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中大校長的淚與所謂的法治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中大校長的淚與所謂的法治
2019-10-14 11:43:00
A+
A
A-

面對積極投入反送中運動的學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左2)最近的態度似乎有所改變。(圖/翻攝自中大學生報臉書)

 

作者/鄭漢良

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對反送中運動異常積極,至今已有超過30個學生在示威中被捕,中共文宣甚至以「暴大」來稱呼中大,但中大的校長段崇智卻不巧又是個明哲保身的「不沾鍋」,次次被學生質問立場時總是各打四十大板,而且不痛不癢。可是最近段的態度似乎有所改變,甚至連本來只稱呼他為「段教授」而拒絕叫他「段校長」的學生們,也改口叫他「段爸」。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10月10日中大舉行學生與校長公開對話,段校長開始時仍然企圖以一貫的官腔回應學生的質問,直至到了有學生哭訴自己被捕受到警察施虐的慘痛經歷,以及一名女學生親述如何在警署內遭到警察性暴力侵害,段校長的態度同對話會的氣氛頓時沈重下來。事後學生與段更進一步展開閉門會議,根據與會的同學事後告訴傳媒,段崇智在聆聽了多名同學被捕的經歷之後,態度已經轉變,甚至一度還「眼濕濕」(眼眶淌淚)。這位同學還說,段校長承諾將在一周之內發表聲明譴責警方,而且還將重新檢討校園應對警方強橫闖進的守則和指引。 

 

段崇智無論如何是個學者,更是香港一家大學的校長,向學生應承的諾言恐怕不會「拆欄污」,因這不只失信學生,甚至還將失信整個香港。但眾所周知,香港大專院校的高管階層,均是「薪高糧準」的「筍工」(高薪優差),而且社會地位崇高,然而八大院校(港大、科大和中大等八家政府資助的大學)的校監,根據法例,都是由現任特首兼任。換言之,這些大學的校長不但在學界要得到國際承認,而且還要通過香港(甚至大陸)某種程度的政治審查。段校長如何再左右逢源,大家都屏息以待。

 

在中大那次的校長學生對話之中,有個來自大陸的女學生發問時,認為香港雖然崇尚法治,但現在很多人都漠視法治,導致情況動盪不安。她在講話的時候遭到在場大約100多個學生的喝倒彩以及打斷發問。但這位女生的發言卻不啻帶出一個令大家需要深思的問題,即何謂法治?

 

法治的英文,一般說成是rule of law,但英文又有一句rule by law,這兩句話到了中文,很多人都把意思混為一談,都叫法治,但其實一個「of」和一個「by」,兩者差別可大了。

 

在進一步解釋兩者的差別時,首先做個文抄公,讓大家細讀大陸騰訊網上的一篇沒有作者署名的文章,此文題目是《羈民五術對民族的殘害》,內容大致指秦朝商鞅的所謂「法治」之壞、之惡毒,不但摧殘整個中華民族,甚至還為國人灌輸錯誤的觀念。

 

該文指出,商鞅搞的是王法治國,「很多人誤會以為商鞅變法是法治,錯了,法治的法是民主立法,這個法是王法,是大王強加給人民的法」。商鞅先後兩次實行以「廢井田、開阡陌,實行郡縣制,獎勵耕織和戰鬥,實行連坐之法」為主要內容的變法。文章指,商鞅這套玩意增強了秦國的中央統治力,但是卻苦了老百姓,被強制勞動和服兵役,尤其是殘酷的連坐之法,逼迫普通百姓變成了統治者喜歡的良民。

 

這篇文章居然可以出現在大陸的一個網站至少一年紋風不動,不能說不是異數,但文章卻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商鞅以及秦國搞的一套就是rule by law,所以可以用「依法役民」來翻譯這個詞,不能同民主政治結構下的法治rule of law混為一談了。

 

中大那位來自大陸的女學生,以及現在身在海外享受自由國度給予他們自由的人,卻用來肆意攻擊跟他們政見立場不同的大陸同胞,他們講的「法治」,恐怕其實就是他們慣於承受的「依法役民」的「法治」。他們不必翻牆,不必出國,看看上述這篇文章就一清二楚了。

 

香港是一個沒有民主的地方,特首只由北京一兩個人挑選產生,然後交由香港那一千多個人肉機器代表投票。至於立法會則只有一半的35席位由直選產生,而且又有所謂的分組投票機制,確保北京的旨意萬無一失在立法會通過,最近香港保皇黨與政府串謀搞的所謂DQ(disqualify 取消資格),由區區一個選舉主任,就可以根據他或她的理解和看法,取消一個得票數以萬計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這樣的立法會,民主程度有多少,不必細說大家已心知肚明。由這樣的政治架構通過的法,尤其在1997之後涉及政治和民主發展的,與「王法」庶幾近矣,談不上「法治」。

 

最後要提的是,被視為美國國會的中國鷹派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12日來港一天,早上抵達後方知原本與林鄭月娥約好的下午會面,突然被無故取消。克魯茲告訴部分傳媒,林鄭拒絕見他並不代表她的強勢,反而代表她的「軟弱」以及「懼怕與示威者見面」。筆者認為,美國國會即將表決大陸和香港均極力反對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克魯茲又是該法案的推手之一,林鄭連這個機會也放過,恐怕不是她個人的決定,因為基本法規定,外交和國防是北京的事務,豈能由一個地方首長插手?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面對積極投入反送中運動的學生,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左2)最近的態度似乎有所改變。(圖/翻攝自中大學生報臉書)

