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一入紅門深似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一入紅門深似海
2019-12-16 07:00:00
A+
A
A-

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鄭漢良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11月14日在倫敦「離奇」嚴重受傷,之後又神秘失聯,直到12月3日返回香港才真身重現。期間接近兩個星期,被她自己形容是非常嚴重而很可能需要一年時間才完全恢復的傷勢,在北京接受短暫的檢查和治療之後,似乎已經變得不很嚴重了。

 

鄭若驊是維護香港法治的主要官員,對特區政府毅然推出千夫所指的逃犯條例修訂本應是責無旁貸,但在這場半年的政治風波當中,鄭若驊打從開始就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甚至當林鄭月娥率領一眾大小官員為修例解說辯護時,這位法律專家卻往往不知所蹤。原來在林鄭月娥的特許下,貴為律政司司長的鄭若驊還可以外面「接單」兼差。

 

去年鄭若驊住所爆出違建醜聞,但又經常缺席立法會的議員質詢,林鄭月娥出面解釋稱,原來當老鄭三顧草蘆邀請小鄭(以年齡計算,跟重量體型無關)出山時,特別批准小鄭可以完成手上尚未完成的外接工作。這次小鄭「嚴重」受傷,也可算是她的兼差引起。在香港鬧得滿城硝酸瓦斯之際,鄭若驊卻跑到倫敦出席特許仲裁學會舉辦的講座並發表演說,就在她前往演說場所時,她開始進入兩個星期失聯的迷幻空間。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道,鄭若驊是個國際仲裁專家。半年來香港面臨的空前動盪繼而是一個政治膠著狀態,卻從未出現過一絲透過對話仲裁而可解決的曙光,鄭若驊的功力如何,可思過半矣。

 

回到鄭若驊「搖滾」倫敦街頭的故事,當她正步入演說會場時,突然遭到一群示威者攔路包圍,他們指她是提出修例的始作俑者之一,高呼她是「殺人犯」。在推撞之間,體型不太靈活的鄭若驊忽然跌倒倫敦陰溼的街頭,站起來時一臉神色倉皇,在其他人護送下進入會場時,似乎猶有餘悸。

 

五天之後,也就是11月19日,根據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官網發布的消息,鄭若驊「出現」在大使館內並獲得大使劉曉明會見。這是鄭在倫敦街頭滾地之後的首次「照片」公開露面。她說她的手部嚴重受傷,英國醫生說可能要長達一年時間方可痊癒;而最近猶如外交部發言人「上身」的劉曉明,當然沒有放棄這個機會狠狠譴責示威者是反中亂港份子。

 

鄭若驊「現身」大使館官網之後,就連真身也告神秘失聯,一個香港的司級高官竟然就此消失在港人的眼中,沒有解釋,沒有理由,大家還以為她可能就在倫敦休養生息一年半載,反正香港有她沒她,法治都已經逐步沉淪,只是她每個月乾拿幾十萬港幣月薪有人會覺得有點浪費和不甘心而已。

 

正當大家就快把她忘了之際,12月3日香港的新聞界忽然收到通知,鄭若驊將從北京飛返香港。她在機場面對記者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她的迷幻旅程怎麼會把她送到北京?

 

她一臉正色的說:「大使館將我送回國,我去到北京後,便馬上到醫院作進一步檢查和治療。今日出院,亦回到香港。」鄭若驊似乎有點匆忙,她說:「最後,我在此感謝倫敦和北京兩間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以及其他人士對我的悉心照顧,令我逐漸康復。多謝。」

 

但記者絕不能就此被打發,畢竟檢查身體怎會飛去北京?香港醫生難道統統都像她一樣休假了嗎?面對記者的追問,她說:「手術是在英國進行的。大使館安排我回國時,安排我返回北京、我們國家的首都。」記者追問:「為何不回香港?有否要求過返港?」她說:「因為是大使館安排,安排我返回國家。」記者再問:「為何沒有公布你的行蹤?你覺得這做法是否欠透明度?是否不恰當?」她答道:「我正在請病假,在休息當中,我正在等待我的手康復。」

 

鄭若驊這番回答當然未能讓全港市民釋然,其中這句「大使館安排我回國時,安排我返回北京、我們國家的首都」尤其無厘頭,難道所有香港官員今後出差都需由當地使館安排送回北京,然後才折返香港嗎?難道高官身體有病必須經過北京醫生診斷才能作準?上述由政府新聞處發的稿還漏了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很清楚知道有國家作為強大後盾的重要。」國家強大跟她的病有啥關係?

