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從IS首腦巴格達迪之死,看阿拉伯的「春天」與「嚴冬」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從IS首腦巴格達迪之死,看阿拉伯的「春天」與「嚴冬」
2019-11-05 07:00:00
A+
A
A-

「阿拉伯之春」是西方主流媒體所稱的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圖為民眾擁進首都突尼西亞市的街道進行示威抗議。(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10月底因IS首腦巴格達迪死於美軍之手,有人樂觀的相信阿拉伯的「春天」或許會蒞臨。講到「春天」,不免令人想起舉世皆知的「阿拉伯之春」。這個導於2010年12月中旬,北非突尼西亞(Tunisian)市警因取締一名在首都突尼斯無照販售水果失業大學生,引發一連串警民抗爭,並擴大為反政府與爭自由民主的革命浪潮,影響所及,近10年來幾乎顛覆了整個阿拉伯世界。

 

遑論突尼西亞於2011年1月「阿拉伯之春」肇發之際,總統班阿里就被迫流亡沙烏地阿拉伯;緊跟著當年2月埃及穆拉巴克總統亦倉促下台;接續敘利亞即爆發迄今難止的「內戰」;爾後葉門亦隨之戰火頻生,阿富汗恐怖活動不斷,極端主義IS更趁勢興起。顯然,豈止中東地區,連世界各國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牽連與波及。

 

但如今,已歷經8年有餘,中東的阿拉伯世界,不僅連「春天」的尾巴沒瞧見,倒是冷冽刺骨的「嚴冬」卻頻頻造訪。至今「以巴衝突」問題,固然依舊無解,敘利亞8年內戰的難民卻已超逾5百萬;埃及軍政府執政出現危機;伊朗因核武問題與美國雙方鬧的「劍拔弩張」;沙烏地阿拉伯則北與伊朗緊繃「對峙」,南則陷入葉門的內戰「糾纏」。    

 

而南北蘇丹衝突再起,阿爾及利亞、伊拉克和黎巴嫩接連爆發民眾反政府的示威浪潮;庫德族與土耳其紛爭「一觸即發」;更不要說被聯合國列入恐怖組織,如巴勒斯坦的哈馬斯、黎巴嫩的真主黨、埃及的兄弟會、阿富汗的塔利班,都在蠢蠢欲動,伺機擴張勢力。

 

雖說自二次波灣戰後,伊拉克已由親美的政府主政,但其具有什葉派的背景,卻暗自連結了自伊朗,敘利亞阿賽德政權,及包括黎巴嫩真主黨與巴勒斯坦哈馬斯的「什葉派聖戰組織」勢力,令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顯得「左支右絀,進退失據」。美國自2001年「911事件」後,在全球所發動的「反恐戰爭」,結果不但未見恐怖組織趨緩,卻愈讓恐怖活動日漸頻繁。一齣「全球反恐戰略」戲碼,最後得到的竟是「治絲益棼」的反效果。

 

如今,「泛伊斯蘭主義」顯然已分裂成以伊朗為中心的什葉派聖戰組織勢力,及以沙烏地阿拉伯海灣國家為主的遜尼派兩股力量。前者除了伊朗本身,還包括了黎巴嫩的真主黨、巴勒斯坦的哈瑪斯、敘利亞政府軍、伊拉克、波灣國家巴林,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的部分地區。後者則包含了賓拉登創建的蓋達組織,阿富汗的塔利班及葉門在2010年成立的「阿拉伯半島基地組織」,其勢力更擴及沙烏地阿拉伯、約旦、伊拉克、利比亞,甚至非洲的索馬利亞、肯亞及坦尚尼亞等地區,連埃及穆斯林兄弟會都相為呼應。

 

這不禁讓人想起著名政治學者杭廷頓(Huntington),在其1996年所著《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書中,所預言冷戰結束後,世界將面臨基督文明與伊斯蘭文化的衝突。但顯然杭氏亦未能預見伊斯蘭教在中東竟出現了裂解,讓這個已逾17億人口的伊斯蘭文化,跟有著22億人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基督文明,形成了複雜對抗的「三角關係」。

 

因此,美國雖經過兩次的「波灣戰爭」,及透過「阿拉伯之春」運動,控制了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及海灣國家等中東地區的舊秩序,卻無法統一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新力量,這兩股力量跟西方文明的衝突遂趨向極端的分歧與衝突。

 

從近期發生在中東地區各國的「不平靜」,似乎證明了20年來,美國「反恐戰略」在中東阿拉伯世界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成效,卻反而助長了其內部宗教派系的衝突與紛亂,使其陷入「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困境與僵局。

 

