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報評論》國會變天重於總統選誰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質報評論》國會變天重於總統選誰
2019-10-28 07:00:00
A+
A
A-

這次總統大選應做到壯大理性中道力量,讓國會變天。(圖/翻攝自立法院直播)

 

 /主筆室

台灣雖小,選個總統真是件辛苦事,從起心動念、天人交戰,到力排強敵、贏得初選,再到奔走各方、逢廟必拜、隨時恭候批評辱駡、倉惶對付各種爆料……,前前後後處在全人裸露又全神貫注的高度緊張狀態中,過著毫無自由,更無尊嚴的日子,為時幾達一個整年。

 

他們如此辛苦,人民跟著起鬨鼓噪,究竟做的是件什麼神聖偉大的事嗎?不,才不!

 

他們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可是要不是自己不認,就是別人不認。

 

自己不認的,無論選與被選的都不説選的是什麼總統,或絞盡腦汁找各種代名詞來替換 ; 選的和做的明明是中華民國總統(憲法、誓詞、公報都是這麼寫著的),卻當中華民國不存在 ; 他們選的,他們不知道,或他們不承認。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這麼荒唐!

 

至於別人不認的,任你怎麼證明也沒用。你話説從頭,自中華民國創建以來延續至今,的確活著,他偏不認 ; 你不斷以歷史、制度、成就告訴世界它是個國家,聽者藐藐 ; 具備了一切的國家事實,卻不被認為是國家,不被理會你的國號,寃哉枉也。全世界有幾個國家這麼悲慘!

 

就算好不容易選上了,那又怎樣?不要以為祇是在選舉的過程裡沒有尊嚴,實則,選上了以後才更沒有尊嚴。觀諸往例,哪個即使高人氣選上總統的人,不是一上台,民調就大幅下滑?其折舊率之大,比起新車出廠上路尤有過之。台灣的人當支持你的時候眼瞎心盲,你怎麼説都對,等你上來沒照他意思做,不但馬上貶你的值,更翻臉不認人,絶裾而去。

 

可是中華民國選總統的人自己玩得很開心,當年那個自私自利的老政客把前輩留下來的憲法修得荒腔走板,讓人當總統當得很過癮,連不認這個國家的人也照樣可以當。以至於,選總統的人祇要比對手多一票就能當上總統(相對多數制)。並且這個微弱多數當選的總統,他所屬的政黨便即刻取得執政權,換黨執政就這麼簡單,然後政府跟著全面換班!

 

玩得開心的還不祇這樣。依原來的憲法,行政院長是最高行政首長,總統沒什麼權,但修憲後把國防、外交、大陸這三個區塊好像在某種默契下歸了總統,卻沒規範他要為這三個擁有的權力向誰負什麼責。不但如此,又把立法委員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廢掉,等於總統可以因閣揆不合他的心意,隨時任免。同樣,他仍然不必面對國會,他完全不必向立法院負責。法律上,總統不必向立法院負責的意思就是,總統當選後,即刻擁有執政權,但不須對人民負責,天底下竟有這樣的事!

 

這麼有權無責的總統怎麼會不很快就被人民討厭?他是有多能幹嗎?他的聲望人氣是因他過去有許多褔國利民的美好紀錄嗎?他到處求情拜票是立基於久歷政壇的真心誠意嗎?都不是!一個未經多方熬煉,不具真才實力的人,驟然間坐擁那麼大的權力,若又渾然不懂得謙卑,豈不有如小孩玩大車,很快就穿幫,很快就被看扁,很快就遭到踐踏。那是必然的結果,剛剛好。

 

所以我們真不要以為如火如荼進行的總統大選,是正在做著什麼神聖偉大的事。它不過就是,一千多萬合格選民莫可奈何地決定(或被決定)一個人,去當一個裏裏外外多半不認的首腦,任由他用莫大的權力,隨著他的個性、意識,甚至弱智、低能,去做那不消負責的事,然後全部的台灣人要莫名其妙地承受後果。如此而已。

 

這個問題之根本解決必須回到修憲,但修憲門檻之高非小老百姓力所能及,祇好牽就現實退而思想,關鍵不在選誰當總統,因為誰當總統都有天下大事一人而決的危險,何況這個人,目前看來若非劣政斑斑就是行事浮誇,都不能放心託付信任。想來想去,做為問政機制的立法院,儘管先天殘缺,不能直接節制總統,但使它增強體質、充實好咖,乃至超越藍綠,還不失為一個辦法。而這似乎是升斗小民操之在我的唯一途徑。

