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周陽山》索布人的逆境與新生
2019-10-09 07:00:00
A+
A
A-

索布族婦女裝束。(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從1989年起,我開始近30年的中東歐探索之旅。每當寒暑假,總要抽出一點時間造訪這片動盪不安丶歷經憂患的大地,並親眼目睹民主轉型的陣痛與自由化的新生契機。

 

至於飛航的落腳點,第一站不外是德國的法蘭克福丶慕尼黑,瑞士的蘇黎世,或者奧地利的維也納,均係德語地區。從這裡開始,再乘長途火車東行,一站又一站,深入歐洲的邊陲,看到昔日「鐵幕」的新變化,也看到社會主義留下的痕跡。

 

連續多年下來,我不斷看到一個由陌生而逐漸熟悉的名字──文德人(Wender)與索布族(Sorbian)。後來才知道,文德是過去德國人對他們的蔑稱,索布才是自己認可的族名。這是德東境內重要的斯拉夫族群,與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人(Serbian)雖然間隔遙遠,但卻系出同源,是古斯拉夫部落的遺緒。西元六世紀以後,他們在奧得河岸居住,與日耳曼人長期為鄰。

 

2017年夏天,我第一次親訪索布族人的聚居區,前後分成兩條路線走,先從柏林搭火車來到布蘭登堡州的科特布斯(Cottbus);再從德勒斯登乘車轉往薩克森州的包岑(Bauzen)。我逐漸了解這個歷經頓挫的少數民族,並開始接觸到他們悠久的歷史文化。

 

索布族在十七世紀時仍有二丶三十萬人,聚居在今天德國的東南角,靠近波蘭和捷克的三國交界處,也就是盧薩蒂亞(Lusatia)地區。但目前全族卻只剩下五丶六萬人,其中留存著兩種不同的索布語,即高地及低地索布語,兩種語言基本上可以相互溝通。

 

在北邊的低地索布語,瀕臨滅絕!只剩下幾千人會說了,主要分佈在在科特布斯市及其周邊地區。此地的路牌通常都採用德語和索布語雙語書寫。在科特布斯市還設立了一所索布語的高級中學,擔負著傳承與保護瀕危語言的任務。

 

我從科特布斯火車站下車,在城裡來來回回走著,想看到一些索布人的民族標誌,但除了一座關了門的民族博物館外,很難看到明顯的印記。不過,在搭車過來的火車上,我聽到一對中年夫婦交談時一直使用這一語言,根據書面資科,低地索布語十分接近波蘭語,而且帶有很明顕的德國腔。

索布族的復活節彩蛋。(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至於高地索布語,比較接近捷克語,在薩克森州目前還有約四萬人使用,在包岑市得到較好的維護。城裡的「索布族文化中心」有大量的影音資料和研究文獻,以及深具民族特色的紀念品,其中尤以復活節的彩蛋,以及婦女的白色頭飾,最為鮮明。

 

「索布族文化中心」設立的目的是為了支持索布族文化的推展,並促進索布語與索布文化在盧薩蒂亞地區的復興與保存,我在此停留甚久,看到了豐富的館藏資料,也買了很多影音製品和書籍,印象十分深刻。此地的遊人不多,街道十分潔浄整齊,商店窗明几淨,是安靜的宜居之地。

德國的索布族手冊。(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德國政府目前已將索布語列為在土耳其語和丹麥語之後,排行第三的少數民族語言。至於排行第四的則是靠近荷蘭的菲士蘭語(Frisian),在德國境內有一萬多人使用;而在荷蘭境內,還有四十萬人會講此一語言,這也是在整個日耳曼語系中,和英語最接近的一支語言。

 

斯拉夫人從公元六世紀開始遷居到德國境內,他們使用的就是索布語。從十二世紀開始,一些農村的斯拉夫人從波蘭丶捷克移居到德國,在薩克森、圖林根等地匯集。但後來德國人禁止居民繼續使用索布語。1327年萊比錫採取了禁制的措施。接著,1424年德勒斯登附近的邁森(以製造高檔瓷器而聞名)也開始禁止使用此一語言。由於德國的行會組織和商業協會採取了排外的措施,嚴格限制只有日耳曼人可以加入協會,索布人受到歧視,不得參與其中。

 

