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阿拉斯加海產的魅力!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阿拉斯加海產的魅力!
2019-12-22 07:00:00
A+
A
A-

阿拉斯加巨蟹餐廳製作蟹腿的現場。(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阿拉斯加的郵輪旅遊,是北美洲的一大熱點,每年五月到九月底從溫哥華啟航的往返旅程,幾乎是高朋滿座。一周的航程旅費不菲。它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主要是阿拉斯加的大自然,尤其是數以十萬計的冰川令人嚮往。

 

筆者和妻子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應公主郵輪公司 (Princess) 的邀請,從溫哥華先飛到阿拉斯加近北部的費爾班克(Fairbank),從那裡搭乘阿拉斯加觀光火車「金星原野快車」(Goldstar Wilderness Express),大約120英里路程到南部的蒂娜麗公園(Denali Park)。整個行程風光迤邐,山脈雄偉壯觀,引人入勝。 

 

觀光火車分上下兩層,上層是通透的玻璃車頂,坐在車廂裡對鐵路兩邊的風景遠眺近觀一目了然。旅客坐在那裡一面淺酌美酒,一面流覽窗外的美景,尤其對久經煩擾都市糾纏的人們,來到阿拉斯加可以說是脫胎換骨的大好時光。

 

觀光火車下面一層是豪華餐廳。旅客不必擔心午餐時間,到用餐時,服務人員會上來請旅客們下樓入座。餐廳裡的餐桌都鋪上潔白的臺布,閃亮的刀叉餐具及酒杯和餐巾布,早已在每個席位上有序地排列著。

 

午餐的內容除了生菜沙拉之外,主盤是產自當地的野生動物肉,有鹿肉,熊肉和野豬肉等。這都是當地人士的所愛。當服務員端上來時,撲鼻的是那鮮美的醇香,可以判斷出,野生動物肉是經過精心調配,用上好的紅酒烹製。但我對於野生動物肉素有排斥心理。主要是長期以來對野生動物保護的意識所支配,不免疑心這些野生動物肉,有無經過衛生部門的檢疫。所以當餐廳裡的旅客都在盡情享受美食的時候,我只是靜靜地飲著紅酒,生菜沙拉就成為我填飽腸胃的主菜了。

 

也就在旅途中,我輕輕地問妻子,為什麼他們不提供阿拉斯加的著名海產?當地的高品質紅鮭魚(Sockeye Salmon),那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珍貴海產。當地的原住民千百年來即以此為生,並依賴秋季燻製好的乾紅鮭魚過冬。

 

在加拿大的西海岸,鮭魚共分四種不同級別,而紅鮭魚則名列前茅,但是和阿拉斯加的紅鮭魚相比仍然是略遜一籌。因為受到海水污染的嚴重影響,加拿大的紅鮭魚產量急劇下降,而且紅鮭魚的健康情況令人擔憂,甚至溫哥華近海的紅鮭魚都發生皮膚癌症的警示。

 

相對的在阿拉斯加,紅鮭魚的健康素質堪稱首屈一指,它沒有受到海水污染的侵襲,而且整個地區空氣品質優良,紅鮭魚的肉質令人愛不釋手,而且當地還出產由紅鮭魚提煉出來的Omega3。

 

我們第一次品嘗阿拉斯加的煙燻紅鮭魚,是在1990年時期,搭乘荷蘭美國郵輪公司的「羅特丹」號郵輪上,那次的午夜海鮮夜宵的確令我們震驚不已,稱之為舉世無雙的「海鮮盛宴」一點都不誇張。但那也是在歷次搭乘郵輪的經歷中,絕無僅有的經驗。

 

說起阿拉斯加的鮭魚,就是一部當地原住民的文化歷史。在天寒地凍的環境裡,鮭魚是原住民的生命泉源。在七種鮭魚中,有兩種是屬於亞洲系,如加拿大西海岸的鮭魚,可以集體遊到日本東京灣,四年後回游到西海岸,再逆流而上產卵繁殖後代。

 

阿拉斯加的鮭魚共有五種,紅鮭魚在種群中最受原住民歡迎,因為其肉質好,營養豐富,而且產量大。主要分布於阿拉斯加近西南角的布里斯托爾海灣 (Bristol Bay)。既然很多人都對當地的鮭魚情有獨鍾,那麼就有必要作深入瞭解。

 

