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焦點內容
派系左右客家庄選情 苗栗是國民黨的耶路撒冷
2019-11-09 23:20:00
A+
A
A-

韓國瑜5日在苗栗最後一場,人數破5000,笑稱「愈晚愈多人」。(圖/記者李英婷攝)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新聞分析

2020大選倒數64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從5日起一連3天,把重心放在苗栗、新竹等客家庄,除了測試客家庄的人氣,也積極跨出「同溫層」、爭取「知識藍」支持。在與代表資方的科技廠商接觸後,更進一步與勞方的科技青年面對面座談,由曾任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的新竹縣長楊文科、前行政院長張善政陪同,助攻態勢明顯。

 

不過,同樣是客家族群較多的新竹縣,近3屆總統選舉,國民黨在竹縣得票率從2008年的74%下跌到2016年35%,幾乎攔腰斬半;反之民進黨從26%穩健攀升到42%,蔡英文在竹縣「逆轉」成功,藍營的隱憂也浮上檯面。

 

像是韓國瑜前日到訪新竹市,為黨籍立委參選人鄭正鈐站台輔選,在新竹關帝廟旁圖書館與弱勢團體座談,廟前廣場聚集人數卻不足百人。而當日晚間與鄭正鈐聯合競選辦公室成立晚會,在場人數也僅為百人,是韓國瑜召開傾聽之旅以來,人數相對較少的縣市。

韓國瑜6日晚間在竹市為鄭正鈐站台。(圖/李英婷攝)

新竹為人口淨遷入最多縣市之一,大量移入的外地人口,具有年輕、高學歷趨勢,且多在竹科工作,傳統綁樁、宗親影響力逐漸式微。年輕族群的政黨色彩較淡,比起黨派更關注議題與政見,成為左右選情的關鍵選民。若在「小雞」只是地方議員的經歷,缺乏知名度,且帶動人潮的「魅力」有待加強的情況下,韓國瑜又只是扎根同溫層,票源不足以擴散至「小雞」,選情恐怕衍生危機。

 

藍營鐵票區 苗栗為何是民進黨的沙漠

 

不過,不同於新竹情況,韓國瑜「傾聽之旅」5日到苗栗造勢,一連走訪6鄉鎮。苗栗縣長徐耀昌、前縣長劉政鴻同框助選,營造藍軍團結氣勢。雖因地方派系大老、前縣長傅學鵬日前與總統蔡英文在同一宴席合照,卻未現身為韓國瑜站台,而引來疑慮。不過,「韓流」在苗栗平均每場活動現場皆能聚集逾5000人的盛況,不見其聲勢受到影響。

 

地方輔選人士表示,客家人重「誠信」,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不到半年又投入大選,等於違背對選民的承諾,其實在苗栗境內有些民意代表並不認同。不過,畢竟韓國瑜是「國民黨」提名的參選人,「苗栗沒辦法理智判斷,『正藍軍』到哪裡,支持者就跟到那裡。」

 

國民黨中央評估各地選情,苗栗就是穩定區,相對就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苗栗是典型的客家縣,客家族群占總人口的六成四左右,約是閩南人的2倍。苗栗地區的選舉文化相當特殊,受地方派系、地域觀念、宗親力量、閩客情結、政黨運作等相互交織的政治格局影響甚深。政治勢力錯綜複雜,尤其地方派系對苗栗政壇的影響相當大,長期以來一直是國民黨的天下。 

韓國瑜6日在竹市座談會,廟前罕見冷清。(圖/李英婷攝)

苗栗縣從民國40年首長民選至今,只出過何智輝、傅學鵬兩位無黨籍縣長,但兩人都是國民黨出身,只是因為未獲提名才脫黨;何智輝在當選後重返國民黨,傅學鵬雖最終未回到國民黨,但每到選舉時刻,總會為「黃派」子弟兵如縣長徐耀昌、立委徐志榮站台,並振臂疾呼支持國民黨提名候選人。

 

