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焦點內容
內幕/陸政協委員來台 引爆民進黨派系暗鬥
2019-11-06 16:17:00
A+
A
A-

國策顧問黃承國(左二)在蔡英文主政時期受到重用。(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港嫌陳同佳自港出獄前,其勸導牧師、具北京政協委員身份的管浩鳴,曾來台與我內政部長徐國勇會面,中間的牽線人是國策顧問黃承國。不過卻有知情人士向本刊爆料指出,原本在民進黨的「排黑條款」下,前總統陳水扁、行政院長蘇貞昌、駐日代表謝長廷過去都格外謹慎而不敢用的人,蔡英文總統卻大用,如今終於惹禍上身。 
 
根據公開資料,黃承國曾任台灣三大犯罪組織之一的天道盟文山會會長。黃承國過去接受媒體訪問時,也曾坦言被「管訓」過,但強調他是來自「江湖」,而非「黑道」,不能一輩子都用「黑道」的帽子扣在他頭上。 
 
知情人士指出,黃承國自年輕時就支持民進黨和黨外運動,雖其具有天道盟的背景,但因為他當時在民進黨的輩份很低,無人當回事;後來在黨內的地位會攀升,是因爲他獲得一位住在景美的天道盟蘇姓大老資助,「黃手中握有2000個人頭黨員,人頭黨員在當時很值錢,而經營人頭黨員是要錢的。」 

黃承國在台北市具有豐厚的地方人脈。(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他說,黃承國在地方有人脈,又獲得資金挹注後,在地方上逐漸擁有權力。一開始黃當上台北市黨部的評議委員,後來變成評議委員召集人;而在那時,黃就顯示了他的實力,也看得出他的野心。 
 
知情人士說,以往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在新年時,都會傳簡訊恭賀黨員新春愉快,但在黃承國擔任評召之後,簡訊都改成,主委某某與評召黃承國恭祝大家新春愉快,大家才慢慢開始知道黃承國此人;而在屬性偏藍的台北市,黃承國也選過里長,雖高票落敗,「但這在台北市算是很厲害,實屬不易。」 
 
他還說,歷來民進黨台北市議會黨團都是獨立運作,市黨部主委不會管,但在黃承國擔任主委後,便高度介入黨團事務,「甚至把議員當作小弟罵,黃承國就曾經在市議會當著一堆議員的面,用罵小弟的方式罵高嘉瑜」。 
 
知情人士並透露,為了更上層樓,黃承國也曾接觸當時參選台北市長的謝長廷與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但他們兩人都不把黃承國當回事,「主要在於黃承國有案底,不能大用」。他說,民進黨歷來都有「排黑條款」,以前蔡啟芳要選嘉義市長,民進黨就因為蔡啟芳被管訓過而不給他選,「那為何黃承國可以在蔡英文主政時長驅直入呢?」 

黃承國現擔任國策顧問,與蔡英文總統關係良好。(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這名人士說,因為蔡英文擔任黨主席時,一開始完全無力號令黨中央,才會讓陳明文、洪耀福與黃承國有投靠的機會;雖然根據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規定,對黨所提名的候選人有所謂的「排黑條款」,「難道變成黨提名的候選人不行,但總統任命的人卻可以?」 
 
知情人士感慨:「連阿扁總統都不敢大用的陳明文和黃承國,小英都敢用;蘇謝都不敢用的人,蔡英文竟然大用,還因此鬧出國策顧問帶著北京政協會見內政部長的誇張情事,顯示外界批評蔡英文用人不當,絕非空穴來風!」 
 
他說,徐國勇在民進黨謝系散夥之後,就到海派去了,黃承國在英系與海派都具有號召力,海派的徐國勇儘量討好黃承國 ,藉以打好跟蔡英文的關係,「這樣搞下來,部長都變成黃承國的小弟了,部長信得太過份才會這樣,笨死了!」 
 
黃承國受訪表示,與高嘉瑜的爭執是在民進黨的黨內會議中,「是一段小插曲而已,怎麼會是我到市議會去罵人?」強調民進黨是黨政分離,議會自主,「不受我管,我根本很少去議會。」被詢及「江湖」背景時,黃則以要開會為由,表示無法通話、擇日再談。 
 