首先對位居榜首的紅鮭魚作簡單的介紹。它的學名是 Oncorhynchus Nerka,前面一個字源自希臘文,意思是 「倒鉤」,而第二個字「nerka」則源自俄羅斯文,意思是「溯河」。充分說明了鮭魚從產卵到出遊,回游等迴圈生活方式。

 

今天在一般人生活中,對紅鮭魚都稱之為’sockeye’, 但在原住民中,有不同的習性稱呼,有的稱之為為紅鮭魚,也有稱之為可卡尼鮭魚 (Kokanee),更有的稱之為藍背鮭魚 (blueback) 。它們在淡水中成長到青年期時,即開始遠行,可以遊到距家鄉一千六百公里外的海域,可以成長到84公分長,體重在2到5公斤左右。四年後再回游,到達海水及淡水交界處逆流而向上飛躍。在公魚陪伴下產卵,完成使命後即共赴天國。現在鮭魚產卵的地區,已經被列為遊覽勝地,公母魚的殉情壯烈場景,令不少遊人動容。

 

其他四種鮭魚的種類分別依序為:粉紅鮭魚(Pink Salmon),當地原住民稱之為(Gorbuscha);

犬鮭魚(Dog Salmon),一般市場上均稱為(Chum),而原住民則稱為Keta;奇努克鮭魚(Chinook),原住民稱之為(Tshawytscha),及科赫(Coho)也稱為銀鮭魚(Silver Salmon),原住民稱之為(Kisutch) 。 

 

鮭魚的繁殖及捕撈,已經成為阿拉斯加的經濟一大支柱,每年給當地帶來上億萬的收入,而用紅鮭魚提煉出來的Omega3 製成膠囊,成為遊客購買煙燻鮭魚後第二大熱銷產品。

阿拉斯加漁民深夜在風高浪急的大海中捕撈的巨足蟹。(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其實阿拉斯加海產的魅力還不僅僅是鮭魚,當地的巨足蟹更受遊客的青睞。巨足蟹在阿拉斯加共分四種,分別是紅巨足蟹、藍巨足蟹、金巨足蟹及猩紅巨足蟹四大類。其中以紅巨足蟹最受歡迎,它的甲殼身軀約為11英寸,巨腿的跨度可達5英尺,確實是甲殼海產中的佼佼者。

阿拉斯加烹製的巨足蟹,當地人喜愛用黃油佐配。(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將之稱為「帝皇蟹」,應該是香港食客的傑作。香港人喜歡用傳統但又誇張的形容詞來描述一些珍奇動物。由於紅巨足蟹的龐大體型,造就了香港人在餐飲業中將阿拉斯加巨足蟹轉化成「帝皇蟹」的機會。實際上英文的巨足蟹的King 本身是形容詞,形容物體的巨大而已,根本沒有絲毫封建的「帝皇」含義。

 

阿拉斯加的紅巨足蟹科學名詞應該是Paralithodes Camtschaticus,又被稱為Kamchatka King Crab是因為它主要群居在堪姆恰特卡(Kamchatka) 而得名,以及諾頓峽灣 (Norton Sound)阿拉斯加東南海峽等地區。 每只巨足蟹有五對長腳,第一對生長在前方,是捕捉食物的大鉗子,中間三對主要是為爬行用。最後一對長在身後的甲殼下,母巨足蟹用這對巨足來清潔其子宮的工具,而公性巨足蟹的巨足則具有傳授精卵的功能。

 

由於氣候的暖化,過分的捕撈,以及海水的污染,導致阿拉斯加紅鮭魚及紅足巨蟹的產量逐年下降,除了引起原住民的生活擔憂外,阿拉斯加的有關部門也為此憂心忡忡,直接影響其財政的收入,也因此造成兩種海產價格的急劇上升。

阿拉斯加從小攤販發展到巨蟹餐廳。(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筆者六次到阿拉斯加旅遊,特別注意到阿拉斯加州政府所在地裘諾上山纜車站旁邊的一家海產餐廳,它最初在碼頭旁經營露天小吃攤位的時候,一隻煮熟的巨足蟹腿15美元,由於經營得法,該餐廳主人將露天攤位移到現在的室內餐廳,在旅遊季節,要一嘗巨足蟹腿,需要耐心地排隊等候半小時左右,才能一飽口福。單價已經上漲到27.75美元。

 

