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新探
20個感恩故事帶來正能量 88歲許水德回憶這些人
2019-10-28 08:37:00
A+
A
A-

今年歡度八十八歲「米壽」的政壇大老許水德,近日出版口述回憶錄,分享二十個感恩故事。(圖:翻攝自網路)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臺北報導

政壇大老許水德在近日出版的口述回憶錄中,談到社會上充斥著「愛臺灣」的言論,但在他看來,那不過是一句口號。許水德推崇故總統蔣經國才是真正愛臺灣的典範,「一生為國、為公、為民,生活簡樸得毫無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言」。許水德還記得,民國77年1月13日經國先生病逝當天,他和幾位國民黨中常委趕到官邸後發現,經國先生竟然「躺在一張單人行軍床上」,真是一位「令人永遠懷念,了不起的人物!」

 

書中同時提到,前總統李登輝當年原本反對提名馬英九參選臺北市長,一度還忍不住拍桌子大怒,後經他和楊亭雲、章孝嚴等幾名國民黨內人士勸說,分析馬英九的勝算,以及此事的必然性與必要性,並勸李「再多忍耐一些」,李終於坦然接受。對於李登輝在位十二年最受爭議使得「民進黨坐大」,以致「國民黨錯失江山」,許水德則為他緩頰說,這是民主化的結果,相信李登輝「確實是一心一意為臺灣好」。

 

88歲米壽   回顧成長和從政往事

 

許水德在前總統陳水扁時代卸任考試院長後,自公職生涯退休,轉眼多年過去。三年前,一場險惡的疾病,讓許水德與死神拔河。來勢洶洶的腸阻塞,讓他在加護病房整整昏迷了三個星期。經過複雜的手術後,許水德奇蹟式地康復出院。今年,他剛過八十八歲生日,也是傳統所謂的「米壽」,並特地出版了《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新書。

 

正如撰文者魏柔宜所說,這是一本非常勵志,充滿正能量的書。早期在政壇中,常有人稱許水德為「福將」。許水德對此心中了然,這份福氣並非全然從天而降,更是他自己的努力所得。「天助自助者」這句話,在他身上體現得最為透徹。「受人點水之恩,需當湧泉以報」,許水德並悟出「水車哲學」,砥礪自己從一貧如洗、困頓艱辛的起點,一步一步邁向人生勝利組。

 

20個感恩勵志故事   政壇福將帶來正能量

 

全書共計二十篇關於親友、師長及長官的感恩故事,許水德以感性的口吻表示,但願這些能讓一般年輕人有所啟發,從中體悟感恩的快樂,努力上進、樂觀進取,獲得信心與毅力,「不要專注在『悲觀的現在』;要能看到『樂觀的未來』」。

 

民國二十年次的許水德,誕生在高雄左營一戶以賣麵線維生的人家,祖父母、父母及他,三代五人同堂。自從有記憶以來,許水德一家老小就四處遷徙,租屋而居。臺灣光復後,父親許文奎改賣豆漿、豆花及香腸、糖蔥等。許水德十三歲時,母親病倒,臥病在床卻沒有錢醫治,就這樣撒手人寰。

 

自幼貧困不失志   打工幫忙父親貼補家用

 

從此以後,許水德就和父親一起為生計奮鬥。從他考上高雄中學初中部起,每天凌晨一點半,儘管睡意正濃,他還是甩開瞌睡蟲,開始磨豆子。兩個小時後,父親起床接班,他也沒有馬上補眠,繼續陪父親,協助他做豆漿和豆花。之後睡到五點半起床,天亮再一一送到訂戶家裡,然後搭七點十二分的火車去上課。

 

因為不忍心父親為了他的學費四處向人告貸,許水德升上高雄中學高中部二年級時,毅然決然休學一年,打打零工,舉凡搬磚頭、抬石塊、鋪馬路等粗重的工作都做過,以減輕一家大小的生活重擔。

 

