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全球抗爭出現小丑現象 台灣的小丑或將傾巢而出
2019-11-05 14:50:00
A+
A
A-

電影《蝙蝠俠》裡的經典角色-「小丑」,儼然已變成各國平民抗爭現場的扮裝化身,更象徵被拋棄的底層人們。(圖/翻攝自pxhere)

 

作者/張陌

CNN近日報導,全球抗爭現場都出現了一個著名的變態角色,蝙蝠俠電影中那個塗抹蒼白顏料的臉孔加上鮮紅色猶如裂開嘴唇的小丑。

 

這或許跟最近上映由瓦昆.菲尼克斯飾演的那個在罪惡的高譚市謀生,壓抑而自卑,最後終於在無法遏制的憤怒之下,殺死了上流社會幾條人命的「小丑」有關。

 

智利在十天之前發生了逾一百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實施經濟改革,以及總統皮涅拉下台的示威,堪稱智利史上最大的一次抗議,並因此導致軍隊鎮暴,數十人死亡的悲劇,這似乎只是因為區區的調漲地鐵票價所引發的一場抗爭,實際上仍然是貧富差距嚴重的深層社會問題而導致。

 

面臨垮台危機的皮涅拉在隔日即宣告,將進行內閣大改組,並宣布解除首都聖地牙哥宵禁。

 

百萬人級別的抗爭聽來十分耳熟,香港六月就上演了兩次百萬人級別的示威,但從它的口號聽來,卻似乎與貧富不均無關,而是跟一個引渡法案有關,最終發展為追求民主普選的抗爭。

 

這兩場抗爭都有小丑的蹤影,香港抗議者抗議禁蒙面法,刻意戴上了小丑面具,有人確實化了小丑的妝,但更多的是戴上V怪客的面具。而聖地牙哥在百萬人上街之前,就已經有小丑的身影。近日萬聖節降臨,更有抗爭者穿著天主教修女的服飾,臉上卻塗上邪惡猶如鬼娃的妝。

 

CNN的報導問了一個大哉問,他們的原因是不同的,他們的不滿是不同的。那麼,為什麼黎巴嫩、伊拉克、智利、玻利維亞,香港和西班牙的一些示威者,都從這部電影中有著精神病的殺手那裡獲得靈感呢?

 

報導也給了一個答案:「小丑就是我們」,黎巴嫩街頭藝人穆罕默德·卡巴尼如此告訴CNN。他說,「貝魯特是新的高譚市。」他並表示,「普通民眾與精英之間的權力鬥爭是黎巴嫩抗議者的共鳴」。「黎巴嫩目前的社會狀況是,到處都是失敗者,都是沮喪的被壓迫人民」。

 

黎巴嫩也是因為經濟因素而發生大規模抗爭,它們比香港少了一百萬人口,卻一樣有超過百萬人上街,連總理都已遞出辭呈下台,導火線雖只是一個要對 Whatsapp 等線上通訊軟體的課稅計畫,實際上卻是極其嚴重經濟困局,包括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作年齡人口有工作,以及最富有的10%的人,卻擁有56%的國家收入等。

 

電影「小丑」裡,瓦昆對於這個幼時受虐、進而導致精神違常的角色,有著精湛而深刻的詮釋,但它卻反映了那個罪惡之城的社會結構,這個小丑就代表著被拋棄的底層人們,是精神與物質上的雙重受壓迫者,在由金錢與物質所劃分出來的階級之外,底層的人在精神上亦必須承受嘲笑與譏訕。

 

而當其最終藉著上流金融人士的凌辱終於爆發之後,殺人就像是一個正義的行動,他也從而得到了革命英雄般的待遇,全城的被壓迫者都化了小丑的妝,占領街頭並且恣虐地狂歡。

 

香港的示威者看似主要跟政治訴求有關,但剝開其表層,依然有著類似的社會階層與貧富差距的特徵,「攬炒」的行動與小丑的殺人,具有十分相類的憤怒。一個被統治、被壓迫者的悲憤,一種玉石俱焚的心情。抗爭者絕大多數都隸屬經濟與社會底層,確有一小部分人是港大、中大的學生,但他們在心境上也業已沈入底層,一些私下的訪談都顯示,抗爭者認為,他們看不到人生的希望。

 

