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縉穎專訪〈三〉/默默觀察政治20年 李縉穎孤獨求勝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李縉穎專訪〈三〉/默默觀察政治20年 李縉穎孤獨求勝
2019-11-15 09:48:00
A+
A
A-

李縉穎一天三次揹起寫著「李縉穎」三個字的大汽球,站在十字路口,和助理一起辛勤拜票。(圖/李縉穎提供)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揹著大氣球在路邊拜票,時常雙手緊握選民的手、九十度鞠躬的李縉穎,雖然是「政二代」,又有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雙母雞」加持,看似風光,但內心頗為孤獨。自嘲「一個人長大」的他,並不擔心自己萬一不小心成為立法院唯一的「郭家軍」,因為他說:「我一直以來都很孤單!」 
 
李縉穎出生政治世家,媽媽當過鎮民代表,外公在更早時期一直擔任地方輔選幹部,為人作嫁;每逢選舉,李縉穎在外公家都能看到「要選舉的那個人」,他小時候心中很納悶:「怎麼在公車、看板上看到的人,都會出現在我家?」 
 
李縉穎就讀國中後,他的父親李嘉進開始投入立委選舉,一當就是國民黨連續四屆的立委,卻也開始了李縉穎的「通車人生」。 
 
每天不到6點就起床,從鶯歌搭公車到板橋上學,上公車後就一路睡到下車,再去早餐店吃早餐。由於父母都忙於選舉,他一個人住在外婆家,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回家,從小就沒人盯,李縉穎說,朋友都笑他:「你沒有變壞已經很厲害了!」 
 
由於家族深厚的政治淵源,李縉穎從小就對政治並不陌生,甚至還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他說:「從國小到現在,我大概也累積了20年的政治能量,對於一個34歲的人來說,我已經在後面關心了20年的政治。對於政治這個領域,我真的有很多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資訊,跟深刻的想法與了解。」 
 
李縉穎深刻理解到,政治是一門「劣幣驅逐良幣」、「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 

李縉穎深刻理解到,政治是一門「劣幣驅逐良幣」、「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圖/記者湯佳玲攝)

 
李縉穎說,一般人很難參與政治、參選的原因,不是人力、物力、財力的問題,而是生活型態的轉換,「出來參選,基本上你的生活作息與人生就完全不一樣。」 
 
他說,投入選舉並不是找一份工作這麼簡單,「你要轉型成一個符合時下政治生態的人,對於一個稍微有點自己想法的年輕人來說,根本是一種折磨和挑戰。」 
 
李縉穎表示,在台灣的政治文化下,想要從政就幾乎是要拋家棄子,整個生活產生很大的改變,鑲嵌進去整個社會文化裡面,「除非你本來就這個圈子裡」。 
 
他坦言:「講白了,我家都已經是這個圈子的人了,但連我要出來參選立委,我都還是覺得很不習慣,很多場合我還是不喜歡去、不喜歡跑,很多選舉文化和陋習我都很難接受。連我都是這樣了,何況是一般人?」 
 
李縉穎感嘆:「這個(政治)圈子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圈子,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輕人,可以過上好日子的人,怎麼會想投入政治?他的生活品質會急速下墜,沒有自己的私人時間,什麼都沒有!」 
 
而李縉穎之所以能夠投入,是因為「我的轉換成本非常低,才有可能做這件事。」 
 
李縉穎表示,撇開台北市都會區,只要到了地方,沒有地方人脈、沒有鑲嵌進社會網絡,根本很難選舉,「這是一個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才會看到第三勢力很不容易出頭。」 
 
他說,社會上不藍不綠的人超過三成,代表對於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有很高期待,「社會有期待,卻沒有相對應的產品,很可惜,就是因為生產這個產品的技術門檻太高。有市場沒有產品,因為沒有人想做,做了一定賠錢!」 
 