許水德說,「我的父親雖然窮,但是他窮得有骨氣,樂天知命,絲毫沒有自卑感,而且樂於與人為善,所以人際關係非常好」。許水德的父親敦厚仁慈、樂在工作、與人為善的身教,是一貧如洗的許家,所能給兒子最寶貴的傳家之寶。

 

求學階段貴人相助   年少歲月否極泰來

 

許水德從小就很會唸書,求學時代,並遇到多位貴人。從日據時代小學臺籍啟蒙老師張炳針、高中復學大病一場後以醫院為家一年多期間的護理主任蕭不纏、導師許成章介紹他為名畫家劉啟祥子女當家教並住了下來……,一次又一次,讓許水德貧困的年少歲月裡,顛簸而不喪志,否極終能泰來。但最是影響他一生的師長,則是高雄中學的王家驥校長。

 

「有王家驥校長,才有許水德」,自幼乖巧懂事的許水德,也有屬於他的叛逆與正義感。高中一年級時,他曾經因為看不慣某位傲慢無禮的醫生之子,與幾名同學一起在路上圍毆他。雖然目的只是要嚇嚇這個公子哥兒,下手並不重,但那位擔任雄中家長會長的醫生得知後仍怒不可遏,隔天要求王校長開除許水德等學生。

 

可是王家驥僅以「留校察看」處理,讓許水德十分感激。然而,對於自己的兒子觸犯校規,王家驥則鐵面無私,斷然開除學籍。這位自大陸來臺,視學生如己出,一生奉獻給教育的好校長,在民國三十七到六十一年間,擔任雄中校長長達二十四年。

 

雄中校長亦師亦父   協助高齡出國留下佳話

 

不過,他卻因早年在大陸時,曾經未向國民政府報備,就加入一個被視為敏感的讀書會,因而被列為管制對象,出國受到限制,還被調查局約談過。

 

許水德後來從政,歷任高雄市長、臺北市長等要職。而在許水德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時,特別為此向政府高層建議,派幾位望重士林的退休教育家,如高雄中學校長王家驥、臺南一中校長蘇惠鏗,以及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到美國「疏導」臺獨分子(按照許水德的說法,因為主張臺獨的人士,有許多人出自這三所中學)。

 

這個任務最後有無成功「感召」了海外臺獨人士,自然不得而知,但此時已年近八十的王家驥校長,終能一償出國夙願,倒是不爭的事實。

 

等到王家驥九十和百歲大壽,許水德更促成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位總統,南下高雄親自出席王校長的壽宴,並集合雄中校友出版文集。在許水德心目中,王家驥亦師亦父,他則知恩圖報,為兩人的情誼留下一段佳話。

 

岳父面試對答如流   鶼鰈情深逾半世紀

 

許水德大學唸的是師範學院,也就是師範大學的前身,後來考上政大教育研究所。畢業前一週,父親在睡夢中過世,此時他三十二歲。雖然與父母親情深緣淺,但拿到碩士不久後,許水德獲聘為陸軍官校講師,兼任救國團高雄團委會文教組長,迎接許水德的則是他口中所稱「一生中最幸福的抉擇」,也就是他的太太楊素華老師,她是許水德中學同班同學的小姨子。

 

楊素華出自高雄岡山望族,兩人先經過三個月的魚雁往返,許水德雖對自己的學識和學歷深具信心,但論及家世則相形見絀。所幸,楊父乃是飽讀四書五經,喜愛吟詩作詞的書香世家子弟,愛才勝於一切。

 

有趣的是,許水德初見這位未來的岳父,還須通過一場「面試」,聊論語詩書、人生觀。許水德說,他「對答如流」、「言之有物」,楊父認為許水德「忠厚可靠」、「有責任感」,對「求上進」的準女婿也就越看越滿意。許水德婚後,對岳父敬重有加,某種程度也填補了對自己父親的思慕之情。

 

生肖屬羊的許水德,大屬虎的楊老師七歲,許水德打趣說,他是「羊入虎口」。但民國五十六年,許水德考上日本文部省獎學金,負笈東瀛一年,多虧楊素華一邊教書,一邊照顧兩個年幼的雙胞胎兒子,讓許水德毫無後顧之憂,夫妻鶼鰈情深至今超過半世紀。

