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宥彤專訪-3》人生分水嶺靠老天爺決定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劉宥彤專訪-3》人生分水嶺靠老天爺決定
2019-12-18 18:08:00
A+
A
A-

劉宥彤笑說,她是否從政的人生分水嶺是靠老天爺決定。(圖/取自劉宥彤臉書)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永齡基金會執行長、親民黨不分區立委被提名人劉宥彤,從公關公司主管轉行進入永齡基金會從事慈善工作,並一路陪著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打國民黨總統初選選戰,這段「意外的旅程」有著更多的未知在後頭。 
 
接下來,能不能進入立法院為民服務?劉宥彤笑著說:「我人生的分水嶺是靠老天爺決定!」 
 
劉宥彤跟郭台銘的結緣,一切要從她在公關公司說起。劉宥彤表示,她在公關公司負責科技類別相關事務,因此與郭台銘結識。 
 
她透露,郭台銘很討厭三星電子,時常跟她通電話交換三星的意見,某天郭台銘就問她願不願意到鴻海工作,但劉宥彤自知自己的個性,有著媒體人無法太服從長官的特性,可能不太適合鴻海集體式管理,因此婉拒,兩人始終維持著「彼此認識」的關係而已。 
 
後來,有一天,郭台銘對她說,希望有人來管理永齡基金會,還說:「當執行長很委屈妳嗎?」劉宥彤表示:「郭董話已講到此,實在很難拒絕了!」 

永齡基金會長期做系統性的社會服務,永齡・鴻海希望小學一做就是12年,照顧全台超過10萬人次。(圖/記者湯佳玲攝)

劉宥彤回家後想一想,如果單靠自己一個人,等到有能力服務社會時,可能已經太遲了,現在既然有這個機緣,能將資源做更完善有效率的應用,就能把自己學習得一點點行銷管理能力,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 
 
踏進永齡基金會後,劉宥彤第一件事就是理清基金會的核心目標,問自己:「你(永齡)到底想為這個社會創造些什麼?」 
 
相較於其他基金會,永齡做的都是「長期」的工作,有很多自己的核心計畫,「也就是你除了要出錢外,還要建組織、還要出知識訣竅(knowhow)、要置系統、要找好的人、要創一個形態。」劉宥彤很有自信的道出了她對永齡基金會的布局。 
 
劉宥彤舉例,像是永齡鴻海希望小學已經12年了,照顧全台超過10萬人次,「我們有自己的教材,甚至比108課綱更早就把素養教育、能力教學導入再補救的教學當中;社工跟課輔雙軌進行,將課輔與陪伴都變成專業的來做。」 
 
過去偏鄉社工多半是利用寒暑假以社團形式陪伴,但永齡不同,不希望跟孩子是一時間的關係,避免讓孩子處於「不知道你下一次是不是還會來跟我做朋友」的憂慮。 
 
「小孩子需要建立一個長期可信賴的對象,我們的社工系統就是一個長期穩定的支持、也很專業。」劉宥彤說。 
 
她提到,當一個核心計畫要將所有的事情串起來的時候,需要有穩定的系統,要有自己支持的教材品質,要有教學目標跟方向,要有志工去解決阻礙孩子學習的問題;偏鄉學習落後的背後,通常都有複雜的問題,社工要怎麼去做,「這些都必須環環相扣起來」。 

永齡支持許多新創教育家,支持新式教育。(圖/記者湯佳玲攝)

就連教材的製作也是。永齡的教材交給庇護工廠印製與製作,希望讓身心障礙的朋友可以有收入來源,劉宥彤說:「所以每個計畫把它整合成善的循環,那麼這一套資源裡,就有很多人可以獲利,而且會有很多不同的主目標、次目標的執行。 
 

「所以我覺得這不是一、兩年就能做到的,我們也整理將很多東西系統化、科技化,譬如評量,以及如何從大數據去追蹤小孩子的學習成長等等。」 
 
在行有餘力之後,永齡也開始做些新式教育,支持很多教育新創家,希望能做出創新的東西,譬如教材輔具的開發,或是利用AR/VR情境式實驗性質的教學,讓學生感同身受被霸凌的感覺。 
 
