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完美時分」:一國兩制保護傘下的蒙面反烏托邦
2019-10-08 07:00:00
A+
A
A-

香港蒙面者正透過恣虐的暴力來訴諸他們心中的「民主」。(圖/翻攝自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作者/張陌

香港的蒙面者正在索取的,是一種免費的、空想的、以及矯飾主義的民主。甚至,就在此刻,就是他們以為的民主的「完美時分」。

 

這個「完美時分」,他們可以使用拳頭、鋼管、木棍,襲擊、毆打任何一位他們想要毆打的人,打到生命已然垂危為止,也可以到便利商店,將貨架推倒、取走零食或電池,更可以將銀行搗碎,或將地鐵癱瘓,汽油彈猶如慶典的煙火,在夜間。簡單地說,民主即是放縱,不論是狂野的欲望、或邪佞的暴力,在這個完美時分裡,都可以恣意地釋放,都可以放肆地宣洩。

 

沒有人真的想讓這個完美迅速地成為過去,每個勇武派嘗到了鮮美的血腥滋味後,已經難以回到真正的、現實的、遵循一套公式或規則的民主。在這個突然被打開的法律真空裡,一切都如此甜美。

 

香港並非沒有民主,下個月就要舉行選舉的區議會,就是普選產生的民意機關,更高層級的立法會亦然,雖有功能組別,但也有為數頗眾的由票選產生的議員。

 

但這不是他們要的,甚至所謂的「雙普選」也不是,他們心中真正的民主是「無政府」,與其說蒙面者要求雙普選,毋寧說他們要求一座空想的無政府島嶼。在無政府的狀態下,掠奪、施暴、凌辱、咆哮、甚至是謀殺,都成為被允許的自由。

 

但這個已經存續了四個月的完美「無政府狀態」,其實是由一個制度或系統所提供,它就叫「一國兩制」,在任何民主體制裡,都將被徹底鎮壓的這場暴動,因為忌憚被冠上暴政、屠戮的罪名,為了凸顯特區與祖國確實存在的區別,只能由疲憊的港警,每天繼續著漫無止境的疲憊奔馳。

 

其實,就是「一國兩制」提供了蒙面者一個徹底的民主空想,在這個制度的保護下,他們誤以為這個世界確實存在對於公民的意志唯命是從的政府,這些民主政府都位處西方,譬如香港自己的殖民母國英國、或剛被黃背衣群眾肆虐過的法國,都在那個文明繁盛而瑰美的歐洲陸塊上,讓他們追慕、讓他們神往。而他們身處的特區,卻是個只懂仰息北京,只聽令中央的傀儡政府,只要打破這個框架,讓他們選出自己的行政長官,一切就會猶如那個裊裊升起的西方,現在他們所做的,不過是進入那個實為空想的民主之前的預習罷了。

 

不過,他們突然感到,如今的場面更符合民主,在任何民主中都不可能擁有攻擊警察的自由,卻在這裡出現了!因為北京要顧慮一國兩制的成敗,因為警察不敢真的施展霹靂手段,因為一竿皆外國籍的法官都會輕易的釋放他們,更因為他們都蒙著面,成為一位現實世界裡的「匿名者」,他們感到自己從靈魂到身體,都徹底地解放了。

 

這個比諸西方更為完美的民主,成為他們眷戀不已的曠世巨作。每一個街角、欄杆、公園或樓盤,都有他們暴力的殘跡,他們將青春的鮮血塗在地表,將過去統治這裡的秩序與規則,全數解構。

 

但這一切都是從「蒙面」得來的,蒙面是這一場民主盛宴的源頭,匿名是他們施暴的合法性基礎,失去了蒙面、失去了匿名,就失去了「民主」,就連「一國兩制」也保護不了他們。

 

於是,「禁蒙面法」當然會觸怒他們,這等於剝奪了他們正在享受的「民主」、正在浸淫的解放,他們已經忘記,這個毫無邊界與禁忌的饗宴,早已是他們所聲稱的民主的反義詞,他們給了民主一個墮落而卑劣、再過若干年也難以復原的名聲。

 

蒙面者當分辨的是:民主是可以追尋的烏托邦,但蒙面之下暢快而恣虐的暴力,卻是掩飾不了的反烏托邦,無論它的口號多麼響亮!