其實,民進黨在苗栗也並非一無所獲。通宵和苑裡等靠海鄉鎮,以及山線的卓蘭,是苗栗「唯3」民進黨有機會過半的鄉鎮,算是民進黨相對有機會一搏的選區。2012年競選總統大位失利的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開始重用年輕形象牌耕耘艱困選區。現任客家委員會副主委的楊長鎮、前立委吳宜臻都是這樣的例子,與地方舊有派系沒有瓜葛,形象較為清新,利於拓展新的選票。

 

蔡英文在2016年總統大選捲土重來,以「客家妹」之稱直搗桃竹苗客家庄,提出「浪漫台三線」政見,宣示對客家的重視。面對2020大選,行政院長蘇貞昌11月3日視察苗栗時,也一口氣發出新台幣12億元的交通建設「大紅包」,要增設造橋交流道、聯外道路等工程,還願意借撥30億元給苗栗縣府年關調度。

 

不過,這些「利多」,在韓國瑜踏入苗栗境內後,支持群眾的熱情回應,並不見藍軍基本盤受到搖撼。主要問題除了民進黨從一開始就是「大福佬」沙文主義,主張的是台語,也就是所謂的閩南語,雖然是要對抗普通話的國語,但是相對於客語來說,也是另一種打壓。再加上長期不重視苗栗地區的選票,一來過去這裡長期是客家大老派系的分配,另一方面也是民進黨不重視苗栗,沒有人深耕經營。

 

在苗栗選區,民進黨總是臨時找人,或是想找在地人「以夷制夷」。如被略稱為海線的第一選區,國民黨提名現任立委陳超明,民進黨徵召縣議員羅貴星。先是引發有意參選的無黨籍朱哲成不滿,綠營恐面臨分裂疑慮;且羅貴星是客家人,但民進黨在第一選區的基本盤是通霄等一帶閩南族群,在客家人大多力挺「藍軍」,民進黨「以夷制夷」不見得能占得便宜,恐還可能偷雞不著蝕把米。

 

苗栗縣第二選區,常略稱為苗栗山線選區,範圍涵蓋10鄉鎮。人口最多的行政區包括苗栗市、頭份市及公館鄉,高達八成客家人。過去7年選舉結果顯示,國民黨在本區得票率大致都可達到五成三以上,因此面對藍營提名現任立委徐志榮,民進黨卻寧可「禮讓」無黨籍徐定楨,也不願提名在地耕耘多年的吳宜臻。

 

藍營地方輔選幹部表示,其實民進黨內很多政治領袖都是來自於苗栗,如黨秘書長羅文嘉、總統府資政葉菊蘭,但在地方稱為「政治侯鳥」,只有選舉到了才會在苗栗出現。民進黨缺乏地方扎根,而多次重要選舉只能「禮讓」。反而吳宜臻長期經營,甚至與藍綠關係都很要好,曾為藍營現任民意代表輔選,若吳宜臻參選,反而令藍營困擾,因部分藍營人士須還她人情。因此,當民進黨反而禮讓徐定楨時,該輔選幹部笑稱,民進黨苗栗立委名單簡直是拱手讓給了國民黨。

 

該幹部還說,苗栗是典型客家傳統,組織動員很團結,基本盤根深蒂固,組織、派系關係綿密。相對於桃園是「混合式」的客家庄,不像苗栗64%是客家人,除了海線4個鄉鎮為閩南族群,其餘都是客家族群。客家特性非常團結,組織動員的力量非常龐大,而且基層「樁腳」是「世襲」的,派系是父傳子、子傳孫。

 

一個非苗栗人的輔選幹部這麼解釋,每次都看到苗栗這種很可怕的「不可撼動的力量」。開幹部會議時,還是爸爸帶著兒子來。「以前就是我們的支持者,爸爸年紀大了,就交給兒子」,例如以前就是地方秘書,爸爸大了,就交給兒子接棒。為此,網路上戲稱苗栗是國民黨的耶路撒冷,這句玩笑話確實也道出部份真實。

 

換言之,雖然國民黨2020「母雞」韓國瑜的個人行事風格令人憂心,但苗栗「小雞」基本盤穩固,背後仰靠的皆是地方派系「山頭」,民進黨在地方不敢大步跨出進步價值,吸引不到新興選民;而新社會力囿於時間與能量還無法突破同溫層,不遠的未來派系仍然會與苗栗同在,因此要改變藍大於綠的政治盤勢,短期內恐還不太可能。