 

鄭若驊的邏輯讓人莫名其妙,但《金融時報》的一則獨家報導卻為充滿破綻的說法補洞。而鄭回港三天之後,她的丈夫潘某的一家公司因為涉嫌違反公平競爭法,而遭到當局在其公司搜走一批文件。兩件事情加起來,《金融時報》的報導就更加可信了。

 

根據報導,鄭若驊其實想辭職並留在倫敦,當大使館明白鄭的意圖後轉告北京,北京立即下令要她返港,而飛機的航程卻是先到北京。鄭的迷幻旅程尚未有一個圓滿的解答之際,她的丈夫潘樂陶的安樂工程公司卻忽然遭到競委會調查,可說是高潮迭起,讓人目不暇給。

 

對《金融時報》的爆料,鄭若驊胯下的衙門律政司當然否認一切,但一個失去民意信任的政府,再多的否認只會引導港人「逆向思維」:《金融時報》的報導是真的,北京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容忍鄭若驊跳船拋棄老鄭的政府,因為這只會拆穿中共過去對香港局勢的詮釋,只是向國內人民撒下的一個謊言。撐警撐港府的一眾小粉紅大概會問:怎麼香港政府的律政司長要棄官在倫敦養傷?

 

至於潘某的公司被搜,算是有人向鄭某提醒,你就此不幹也要想想你的另一半。

 

請不要怪對此類陰謀論深信不疑的人,因為不久之前路透社報導過,名義上貴為香港第一領導人的林鄭月娥也曾私下向她信得過的商界人士埋怨,她甚至連想辭官下堂求去也不行。路透社9月2日根據手上擁有的錄音說話報導,林鄭月娥在錄音談話中表示,她已引起「不可原諒的混亂」,令香港陷入政治危機,若可以選擇她會辭職。

 

報導又稱,在該次與商界的閉門會議上,林鄭月娥說由於事件已演變成國安問題及主權問題,加上中美關係緊張,她現在只有「非常有限的空間」解決危機。她以英文表示,若可以選擇,第一件事就是辭職,並深深道歉。讀者可以參考路透社的錄音檔https://www.reuters.tv/v/PImw/2019/09/02/hk-leader-would-quit-if-she-could

 

她說,如果可以選擇她會辭職,問題顯而易見她不可以選擇。換言之,老鄭不幹都不行。老鄭不行,那當然小鄭也不容易。小鄭大概以為遠在英國就可以說不幹就不幹,顯然她太不了解祖國的強大了。

 

連辭職的自由也沒有的林鄭月娥這個月3日在記者會上,譴責香港有些政治人物遊說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認為法案完全沒有必要,也完全沒有理據。她還反問:「我想問究竟香港市民在哪方面的自由受到磨損?我們有傳媒的採訪自由、我們有參與集會示威、遊行的自由、我們有宗教自由、我們在很多方面都享有高度自由,所以由一個外國議會和外國政府透過他們自身的法例來干預香港事務,我覺得非常令人遺憾。」

 

姑且不說香港警察以諸多理由拒絕,向遊行申辦者發出許可達四個多月之久,也不說她為了實施剝削港人自由的蒙面法而不惜抬出殖民時期的老法緊急法,更不要說香港年輕人現在連穿黑衣服也受到警察左盤右問,一個對答不滿意還要帶返警局,面臨一群中學程度可能也沒有的警察羞辱……這些都不說了,一個連辭職都沒自由的人,還好意思問人家自由哪裏受損。現在陪她一起身同感受的,恐怕還有一個小鄭呢。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日前撰文談到香港問題,內容大概是北京在港代辦人,在最近區議會選舉大敗之後的對港方針,基本上都是陳腔濫調,好聽的說是以不變應萬變,例如他強調未來的香港特首必須是北京信得過的人。

 

香港從回歸到今天22年,一只手板已經數得出,第一個董建華連任後一半任期也撐不完,便接受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勸告,「查找不足」去了;第二個是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他也是第一個飽受鐵窗滋味的特首,最後幾乎費盡身家打官司才討回公道;第三個特首是梁振英,他連連任的機會也沒有,就去加入中國最高酬庸俱樂部的政協副主席班子去了;到了今天的林鄭月娥,有人說她是最差的特首,我說北京信得過的人,比她更差還多的是呢。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鄭漢良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11月14日在倫敦「離奇」嚴重受傷,之後又神秘失聯,直到12月3日返回香港才真身重現。期間接近兩個星期,被她自己形容是非常嚴重而很可能需要一年時間才完全恢復的傷勢,在北京接受短暫的檢查和治療之後,似乎已經變得不很嚴重了。