 

在過去總統非藍即綠的情況下,藍若多數執政,縱使備受綠野杯葛,一籌莫展,綠仍指藍朝一意孤行 ; 綠若多數執政,即便藍野邯鄲學步,怎麼也擋不住綠營力逞強行表決。在這樣的史證中看得很清楚,不論藍綠誰執政,都無法理性裁斷是非。今後若要鋪設政治新軌道,大量非藍非綠的人才進入立法院,凝成一股理性裁斷是非的中道力量,是極其迫切而必要的事!

 

藍綠任何一方的多數執政,既都以期望始,以失望終,則這次選舉莫再使藍綠在國會席次過半,就是很重要的經驗教訓。有人會説,政黨不過半恐怕更難統合、更亂,基本上對,這就更顯得人是關鍵,端在政黨不過半之餘,什麼樣的人進到國會。

 

説到底還是政治上的一句老話,就是要讓中道理性專業的人出頭,這種理想存在於許多人心目中已多歷年所,卻從來沒有實現,甚至從來沒有實驗過。這次選舉是又一個機會,大可打破以往小選區制對小黨不利的迷思,充分發揮選人不選黨,或選小黨不選大黨的精神,努力辨識候選人,跳脫藍綠,摒棄鬥性強、專業差的老面孔,在所有候選人當中挑出理性中道又具專業條件的人,讓他們大量進到立法院形成力量。

 

唯有形成這樣的力量,那大而無當的總統才能學習跟小黨合作,那原先祇務權鬥的政黨才能有朝向理性論辯、建立共識的可能。台灣民主化走到今天,最大的要務就是要使所有極端化的施政主張趨於解決。則會爭會鬥的下架,能想能做的上來,才是道理。

 

所以,這次大選,總統選誰並不重要,要緊的是讓他的大權受到牽制,不得伸張。要做到即使沒有總統,台灣照樣可以治理。總之,台灣各方面的事沒有總統説了算的道理,要有賴你我提擕各黨俊彥,讓國會大變天。

 

 

這次總統大選應做到壯大理性中道力量,讓國會變天。(圖/翻攝自立法院直播)

 

 /主筆室

台灣雖小,選個總統真是件辛苦事,從起心動念、天人交戰,到力排強敵、贏得初選,再到奔走各方、逢廟必拜、隨時恭候批評辱駡、倉惶對付各種爆料……,前前後後處在全人裸露又全神貫注的高度緊張狀態中,過著毫無自由,更無尊嚴的日子,為時幾達一個整年。

 

他們如此辛苦,人民跟著起鬨鼓噪,究竟做的是件什麼神聖偉大的事嗎?不,才不!

 

他們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可是要不是自己不認,就是別人不認。

 

自己不認的,無論選與被選的都不説選的是什麼總統,或絞盡腦汁找各種代名詞來替換 ; 選的和做的明明是中華民國總統(憲法、誓詞、公報都是這麼寫著的),卻當中華民國不存在 ; 他們選的,他們不知道,或他們不承認。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這麼荒唐!

 

至於別人不認的,任你怎麼證明也沒用。你話説從頭,自中華民國創建以來延續至今,的確活著,他偏不認 ; 你不斷以歷史、制度、成就告訴世界它是個國家,聽者藐藐 ; 具備了一切的國家事實,卻不被認為是國家,不被理會你的國號,寃哉枉也。全世界有幾個國家這麼悲慘!

 

就算好不容易選上了,那又怎樣?不要以為祇是在選舉的過程裡沒有尊嚴,實則,選上了以後才更沒有尊嚴。觀諸往例,哪個即使高人氣選上總統的人,不是一上台,民調就大幅下滑?其折舊率之大,比起新車出廠上路尤有過之。台灣的人當支持你的時候眼瞎心盲,你怎麼説都對,等你上來沒照他意思做,不但馬上貶你的值,更翻臉不認人,絶裾而去。

 

可是中華民國選總統的人自己玩得很開心,當年那個自私自利的老政客把前輩留下來的憲法修得荒腔走板,讓人當總統當得很過癮,連不認這個國家的人也照樣可以當。以至於,選總統的人祇要比對手多一票就能當上總統(相對多數制)。並且這個微弱多數當選的總統,他所屬的政黨便即刻取得執政權,換黨執政就這麼簡單,然後政府跟著全面換班!