 

本省籍受蔣經國拔擢    背景似對李登輝感恩 

 

民國五十七年,在台灣省政府教育廳廳長潘振球和屏東縣長張豐緒的力邀之下,許水德放棄日本的博士學位,返國協助剛正式施行的「九年國教」工作,獲得先總統蔣公的誇讚,也開啟了許水德接下來平步青雲的從政之路。

許水德(左中)是蔣經國(右)本土化政策下,刻意栽培的本省籍政治人才之一。(圖/翻攝自《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

身為蔣經國接班前後刻意栽培的本省籍政治人才之一,許水德不僅和有著相似背景的謝東閔、李登輝等人惺惺相惜,也見證了「既是長官,也是不離不棄的好友」李煥、「有著開闊胸襟的正人君子」陳履安這幾位外省籍權貴仕途中的浮沉轉折。但近距離與蔣經國、李登輝這兩位前後任總統的頻繁接觸,許水德對於兩人不同的個性和行事作風之比較,更著實深刻而具有代表性。

 

許水德在蔣經國時代,擔任公職約二十年。根據他的觀察,蔣經國用人,「他只在意,什麼工作適合什麼人做,也就是適才適所」,並「已開始重視本土化了!」

 

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傍晚,中興橋斷裂,時任臺北市長的許水德當機立斷,讓備用的忠孝橋免收過橋費,此舉受到蔣經國讚賞。國民黨副秘書長宋楚瑜還打趣說:「人家是因為斷橋而被罵,你卻因為斷橋而受到讚賞!」

 

許水德回憶說,蔣經國雖然鼓勵部屬多運動以保持健康,但是對於政府高官從事最多的運動──打高爾夫球,卻敬謝不敏。倒不是他不喜歡打高爾夫球,而是這項運動受到質疑與批評。蔣經國和夫人蔣方良雖然都不打高爾夫球,以免無形中助長打小白球的風氣,但他並不反對部屬打,也鼓勵許水德抽空去打打健身。

 

「生活要平淡,做人要平凡,做事要平實」,許水德說,蔣經國常如此告訴他們,而他本身就是這句話最徹底的體現者,「雖然貴為一國之尊,卻自奉簡樸到連平民百姓都不如」,「每次陪他去投票,他總是穿同一件夾克」。

 

蔣經國過世後,許水德到他長住的七海官邸,裡面僅有簡陋的行軍床、書桌、椅子……。「儘管生活貧乏,但是全心全意為人民、為國政奔忙的蔣經國總統,內心也許不曾匱乏過」。總結來看,許水德以「犧牲享受,享受犧牲」八個字來形容蔣經國。

在李登輝(中)擔任總統期間,許水德(右,圖左為許水德夫人楊素華)歷任內政部長、駐日代表、國民黨秘書長,以及考試院長等要職。(圖/翻攝自《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

在李登輝總統任內,許水德則擔任公職近十年,從內政部長、駐日代表、國民黨秘書長到考試院長。比較兩位總統,「蔣經國先生善於聆聽,與他交談,他多半以聆聽居多;而李登輝先生則是,『你聽他講的多』」。兩人的另一個差異是,許水德從未見過蔣經國發脾氣,卻常常見識到李登輝的喜怒形於色。

 

從說服李登輝點頭同意馬英九參選臺北市長一事來看,許水德表示,「大家都認為李總統強勢,但我並不這麼認為,他還是會權衡輕重並讓步的」。對於李登輝十二年總統任內褒貶互見,當政黨輪替國民黨內批評指責的聲浪迭起時,許水德仍然力挺,「這是民主化的結果,李總統也沒有想到,民進黨竟然竄起得如此快!」

 

如今,兩人都從公職退休甚久,李更早已離開國民黨,但許水德仍會不避嫌地致電問候李登輝,逢年過節也會親自登門向這位「老長官」拜年,「我到現在還是很尊敬他」。或許正如許水德自己回顧八十八年來的歲月,「對於這一生,我只有感恩!」

