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真的準嗎?網路大數據:韓國瑜勝蔡英文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誰來當總統
民調真的準嗎?網路大數據:韓國瑜勝蔡英文
2019-12-26 18:02:00
A+
A
A-

透過網路大數據觀察,韓國瑜不論在按讚數和分享數上,都大勝蔡英文。(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台北報導

 

總統大選民調滿天飛,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使出「蓋牌技」之後,讓社會對民調半信半疑,有的民調結果甚至蔡英文高出韓國瑜30%以上,違反過往藍綠基本盤的常理。根據銘傳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杜聖聰,近日所做大數據研究,韓國瑜不論在按讚數和分享數上,大勝蔡英文,完全顛覆了近2個月以來的民調結果。

 

杜聖聰以12月15日至21日的網路大數據做觀察,韓國瑜與蔡英文的留言數分別是1,475,838對上1,049,690;按讚數是5,325,808對上4,006,066;文章分享數322,530對上237,659;韓國瑜全都優於蔡英文。

 

因此他研判,韓國瑜的實際支持度「並不弱」,且支持者的活力十足,更有出門投票的動力。

 

杜聖聰近年帶領團隊投入大數據分析,面對現今的民調亂象,他們透過大數據另闢蹊徑,提供新穎的切入角度。

 

杜聖聰表示,相較於現在的民調,大數據可勾勒出支持者的細部「側寫」,以及了解他們投票的動力及動力強弱;亦可透過關鍵字、文章和回文數來掌握議題趨勢,且相關數據是任何人來做都一樣的,「信度」較高。

 

而當今民調除了受韓國瑜「蓋牌」影響,採市話跟手機的比例、民眾是否專心受訪、電話資料庫是否保持更新、加權公式、訪問員素質…等都會讓各家民調失真,所以就算問受訪者同樣的問題,但做出的結果卻完全不同。

 

杜聖聰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人們在網路上貼文、回文、分享、按讚,統計這些既成事實成為大數據,不管誰來做所獲得的數據都是一致的。

 

因此杜聖聰認為,大數據適合對群眾行為進行描繪與勾勒,就像廣告學中的「消費者側寫」,可以較全面去了解人們在想什麼。但他也強調,這門技術還在發展當中,並不是要來取代民調,而是要與民調相輔相成,更能預測正確的結果。

 

杜聖聰希望社會用「網路支持者」來指稱「網軍」,畢竟並不是都跟「卡神」楊蕙如一樣被抓到收錢。(圖/取自楊蕙如臉書)

 

「網軍」是否會影響到大數據的準確性?

 

對於這個問題,杜聖聰認為,透過大數據反而能揪出網軍。他透露,目前檯面上各政治勢力「全部都有網軍」,但這些網軍大多透過「貼文」這個動作來進行操作,他的團隊甚至抓到某網軍會固定在「第0.01秒」一口氣在20幾個社群刊出貼文。

 

至於「回文」的部份比較難、也比較少,而且許多論壇與平台的管理員為了增進自己的口碑,所以會盡力維持中立性,把偏激的或是操著對岸用語的用戶封鎖。

 

因此杜聖聰認為,目前台灣整體網路環境還算是立場中性,大數據依然具有可信度。而至於所謂的「網軍」,他則希望社會用「網路支持者」來指稱,畢竟並不是都跟「卡神」楊蕙如一樣被抓到收錢。

 

杜聖聰說,長期觀察台灣網路生態,很遺憾許多網民相互貼標籤說對方是「網軍」,導致台灣從虛擬網路一路撕裂到現實世界。他呼籲國人要互「信」而不是互「疑」,如此才能有助於社會的團結、民主的發展。

透過網路大數據觀察,韓國瑜不論在按讚數和分享數上,都大勝蔡英文。(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優傳媒記者胡智凱/台北報導

 

總統大選民調滿天飛,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使出「蓋牌技」之後,讓社會對民調半信半疑,有的民調結果甚至蔡英文高出韓國瑜30%以上,違反過往藍綠基本盤的常理。根據銘傳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杜聖聰,近日所做大數據研究,韓國瑜不論在按讚數和分享數上,大勝蔡英文,完全顛覆了近2個月以來的民調結果。

 

杜聖聰以12月15日至21日的網路大數據做觀察,韓國瑜與蔡英文的留言數分別是1,475,838對上1,049,690;按讚數是5,325,808對上4,006,066;文章分享數322,530對上237,659;韓國瑜全都優於蔡英文。

 

因此他研判,韓國瑜的實際支持度「並不弱」,且支持者的活力十足,更有出門投票的動力。

 

杜聖聰近年帶領團隊投入大數據分析,面對現今的民調亂象,他們透過大數據另闢蹊徑,提供新穎的切入角度。

 

杜聖聰表示,相較於現在的民調,大數據可勾勒出支持者的細部「側寫」,以及了解他們投票的動力及動力強弱;亦可透過關鍵字、文章和回文數來掌握議題趨勢,且相關數據是任何人來做都一樣的,「信度」較高。

 

而當今民調除了受韓國瑜「蓋牌」影響,採市話跟手機的比例、民眾是否專心受訪、電話資料庫是否保持更新、加權公式、訪問員素質…等都會讓各家民調失真,所以就算問受訪者同樣的問題,但做出的結果卻完全不同。

 

杜聖聰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人們在網路上貼文、回文、分享、按讚,統計這些既成事實成為大數據,不管誰來做所獲得的數據都是一致的。

 

因此杜聖聰認為,大數據適合對群眾行為進行描繪與勾勒,就像廣告學中的「消費者側寫」,可以較全面去了解人們在想什麼。但他也強調,這門技術還在發展當中,並不是要來取代民調,而是要與民調相輔相成,更能預測正確的結果。

 

杜聖聰希望社會用「網路支持者」來指稱「網軍」,畢竟並不是都跟「卡神」楊蕙如一樣被抓到收錢。(圖/取自楊蕙如臉書)

 

「網軍」是否會影響到大數據的準確性?

 

對於這個問題,杜聖聰認為,透過大數據反而能揪出網軍。他透露,目前檯面上各政治勢力「全部都有網軍」,但這些網軍大多透過「貼文」這個動作來進行操作,他的團隊甚至抓到某網軍會固定在「第0.01秒」一口氣在20幾個社群刊出貼文。

 

至於「回文」的部份比較難、也比較少,而且許多論壇與平台的管理員為了增進自己的口碑,所以會盡力維持中立性,把偏激的或是操著對岸用語的用戶封鎖。

 

因此杜聖聰認為,目前台灣整體網路環境還算是立場中性,大數據依然具有可信度。而至於所謂的「網軍」,他則希望社會用「網路支持者」來指稱,畢竟並不是都跟「卡神」楊蕙如一樣被抓到收錢。

 

杜聖聰說,長期觀察台灣網路生態,很遺憾許多網民相互貼標籤說對方是「網軍」,導致台灣從虛擬網路一路撕裂到現實世界。他呼籲國人要互「信」而不是互「疑」,如此才能有助於社會的團結、民主的發展。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