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成立30年 今年挑戰最嚴峻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APEC成立30年 今年挑戰最嚴峻
2019-10-14 11:05:00
A+
A
A-

今年是APEC成立30周年,選在南美洲智利聖地牙哥舉辦。(圖/擷取自APEC官網)


優傳媒採訪中心/綜合報導

國際經貿組織不論是全球或單一區域、或跨區域組織,多不勝數。對我國影響最大的就數WTO 與APEC;今年正好是APEC成立30周年,但是國際間的保護主義卻大行其道,APEC能不能繼續執經合組織牛耳的關鍵時刻,對我國也是格外重要。

APEC從最初促進亞太地區貿易投資自由化與便捷化的目的,一路走來,不僅表徵其作為亞太地區歷史最為悠久的經濟組織,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新世代和新科技的挑戰下,重新定位自身在區域性事務及全球經貿體系的角色與任務。
自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杜哈回合談判停滯以來,國際社會再度興起一股區域整合風潮。無論是區域內或跨區域的經濟貿易合作,以及已開發國家對開發中國家、開發中國家對開發中國家或已開發國家對已開發國家等不同成員組合,在在突顯區域性經貿整合為當前國際經貿發展的主軸,當中又以亞太地區最為熱絡。

台灣經濟研究院社論指出,在APEC 30週年之際,2019年的會議進展有著兩個重大意義:(1)茂物目標(Bogor Goals)訂下的貿易自由和市場開放目標即將告一段落,APEC必須盤點茂物目標已達成和未完成之項目;(2)茂物目標即將屆期,APEC必須展望未來,提出足以回應新世代需求的新願景。在這承先啟後的關鍵時刻,2019年年底的領袖會議宣言將被用來檢視APEC如何留下其歷史足跡,且是否依然保有推動亞太區域事務的動能與領導地位。

台經院社論說,APEC於1994年推出茂物目標,訂立已開發會員在2010年、開發中會員在2020年應分別達到投資貿易自由化的長期願景目標,希望提升亞太區域的市場開放以及貿易自由。推動茂物目標迄今,APEC會員整體經濟從1990年的23.5億美元成長到2018年的66.2萬億美元,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達3.7%。強勁的經濟成長力道不僅提高區域內人民平均收入、降低貧窮人口,也擴大中產階級人數。

雖然APEC致力於深化區域經貿整合,但會員內部對於FTAAP以及APEC和多邊貿易體系之間連結的立場卻日漸分歧。2018年APEC首次面臨到年度部長會議聯合聲明與領袖宣言難產的窘境,正是因為部分經濟體之間對於WTO改革議題、FTAAP談判進程等未能達成共識。

總統蔡英文(中)宣布由張忠謀(左)代表出席2019年APEC會議。(圖/擷取自總統府直播)

 

台經院表示,2018年的挫敗,不但威脅到APEC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也突顯出APEC擘劃「後2020願景」時,必須予以正視和解決的若干課題,包括:(1)如何減少會員間外交角力對APEC議案和議題推動的干擾;(2)如何重新定義APEC和WTO多邊貿易體系的關係;(3)如何凝聚會員對於推動FTAAP談判的共識。

事實上,APEC近來的整合備受質疑;例如去年開始的中美以及今年的日韓貿易戰爭,這些APEC會員間的緊張情勢,引發外界對於APEC 2019年是否會重蹈2018年覆轍,最終仍無法順利推出領袖宣言的疑慮。所幸到目前為止,在主辦國智利的努力下,議題進展還算順利,預計年底的領袖宣言和部長聯合宣言,應可順利產生。

台經院建議,對於APEC標榜其有別於WTO透過談判以制訂規則的組織特色,APEC必須思考如何善用自身論壇性質所具備的彈性,營造會員間的對話空間、促成共識的凝聚。唯有建立起面對區域內衝突情勢的能力與機制,方能使APEC的長程目標以及長期計畫得以持續性推展,不受強權間政經關係波動的影響。

台經院強調,對於我國政府而言,APEC是少數以會員身分參與的國際經貿組織之一。在現今國家間競爭/合作交替的日常之下,建議政府保持對亞太地緣政治的敏銳度,適時地透過會員間的競合關係,擬定相應的參與策略,在不同議題上促成我方和不同會員間的合作,方能有效透過APEC場域參與區域性事務,並結合民間企業的優勢和政策目標,開展國際合作的契機,維持我國的國際能見度和保有參與國際事務的空間。
 

