥,成了必須被全民拒絕甚至全力打倒的紅色同路人,無論在理論上、或現實上,國民黨都失去了上台執政的任何可能性。

 

反滲透法通過的剎那,其實就已經拉開了「一黨專政」的序幕。這部法律授予執政者頒布紅色罪名的權力,每一個公民若主張與此相悖的論點,提出應與紅色共存的言論,都可能獲得一紙入獄的判決書。

 

最荒謬而恐怖之處在於,在數位時代,在微信、臉書、微博、LINE等一切社群媒體、朋友群組上的留言,都可能成為罪證。這紙法令將一切已然在四周充斥的正常現象,當成必須恐懼的對象。在反滲透法仍未通過之前,警察已經四處約談、移送在社群媒體上發言的公民,有了此一紅色通緝令後,起訴與抓捕將更如家常便飯。

 

在紅色中國即將以全新的領袖之姿開啟新的歷史階段前夕,台灣選擇急切地自我法西斯化,是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但它的禍福如何,取決於島內的公民如何對這部法律,做出超越自我的正確決斷!

總統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右派法西斯政黨,而「反滲透法」的內核是台灣國族主義,這個國族是受盡壓迫的、無比冤曲、悲情的羔羊,正在等待一場光榮的復興。(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作者/張陌

二○一九年的年底恐怕是一個必須被誌記的的日期,因為「反滲透法」將無所懸念地就在這一天被通過了,台灣重回恐怖時代。

 

它的恐怖在於,它是在網路交織的數位時代,制定的一部以「石器時代」思維進行管制的法律。比較形象的比喻是:它意圖拿著一把剪刀,要將一件色彩斑斕的花襯衫上的紅色剪掉;不僅不可能,並且必然傷及無辜。

 

現在我們身處的,原就早已是一個雜色的、多元並呈的世界,主政的民進黨甚至是這個多元世界的主要擁護者與受益者,譬如它推動同婚、支持或者理解廢死主張、聲援環保、甚至以反核自我塑造為某種環境主義者,它更曾經是各類社運的主導者或是協同者,若使用一種不太精確的定義,它比較傾向某種曖昧性格、搖擺不定的左派。

 

可是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蛻變,它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右派法西斯政黨,「反滲透法」的內核是台灣國族主義,而這個國族是受盡壓迫的、無比冤曲、悲情的羔羊,正在等待一場光榮的復興。「法西斯」就是一個在餘暉中的國族,尋求振作與復興的一場反向運動。

 

「紅色」毫無疑問地成了這一個法西斯意志的指控對象,一切的衰落與下沉都必須與這個紅色有關,「反紅色滲透」就於焉誕生了,可以說,這是必然的歷史現象,一個替罪者,並且是無與倫比的替罪者,必須在這個歷史時刻,充當、扮演起它應有的職分。

 

有一種說法是:資本主義在危急時刻將不斷生產「法西斯主義」、政變與極權主義。但台灣並不是資本主義出了問題,而是它已經走上了注定了的歷史衰落期。在東亞這一狹長地帶,台灣的興起是偶然的,是東西或美蘇冷戰的產物。在冷戰的前緣,做為一個抵住共產陣線邊陲上的犄角,必須被賦予經濟、物資、生產上的特殊待遇,加上原來就已有的勤奮的天性,台灣創造了經濟上的奇蹟。

 

但冷戰結束同時意味著這個特殊角色的終結,資本主義與紅色中國的結合,揉合成一個新穎的資本主義形態,無論稱之為混合經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是國家資本主義,它都以人類歷史上不曾出現的規模與速度,實現了現代化。台灣的失落是在這一個龐大的政治地緣的隆起運動上,顯現出來的,它是隆起的廣衾高原之旁的一個無可避免的塌陷。

 

塌陷的台灣無法適應隆起的中國,它仍然採用過去睥睨對方的視角──從高向低俯視,卻看不到東西了,唯一可以維持這個俯角的,是所謂的民主與自由。於是民主自由被抬高到神龕的地位,為了保護我們的神,必須訂定反滲透法。

 

然而,反滲透法恰恰是民主自由的悖論。就如前述,多元併呈、色彩斑斕才是民主的底色,容忍與諒解也才是自由的基因,要求剪除某一種特定的思想、主張、人群,將某一個顏色當成恐懼的來源,將一個國度視為魔域,而要求公民將思想統一起來,毫無質疑地服膺一個所謂領導全民驅走外敵的領袖與政黨,就是極權的開始。

 

「反滲透法」賦予了主張與堅守台灣國族主義的民進黨一個永遠執政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因為反對紅色滲透既然是正確的,容許滲透就是錯誤的。民進黨反對滲透,因此是正確的;國民黨主張滲透是自然的,所以是錯誤的。就成了紅色的同夥,成了必須被全民拒絕甚至全力打倒的紅色同路人,無論在理論上、或現實上,國民黨都失去了上台執政的任何可能性。

 

反滲透法通過的剎那,其實就已經拉開了「一黨專政」的序幕。這部法律授予執政者頒布紅色罪名的權力,每一個公民若主張與此相悖的論點,提出應與紅色共存的言論,都可能獲得一紙入獄的判決書。

 

最荒謬而恐怖之處在於,在數位時代,在微信、臉書、微博、LINE等一切社群媒體、朋友群組上的留言,都可能成為罪證。這紙法令將一切已然在四周充斥的正常現象,當成必須恐懼的對象。在反滲透法仍未通過之前,警察已經四處約談、移送在社群媒體上發言的公民,有了此一紅色通緝令後,起訴與抓捕將更如家常便飯。

 

在紅色中國即將以全新的領袖之姿開啟新的歷史階段前夕,台灣選擇急切地自我法西斯化,是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但它的禍福如何,取決於島內的公民如何對這部法律,做出超越自我的正確決斷!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