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島事件40周年》施明德:終結仇恨、撕裂 台灣就不必賣「芒果乾」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美麗島事件40周年》施明德:終結仇恨、撕裂 台灣就不必賣「芒果乾」
2019-12-10 00:00:00
A+
A
A-

美麗島事件40周年,1980年的軍法大審成為歷史畫面。(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台北報導 
 
今(10)日是美麗島事件40周年,當年的現場總指揮、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昨晚發文,祈盼國家元首能以包容、尊重、分享之大氣引領和解,終結島國的仇恨、敵意與撕裂,給一個沒有內戰、內耗的台灣。台灣就不會「地動山搖」,台灣也就不必賣「芒果乾」。 
 
施明德並表示,今天的國民黨人已非當年的壓迫者,敵意猶存。今天的民進黨人極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仇恨仍燃。他認為,「寛恕,是結束苦痛最美麗的句點」。現年78歲的施明德,決定在「這一天」提前過八十歲生日,找個地方,約幾位好友,溫柔地喜悅地慶祝一下。 


 現年78歲的施明德,決定在「這一天」提前過80歲生日。(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施明德在臉書以感性的口吻和<抱歉! 我把「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私人化了>為題發文,全文如下: 
 
美麗島事件是台灣現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界線。 
在那之前,台灣是個沈默的島嶼,大家「安居樂業」。只有一種聲音,只有一種價值,只有一個方向,也只有一個領䄂。 
那時,萬眾一心,領袖的心就是台灣人民的心。 
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你沒有別的選項,因為另一種選擇就是墜落無底深淵⋯⋯。 
 
有一群異類就是做了另一種選擇,墜落了⋯⋯。 
只是他們在墜落的「旅途」中,在面對唯一死刑的軍法大審中發出臨死前的聲與影。就是這些智者之聲,這些勇者的身影,替台灣開啓了一扇自由之門,奮鬥的大道⋯⋯。 
台灣從此告別了沈默世代,也結束了外來統治,使自由、民主、人權成為台灣今天傲然於世的特徵。 
這,不是獨裁者賞賜的。獨裁者總是掌權至死方休,古今台外皆然。 
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 
 
四十年過去了。 
今天的國民黨人已非當年的壓迫者,敵意猶存。今天的民進黨人極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仇恨仍燃。 
「這一天」,在現實政治鬥爭中,難免有人想淡化它,有人想抹去它,有人想扭曲它⋯⋯,這很不正常,卻也很正常,但都沒有關係。如今人類已進入數位時代,這些反抗獨裁政權的人與事,絕對不是任何政黨任何個人可以任意顛覆的歷史豐碑。 
 
「這一天」,至少不像「二二八事件」那次「流血的反抗運動」,一直被當作「無辜的大屠殺」操弄着,英靈變寃魂。台灣人,即使當家做主了,迄今還不敢堂堂正正禮拜反抗暴政的先賢先烈。數百年來,台灣人都信仰「政治正確教」,包括基督徒。每年到那天只能悲憤不已,哭哭啼啼,破口大罵,而不是謳唱向烈士們致敬的詩歌。 
 
只有順民,只有寃魂,沒有反抗者,沒有英靈的國族,就是無脊椎動物的族群,不可能常存於世。台灣人還不敢建構「不自由 毋寧死」的精神,只會喊口號,沒有膽識正視先烈。如果延續這種「戰,無膽;和,無量;拖,無智」的族群性格,就是不配談獨立建國的懦夫、愚族。 
 
國魂,必然是為國家奉獻生命的英靈,不會是寃枉而死的亡魂。 
英靈無淚,反抗者無悔。他們不求回報,他們祈盼國家元首以包容、尊重、分享之大氣引領和解,終結島國的仇恨、敵意與撕裂,給一個沒有內戰、內耗的台灣。台灣就不會「地動山搖」,台灣也就不必賣「芒果乾」。權位不會使人偉大,理想會讓侏儒變巨人。 
仇恨與敵意,也許是政客奪權的道具,卻是摧毀國族的殺手。 
真正的受難者最懂得:「寛恕,是結束苦痛最美麗的句點。」 
國族,亦然。 
 
「這一天」,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我決定提前過八十歲生日,其實它也真是我的另類生日。 
找個地方,約幾位好友,溫柔地喜悅地慶祝一下⋯⋯。 
我信仰了,我堅守了,我奉獻了⋯⋯。 
 
抱歉,我竟把「這一天」私人化了。 
哦,對啦,「這一天」,我正是那個要命的總指揮。 
人人喊抓喊殺,十惡不赦的欽犯⋯⋯。 
「天烏烏,嘜落雨⋯⋯」。 
 
(寫於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前夕)