 

今年是APEC成立30周年,選在南美洲智利聖地牙哥舉辦。(圖/擷取自APEC官網)


優傳媒採訪中心/綜合報導

國際經貿組織不論是全球或單一區域、或跨區域組織,多不勝數。對我國影響最大的就數WTO 與APEC;今年正好是APEC成立30周年,但是國際間的保護主義卻大行其道,APEC能不能繼續執經合組織牛耳的關鍵時刻,對我國也是格外重要。

APEC從最初促進亞太地區貿易投資自由化與便捷化的目的,一路走來,不僅表徵其作為亞太地區歷史最為悠久的經濟組織,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新世代和新科技的挑戰下,重新定位自身在區域性事務及全球經貿體系的角色與任務。
自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杜哈回合談判停滯以來,國際社會再度興起一股區域整合風潮。無論是區域內或跨區域的經濟貿易合作,以及已開發國家對開發中國家、開發中國家對開發中國家或已開發國家對已開發國家等不同成員組合,在在突顯區域性經貿整合為當前國際經貿發展的主軸,當中又以亞太地區最為熱絡。

台灣經濟研究院社論指出,在APEC 30週年之際,2019年的會議進展有著兩個重大意義:(1)茂物目標(Bogor Goals)訂下的貿易自由和市場開放目標即將告一段落,APEC必須盤點茂物目標已達成和未完成之項目;(2)茂物目標即將屆期,APEC必須展望未來,提出足以回應新世代需求的新願景。在這承先啟後的關鍵時刻,2019年年底的領袖會議宣言將被用來檢視APEC如何留下其歷史足跡,且是否依然保有推動亞太區域事務的動能與領導地位。

台經院社論說,APEC於1994年推出茂物目標,訂立已開發會員在2010年、開發中會員在2020年應分別達到投資貿易自由化的長期願景目標,希望提升亞太區域的市場開放以及貿易自由。推動茂物目標迄今,APEC會員整體經濟從1990年的23.5億美元成長到2018年的66.2萬億美元,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達3.7%。強勁的經濟成長力道不僅提高區域內人民平均收入、降低貧窮人口,也擴大中產階級人數。

雖然APEC致力於深化區域經貿整合,但會員內部對於FTAAP以及APEC和多邊貿易體系之間連結的立場卻日漸分歧。2018年APEC首次面臨到年度部長會議聯合聲明與領袖宣言難產的窘境,正是因為部分經濟體之間對於WTO改革議題、FTAAP談判進程等未能達成共識。

總統蔡英文(中)宣布由張忠謀(左)代表出席2019年APEC會議。(圖/擷取自總統府直播)

 

台經院表示,2018年的挫敗,不但威脅到APEC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也突顯出APEC擘劃「後2020願景」時,必須予以正視和解決的若干課題,包括:(1)如何減少會員間外交角力對APEC議案和議題推動的干擾;(2)如何重新定義APEC和WTO多邊貿易體系的關係;(3)如何凝聚會員對於推動FTAAP談判的共識。

事實上,APEC近來的整合備受質疑;例如去年開始的中美以及今年的日韓貿易戰爭,這些APEC會員間的緊張情勢,引發外界對於APEC 2019年是否會重蹈2018年覆轍,最終仍無法順利推出領袖宣言的疑慮。所幸到目前為止,在主辦國智利的努力下,議題進展還算順利,預計年底的領袖宣言和部長聯合宣言,應可順利產生。

台經院建議,對於APEC標榜其有別於WTO透過談判以制訂規則的組織特色,APEC必須思考如何善用自身論壇性質所具備的彈性,營造會員間的對話空間、促成共識的凝聚。唯有建立起面對區域內衝突情勢的能力與機制,方能使APEC的長程目標以及長期計畫得以持續性推展,不受強權間政經關係波動的影響。

台經院強調,對於我國政府而言,APEC是少數以會員身分參與的國際經貿組織之一。在現今國家間競爭/合作交替的日常之下,建議政府保持對亞太地緣政治的敏銳度,適時地透過會員間的競合關係,擬定相應的參與策略,在不同議題上促成我方和不同會員間的合作,方能有效透過APEC場域參與區域性事務,並結合民間企業的優勢和政策目標,開展國際合作的契機,維持我國的國際能見度和保有參與國際事務的空間。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