十七世紀以後,大部分索布人逐漸被日耳曼化,只有少數索布人仍然保持了原有的語言和民族文化。到了十九世紀初,索布人只剩下十五萬左右。

 

到了納粹德國統治時期,由於希特勒歧視斯拉夫人,對索布人採取了嚴厲的強制同化政策,索布語的地名被禁止使用,索布語的報紙也被查封,而索布族的教師和知識分子則被驅逐出境,至於有民族主義傾向的索布人,則被關入集中營,境遇甚慘!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與波蘭的國界重劃,德國國土被迫西移,大量的德意志難民從波蘭和捷克湧入盧薩蒂亞地區,加劇了該地區索布族人與德意志人之間的緊張關係。

 

至於原先居住在波蘭的索布族人,也不幸遭到波蘭政府的驅逐,因為他們視自己為「波蘭境內的德國人」。迄今,遺留在波蘭境內的索布族後裔,則已完全波蘭化,與一般波蘭人無異。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成立後,官方承認索布族的少數民族地位。1989年,兩德統一,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也承認索布族是少數民族。1998年,德國簽署了《歐洲區域少數民族語言憲章》,索布語的地位正式得到了官方的承認和保護。

 

目前對於索布族的保障,是由德國聯邦政府與布蘭登堡及薩克森兩州政府共同合作,編列經費支持索布族語言、文化與傳統的保護與發展,並且設立獎助金,以促進索布人對自身語言文化的認同。

 

在包岑與科特布斯兩市,現在都設立了索布族的幼稚園與族語學校,兩地各設立一所索布族語的高級中學。除此之外,在德東名校萊比錫大學,也成立了索布學的研究中心,這是目前在德國唯一的培育索布語教師與索布學者的研究機構,授課的語言分別為高地與低地索布語,有許多來自斯拉夫語系國家的學者,特別來此研習此一古老的語言和文化。

 

但儘管如此,再多的人為努力,恐怕也難改變索布族語言和文化日漸衰頹的現實。所幸的是,由於波蘭和捷克近在咫尺,只要鄰近的斯拉夫人常在,索布族人承繼的古老文化,還是會以不同的面貌,繼續傳衍下去。

 

索布族婦女裝束。(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從1989年起,我開始近30年的中東歐探索之旅。每當寒暑假,總要抽出一點時間造訪這片動盪不安丶歷經憂患的大地,並親眼目睹民主轉型的陣痛與自由化的新生契機。

 

至於飛航的落腳點,第一站不外是德國的法蘭克福丶慕尼黑,瑞士的蘇黎世,或者奧地利的維也納,均係德語地區。從這裡開始,再乘長途火車東行,一站又一站,深入歐洲的邊陲,看到昔日「鐵幕」的新變化,也看到社會主義留下的痕跡。

 

連續多年下來,我不斷看到一個由陌生而逐漸熟悉的名字──文德人(Wender)與索布族(Sorbian)。後來才知道,文德是過去德國人對他們的蔑稱,索布才是自己認可的族名。這是德東境內重要的斯拉夫族群,與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人(Serbian)雖然間隔遙遠,但卻系出同源,是古斯拉夫部落的遺緒。西元六世紀以後,他們在奧得河岸居住,與日耳曼人長期為鄰。

 

2017年夏天,我第一次親訪索布族人的聚居區,前後分成兩條路線走,先從柏林搭火車來到布蘭登堡州的科特布斯(Cottbus);再從德勒斯登乘車轉往薩克森州的包岑(Bauzen)。我逐漸了解這個歷經頓挫的少數民族,並開始接觸到他們悠久的歷史文化。

 

索布族在十七世紀時仍有二丶三十萬人,聚居在今天德國的東南角,靠近波蘭和捷克的三國交界處,也就是盧薩蒂亞(Lusatia)地區。但目前全族卻只剩下五丶六萬人,其中留存著兩種不同的索布語,即高地及低地索布語,兩種語言基本上可以相互溝通。

 

在北邊的低地索布語,瀕臨滅絕!只剩下幾千人會說了,主要分佈在在科特布斯市及其周邊地區。此地的路牌通常都採用德語和索布語雙語書寫。在科特布斯市還設立了一所索布語的高級中學,擔負著傳承與保護瀕危語言的任務。