美麗島事件爆發後,施明德彷彿「江洋大盜」般遭到通緝(圖上)。逃亡期間,他試圖藉由局部整容避人耳目(圖下)。(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美麗島事件40周年,1980年的軍法大審成為歷史畫面。(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台北報導 
 
今(10)日是美麗島事件40周年,當年的現場總指揮、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昨晚發文,祈盼國家元首能以包容、尊重、分享之大氣引領和解,終結島國的仇恨、敵意與撕裂,給一個沒有內戰、內耗的台灣。台灣就不會「地動山搖」,台灣也就不必賣「芒果乾」。 
 
施明德並表示,今天的國民黨人已非當年的壓迫者,敵意猶存。今天的民進黨人極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仇恨仍燃。他認為,「寛恕,是結束苦痛最美麗的句點」。現年78歲的施明德,決定在「這一天」提前過八十歲生日,找個地方,約幾位好友,溫柔地喜悅地慶祝一下。 


 現年78歲的施明德,決定在「這一天」提前過80歲生日。(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施明德在臉書以感性的口吻和<抱歉! 我把「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私人化了>為題發文,全文如下: 
 
美麗島事件是台灣現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界線。 
在那之前,台灣是個沈默的島嶼,大家「安居樂業」。只有一種聲音,只有一種價值,只有一個方向,也只有一個領䄂。 
那時,萬眾一心,領袖的心就是台灣人民的心。 
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你沒有別的選項,因為另一種選擇就是墜落無底深淵⋯⋯。 
 
有一群異類就是做了另一種選擇,墜落了⋯⋯。 
只是他們在墜落的「旅途」中,在面對唯一死刑的軍法大審中發出臨死前的聲與影。就是這些智者之聲,這些勇者的身影,替台灣開啓了一扇自由之門,奮鬥的大道⋯⋯。 
台灣從此告別了沈默世代,也結束了外來統治,使自由、民主、人權成為台灣今天傲然於世的特徵。 
這,不是獨裁者賞賜的。獨裁者總是掌權至死方休,古今台外皆然。 
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 
 
四十年過去了。 
今天的國民黨人已非當年的壓迫者,敵意猶存。今天的民進黨人極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仇恨仍燃。 
「這一天」,在現實政治鬥爭中,難免有人想淡化它,有人想抹去它,有人想扭曲它⋯⋯,這很不正常,卻也很正常,但都沒有關係。如今人類已進入數位時代,這些反抗獨裁政權的人與事,絕對不是任何政黨任何個人可以任意顛覆的歷史豐碑。 
 
「這一天」,至少不像「二二八事件」那次「流血的反抗運動」,一直被當作「無辜的大屠殺」操弄着,英靈變寃魂。台灣人,即使當家做主了,迄今還不敢堂堂正正禮拜反抗暴政的先賢先烈。數百年來,台灣人都信仰「政治正確教」,包括基督徒。每年到那天只能悲憤不已,哭哭啼啼,破口大罵,而不是謳唱向烈士們致敬的詩歌。 
 
只有順民,只有寃魂,沒有反抗者,沒有英靈的國族,就是無脊椎動物的族群,不可能常存於世。台灣人還不敢建構「不自由 毋寧死」的精神,只會喊口號,沒有膽識正視先烈。如果延續這種「戰,無膽;和,無量;拖,無智」的族群性格,就是不配談獨立建國的懦夫、愚族。 
 
國魂,必然是為國家奉獻生命的英靈,不會是寃枉而死的亡魂。 
英靈無淚,反抗者無悔。他們不求回報,他們祈盼國家元首以包容、尊重、分享之大氣引領和解,終結島國的仇恨、敵意與撕裂,給一個沒有內戰、內耗的台灣。台灣就不會「地動山搖」,台灣也就不必賣「芒果乾」。權位不會使人偉大,理想會讓侏儒變巨人。 
仇恨與敵意,也許是政客奪權的道具,卻是摧毀國族的殺手。 
真正的受難者最懂得:「寛恕,是結束苦痛最美麗的句點。」 
國族,亦然。 
 
「這一天」,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我決定提前過八十歲生日,其實它也真是我的另類生日。 
找個地方,約幾位好友,溫柔地喜悅地慶祝一下⋯⋯。 
我信仰了,我堅守了,我奉獻了⋯⋯。 
 
抱歉,我竟把「這一天」私人化了。 
哦,對啦,「這一天」,我正是那個要命的總指揮。 
人人喊抓喊殺,十惡不赦的欽犯⋯⋯。 
「天烏烏,嘜落雨⋯⋯」。 
 
(寫於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前夕)

美麗島事件爆發後,施明德彷彿「江洋大盜」般遭到通緝(圖上)。逃亡期間,他試圖藉由局部整容避人耳目(圖下)。(圖:翻攝自施明德臉書)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