今年歡度八十八歲「米壽」的政壇大老許水德,近日出版口述回憶錄,分享二十個感恩故事。(圖:翻攝自網路)

 

優傳媒記者陳重生/臺北報導

政壇大老許水德在近日出版的口述回憶錄中,談到社會上充斥著「愛臺灣」的言論,但在他看來,那不過是一句口號。許水德推崇故總統蔣經國才是真正愛臺灣的典範,「一生為國、為公、為民,生活簡樸得毫無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言」。許水德還記得,民國77年1月13日經國先生病逝當天,他和幾位國民黨中常委趕到官邸後發現,經國先生竟然「躺在一張單人行軍床上」,真是一位「令人永遠懷念,了不起的人物!」

 

書中同時提到,前總統李登輝當年原本反對提名馬英九參選臺北市長,一度還忍不住拍桌子大怒,後經他和楊亭雲、章孝嚴等幾名國民黨內人士勸說,分析馬英九的勝算,以及此事的必然性與必要性,並勸李「再多忍耐一些」,李終於坦然接受。對於李登輝在位十二年最受爭議使得「民進黨坐大」,以致「國民黨錯失江山」,許水德則為他緩頰說,這是民主化的結果,相信李登輝「確實是一心一意為臺灣好」。

 

88歲米壽   回顧成長和從政往事

 

許水德在前總統陳水扁時代卸任考試院長後,自公職生涯退休,轉眼多年過去。三年前,一場險惡的疾病,讓許水德與死神拔河。來勢洶洶的腸阻塞,讓他在加護病房整整昏迷了三個星期。經過複雜的手術後,許水德奇蹟式地康復出院。今年,他剛過八十八歲生日,也是傳統所謂的「米壽」,並特地出版了《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新書。

 

正如撰文者魏柔宜所說,這是一本非常勵志,充滿正能量的書。早期在政壇中,常有人稱許水德為「福將」。許水德對此心中了然,這份福氣並非全然從天而降,更是他自己的努力所得。「天助自助者」這句話,在他身上體現得最為透徹。「受人點水之恩,需當湧泉以報」,許水德並悟出「水車哲學」,砥礪自己從一貧如洗、困頓艱辛的起點,一步一步邁向人生勝利組。

 

20個感恩勵志故事   政壇福將帶來正能量

 

全書共計二十篇關於親友、師長及長官的感恩故事,許水德以感性的口吻表示,但願這些能讓一般年輕人有所啟發,從中體悟感恩的快樂,努力上進、樂觀進取,獲得信心與毅力,「不要專注在『悲觀的現在』;要能看到『樂觀的未來』」。

 

民國二十年次的許水德,誕生在高雄左營一戶以賣麵線維生的人家,祖父母、父母及他,三代五人同堂。自從有記憶以來,許水德一家老小就四處遷徙,租屋而居。臺灣光復後,父親許文奎改賣豆漿、豆花及香腸、糖蔥等。許水德十三歲時,母親病倒,臥病在床卻沒有錢醫治,就這樣撒手人寰。

 

自幼貧困不失志   打工幫忙父親貼補家用

 

從此以後,許水德就和父親一起為生計奮鬥。從他考上高雄中學初中部起,每天凌晨一點半,儘管睡意正濃,他還是甩開瞌睡蟲,開始磨豆子。兩個小時後,父親起床接班,他也沒有馬上補眠,繼續陪父親,協助他做豆漿和豆花。之後睡到五點半起床,天亮再一一送到訂戶家裡,然後搭七點十二分的火車去上課。

 

因為不忍心父親為了他的學費四處向人告貸,許水德升上高雄中學高中部二年級時,毅然決然休學一年,打打零工,舉凡搬磚頭、抬石塊、鋪馬路等粗重的工作都做過,以減輕一家大小的生活重擔。

 

許水德說,「我的父親雖然窮,但是他窮得有骨氣,樂天知命,絲毫沒有自卑感,而且樂於與人為善,所以人際關係非常好」。許水德的父親敦厚仁慈、樂在工作、與人為善的身教,是一貧如洗的許家,所能給兒子最寶貴的傳家之寶。