 

韓國瑜5日在苗栗最後一場,人數破5000,笑稱「愈晚愈多人」。(圖/記者李英婷攝)

 

優傳媒記者李英婷/新聞分析

2020大選倒數64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從5日起一連3天,把重心放在苗栗、新竹等客家庄,除了測試客家庄的人氣,也積極跨出「同溫層」、爭取「知識藍」支持。在與代表資方的科技廠商接觸後,更進一步與勞方的科技青年面對面座談,由曾任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的新竹縣長楊文科、前行政院長張善政陪同,助攻態勢明顯。

 

不過,同樣是客家族群較多的新竹縣,近3屆總統選舉,國民黨在竹縣得票率從2008年的74%下跌到2016年35%,幾乎攔腰斬半;反之民進黨從26%穩健攀升到42%,蔡英文在竹縣「逆轉」成功,藍營的隱憂也浮上檯面。

 

像是韓國瑜前日到訪新竹市,為黨籍立委參選人鄭正鈐站台輔選,在新竹關帝廟旁圖書館與弱勢團體座談,廟前廣場聚集人數卻不足百人。而當日晚間與鄭正鈐聯合競選辦公室成立晚會,在場人數也僅為百人,是韓國瑜召開傾聽之旅以來,人數相對較少的縣市。

韓國瑜6日晚間在竹市為鄭正鈐站台。(圖/李英婷攝)

新竹為人口淨遷入最多縣市之一,大量移入的外地人口,具有年輕、高學歷趨勢,且多在竹科工作,傳統綁樁、宗親影響力逐漸式微。年輕族群的政黨色彩較淡,比起黨派更關注議題與政見,成為左右選情的關鍵選民。若在「小雞」只是地方議員的經歷,缺乏知名度,且帶動人潮的「魅力」有待加強的情況下,韓國瑜又只是扎根同溫層,票源不足以擴散至「小雞」,選情恐怕衍生危機。

 

藍營鐵票區 苗栗為何是民進黨的沙漠

 

不過,不同於新竹情況,韓國瑜「傾聽之旅」5日到苗栗造勢,一連走訪6鄉鎮。苗栗縣長徐耀昌、前縣長劉政鴻同框助選,營造藍軍團結氣勢。雖因地方派系大老、前縣長傅學鵬日前與總統蔡英文在同一宴席合照,卻未現身為韓國瑜站台,而引來疑慮。不過,「韓流」在苗栗平均每場活動現場皆能聚集逾5000人的盛況,不見其聲勢受到影響。

 

地方輔選人士表示,客家人重「誠信」,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不到半年又投入大選,等於違背對選民的承諾,其實在苗栗境內有些民意代表並不認同。不過,畢竟韓國瑜是「國民黨」提名的參選人,「苗栗沒辦法理智判斷,『正藍軍』到哪裡,支持者就跟到那裡。」

 

國民黨中央評估各地選情,苗栗就是穩定區,相對就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苗栗是典型的客家縣,客家族群占總人口的六成四左右,約是閩南人的2倍。苗栗地區的選舉文化相當特殊,受地方派系、地域觀念、宗親力量、閩客情結、政黨運作等相互交織的政治格局影響甚深。政治勢力錯綜複雜,尤其地方派系對苗栗政壇的影響相當大,長期以來一直是國民黨的天下。 

韓國瑜6日在竹市座談會,廟前罕見冷清。(圖/李英婷攝)

苗栗縣從民國40年首長民選至今,只出過何智輝、傅學鵬兩位無黨籍縣長,但兩人都是國民黨出身,只是因為未獲提名才脫黨;何智輝在當選後重返國民黨,傅學鵬雖最終未回到國民黨,但每到選舉時刻,總會為「黃派」子弟兵如縣長徐耀昌、立委徐志榮站台,並振臂疾呼支持國民黨提名候選人。

 

其實,民進黨在苗栗也並非一無所獲。通宵和苑裡等靠海鄉鎮,以及山線的卓蘭,是苗栗「唯3」民進黨有機會過半的鄉鎮,算是民進黨相對有機會一搏的選區。2012年競選總統大位失利的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開始重用年輕形象牌耕耘艱困選區。現任客家委員會副主委的楊長鎮、前立委吳宜臻都是這樣的例子,與地方舊有派系沒有瓜葛,形象較為清新,利於拓展新的選票。