在眾多的人為破壞生活環境中,阿拉斯加的紅鮭魚和紅巨足蟹產量的下降,已不是單個的現象。筆者在下一篇文稿中,將更為詳細地闡述北美洲海產及動物在人類製造的污染中如何求生存,已經不是一個用「憂慮」兩字就能打發的危機。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阿拉斯加巨蟹餐廳製作蟹腿的現場。(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阿拉斯加的郵輪旅遊,是北美洲的一大熱點,每年五月到九月底從溫哥華啟航的往返旅程,幾乎是高朋滿座。一周的航程旅費不菲。它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主要是阿拉斯加的大自然,尤其是數以十萬計的冰川令人嚮往。

 

筆者和妻子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應公主郵輪公司 (Princess) 的邀請,從溫哥華先飛到阿拉斯加近北部的費爾班克(Fairbank),從那裡搭乘阿拉斯加觀光火車「金星原野快車」(Goldstar Wilderness Express),大約120英里路程到南部的蒂娜麗公園(Denali Park)。整個行程風光迤邐,山脈雄偉壯觀,引人入勝。 

 

觀光火車分上下兩層,上層是通透的玻璃車頂,坐在車廂裡對鐵路兩邊的風景遠眺近觀一目了然。旅客坐在那裡一面淺酌美酒,一面流覽窗外的美景,尤其對久經煩擾都市糾纏的人們,來到阿拉斯加可以說是脫胎換骨的大好時光。

 

觀光火車下面一層是豪華餐廳。旅客不必擔心午餐時間,到用餐時,服務人員會上來請旅客們下樓入座。餐廳裡的餐桌都鋪上潔白的臺布,閃亮的刀叉餐具及酒杯和餐巾布,早已在每個席位上有序地排列著。

 

午餐的內容除了生菜沙拉之外,主盤是產自當地的野生動物肉,有鹿肉,熊肉和野豬肉等。這都是當地人士的所愛。當服務員端上來時,撲鼻的是那鮮美的醇香,可以判斷出,野生動物肉是經過精心調配,用上好的紅酒烹製。但我對於野生動物肉素有排斥心理。主要是長期以來對野生動物保護的意識所支配,不免疑心這些野生動物肉,有無經過衛生部門的檢疫。所以當餐廳裡的旅客都在盡情享受美食的時候,我只是靜靜地飲著紅酒,生菜沙拉就成為我填飽腸胃的主菜了。

 

也就在旅途中,我輕輕地問妻子,為什麼他們不提供阿拉斯加的著名海產?當地的高品質紅鮭魚(Sockeye Salmon),那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珍貴海產。當地的原住民千百年來即以此為生,並依賴秋季燻製好的乾紅鮭魚過冬。

 

在加拿大的西海岸,鮭魚共分四種不同級別,而紅鮭魚則名列前茅,但是和阿拉斯加的紅鮭魚相比仍然是略遜一籌。因為受到海水污染的嚴重影響,加拿大的紅鮭魚產量急劇下降,而且紅鮭魚的健康情況令人擔憂,甚至溫哥華近海的紅鮭魚都發生皮膚癌症的警示。

 

相對的在阿拉斯加,紅鮭魚的健康素質堪稱首屈一指,它沒有受到海水污染的侵襲,而且整個地區空氣品質優良,紅鮭魚的肉質令人愛不釋手,而且當地還出產由紅鮭魚提煉出來的Omega3。

 

我們第一次品嘗阿拉斯加的煙燻紅鮭魚,是在1990年時期,搭乘荷蘭美國郵輪公司的「羅特丹」號郵輪上,那次的午夜海鮮夜宵的確令我們震驚不已,稱之為舉世無雙的「海鮮盛宴」一點都不誇張。但那也是在歷次搭乘郵輪的經歷中,絕無僅有的經驗。

 

說起阿拉斯加的鮭魚,就是一部當地原住民的文化歷史。在天寒地凍的環境裡,鮭魚是原住民的生命泉源。在七種鮭魚中,有兩種是屬於亞洲系,如加拿大西海岸的鮭魚,可以集體遊到日本東京灣,四年後回游到西海岸,再逆流而上產卵繁殖後代。

 

阿拉斯加的鮭魚共有五種,紅鮭魚在種群中最受原住民歡迎,因為其肉質好,營養豐富,而且產量大。主要分布於阿拉斯加近西南角的布里斯托爾海灣 (Bristol Bay)。既然很多人都對當地的鮭魚情有獨鍾,那麼就有必要作深入瞭解。

 

首先對位居榜首的紅鮭魚作簡單的介紹。它的學名是 Oncorhynchus Nerka,前面一個字源自希臘文,意思是 「倒鉤」,而第二個字「nerka」則源自俄羅斯文,意思是「溯河」。充分說明了鮭魚從產卵到出遊,回游等迴圈生活方式。