 

鄭若驊是維護香港法治的主要官員,對特區政府毅然推出千夫所指的逃犯條例修訂本應是責無旁貸,但在這場半年的政治風波當中,鄭若驊打從開始就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甚至當林鄭月娥率領一眾大小官員為修例解說辯護時,這位法律專家卻往往不知所蹤。原來在林鄭月娥的特許下,貴為律政司司長的鄭若驊還可以外面「接單」兼差。

 

去年鄭若驊住所爆出違建醜聞,但又經常缺席立法會的議員質詢,林鄭月娥出面解釋稱,原來當老鄭三顧草蘆邀請小鄭(以年齡計算,跟重量體型無關)出山時,特別批准小鄭可以完成手上尚未完成的外接工作。這次小鄭「嚴重」受傷,也可算是她的兼差引起。在香港鬧得滿城硝酸瓦斯之際,鄭若驊卻跑到倫敦出席特許仲裁學會舉辦的講座並發表演說,就在她前往演說場所時,她開始進入兩個星期失聯的迷幻空間。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道,鄭若驊是個國際仲裁專家。半年來香港面臨的空前動盪繼而是一個政治膠著狀態,卻從未出現過一絲透過對話仲裁而可解決的曙光,鄭若驊的功力如何,可思過半矣。

 

回到鄭若驊「搖滾」倫敦街頭的故事,當她正步入演說會場時,突然遭到一群示威者攔路包圍,他們指她是提出修例的始作俑者之一,高呼她是「殺人犯」。在推撞之間,體型不太靈活的鄭若驊忽然跌倒倫敦陰溼的街頭,站起來時一臉神色倉皇,在其他人護送下進入會場時,似乎猶有餘悸。

 

五天之後,也就是11月19日,根據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官網發布的消息,鄭若驊「出現」在大使館內並獲得大使劉曉明會見。這是鄭在倫敦街頭滾地之後的首次「照片」公開露面。她說她的手部嚴重受傷,英國醫生說可能要長達一年時間方可痊癒;而最近猶如外交部發言人「上身」的劉曉明,當然沒有放棄這個機會狠狠譴責示威者是反中亂港份子。

 

鄭若驊「現身」大使館官網之後,就連真身也告神秘失聯,一個香港的司級高官竟然就此消失在港人的眼中,沒有解釋,沒有理由,大家還以為她可能就在倫敦休養生息一年半載,反正香港有她沒她,法治都已經逐步沉淪,只是她每個月乾拿幾十萬港幣月薪有人會覺得有點浪費和不甘心而已。

 

正當大家就快把她忘了之際,12月3日香港的新聞界忽然收到通知,鄭若驊將從北京飛返香港。她在機場面對記者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她的迷幻旅程怎麼會把她送到北京?

 

她一臉正色的說:「大使館將我送回國,我去到北京後,便馬上到醫院作進一步檢查和治療。今日出院,亦回到香港。」鄭若驊似乎有點匆忙,她說:「最後,我在此感謝倫敦和北京兩間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以及其他人士對我的悉心照顧,令我逐漸康復。多謝。」

 

但記者絕不能就此被打發,畢竟檢查身體怎會飛去北京?香港醫生難道統統都像她一樣休假了嗎?面對記者的追問,她說:「手術是在英國進行的。大使館安排我回國時,安排我返回北京、我們國家的首都。」記者追問:「為何不回香港?有否要求過返港?」她說:「因為是大使館安排,安排我返回國家。」記者再問:「為何沒有公布你的行蹤?你覺得這做法是否欠透明度?是否不恰當?」她答道:「我正在請病假,在休息當中,我正在等待我的手康復。」

 

鄭若驊這番回答當然未能讓全港市民釋然,其中這句「大使館安排我回國時,安排我返回北京、我們國家的首都」尤其無厘頭,難道所有香港官員今後出差都需由當地使館安排送回北京,然後才折返香港嗎?難道高官身體有病必須經過北京醫生診斷才能作準?上述由政府新聞處發的稿還漏了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很清楚知道有國家作為強大後盾的重要。」國家強大跟她的病有啥關係?