李縉穎說,他也可以選擇不參選,就當政治幕僚就好,「但實在是對既有體制太失望了,我沒有辦法!」 

李縉穎對於當前政治文化頗感失望,希望能盡一份心力改變。(圖/民眾黨提供)
 
他接著批判藍綠兩大黨,表示民進黨雖然有系統地栽培年輕人,「但都是覺青(覺醒青年),有高學歷、卻不接地氣,在舒適圈長大,不知道台灣人民真正需要的東西。像是林飛帆,回國第一份工作就當黨副秘書長,這麼優秀的人為何不去選舉?他選一次就知道了!選完可以跳得更高,卻選擇做副秘的位子,所以外界評價很低!」 
 
對於國民黨,曾身為國民黨員的李縉穎更顯失望。他說,國民黨在青年世代完全崩盤,完全不重視年輕人的聲音,只在一些活動上、形式上,找年輕人參與。 
 
他說,年輕人在國民黨永遠像「打雜」的一樣:「你看40、50歲的人在黨內有影響力嗎?蔣萬安要不是流著蔣家的血液,江啟臣要不是有台中地方派系撐腰,他們有一點點、一點點的聲量嗎?而除了他們,還有值得提的國民黨中生代立委嗎?」 
 
對兩大黨都很失望的李縉穎,這次參選的是新北市土城三峽區,同樣在國、民兩大黨的夾殺下尋求突圍。 
 
他一天三次揹起寫著「李縉穎」三個字的大汽球,站在十字路口,和助理一起拜票,每回一站就是兩小時,向每台駛過的汽機車駕駛點頭,握住每一雙從身旁經過的路人雙手,是他每天的工作。李縉穎說,揹上大汽球後,跟他點頭的駕駛和路人多了好幾倍,大汽球已經成為他的「拜票神器」。 
 
只是,如果最後郭家軍只有他一人進入國會,會不會感到孤單?李縉穎不假思索地說:「不會!一直以來都很孤單,能走到今天都很孤單啊!坂本龍馬不孤單嗎?他都是自己在想啊!」他接著說:「優秀的人不想進來,只有我還留在這裡奮戰!」

李縉穎一天三次揹起寫著「李縉穎」三個字的大汽球,站在十字路口,和助理一起辛勤拜票。(圖/李縉穎提供)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揹著大氣球在路邊拜票,時常雙手緊握選民的手、九十度鞠躬的李縉穎,雖然是「政二代」,又有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雙母雞」加持,看似風光,但內心頗為孤獨。自嘲「一個人長大」的他,並不擔心自己萬一不小心成為立法院唯一的「郭家軍」,因為他說:「我一直以來都很孤單!」 
 
李縉穎出生政治世家,媽媽當過鎮民代表,外公在更早時期一直擔任地方輔選幹部,為人作嫁;每逢選舉,李縉穎在外公家都能看到「要選舉的那個人」,他小時候心中很納悶:「怎麼在公車、看板上看到的人,都會出現在我家?」 
 
李縉穎就讀國中後,他的父親李嘉進開始投入立委選舉,一當就是國民黨連續四屆的立委,卻也開始了李縉穎的「通車人生」。 
 
每天不到6點就起床,從鶯歌搭公車到板橋上學,上公車後就一路睡到下車,再去早餐店吃早餐。由於父母都忙於選舉,他一個人住在外婆家,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回家,從小就沒人盯,李縉穎說,朋友都笑他:「你沒有變壞已經很厲害了!」 
 
由於家族深厚的政治淵源,李縉穎從小就對政治並不陌生,甚至還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他說:「從國小到現在,我大概也累積了20年的政治能量,對於一個34歲的人來說,我已經在後面關心了20年的政治。對於政治這個領域,我真的有很多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資訊,跟深刻的想法與了解。」 
 
李縉穎深刻理解到,政治是一門「劣幣驅逐良幣」、「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 

李縉穎深刻理解到,政治是一門「劣幣驅逐良幣」、「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圖/記者湯佳玲攝)