一個鏡頭反映了這個結構。一位自中國內地到香港工作的金融人才,外出買午餐後與抗爭者遭遇,在說了一句「我們都是中國人」之後被某個蒙面的抗爭者衝上來揍了兩拳。表面上那是陸人與港人的矛盾,實際上卻是上流與底層的矛盾,是人生勝利組與魯蛇之間鴻溝的縮影。

 

這種無望感讓全球的底層平民走上了街頭,不過,香港的抗議者卻被無形的轉向了政治,他們以為,真正的癥結在於政治,目前沒有一個真實的民主反映其生活的困境,而在其頭上統治或治理他們的特區政府與北京,都是造成其困境的元凶,必須被推翻、被打倒。

 

這是因為香港人的挫折是雙重的,經濟上的挫折來自於真實的生活,政治上的挫折卻來自於對於民主的迷戀,但後者占據、濡化了前者,而將挫折單一化,以一個簡單的「雙普選」,試圖解釋與解決一切的難題,包括低薪、失業與買不起房產。

 

這是完全錯誤的解讀與藥方,但這有什麼關係?當抗爭者就只是一個為了渲洩被壓抑得太久的憤怒,而攬炒、而殺人的小丑時,世局、經濟或是秩序都已跟他們無關,他們進入了某種歇斯底里之中,並且難以脫離甚至是陶醉於這種亢奮與迷亂交織的心境。

 

香港、巴黎、貝魯特到黎巴嫩,其抗爭的共同特徵都是長期壓抑的憤怒達到了沸點,終於被一個行政措施(不管它是什麼)所引爆。他們覺得,現存的體制就是壓迫的源頭,他們企圖整個將它推倒,建立一個全新的、由他們這種底層的人所建立的秩序或規則。

 

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某種意義上的小丑,他們的自我認同就是一個被輕忽的、幾近於隱形的小丑,在現實的壓力下他們強顏歡笑,取悅著周圍的某些人,但源自於社會的欺凌、鄙夷與嘲弄,讓他們再也難以忍受,讓他們必須以邪惡、暴行對抗這個不公的世界。

 

台灣其實也在朝向這個方向邁進,住在毫宅的上流人士與底層的差距愈來愈大,歧異愈來愈深,這其實就是去年韓流現象的內在動力,當庶民的生存焦慮在某一個時刻達到了頂點,台灣的小丑也將傾巢而出。

電影《蝙蝠俠》裡的經典角色-「小丑」,儼然已變成各國平民抗爭現場的扮裝化身,更象徵被拋棄的底層人們。(圖/翻攝自pxhere)

 

作者/張陌

CNN近日報導,全球抗爭現場都出現了一個著名的變態角色,蝙蝠俠電影中那個塗抹蒼白顏料的臉孔加上鮮紅色猶如裂開嘴唇的小丑。

 

這或許跟最近上映由瓦昆.菲尼克斯飾演的那個在罪惡的高譚市謀生,壓抑而自卑,最後終於在無法遏制的憤怒之下,殺死了上流社會幾條人命的「小丑」有關。

 

智利在十天之前發生了逾一百萬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實施經濟改革,以及總統皮涅拉下台的示威,堪稱智利史上最大的一次抗議,並因此導致軍隊鎮暴,數十人死亡的悲劇,這似乎只是因為區區的調漲地鐵票價所引發的一場抗爭,實際上仍然是貧富差距嚴重的深層社會問題而導致。

 

面臨垮台危機的皮涅拉在隔日即宣告,將進行內閣大改組,並宣布解除首都聖地牙哥宵禁。

 

百萬人級別的抗爭聽來十分耳熟,香港六月就上演了兩次百萬人級別的示威,但從它的口號聽來,卻似乎與貧富不均無關,而是跟一個引渡法案有關,最終發展為追求民主普選的抗爭。

 

這兩場抗爭都有小丑的蹤影,香港抗議者抗議禁蒙面法,刻意戴上了小丑面具,有人確實化了小丑的妝,但更多的是戴上V怪客的面具。而聖地牙哥在百萬人上街之前,就已經有小丑的身影。近日萬聖節降臨,更有抗爭者穿著天主教修女的服飾,臉上卻塗上邪惡猶如鬼娃的妝。

 

CNN的報導問了一個大哉問,他們的原因是不同的,他們的不滿是不同的。那麼,為什麼黎巴嫩、伊拉克、智利、玻利維亞,香港和西班牙的一些示威者,都從這部電影中有著精神病的殺手那裡獲得靈感呢?