 

求學階段貴人相助   年少歲月否極泰來

 

許水德從小就很會唸書,求學時代,並遇到多位貴人。從日據時代小學臺籍啟蒙老師張炳針、高中復學大病一場後以醫院為家一年多期間的護理主任蕭不纏、導師許成章介紹他為名畫家劉啟祥子女當家教並住了下來……,一次又一次,讓許水德貧困的年少歲月裡,顛簸而不喪志,否極終能泰來。但最是影響他一生的師長,則是高雄中學的王家驥校長。

 

「有王家驥校長,才有許水德」,自幼乖巧懂事的許水德,也有屬於他的叛逆與正義感。高中一年級時,他曾經因為看不慣某位傲慢無禮的醫生之子,與幾名同學一起在路上圍毆他。雖然目的只是要嚇嚇這個公子哥兒,下手並不重,但那位擔任雄中家長會長的醫生得知後仍怒不可遏,隔天要求王校長開除許水德等學生。

 

可是王家驥僅以「留校察看」處理,讓許水德十分感激。然而,對於自己的兒子觸犯校規,王家驥則鐵面無私,斷然開除學籍。這位自大陸來臺,視學生如己出,一生奉獻給教育的好校長,在民國三十七到六十一年間,擔任雄中校長長達二十四年。

 

雄中校長亦師亦父   協助高齡出國留下佳話

 

不過,他卻因早年在大陸時,曾經未向國民政府報備,就加入一個被視為敏感的讀書會,因而被列為管制對象,出國受到限制,還被調查局約談過。

 

許水德後來從政,歷任高雄市長、臺北市長等要職。而在許水德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時,特別為此向政府高層建議,派幾位望重士林的退休教育家,如高雄中學校長王家驥、臺南一中校長蘇惠鏗,以及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到美國「疏導」臺獨分子(按照許水德的說法,因為主張臺獨的人士,有許多人出自這三所中學)。

 

這個任務最後有無成功「感召」了海外臺獨人士,自然不得而知,但此時已年近八十的王家驥校長,終能一償出國夙願,倒是不爭的事實。

 

等到王家驥九十和百歲大壽,許水德更促成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位總統,南下高雄親自出席王校長的壽宴,並集合雄中校友出版文集。在許水德心目中,王家驥亦師亦父,他則知恩圖報,為兩人的情誼留下一段佳話。

 

岳父面試對答如流   鶼鰈情深逾半世紀

 

許水德大學唸的是師範學院,也就是師範大學的前身,後來考上政大教育研究所。畢業前一週,父親在睡夢中過世,此時他三十二歲。雖然與父母親情深緣淺,但拿到碩士不久後,許水德獲聘為陸軍官校講師,兼任救國團高雄團委會文教組長,迎接許水德的則是他口中所稱「一生中最幸福的抉擇」,也就是他的太太楊素華老師,她是許水德中學同班同學的小姨子。

 

楊素華出自高雄岡山望族,兩人先經過三個月的魚雁往返,許水德雖對自己的學識和學歷深具信心,但論及家世則相形見絀。所幸,楊父乃是飽讀四書五經,喜愛吟詩作詞的書香世家子弟,愛才勝於一切。

 

有趣的是,許水德初見這位未來的岳父,還須通過一場「面試」,聊論語詩書、人生觀。許水德說,他「對答如流」、「言之有物」,楊父認為許水德「忠厚可靠」、「有責任感」,對「求上進」的準女婿也就越看越滿意。許水德婚後,對岳父敬重有加,某種程度也填補了對自己父親的思慕之情。

 

生肖屬羊的許水德,大屬虎的楊老師七歲,許水德打趣說,他是「羊入虎口」。但民國五十六年,許水德考上日本文部省獎學金,負笈東瀛一年,多虧楊素華一邊教書,一邊照顧兩個年幼的雙胞胎兒子,讓許水德毫無後顧之憂,夫妻鶼鰈情深至今超過半世紀。

