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中東必將點燃的一場「戰火」! 看土耳其攻擊庫德族事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中東必將點燃的一場「戰火」! 看土耳其攻擊庫德族事件
2019-10-12 09:19:00
A+
A
A-

美軍撤軍後,敘軍即發動對庫德族民兵攻擊,原受到庫德族民兵控制的ISIS軍民也開始出逃。(圖/截圖自youyube)

 

作者/程富陽

美國總統川普甫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土耳其隨即於9日對敘利亞東北部庫德族控制區,大舉發動陸空攻擊,造成數百名庫德族民兵陣亡、數萬平民被迫逃難和流離失所。國際間對土耳其的這次攻擊,自然是一片譴責;連美國國內民主、共和兩黨,都對川普如此率性的宣佈自敘利亞撤軍,咸認為簡直就是有意放任土耳其,攻擊這個曾協同美國對抗IS恐怖組織的庫德族,其行為根本就是對盟友的一種「背叛」。

 

談起「庫德族」的歷史,當然是一段遙遠而漫長的故事。事實上,庫德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就如同巴勒斯坦人居住在「Palestine」,以色列人住在「Israelite)一樣,以其在西元前兩千年左右,就定居於庫德斯坦地區(Kurdistan),因此也被稱為庫德人。這個地區包括今天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部、敘利亞東北部,以及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南部地區。

 

但說起來,這也算是民族的「悲哀」。縱使庫德人有自己的語言、文化,也有自己居住的土地,但始終無法建立一個屬於自己、完全獨立的民族國家。無論是3世紀波斯人的「薩珊王朝」、8世紀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抑或是15世紀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等,庫德族都只能附屬在其中。就算是大家「耳熟能詳」的12世紀庫德人薩拉丁 (Saladin),他當時也只是代表著埃及「宥比王朝」的蘇丹國王,而非真正庫德族所建立的獨立國家。

 

一戰後,庫德族這樣一個在六個不同政體統治之下的同一民族,始終無法聯合一致,建立自己的「庫德斯坦國」。原來他們想藉一戰後的國際重組,並冀望借助英國支持而能獲得獨立的機會。但卻因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打敗英、希、法聯軍,並於1923年與協約國簽訂了《洛桑條約》,取消亞美尼亞的獨立和庫德族的自治。從此,決定了庫德族兩千多萬人,註定分居六國邊境而無法獨立建國的國際現狀。

 

目前在庫德族逾兩千萬人口中,就有一千萬人在土耳其境內。雖然庫德族人一心想獨立,但土耳其只承認它是土國境內的一個民族而已,豈能容它自立門戶?而自2014年起,土耳其目睹在西方聯軍與IS國的作戰中,對美國屢屢拉攏庫德族打擊IS,並提升與強化其軍事力量,可說是「憂心忡忡,如刃擁懷」。

 

事實上,美國川普總統正因「通烏門案」,急於擺脫國內民意對此事件的負面看法,以及民主黨啟動「彈劾案」可能影響明年即將進行的總統大選,於是川普選擇以迅速「撤兵」敘利亞,作為逆轉自己選情的方法。而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也正因今年連續兩場地方大選失利,亦急於用一場振奮人心的「戰爭」來挽回自己的聲望。於是,庫德族正好成了這場政治利益精算下的「犧牲品」。 

 

部分媒體或國際學者認為,在這場戰爭中,中共將扮演一定程度關鍵的角色。但觀察厄爾多安不但於2012年,進行了三十年來土耳其總統首次的中國訪問,並支持中國大陸習近平「一帶一路」的構想,以及暫棄昔日與中共對新疆「東突厥獨立」的歧見;因此,針對土國此次攻擊庫德族,中共必然是「靜觀其變」,就算美國在「美中貿易戰」中有所妥協,北京也只能「略表意見」而已。

 

而土耳其藉此攻擊庫德族行動,已明白告訴土國選民,他堅決維護國家統一的決心不變,對他爾後的選舉自然有利。歐盟則因厄爾多安明示,如因這場攻擊而對土國採取任何制裁行動,則將任由在土境的三百五十萬敘利亞難民逕赴歐洲,自不敢有進一步的反制行動。反倒是美國的川普總統,會不會在輿論壓力下而出面制裁土耳其,反而值得後續觀察。

 

只是,在這次土耳其攻擊庫德族事件中,正顯示美國對盟友的「背棄」,已成為美國自身利益考量所選擇的一種政治「手段」。而「庫德族」想藉國際力量以求獨立的理想,亦隨著這項攻擊而「希望破滅」。但這只證明庫德族「獨立」問題,勢必如同「以巴衝突」一樣,成為中東另一場必定點燃的「戰火」而已。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美軍撤軍後,敘軍即發動對庫德族民兵攻擊,原受到庫德族民兵控制的ISIS軍民也開始出逃。(圖/截圖自youyube)