 

今天在一般人生活中,對紅鮭魚都稱之為’sockeye’, 但在原住民中,有不同的習性稱呼,有的稱之為為紅鮭魚,也有稱之為可卡尼鮭魚 (Kokanee),更有的稱之為藍背鮭魚 (blueback) 。它們在淡水中成長到青年期時,即開始遠行,可以遊到距家鄉一千六百公里外的海域,可以成長到84公分長,體重在2到5公斤左右。四年後再回游,到達海水及淡水交界處逆流而向上飛躍。在公魚陪伴下產卵,完成使命後即共赴天國。現在鮭魚產卵的地區,已經被列為遊覽勝地,公母魚的殉情壯烈場景,令不少遊人動容。

 

其他四種鮭魚的種類分別依序為:粉紅鮭魚(Pink Salmon),當地原住民稱之為(Gorbuscha);

犬鮭魚(Dog Salmon),一般市場上均稱為(Chum),而原住民則稱為Keta;奇努克鮭魚(Chinook),原住民稱之為(Tshawytscha),及科赫(Coho)也稱為銀鮭魚(Silver Salmon),原住民稱之為(Kisutch) 。 

 

鮭魚的繁殖及捕撈,已經成為阿拉斯加的經濟一大支柱,每年給當地帶來上億萬的收入,而用紅鮭魚提煉出來的Omega3 製成膠囊,成為遊客購買煙燻鮭魚後第二大熱銷產品。

阿拉斯加漁民深夜在風高浪急的大海中捕撈的巨足蟹。(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其實阿拉斯加海產的魅力還不僅僅是鮭魚,當地的巨足蟹更受遊客的青睞。巨足蟹在阿拉斯加共分四種,分別是紅巨足蟹、藍巨足蟹、金巨足蟹及猩紅巨足蟹四大類。其中以紅巨足蟹最受歡迎,它的甲殼身軀約為11英寸,巨腿的跨度可達5英尺,確實是甲殼海產中的佼佼者。

阿拉斯加烹製的巨足蟹,當地人喜愛用黃油佐配。(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將之稱為「帝皇蟹」,應該是香港食客的傑作。香港人喜歡用傳統但又誇張的形容詞來描述一些珍奇動物。由於紅巨足蟹的龐大體型,造就了香港人在餐飲業中將阿拉斯加巨足蟹轉化成「帝皇蟹」的機會。實際上英文的巨足蟹的King 本身是形容詞,形容物體的巨大而已,根本沒有絲毫封建的「帝皇」含義。

 

阿拉斯加的紅巨足蟹科學名詞應該是Paralithodes Camtschaticus,又被稱為Kamchatka King Crab是因為它主要群居在堪姆恰特卡(Kamchatka) 而得名,以及諾頓峽灣 (Norton Sound)阿拉斯加東南海峽等地區。 每只巨足蟹有五對長腳,第一對生長在前方,是捕捉食物的大鉗子,中間三對主要是為爬行用。最後一對長在身後的甲殼下,母巨足蟹用這對巨足來清潔其子宮的工具,而公性巨足蟹的巨足則具有傳授精卵的功能。

 

由於氣候的暖化,過分的捕撈,以及海水的污染,導致阿拉斯加紅鮭魚及紅足巨蟹的產量逐年下降,除了引起原住民的生活擔憂外,阿拉斯加的有關部門也為此憂心忡忡,直接影響其財政的收入,也因此造成兩種海產價格的急劇上升。

阿拉斯加從小攤販發展到巨蟹餐廳。(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筆者六次到阿拉斯加旅遊,特別注意到阿拉斯加州政府所在地裘諾上山纜車站旁邊的一家海產餐廳,它最初在碼頭旁經營露天小吃攤位的時候,一隻煮熟的巨足蟹腿15美元,由於經營得法,該餐廳主人將露天攤位移到現在的室內餐廳,在旅遊季節,要一嘗巨足蟹腿,需要耐心地排隊等候半小時左右,才能一飽口福。單價已經上漲到27.75美元。

 

在眾多的人為破壞生活環境中,阿拉斯加的紅鮭魚和紅巨足蟹產量的下降,已不是單個的現象。筆者在下一篇文稿中,將更為詳細地闡述北美洲海產及動物在人類製造的污染中如何求生存,已經不是一個用「憂慮」兩字就能打發的危機。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