 

鄭若驊的邏輯讓人莫名其妙,但《金融時報》的一則獨家報導卻為充滿破綻的說法補洞。而鄭回港三天之後,她的丈夫潘某的一家公司因為涉嫌違反公平競爭法,而遭到當局在其公司搜走一批文件。兩件事情加起來,《金融時報》的報導就更加可信了。

 

根據報導,鄭若驊其實想辭職並留在倫敦,當大使館明白鄭的意圖後轉告北京,北京立即下令要她返港,而飛機的航程卻是先到北京。鄭的迷幻旅程尚未有一個圓滿的解答之際,她的丈夫潘樂陶的安樂工程公司卻忽然遭到競委會調查,可說是高潮迭起,讓人目不暇給。

 

對《金融時報》的爆料,鄭若驊胯下的衙門律政司當然否認一切,但一個失去民意信任的政府,再多的否認只會引導港人「逆向思維」:《金融時報》的報導是真的,北京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容忍鄭若驊跳船拋棄老鄭的政府,因為這只會拆穿中共過去對香港局勢的詮釋,只是向國內人民撒下的一個謊言。撐警撐港府的一眾小粉紅大概會問:怎麼香港政府的律政司長要棄官在倫敦養傷?

 

至於潘某的公司被搜,算是有人向鄭某提醒,你就此不幹也要想想你的另一半。

 

請不要怪對此類陰謀論深信不疑的人,因為不久之前路透社報導過,名義上貴為香港第一領導人的林鄭月娥也曾私下向她信得過的商界人士埋怨,她甚至連想辭官下堂求去也不行。路透社9月2日根據手上擁有的錄音說話報導,林鄭月娥在錄音談話中表示,她已引起「不可原諒的混亂」,令香港陷入政治危機,若可以選擇她會辭職。

 

報導又稱,在該次與商界的閉門會議上,林鄭月娥說由於事件已演變成國安問題及主權問題,加上中美關係緊張,她現在只有「非常有限的空間」解決危機。她以英文表示,若可以選擇,第一件事就是辭職,並深深道歉。讀者可以參考路透社的錄音檔https://www.reuters.tv/v/PImw/2019/09/02/hk-leader-would-quit-if-she-could

 

她說,如果可以選擇她會辭職,問題顯而易見她不可以選擇。換言之,老鄭不幹都不行。老鄭不行,那當然小鄭也不容易。小鄭大概以為遠在英國就可以說不幹就不幹,顯然她太不了解祖國的強大了。

 

連辭職的自由也沒有的林鄭月娥這個月3日在記者會上,譴責香港有些政治人物遊說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認為法案完全沒有必要,也完全沒有理據。她還反問:「我想問究竟香港市民在哪方面的自由受到磨損?我們有傳媒的採訪自由、我們有參與集會示威、遊行的自由、我們有宗教自由、我們在很多方面都享有高度自由,所以由一個外國議會和外國政府透過他們自身的法例來干預香港事務,我覺得非常令人遺憾。」

 

姑且不說香港警察以諸多理由拒絕,向遊行申辦者發出許可達四個多月之久,也不說她為了實施剝削港人自由的蒙面法而不惜抬出殖民時期的老法緊急法,更不要說香港年輕人現在連穿黑衣服也受到警察左盤右問,一個對答不滿意還要帶返警局,面臨一群中學程度可能也沒有的警察羞辱……這些都不說了,一個連辭職都沒自由的人,還好意思問人家自由哪裏受損。現在陪她一起身同感受的,恐怕還有一個小鄭呢。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日前撰文談到香港問題,內容大概是北京在港代辦人,在最近區議會選舉大敗之後的對港方針,基本上都是陳腔濫調,好聽的說是以不變應萬變,例如他強調未來的香港特首必須是北京信得過的人。

 

香港從回歸到今天22年,一只手板已經數得出,第一個董建華連任後一半任期也撐不完,便接受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勸告,「查找不足」去了;第二個是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他也是第一個飽受鐵窗滋味的特首,最後幾乎費盡身家打官司才討回公道;第三個特首是梁振英,他連連任的機會也沒有,就去加入中國最高酬庸俱樂部的政協副主席班子去了;到了今天的林鄭月娥,有人說她是最差的特首,我說北京信得過的人,比她更差還多的是呢。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