 

作者/程富陽

美國總統川普甫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土耳其隨即於9日對敘利亞東北部庫德族控制區,大舉發動陸空攻擊,造成數百名庫德族民兵陣亡、數萬平民被迫逃難和流離失所。國際間對土耳其的這次攻擊,自然是一片譴責;連美國國內民主、共和兩黨,都對川普如此率性的宣佈自敘利亞撤軍,咸認為簡直就是有意放任土耳其,攻擊這個曾協同美國對抗IS恐怖組織的庫德族,其行為根本就是對盟友的一種「背叛」。

 

談起「庫德族」的歷史,當然是一段遙遠而漫長的故事。事實上,庫德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就如同巴勒斯坦人居住在「Palestine」,以色列人住在「Israelite)一樣,以其在西元前兩千年左右,就定居於庫德斯坦地區(Kurdistan),因此也被稱為庫德人。這個地區包括今天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部、敘利亞東北部,以及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南部地區。

 

但說起來,這也算是民族的「悲哀」。縱使庫德人有自己的語言、文化,也有自己居住的土地,但始終無法建立一個屬於自己、完全獨立的民族國家。無論是3世紀波斯人的「薩珊王朝」、8世紀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抑或是15世紀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等,庫德族都只能附屬在其中。就算是大家「耳熟能詳」的12世紀庫德人薩拉丁 (Saladin),他當時也只是代表著埃及「宥比王朝」的蘇丹國王,而非真正庫德族所建立的獨立國家。

 

一戰後,庫德族這樣一個在六個不同政體統治之下的同一民族,始終無法聯合一致,建立自己的「庫德斯坦國」。原來他們想藉一戰後的國際重組,並冀望借助英國支持而能獲得獨立的機會。但卻因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打敗英、希、法聯軍,並於1923年與協約國簽訂了《洛桑條約》,取消亞美尼亞的獨立和庫德族的自治。從此,決定了庫德族兩千多萬人,註定分居六國邊境而無法獨立建國的國際現狀。

 

目前在庫德族逾兩千萬人口中,就有一千萬人在土耳其境內。雖然庫德族人一心想獨立,但土耳其只承認它是土國境內的一個民族而已,豈能容它自立門戶?而自2014年起,土耳其目睹在西方聯軍與IS國的作戰中,對美國屢屢拉攏庫德族打擊IS,並提升與強化其軍事力量,可說是「憂心忡忡,如刃擁懷」。

 

事實上,美國川普總統正因「通烏門案」,急於擺脫國內民意對此事件的負面看法,以及民主黨啟動「彈劾案」可能影響明年即將進行的總統大選,於是川普選擇以迅速「撤兵」敘利亞,作為逆轉自己選情的方法。而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也正因今年連續兩場地方大選失利,亦急於用一場振奮人心的「戰爭」來挽回自己的聲望。於是,庫德族正好成了這場政治利益精算下的「犧牲品」。 

 

部分媒體或國際學者認為,在這場戰爭中,中共將扮演一定程度關鍵的角色。但觀察厄爾多安不但於2012年,進行了三十年來土耳其總統首次的中國訪問,並支持中國大陸習近平「一帶一路」的構想,以及暫棄昔日與中共對新疆「東突厥獨立」的歧見;因此,針對土國此次攻擊庫德族,中共必然是「靜觀其變」,就算美國在「美中貿易戰」中有所妥協,北京也只能「略表意見」而已。

 

而土耳其藉此攻擊庫德族行動,已明白告訴土國選民,他堅決維護國家統一的決心不變,對他爾後的選舉自然有利。歐盟則因厄爾多安明示,如因這場攻擊而對土國採取任何制裁行動,則將任由在土境的三百五十萬敘利亞難民逕赴歐洲,自不敢有進一步的反制行動。反倒是美國的川普總統,會不會在輿論壓力下而出面制裁土耳其,反而值得後續觀察。

 

只是,在這次土耳其攻擊庫德族事件中,正顯示美國對盟友的「背棄」,已成為美國自身利益考量所選擇的一種政治「手段」。而「庫德族」想藉國際力量以求獨立的理想,亦隨著這項攻擊而「希望破滅」。但這只證明庫德族「獨立」問題,勢必如同「以巴衝突」一樣,成為中東另一場必定點燃的「戰火」而已。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