 

玩得開心的還不祇這樣。依原來的憲法,行政院長是最高行政首長,總統沒什麼權,但修憲後把國防、外交、大陸這三個區塊好像在某種默契下歸了總統,卻沒規範他要為這三個擁有的權力向誰負什麼責。不但如此,又把立法委員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廢掉,等於總統可以因閣揆不合他的心意,隨時任免。同樣,他仍然不必面對國會,他完全不必向立法院負責。法律上,總統不必向立法院負責的意思就是,總統當選後,即刻擁有執政權,但不須對人民負責,天底下竟有這樣的事!

 

這麼有權無責的總統怎麼會不很快就被人民討厭?他是有多能幹嗎?他的聲望人氣是因他過去有許多褔國利民的美好紀錄嗎?他到處求情拜票是立基於久歷政壇的真心誠意嗎?都不是!一個未經多方熬煉,不具真才實力的人,驟然間坐擁那麼大的權力,若又渾然不懂得謙卑,豈不有如小孩玩大車,很快就穿幫,很快就被看扁,很快就遭到踐踏。那是必然的結果,剛剛好。

 

所以我們真不要以為如火如荼進行的總統大選,是正在做著什麼神聖偉大的事。它不過就是,一千多萬合格選民莫可奈何地決定(或被決定)一個人,去當一個裏裏外外多半不認的首腦,任由他用莫大的權力,隨著他的個性、意識,甚至弱智、低能,去做那不消負責的事,然後全部的台灣人要莫名其妙地承受後果。如此而已。

 

這個問題之根本解決必須回到修憲,但修憲門檻之高非小老百姓力所能及,祇好牽就現實退而思想,關鍵不在選誰當總統,因為誰當總統都有天下大事一人而決的危險,何況這個人,目前看來若非劣政斑斑就是行事浮誇,都不能放心託付信任。想來想去,做為問政機制的立法院,儘管先天殘缺,不能直接節制總統,但使它增強體質、充實好咖,乃至超越藍綠,還不失為一個辦法。而這似乎是升斗小民操之在我的唯一途徑。

 

在過去總統非藍即綠的情況下,藍若多數執政,縱使備受綠野杯葛,一籌莫展,綠仍指藍朝一意孤行 ; 綠若多數執政,即便藍野邯鄲學步,怎麼也擋不住綠營力逞強行表決。在這樣的史證中看得很清楚,不論藍綠誰執政,都無法理性裁斷是非。今後若要鋪設政治新軌道,大量非藍非綠的人才進入立法院,凝成一股理性裁斷是非的中道力量,是極其迫切而必要的事!

 

藍綠任何一方的多數執政,既都以期望始,以失望終,則這次選舉莫再使藍綠在國會席次過半,就是很重要的經驗教訓。有人會説,政黨不過半恐怕更難統合、更亂,基本上對,這就更顯得人是關鍵,端在政黨不過半之餘,什麼樣的人進到國會。

 

説到底還是政治上的一句老話,就是要讓中道理性專業的人出頭,這種理想存在於許多人心目中已多歷年所,卻從來沒有實現,甚至從來沒有實驗過。這次選舉是又一個機會,大可打破以往小選區制對小黨不利的迷思,充分發揮選人不選黨,或選小黨不選大黨的精神,努力辨識候選人,跳脫藍綠,摒棄鬥性強、專業差的老面孔,在所有候選人當中挑出理性中道又具專業條件的人,讓他們大量進到立法院形成力量。

 

唯有形成這樣的力量,那大而無當的總統才能學習跟小黨合作,那原先祇務權鬥的政黨才能有朝向理性論辯、建立共識的可能。台灣民主化走到今天,最大的要務就是要使所有極端化的施政主張趨於解決。則會爭會鬥的下架,能想能做的上來,才是道理。

 

所以,這次大選,總統選誰並不重要,要緊的是讓他的大權受到牽制,不得伸張。要做到即使沒有總統,台灣照樣可以治理。總之,台灣各方面的事沒有總統説了算的道理,要有賴你我提擕各黨俊彥,讓國會大變天。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