一個單純刑事案件,在管浩鳴運作下,不但被台港兩地互指政治力介入,更牽扯出民進黨內的派系鬥爭,恐怕也是外界始料未及。

國策顧問黃承國(左二)在蔡英文主政時期受到重用。(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港嫌陳同佳自港出獄前,其勸導牧師、具北京政協委員身份的管浩鳴,曾來台與我內政部長徐國勇會面,中間的牽線人是國策顧問黃承國。不過卻有知情人士向本刊爆料指出,原本在民進黨的「排黑條款」下,前總統陳水扁、行政院長蘇貞昌、駐日代表謝長廷過去都格外謹慎而不敢用的人,蔡英文總統卻大用,如今終於惹禍上身。 
 
根據公開資料,黃承國曾任台灣三大犯罪組織之一的天道盟文山會會長。黃承國過去接受媒體訪問時,也曾坦言被「管訓」過,但強調他是來自「江湖」,而非「黑道」,不能一輩子都用「黑道」的帽子扣在他頭上。 
 
知情人士指出,黃承國自年輕時就支持民進黨和黨外運動,雖其具有天道盟的背景,但因為他當時在民進黨的輩份很低,無人當回事;後來在黨內的地位會攀升,是因爲他獲得一位住在景美的天道盟蘇姓大老資助,「黃手中握有2000個人頭黨員,人頭黨員在當時很值錢,而經營人頭黨員是要錢的。」 

黃承國在台北市具有豐厚的地方人脈。(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他說,黃承國在地方有人脈,又獲得資金挹注後,在地方上逐漸擁有權力。一開始黃當上台北市黨部的評議委員,後來變成評議委員召集人;而在那時,黃就顯示了他的實力,也看得出他的野心。 
 
知情人士說,以往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在新年時,都會傳簡訊恭賀黨員新春愉快,但在黃承國擔任評召之後,簡訊都改成,主委某某與評召黃承國恭祝大家新春愉快,大家才慢慢開始知道黃承國此人;而在屬性偏藍的台北市,黃承國也選過里長,雖高票落敗,「但這在台北市算是很厲害,實屬不易。」 
 
他還說,歷來民進黨台北市議會黨團都是獨立運作,市黨部主委不會管,但在黃承國擔任主委後,便高度介入黨團事務,「甚至把議員當作小弟罵,黃承國就曾經在市議會當著一堆議員的面,用罵小弟的方式罵高嘉瑜」。 
 
知情人士並透露,為了更上層樓,黃承國也曾接觸當時參選台北市長的謝長廷與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但他們兩人都不把黃承國當回事,「主要在於黃承國有案底,不能大用」。他說,民進黨歷來都有「排黑條款」,以前蔡啟芳要選嘉義市長,民進黨就因為蔡啟芳被管訓過而不給他選,「那為何黃承國可以在蔡英文主政時長驅直入呢?」 

黃承國現擔任國策顧問,與蔡英文總統關係良好。(圖/取自黃承國臉書)

這名人士說,因為蔡英文擔任黨主席時,一開始完全無力號令黨中央,才會讓陳明文、洪耀福與黃承國有投靠的機會;雖然根據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規定,對黨所提名的候選人有所謂的「排黑條款」,「難道變成黨提名的候選人不行,但總統任命的人卻可以?」 
 
知情人士感慨:「連阿扁總統都不敢大用的陳明文和黃承國,小英都敢用;蘇謝都不敢用的人,蔡英文竟然大用,還因此鬧出國策顧問帶著北京政協會見內政部長的誇張情事,顯示外界批評蔡英文用人不當,絕非空穴來風!」 
 
他說,徐國勇在民進黨謝系散夥之後,就到海派去了,黃承國在英系與海派都具有號召力,海派的徐國勇儘量討好黃承國 ,藉以打好跟蔡英文的關係,「這樣搞下來,部長都變成黃承國的小弟了,部長信得太過份才會這樣,笨死了!」 
 
黃承國受訪表示,與高嘉瑜的爭執是在民進黨的黨內會議中,「是一段小插曲而已,怎麼會是我到市議會去罵人?」強調民進黨是黨政分離,議會自主,「不受我管,我根本很少去議會。」被詢及「江湖」背景時,黃則以要開會為由,表示無法通話、擇日再談。 
 
一個單純刑事案件,在管浩鳴運作下,不但被台港兩地互指政治力介入,更牽扯出民進黨內的派系鬥爭,恐怕也是外界始料未及。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