綜觀IS伊斯蘭國的首腦巴格達迪,雖繼蓋達組織領袖賓拉登,亦遭到美國特種部隊的擊斃與獵殺;但目前中東局勢,卻感覺「春天」仍然遙遠,而那股「颯颯寒風」的凜冽,陣陣逼來。最令人懼怕的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嚴冬」,還要持續多久!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阿拉伯之春」是西方主流媒體所稱的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圖為民眾擁進首都突尼西亞市的街道進行示威抗議。(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10月底因IS首腦巴格達迪死於美軍之手,有人樂觀的相信阿拉伯的「春天」或許會蒞臨。講到「春天」,不免令人想起舉世皆知的「阿拉伯之春」。這個導於2010年12月中旬,北非突尼西亞(Tunisian)市警因取締一名在首都突尼斯無照販售水果失業大學生,引發一連串警民抗爭,並擴大為反政府與爭自由民主的革命浪潮,影響所及,近10年來幾乎顛覆了整個阿拉伯世界。

 

遑論突尼西亞於2011年1月「阿拉伯之春」肇發之際,總統班阿里就被迫流亡沙烏地阿拉伯;緊跟著當年2月埃及穆拉巴克總統亦倉促下台;接續敘利亞即爆發迄今難止的「內戰」;爾後葉門亦隨之戰火頻生,阿富汗恐怖活動不斷,極端主義IS更趁勢興起。顯然,豈止中東地區,連世界各國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牽連與波及。

 

但如今,已歷經8年有餘,中東的阿拉伯世界,不僅連「春天」的尾巴沒瞧見,倒是冷冽刺骨的「嚴冬」卻頻頻造訪。至今「以巴衝突」問題,固然依舊無解,敘利亞8年內戰的難民卻已超逾5百萬;埃及軍政府執政出現危機;伊朗因核武問題與美國雙方鬧的「劍拔弩張」;沙烏地阿拉伯則北與伊朗緊繃「對峙」,南則陷入葉門的內戰「糾纏」。    

 

而南北蘇丹衝突再起,阿爾及利亞、伊拉克和黎巴嫩接連爆發民眾反政府的示威浪潮;庫德族與土耳其紛爭「一觸即發」;更不要說被聯合國列入恐怖組織,如巴勒斯坦的哈馬斯、黎巴嫩的真主黨、埃及的兄弟會、阿富汗的塔利班,都在蠢蠢欲動,伺機擴張勢力。

 

雖說自二次波灣戰後,伊拉克已由親美的政府主政,但其具有什葉派的背景,卻暗自連結了自伊朗,敘利亞阿賽德政權,及包括黎巴嫩真主黨與巴勒斯坦哈馬斯的「什葉派聖戰組織」勢力,令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顯得「左支右絀,進退失據」。美國自2001年「911事件」後,在全球所發動的「反恐戰爭」,結果不但未見恐怖組織趨緩,卻愈讓恐怖活動日漸頻繁。一齣「全球反恐戰略」戲碼,最後得到的竟是「治絲益棼」的反效果。

 

如今,「泛伊斯蘭主義」顯然已分裂成以伊朗為中心的什葉派聖戰組織勢力,及以沙烏地阿拉伯海灣國家為主的遜尼派兩股力量。前者除了伊朗本身,還包括了黎巴嫩的真主黨、巴勒斯坦的哈瑪斯、敘利亞政府軍、伊拉克、波灣國家巴林,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的部分地區。後者則包含了賓拉登創建的蓋達組織,阿富汗的塔利班及葉門在2010年成立的「阿拉伯半島基地組織」,其勢力更擴及沙烏地阿拉伯、約旦、伊拉克、利比亞,甚至非洲的索馬利亞、肯亞及坦尚尼亞等地區,連埃及穆斯林兄弟會都相為呼應。

 

這不禁讓人想起著名政治學者杭廷頓(Huntington),在其1996年所著《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書中,所預言冷戰結束後,世界將面臨基督文明與伊斯蘭文化的衝突。但顯然杭氏亦未能預見伊斯蘭教在中東竟出現了裂解,讓這個已逾17億人口的伊斯蘭文化,跟有著22億人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基督文明,形成了複雜對抗的「三角關係」。

 

因此,美國雖經過兩次的「波灣戰爭」,及透過「阿拉伯之春」運動,控制了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及海灣國家等中東地區的舊秩序,卻無法統一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新力量,這兩股力量跟西方文明的衝突遂趨向極端的分歧與衝突。

 

從近期發生在中東地區各國的「不平靜」,似乎證明了20年來,美國「反恐戰略」在中東阿拉伯世界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成效,卻反而助長了其內部宗教派系的衝突與紛亂,使其陷入「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困境與僵局。

 

綜觀IS伊斯蘭國的首腦巴格達迪,雖繼蓋達組織領袖賓拉登,亦遭到美國特種部隊的擊斃與獵殺;但目前中東局勢,卻感覺「春天」仍然遙遠,而那股「颯颯寒風」的凜冽,陣陣逼來。最令人懼怕的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嚴冬」,還要持續多久!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