劉宥彤說:「你是扮演霸凌的人、被霸凌的人、還是觀看霸凌經過的人,身歷其境會更能感受出我不應該去霸凌別人,往往比老師在課堂上教還有用。」 
 
劉宥彤表示,如果只是一時的、很小的、片段式的服務,不見得需要永齡來做,因為永齡的資源充足,所以要做的是規模更大一點、複雜一點、更系統性一點、更能留下knowhow的事情。 
 
因此,如果現在有人問起永齡基金會的定位是什麼?劉宥彤會很明確地說:「永齡的方向就是規模化地推動社會向前的志業」。 
 
原以為永齡已經是兼顧「事業」與「志業」的工作,誰知道郭台銘今年4月中宣布參選,劉宥彤的人生也跟著起了很大的變化,她笑說:「變成已經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了!」 
 
劉宥彤說,但是她是一個很「認分」的人,覺得很多安排會帶來不同的學習,「雖然不知道下一步會到哪裡,但都會累積成為有助於你下一步的養分。」 

宋楚瑜跟劉宥彤有家源關係,是她十分尊敬的長輩。(圖/記者湯佳玲攝)

她說,選舉過程長時間聽很多人的歷程,有許多啟發,讓她更能體會過去所不能體會的感受,「這是一段很珍貴的歷程」。 
 
劉宥彤表示:「如果我1月11日後要去立法院,那我這一段路就是為了這個而學習的;但如果我沒去立法院服務,我也不會覺得不行,我未來再去做別的事情的時候,我會更能體會別人的立場。」 
 
身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排名第4名,從慈善跨足到政治,從「陪選」到自己投入掃街拜票,這也是超出劉宥彤的預期。 
 
劉宥彤說,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跟她父親是大學同學,對宋楚瑜過去的貢獻十分景仰,一直是她很尊敬的長輩,「在我人生當中,我從來沒有想過,幾十年後會有個機會,去跟我兒時記憶當中尊敬的對象有所連結,一起去完成一些事情;就算是陪他走這一段也好,完成一些事情也好,我覺得他的目標跟目的都是為了國家好。」 
 
儘管劉宥彤的家人並不贊成她從政,她跟家人說,這或許是老天爺要她出來為國家做點事,「做不做得到,交給選民、交給老天決定,重點是不管哪個位子上,把社會服務這件事貫徹做好就好。」

劉宥彤笑說,她是否從政的人生分水嶺是靠老天爺決定。(圖/取自劉宥彤臉書)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永齡基金會執行長、親民黨不分區立委被提名人劉宥彤,從公關公司主管轉行進入永齡基金會從事慈善工作,並一路陪著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打國民黨總統初選選戰,這段「意外的旅程」有著更多的未知在後頭。 
 
接下來,能不能進入立法院為民服務?劉宥彤笑著說:「我人生的分水嶺是靠老天爺決定!」 
 
劉宥彤跟郭台銘的結緣,一切要從她在公關公司說起。劉宥彤表示,她在公關公司負責科技類別相關事務,因此與郭台銘結識。 
 
她透露,郭台銘很討厭三星電子,時常跟她通電話交換三星的意見,某天郭台銘就問她願不願意到鴻海工作,但劉宥彤自知自己的個性,有著媒體人無法太服從長官的特性,可能不太適合鴻海集體式管理,因此婉拒,兩人始終維持著「彼此認識」的關係而已。 
 
後來,有一天,郭台銘對她說,希望有人來管理永齡基金會,還說:「當執行長很委屈妳嗎?」劉宥彤表示:「郭董話已講到此,實在很難拒絕了!」 

永齡基金會長期做系統性的社會服務,永齡・鴻海希望小學一做就是12年,照顧全台超過10萬人次。(圖/記者湯佳玲攝)

劉宥彤回家後想一想,如果單靠自己一個人,等到有能力服務社會時,可能已經太遲了,現在既然有這個機緣,能將資源做更完善有效率的應用,就能把自己學習得一點點行銷管理能力,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 
 
踏進永齡基金會後,劉宥彤第一件事就是理清基金會的核心目標,問自己:「你(永齡)到底想為這個社會創造些什麼?」 
 
相較於其他基金會,永齡做的都是「長期」的工作,有很多自己的核心計畫,「也就是你除了要出錢外,還要建組織、還要出知識訣竅(knowhow)、要置系統、要找好的人、要創一個形態。」劉宥彤很有自信的道出了她對永齡基金會的布局。 
 