香港蒙面者正透過恣虐的暴力來訴諸他們心中的「民主」。(圖/翻攝自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作者/張陌

香港的蒙面者正在索取的,是一種免費的、空想的、以及矯飾主義的民主。甚至,就在此刻,就是他們以為的民主的「完美時分」。

 

這個「完美時分」,他們可以使用拳頭、鋼管、木棍,襲擊、毆打任何一位他們想要毆打的人,打到生命已然垂危為止,也可以到便利商店,將貨架推倒、取走零食或電池,更可以將銀行搗碎,或將地鐵癱瘓,汽油彈猶如慶典的煙火,在夜間。簡單地說,民主即是放縱,不論是狂野的欲望、或邪佞的暴力,在這個完美時分裡,都可以恣意地釋放,都可以放肆地宣洩。

 

沒有人真的想讓這個完美迅速地成為過去,每個勇武派嘗到了鮮美的血腥滋味後,已經難以回到真正的、現實的、遵循一套公式或規則的民主。在這個突然被打開的法律真空裡,一切都如此甜美。

 

香港並非沒有民主,下個月就要舉行選舉的區議會,就是普選產生的民意機關,更高層級的立法會亦然,雖有功能組別,但也有為數頗眾的由票選產生的議員。

 

但這不是他們要的,甚至所謂的「雙普選」也不是,他們心中真正的民主是「無政府」,與其說蒙面者要求雙普選,毋寧說他們要求一座空想的無政府島嶼。在無政府的狀態下,掠奪、施暴、凌辱、咆哮、甚至是謀殺,都成為被允許的自由。

 

但這個已經存續了四個月的完美「無政府狀態」,其實是由一個制度或系統所提供,它就叫「一國兩制」,在任何民主體制裡,都將被徹底鎮壓的這場暴動,因為忌憚被冠上暴政、屠戮的罪名,為了凸顯特區與祖國確實存在的區別,只能由疲憊的港警,每天繼續著漫無止境的疲憊奔馳。

 

其實,就是「一國兩制」提供了蒙面者一個徹底的民主空想,在這個制度的保護下,他們誤以為這個世界確實存在對於公民的意志唯命是從的政府,這些民主政府都位處西方,譬如香港自己的殖民母國英國、或剛被黃背衣群眾肆虐過的法國,都在那個文明繁盛而瑰美的歐洲陸塊上,讓他們追慕、讓他們神往。而他們身處的特區,卻是個只懂仰息北京,只聽令中央的傀儡政府,只要打破這個框架,讓他們選出自己的行政長官,一切就會猶如那個裊裊升起的西方,現在他們所做的,不過是進入那個實為空想的民主之前的預習罷了。

 

不過,他們突然感到,如今的場面更符合民主,在任何民主中都不可能擁有攻擊警察的自由,卻在這裡出現了!因為北京要顧慮一國兩制的成敗,因為警察不敢真的施展霹靂手段,因為一竿皆外國籍的法官都會輕易的釋放他們,更因為他們都蒙著面,成為一位現實世界裡的「匿名者」,他們感到自己從靈魂到身體,都徹底地解放了。

 

這個比諸西方更為完美的民主,成為他們眷戀不已的曠世巨作。每一個街角、欄杆、公園或樓盤,都有他們暴力的殘跡,他們將青春的鮮血塗在地表,將過去統治這裡的秩序與規則,全數解構。

 

但這一切都是從「蒙面」得來的,蒙面是這一場民主盛宴的源頭,匿名是他們施暴的合法性基礎,失去了蒙面、失去了匿名,就失去了「民主」,就連「一國兩制」也保護不了他們。

 

於是,「禁蒙面法」當然會觸怒他們,這等於剝奪了他們正在享受的「民主」、正在浸淫的解放,他們已經忘記,這個毫無邊界與禁忌的饗宴,早已是他們所聲稱的民主的反義詞,他們給了民主一個墮落而卑劣、再過若干年也難以復原的名聲。

 

蒙面者當分辨的是:民主是可以追尋的烏托邦,但蒙面之下暢快而恣虐的暴力,卻是掩飾不了的反烏托邦,無論它的口號多麼響亮!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