 

蔡英文在2016年總統大選捲土重來,以「客家妹」之稱直搗桃竹苗客家庄,提出「浪漫台三線」政見,宣示對客家的重視。面對2020大選,行政院長蘇貞昌11月3日視察苗栗時,也一口氣發出新台幣12億元的交通建設「大紅包」,要增設造橋交流道、聯外道路等工程,還願意借撥30億元給苗栗縣府年關調度。

 

不過,這些「利多」,在韓國瑜踏入苗栗境內後,支持群眾的熱情回應,並不見藍軍基本盤受到搖撼。主要問題除了民進黨從一開始就是「大福佬」沙文主義,主張的是台語,也就是所謂的閩南語,雖然是要對抗普通話的國語,但是相對於客語來說,也是另一種打壓。再加上長期不重視苗栗地區的選票,一來過去這裡長期是客家大老派系的分配,另一方面也是民進黨不重視苗栗,沒有人深耕經營。

 

在苗栗選區,民進黨總是臨時找人,或是想找在地人「以夷制夷」。如被略稱為海線的第一選區,國民黨提名現任立委陳超明,民進黨徵召縣議員羅貴星。先是引發有意參選的無黨籍朱哲成不滿,綠營恐面臨分裂疑慮;且羅貴星是客家人,但民進黨在第一選區的基本盤是通霄等一帶閩南族群,在客家人大多力挺「藍軍」,民進黨「以夷制夷」不見得能占得便宜,恐還可能偷雞不著蝕把米。

 

苗栗縣第二選區,常略稱為苗栗山線選區,範圍涵蓋10鄉鎮。人口最多的行政區包括苗栗市、頭份市及公館鄉,高達八成客家人。過去7年選舉結果顯示,國民黨在本區得票率大致都可達到五成三以上,因此面對藍營提名現任立委徐志榮,民進黨卻寧可「禮讓」無黨籍徐定楨,也不願提名在地耕耘多年的吳宜臻。

 

藍營地方輔選幹部表示,其實民進黨內很多政治領袖都是來自於苗栗,如黨秘書長羅文嘉、總統府資政葉菊蘭,但在地方稱為「政治侯鳥」,只有選舉到了才會在苗栗出現。民進黨缺乏地方扎根,而多次重要選舉只能「禮讓」。反而吳宜臻長期經營,甚至與藍綠關係都很要好,曾為藍營現任民意代表輔選,若吳宜臻參選,反而令藍營困擾,因部分藍營人士須還她人情。因此,當民進黨反而禮讓徐定楨時,該輔選幹部笑稱,民進黨苗栗立委名單簡直是拱手讓給了國民黨。

 

該幹部還說,苗栗是典型客家傳統,組織動員很團結,基本盤根深蒂固,組織、派系關係綿密。相對於桃園是「混合式」的客家庄,不像苗栗64%是客家人,除了海線4個鄉鎮為閩南族群,其餘都是客家族群。客家特性非常團結,組織動員的力量非常龐大,而且基層「樁腳」是「世襲」的,派系是父傳子、子傳孫。

 

一個非苗栗人的輔選幹部這麼解釋,每次都看到苗栗這種很可怕的「不可撼動的力量」。開幹部會議時,還是爸爸帶著兒子來。「以前就是我們的支持者,爸爸年紀大了,就交給兒子」,例如以前就是地方秘書,爸爸大了,就交給兒子接棒。為此,網路上戲稱苗栗是國民黨的耶路撒冷,這句玩笑話確實也道出部份真實。

 

換言之,雖然國民黨2020「母雞」韓國瑜的個人行事風格令人憂心,但苗栗「小雞」基本盤穩固,背後仰靠的皆是地方派系「山頭」,民進黨在地方不敢大步跨出進步價值,吸引不到新興選民;而新社會力囿於時間與能量還無法突破同溫層,不遠的未來派系仍然會與苗栗同在,因此要改變藍大於綠的政治盤勢,短期內恐還不太可能。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