 

報導也給了一個答案:「小丑就是我們」,黎巴嫩街頭藝人穆罕默德·卡巴尼如此告訴CNN。他說,「貝魯特是新的高譚市。」他並表示,「普通民眾與精英之間的權力鬥爭是黎巴嫩抗議者的共鳴」。「黎巴嫩目前的社會狀況是,到處都是失敗者,都是沮喪的被壓迫人民」。

 

黎巴嫩也是因為經濟因素而發生大規模抗爭,它們比香港少了一百萬人口,卻一樣有超過百萬人上街,連總理都已遞出辭呈下台,導火線雖只是一個要對 Whatsapp 等線上通訊軟體的課稅計畫,實際上卻是極其嚴重經濟困局,包括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作年齡人口有工作,以及最富有的10%的人,卻擁有56%的國家收入等。

 

電影「小丑」裡,瓦昆對於這個幼時受虐、進而導致精神違常的角色,有著精湛而深刻的詮釋,但它卻反映了那個罪惡之城的社會結構,這個小丑就代表著被拋棄的底層人們,是精神與物質上的雙重受壓迫者,在由金錢與物質所劃分出來的階級之外,底層的人在精神上亦必須承受嘲笑與譏訕。

 

而當其最終藉著上流金融人士的凌辱終於爆發之後,殺人就像是一個正義的行動,他也從而得到了革命英雄般的待遇,全城的被壓迫者都化了小丑的妝,占領街頭並且恣虐地狂歡。

 

香港的示威者看似主要跟政治訴求有關,但剝開其表層,依然有著類似的社會階層與貧富差距的特徵,「攬炒」的行動與小丑的殺人,具有十分相類的憤怒。一個被統治、被壓迫者的悲憤,一種玉石俱焚的心情。抗爭者絕大多數都隸屬經濟與社會底層,確有一小部分人是港大、中大的學生,但他們在心境上也業已沈入底層,一些私下的訪談都顯示,抗爭者認為,他們看不到人生的希望。

 

一個鏡頭反映了這個結構。一位自中國內地到香港工作的金融人才,外出買午餐後與抗爭者遭遇,在說了一句「我們都是中國人」之後被某個蒙面的抗爭者衝上來揍了兩拳。表面上那是陸人與港人的矛盾,實際上卻是上流與底層的矛盾,是人生勝利組與魯蛇之間鴻溝的縮影。

 

這種無望感讓全球的底層平民走上了街頭,不過,香港的抗議者卻被無形的轉向了政治,他們以為,真正的癥結在於政治,目前沒有一個真實的民主反映其生活的困境,而在其頭上統治或治理他們的特區政府與北京,都是造成其困境的元凶,必須被推翻、被打倒。

 

這是因為香港人的挫折是雙重的,經濟上的挫折來自於真實的生活,政治上的挫折卻來自於對於民主的迷戀,但後者占據、濡化了前者,而將挫折單一化,以一個簡單的「雙普選」,試圖解釋與解決一切的難題,包括低薪、失業與買不起房產。

 

這是完全錯誤的解讀與藥方,但這有什麼關係?當抗爭者就只是一個為了渲洩被壓抑得太久的憤怒,而攬炒、而殺人的小丑時,世局、經濟或是秩序都已跟他們無關,他們進入了某種歇斯底里之中,並且難以脫離甚至是陶醉於這種亢奮與迷亂交織的心境。

 

香港、巴黎、貝魯特到黎巴嫩,其抗爭的共同特徵都是長期壓抑的憤怒達到了沸點,終於被一個行政措施(不管它是什麼)所引爆。他們覺得,現存的體制就是壓迫的源頭,他們企圖整個將它推倒,建立一個全新的、由他們這種底層的人所建立的秩序或規則。

 

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某種意義上的小丑,他們的自我認同就是一個被輕忽的、幾近於隱形的小丑,在現實的壓力下他們強顏歡笑,取悅著周圍的某些人,但源自於社會的欺凌、鄙夷與嘲弄,讓他們再也難以忍受,讓他們必須以邪惡、暴行對抗這個不公的世界。

 

台灣其實也在朝向這個方向邁進,住在毫宅的上流人士與底層的差距愈來愈大,歧異愈來愈深,這其實就是去年韓流現象的內在動力,當庶民的生存焦慮在某一個時刻達到了頂點,台灣的小丑也將傾巢而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