 
李縉穎說,一般人很難參與政治、參選的原因,不是人力、物力、財力的問題,而是生活型態的轉換,「出來參選,基本上你的生活作息與人生就完全不一樣。」 
 
他說,投入選舉並不是找一份工作這麼簡單,「你要轉型成一個符合時下政治生態的人,對於一個稍微有點自己想法的年輕人來說,根本是一種折磨和挑戰。」 
 
李縉穎表示,在台灣的政治文化下,想要從政就幾乎是要拋家棄子,整個生活產生很大的改變,鑲嵌進去整個社會文化裡面,「除非你本來就這個圈子裡」。 
 
他坦言:「講白了,我家都已經是這個圈子的人了,但連我要出來參選立委,我都還是覺得很不習慣,很多場合我還是不喜歡去、不喜歡跑,很多選舉文化和陋習我都很難接受。連我都是這樣了,何況是一般人?」 
 
李縉穎感嘆:「這個(政治)圈子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圈子,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輕人,可以過上好日子的人,怎麼會想投入政治?他的生活品質會急速下墜,沒有自己的私人時間,什麼都沒有!」 
 
而李縉穎之所以能夠投入,是因為「我的轉換成本非常低,才有可能做這件事。」 
 
李縉穎表示,撇開台北市都會區,只要到了地方,沒有地方人脈、沒有鑲嵌進社會網絡,根本很難選舉,「這是一個進入門檻極高,壟斷性極強的行業,才會看到第三勢力很不容易出頭。」 
 
他說,社會上不藍不綠的人超過三成,代表對於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有很高期待,「社會有期待,卻沒有相對應的產品,很可惜,就是因為生產這個產品的技術門檻太高。有市場沒有產品,因為沒有人想做,做了一定賠錢!」 
 
李縉穎說,他也可以選擇不參選,就當政治幕僚就好,「但實在是對既有體制太失望了,我沒有辦法!」 

李縉穎對於當前政治文化頗感失望,希望能盡一份心力改變。(圖/民眾黨提供)
 
他接著批判藍綠兩大黨,表示民進黨雖然有系統地栽培年輕人,「但都是覺青(覺醒青年),有高學歷、卻不接地氣,在舒適圈長大,不知道台灣人民真正需要的東西。像是林飛帆,回國第一份工作就當黨副秘書長,這麼優秀的人為何不去選舉?他選一次就知道了!選完可以跳得更高,卻選擇做副秘的位子,所以外界評價很低!」 
 
對於國民黨,曾身為國民黨員的李縉穎更顯失望。他說,國民黨在青年世代完全崩盤,完全不重視年輕人的聲音,只在一些活動上、形式上,找年輕人參與。 
 
他說,年輕人在國民黨永遠像「打雜」的一樣:「你看40、50歲的人在黨內有影響力嗎?蔣萬安要不是流著蔣家的血液,江啟臣要不是有台中地方派系撐腰,他們有一點點、一點點的聲量嗎?而除了他們,還有值得提的國民黨中生代立委嗎?」 
 
對兩大黨都很失望的李縉穎,這次參選的是新北市土城三峽區,同樣在國、民兩大黨的夾殺下尋求突圍。 
 
他一天三次揹起寫著「李縉穎」三個字的大汽球,站在十字路口,和助理一起拜票,每回一站就是兩小時,向每台駛過的汽機車駕駛點頭,握住每一雙從身旁經過的路人雙手,是他每天的工作。李縉穎說,揹上大汽球後,跟他點頭的駕駛和路人多了好幾倍,大汽球已經成為他的「拜票神器」。 
 
只是,如果最後郭家軍只有他一人進入國會,會不會感到孤單?李縉穎不假思索地說:「不會!一直以來都很孤單,能走到今天都很孤單啊!坂本龍馬不孤單嗎?他都是自己在想啊!」他接著說:「優秀的人不想進來,只有我還留在這裡奮戰!」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