 

作者/鄭漢良

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對反送中運動異常積極,至今已有超過30個學生在示威中被捕,中共文宣甚至以「暴大」來稱呼中大,但中大的校長段崇智卻不巧又是個明哲保身的「不沾鍋」,次次被學生質問立場時總是各打四十大板,而且不痛不癢。可是最近段的態度似乎有所改變,甚至連本來只稱呼他為「段教授」而拒絕叫他「段校長」的學生們,也改口叫他「段爸」。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10月10日中大舉行學生與校長公開對話,段校長開始時仍然企圖以一貫的官腔回應學生的質問,直至到了有學生哭訴自己被捕受到警察施虐的慘痛經歷,以及一名女學生親述如何在警署內遭到警察性暴力侵害,段校長的態度同對話會的氣氛頓時沈重下來。事後學生與段更進一步展開閉門會議,根據與會的同學事後告訴傳媒,段崇智在聆聽了多名同學被捕的經歷之後,態度已經轉變,甚至一度還「眼濕濕」(眼眶淌淚)。這位同學還說,段校長承諾將在一周之內發表聲明譴責警方,而且還將重新檢討校園應對警方強橫闖進的守則和指引。 

 

段崇智無論如何是個學者,更是香港一家大學的校長,向學生應承的諾言恐怕不會「拆欄污」,因這不只失信學生,甚至還將失信整個香港。但眾所周知,香港大專院校的高管階層,均是「薪高糧準」的「筍工」(高薪優差),而且社會地位崇高,然而八大院校(港大、科大和中大等八家政府資助的大學)的校監,根據法例,都是由現任特首兼任。換言之,這些大學的校長不但在學界要得到國際承認,而且還要通過香港(甚至大陸)某種程度的政治審查。段校長如何再左右逢源,大家都屏息以待。

 

在中大那次的校長學生對話之中,有個來自大陸的女學生發問時,認為香港雖然崇尚法治,但現在很多人都漠視法治,導致情況動盪不安。她在講話的時候遭到在場大約100多個學生的喝倒彩以及打斷發問。但這位女生的發言卻不啻帶出一個令大家需要深思的問題,即何謂法治?

 

法治的英文,一般說成是rule of law,但英文又有一句rule by law,這兩句話到了中文,很多人都把意思混為一談,都叫法治,但其實一個「of」和一個「by」,兩者差別可大了。

 

在進一步解釋兩者的差別時,首先做個文抄公,讓大家細讀大陸騰訊網上的一篇沒有作者署名的文章,此文題目是《羈民五術對民族的殘害》,內容大致指秦朝商鞅的所謂「法治」之壞、之惡毒,不但摧殘整個中華民族,甚至還為國人灌輸錯誤的觀念。

 

該文指出,商鞅搞的是王法治國,「很多人誤會以為商鞅變法是法治,錯了,法治的法是民主立法,這個法是王法,是大王強加給人民的法」。商鞅先後兩次實行以「廢井田、開阡陌,實行郡縣制,獎勵耕織和戰鬥,實行連坐之法」為主要內容的變法。文章指,商鞅這套玩意增強了秦國的中央統治力,但是卻苦了老百姓,被強制勞動和服兵役,尤其是殘酷的連坐之法,逼迫普通百姓變成了統治者喜歡的良民。

 

這篇文章居然可以出現在大陸的一個網站至少一年紋風不動,不能說不是異數,但文章卻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商鞅以及秦國搞的一套就是rule by law,所以可以用「依法役民」來翻譯這個詞,不能同民主政治結構下的法治rule of law混為一談了。

 

中大那位來自大陸的女學生,以及現在身在海外享受自由國度給予他們自由的人,卻用來肆意攻擊跟他們政見立場不同的大陸同胞,他們講的「法治」,恐怕其實就是他們慣於承受的「依法役民」的「法治」。他們不必翻牆,不必出國,看看上述這篇文章就一清二楚了。

 

香港是一個沒有民主的地方,特首只由北京一兩個人挑選產生,然後交由香港那一千多個人肉機器代表投票。至於立法會則只有一半的35席位由直選產生,而且又有所謂的分組投票機制,確保北京的旨意萬無一失在立法會通過,最近香港保皇黨與政府串謀搞的所謂DQ(disqualify 取消資格),由區區一個選舉主任,就可以根據他或她的理解和看法,取消一個得票數以萬計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這樣的立法會,民主程度有多少,不必細說大家已心知肚明。由這樣的政治架構通過的法,尤其在1997之後涉及政治和民主發展的,與「王法」庶幾近矣,談不上「法治」。

 

最後要提的是,被視為美國國會的中國鷹派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12日來港一天,早上抵達後方知原本與林鄭月娥約好的下午會面,突然被無故取消。克魯茲告訴部分傳媒,林鄭拒絕見他並不代表她的強勢,反而代表她的「軟弱」以及「懼怕與示威者見面」。筆者認為,美國國會即將表決大陸和香港均極力反對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克魯茲又是該法案的推手之一,林鄭連這個機會也放過,恐怕不是她個人的決定,因為基本法規定,外交和國防是北京的事務,豈能由一個地方首長插手?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