 

本省籍受蔣經國拔擢    背景似對李登輝感恩 

 

民國五十七年,在台灣省政府教育廳廳長潘振球和屏東縣長張豐緒的力邀之下,許水德放棄日本的博士學位,返國協助剛正式施行的「九年國教」工作,獲得先總統蔣公的誇讚,也開啟了許水德接下來平步青雲的從政之路。

許水德(左中)是蔣經國(右)本土化政策下,刻意栽培的本省籍政治人才之一。(圖/翻攝自《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

身為蔣經國接班前後刻意栽培的本省籍政治人才之一,許水德不僅和有著相似背景的謝東閔、李登輝等人惺惺相惜,也見證了「既是長官,也是不離不棄的好友」李煥、「有著開闊胸襟的正人君子」陳履安這幾位外省籍權貴仕途中的浮沉轉折。但近距離與蔣經國、李登輝這兩位前後任總統的頻繁接觸,許水德對於兩人不同的個性和行事作風之比較,更著實深刻而具有代表性。

 

許水德在蔣經國時代,擔任公職約二十年。根據他的觀察,蔣經國用人,「他只在意,什麼工作適合什麼人做,也就是適才適所」,並「已開始重視本土化了!」

 

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傍晚,中興橋斷裂,時任臺北市長的許水德當機立斷,讓備用的忠孝橋免收過橋費,此舉受到蔣經國讚賞。國民黨副秘書長宋楚瑜還打趣說:「人家是因為斷橋而被罵,你卻因為斷橋而受到讚賞!」

 

許水德回憶說,蔣經國雖然鼓勵部屬多運動以保持健康,但是對於政府高官從事最多的運動──打高爾夫球,卻敬謝不敏。倒不是他不喜歡打高爾夫球,而是這項運動受到質疑與批評。蔣經國和夫人蔣方良雖然都不打高爾夫球,以免無形中助長打小白球的風氣,但他並不反對部屬打,也鼓勵許水德抽空去打打健身。

 

「生活要平淡,做人要平凡,做事要平實」,許水德說,蔣經國常如此告訴他們,而他本身就是這句話最徹底的體現者,「雖然貴為一國之尊,卻自奉簡樸到連平民百姓都不如」,「每次陪他去投票,他總是穿同一件夾克」。

 

蔣經國過世後,許水德到他長住的七海官邸,裡面僅有簡陋的行軍床、書桌、椅子……。「儘管生活貧乏,但是全心全意為人民、為國政奔忙的蔣經國總統,內心也許不曾匱乏過」。總結來看,許水德以「犧牲享受,享受犧牲」八個字來形容蔣經國。

在李登輝(中)擔任總統期間,許水德(右,圖左為許水德夫人楊素華)歷任內政部長、駐日代表、國民黨秘書長,以及考試院長等要職。(圖/翻攝自《感恩的故事--許水德八十八歲憶往》)

在李登輝總統任內,許水德則擔任公職近十年,從內政部長、駐日代表、國民黨秘書長到考試院長。比較兩位總統,「蔣經國先生善於聆聽,與他交談,他多半以聆聽居多;而李登輝先生則是,『你聽他講的多』」。兩人的另一個差異是,許水德從未見過蔣經國發脾氣,卻常常見識到李登輝的喜怒形於色。

 

從說服李登輝點頭同意馬英九參選臺北市長一事來看,許水德表示,「大家都認為李總統強勢,但我並不這麼認為,他還是會權衡輕重並讓步的」。對於李登輝十二年總統任內褒貶互見,當政黨輪替國民黨內批評指責的聲浪迭起時,許水德仍然力挺,「這是民主化的結果,李總統也沒有想到,民進黨竟然竄起得如此快!」

 

如今,兩人都從公職退休甚久,李更早已離開國民黨,但許水德仍會不避嫌地致電問候李登輝,逢年過節也會親自登門向這位「老長官」拜年,「我到現在還是很尊敬他」。或許正如許水德自己回顧八十八年來的歲月,「對於這一生,我只有感恩!」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