劉宥彤舉例,像是永齡鴻海希望小學已經12年了,照顧全台超過10萬人次,「我們有自己的教材,甚至比108課綱更早就把素養教育、能力教學導入再補救的教學當中;社工跟課輔雙軌進行,將課輔與陪伴都變成專業的來做。」 
 
過去偏鄉社工多半是利用寒暑假以社團形式陪伴,但永齡不同,不希望跟孩子是一時間的關係,避免讓孩子處於「不知道你下一次是不是還會來跟我做朋友」的憂慮。 
 
「小孩子需要建立一個長期可信賴的對象,我們的社工系統就是一個長期穩定的支持、也很專業。」劉宥彤說。 
 
她提到,當一個核心計畫要將所有的事情串起來的時候,需要有穩定的系統,要有自己支持的教材品質,要有教學目標跟方向,要有志工去解決阻礙孩子學習的問題;偏鄉學習落後的背後,通常都有複雜的問題,社工要怎麼去做,「這些都必須環環相扣起來」。 

永齡支持許多新創教育家,支持新式教育。(圖/記者湯佳玲攝)

就連教材的製作也是。永齡的教材交給庇護工廠印製與製作,希望讓身心障礙的朋友可以有收入來源,劉宥彤說:「所以每個計畫把它整合成善的循環,那麼這一套資源裡,就有很多人可以獲利,而且會有很多不同的主目標、次目標的執行。 
 

「所以我覺得這不是一、兩年就能做到的,我們也整理將很多東西系統化、科技化,譬如評量,以及如何從大數據去追蹤小孩子的學習成長等等。」 
 
在行有餘力之後,永齡也開始做些新式教育,支持很多教育新創家,希望能做出創新的東西,譬如教材輔具的開發,或是利用AR/VR情境式實驗性質的教學,讓學生感同身受被霸凌的感覺。 
 
劉宥彤說:「你是扮演霸凌的人、被霸凌的人、還是觀看霸凌經過的人,身歷其境會更能感受出我不應該去霸凌別人,往往比老師在課堂上教還有用。」 
 
劉宥彤表示,如果只是一時的、很小的、片段式的服務,不見得需要永齡來做,因為永齡的資源充足,所以要做的是規模更大一點、複雜一點、更系統性一點、更能留下knowhow的事情。 
 
因此,如果現在有人問起永齡基金會的定位是什麼?劉宥彤會很明確地說:「永齡的方向就是規模化地推動社會向前的志業」。 
 
原以為永齡已經是兼顧「事業」與「志業」的工作,誰知道郭台銘今年4月中宣布參選,劉宥彤的人生也跟著起了很大的變化,她笑說:「變成已經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了!」 
 
劉宥彤說,但是她是一個很「認分」的人,覺得很多安排會帶來不同的學習,「雖然不知道下一步會到哪裡,但都會累積成為有助於你下一步的養分。」 

宋楚瑜跟劉宥彤有家源關係,是她十分尊敬的長輩。(圖/記者湯佳玲攝)

她說,選舉過程長時間聽很多人的歷程,有許多啟發,讓她更能體會過去所不能體會的感受,「這是一段很珍貴的歷程」。 
 
劉宥彤表示:「如果我1月11日後要去立法院,那我這一段路就是為了這個而學習的;但如果我沒去立法院服務,我也不會覺得不行,我未來再去做別的事情的時候,我會更能體會別人的立場。」 
 
身為親民黨不分區立委排名第4名,從慈善跨足到政治,從「陪選」到自己投入掃街拜票,這也是超出劉宥彤的預期。 
 
劉宥彤說,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跟她父親是大學同學,對宋楚瑜過去的貢獻十分景仰,一直是她很尊敬的長輩,「在我人生當中,我從來沒有想過,幾十年後會有個機會,去跟我兒時記憶當中尊敬的對象有所連結,一起去完成一些事情;就算是陪他走這一段也好,完成一些事情也好,我覺得他的目標跟目的都是為了國家好。」 
 
儘管劉宥彤的家人並不贊成她從政,她跟家人說,這或許是老天爺要她出來為國家做點事,「做不做得到,交給選民、交給老天決定,重點是不管哪個位子上,把社會服務這件事貫徹做好就好。」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