 

我從科特布斯火車站下車,在城裡來來回回走著,想看到一些索布人的民族標誌,但除了一座關了門的民族博物館外,很難看到明顯的印記。不過,在搭車過來的火車上,我聽到一對中年夫婦交談時一直使用這一語言,根據書面資科,低地索布語十分接近波蘭語,而且帶有很明顕的德國腔。

索布族的復活節彩蛋。(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至於高地索布語,比較接近捷克語,在薩克森州目前還有約四萬人使用,在包岑市得到較好的維護。城裡的「索布族文化中心」有大量的影音資料和研究文獻,以及深具民族特色的紀念品,其中尤以復活節的彩蛋,以及婦女的白色頭飾,最為鮮明。

 

「索布族文化中心」設立的目的是為了支持索布族文化的推展,並促進索布語與索布文化在盧薩蒂亞地區的復興與保存,我在此停留甚久,看到了豐富的館藏資料,也買了很多影音製品和書籍,印象十分深刻。此地的遊人不多,街道十分潔浄整齊,商店窗明几淨,是安靜的宜居之地。

德國的索布族手冊。(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德國政府目前已將索布語列為在土耳其語和丹麥語之後,排行第三的少數民族語言。至於排行第四的則是靠近荷蘭的菲士蘭語(Frisian),在德國境內有一萬多人使用;而在荷蘭境內,還有四十萬人會講此一語言,這也是在整個日耳曼語系中,和英語最接近的一支語言。

 

斯拉夫人從公元六世紀開始遷居到德國境內,他們使用的就是索布語。從十二世紀開始,一些農村的斯拉夫人從波蘭丶捷克移居到德國,在薩克森、圖林根等地匯集。但後來德國人禁止居民繼續使用索布語。1327年萊比錫採取了禁制的措施。接著,1424年德勒斯登附近的邁森(以製造高檔瓷器而聞名)也開始禁止使用此一語言。由於德國的行會組織和商業協會採取了排外的措施,嚴格限制只有日耳曼人可以加入協會,索布人受到歧視,不得參與其中。

 

十七世紀以後,大部分索布人逐漸被日耳曼化,只有少數索布人仍然保持了原有的語言和民族文化。到了十九世紀初,索布人只剩下十五萬左右。

 

到了納粹德國統治時期,由於希特勒歧視斯拉夫人,對索布人採取了嚴厲的強制同化政策,索布語的地名被禁止使用,索布語的報紙也被查封,而索布族的教師和知識分子則被驅逐出境,至於有民族主義傾向的索布人,則被關入集中營,境遇甚慘!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與波蘭的國界重劃,德國國土被迫西移,大量的德意志難民從波蘭和捷克湧入盧薩蒂亞地區,加劇了該地區索布族人與德意志人之間的緊張關係。

 

至於原先居住在波蘭的索布族人,也不幸遭到波蘭政府的驅逐,因為他們視自己為「波蘭境內的德國人」。迄今,遺留在波蘭境內的索布族後裔,則已完全波蘭化,與一般波蘭人無異。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成立後,官方承認索布族的少數民族地位。1989年,兩德統一,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也承認索布族是少數民族。1998年,德國簽署了《歐洲區域少數民族語言憲章》,索布語的地位正式得到了官方的承認和保護。

 

目前對於索布族的保障,是由德國聯邦政府與布蘭登堡及薩克森兩州政府共同合作,編列經費支持索布族語言、文化與傳統的保護與發展,並且設立獎助金,以促進索布人對自身語言文化的認同。

 

在包岑與科特布斯兩市,現在都設立了索布族的幼稚園與族語學校,兩地各設立一所索布族語的高級中學。除此之外,在德東名校萊比錫大學,也成立了索布學的研究中心,這是目前在德國唯一的培育索布語教師與索布學者的研究機構,授課的語言分別為高地與低地索布語,有許多來自斯拉夫語系國家的學者,特別來此研習此一古老的語言和文化。

 

但儘管如此,再多的人為努力,恐怕也難改變索布族語言和文化日漸衰頹的現實。所幸的是,由於波蘭和捷克近在咫尺,只要鄰近的斯拉夫人常在,索布族人承繼的古老文化,還是會以不同的面貌,繼續傳衍下去。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