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楊泰順看台灣》缺乏道德共識的台灣民主
2019-10-08 07:00:00
A+
A
A-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在「大港開唱」舞台上公然嘲諷韓國瑜,更在事後稱「韓國瑜及韓的支持者也應更深入了解民主及自由的精神」。(圖/翻攝自呱吉粉絲團)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民主理論大師羅伯‧道爾(Robert Dahl)認為,民主政治公民可以獨立自主表達政策偏好的假設,並不符合現實的狀況。經驗研究發現,無論對政策或候選人的選擇,公民常透過群體反映觀點,如政黨或利益團體,而且也常因接觸這些特定團體,使自己的偏好受到群體的影響,所謂獨立選擇只是少數的選民。

 

個別公民既很少獨立做出選擇,道爾認為,除非正視團體的重要性,並循團體的特質設計政府運作的程序,「趨近於」民主理想的生態,才可能存在。換言之,團體固然可能造成偏見與特殊利益,但逕行打壓則易導致更糟糕的專制或自由退縮,故對應之道便只有創造條件讓不同意見的團體也可以出現,允許團體間可以彼此競爭及制衡,降低團體利益對全體利益的危害。道爾因此結論,沒有多元團體的競爭便不可能出現趨近民主的社會,故所謂民主政治,其實以「多元政體」(Polyarchy)稱呼,反比「人民治理」(Democracy),來得更為貼切,結社自由與多元資訊也因此成為民主存續的基礎。

 

不少學者質疑,若依道爾的理論,社會將可能因團體對立而割裂,偏激組織縱然可能遭到淘汰,但社會恐怕也會因此進入無法回復的混亂。道爾答覆說,任何民主社會均必須存在「基本共識」,否則競爭將只會造成脫序。由於有共識的維繫,社會便可免於因團體競爭而割裂。而所謂的「基本共識」,道爾意指「憲政規範」與「公民道德」。前者提供各團體一個共同認可的競賽規則,使落敗者縱然怨懟也只能接受結果;後者則為競爭過程訂出行為準則,避免競爭因情緒性言行而破壞社會的價值與穩定。道爾顯然認為,缺乏兩項基本共識的社會,根本沒有資格談民主。

 

遺憾的是,兩項共識在當前的台灣社會似乎都付之闕如。台灣缺乏憲政共識已毋庸多言,過去幾年打著改革的旗號,「法律不溯及既往」與「非經正當司法程序政府不得剝奪人民財產權」等幾項重要的憲政原則,執政者幾乎都不屑一顧。對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執政黨而言,瞧不起大陸時期所制定的憲法似乎理所當然,反而認真以為我們有憲法可以規範政黨競爭的人,才真是犯了童稚病。

 

憲政規範既不可恃,那麼公民道德呢?台灣人常自詡「最美的風景是人」,那麼透過公民道德的規範,團體的競爭應該也能進退有節吧。但最近的一些事件,倒是讓人對台灣的道德約束力不敢有太高的期待。

 

個把月前,高雄辦了場「大港開唱」的音樂會,根據現場的實況錄影,曾任台北市議員的邱威傑竟然在舞台上公開嘲諷韓國瑜的禿頭像男性生殖器「X頭」,並當眾脫下外褲表演用下體夾筷子、女用內褲套頭等,並大聲說要把在場的高雄人全X到脫肛…。類似言行若發生在美國,警察必然會在第一時間介入阻斷表演。美國最高法院在1942年的判例便已指出:「一場集會若充斥著猥褻性、瀆神性、誹謗性、侮辱性,或甚至攻擊性的字句,此一集會便因為可能造成對他人的傷害,而有破壞公共秩序的危險。這些字句均無關觀念的表達,也不可能告訴我們任何真相使社會蒙受其益,允許這樣的一個集會的進行,對社會所造成的壞處顯然比好處多。」(Chaplinsky vs. New Hampshire, 315, US 568)

 

但在台灣,時代力量的北市女議員首先跳出來反擊,指控是高雄市國民黨議員「自己莫名其妙感覺興奮」,結果卻要處罰表演者。接著民進黨青年部也表示,韓市長批評表演低俗不入流,乃「扼殺了多少台灣人的盼望」,造成「台灣音樂祭中最黑暗的一刻」,是韓市長傷害青年藝術的具體表現。當事人邱威傑則要「韓國瑜及韓的支持者也應更深入了解民主及自由的精神」。

 

這個事件凸顯了,民主國家的道德共識,並不存在於台灣的政黨競爭中。為了政黨利益,再齷齪的言行都可以被包裝成高尚的目的。根據道爾的理論,一個缺乏共識的多元社會,民主便宛如建在流沙上的華廈,雖然華麗但卻隨時可能傾倒,這樣的民主不知有何值得驕傲之處?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在「大港開唱」舞台上公然嘲諷韓國瑜,更在事後稱「韓國瑜及韓的支持者也應更深入了解民主及自由的精神」。(圖/翻攝自呱吉粉絲團)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民主理論大師羅伯‧道爾(Robert Dahl)認為,民主政治公民可以獨立自主表達政策偏好的假設,並不符合現實的狀況。經驗研究發現,無論對政策或候選人的選擇,公民常透過群體反映觀點,如政黨或利益團體,而且也常因接觸這些特定團體,使自己的偏好受到群體的影響,所謂獨立選擇只是少數的選民。

 

個別公民既很少獨立做出選擇,道爾認為,除非正視團體的重要性,並循團體的特質設計政府運作的程序,「趨近於」民主理想的生態,才可能存在。換言之,團體固然可能造成偏見與特殊利益,但逕行打壓則易導致更糟糕的專制或自由退縮,故對應之道便只有創造條件讓不同意見的團體也可以出現,允許團體間可以彼此競爭及制衡,降低團體利益對全體利益的危害。道爾因此結論,沒有多元團體的競爭便不可能出現趨近民主的社會,故所謂民主政治,其實以「多元政體」(Polyarchy)稱呼,反比「人民治理」(Democracy),來得更為貼切,結社自由與多元資訊也因此成為民主存續的基礎。

 

不少學者質疑,若依道爾的理論,社會將可能因團體對立而割裂,偏激組織縱然可能遭到淘汰,但社會恐怕也會因此進入無法回復的混亂。道爾答覆說,任何民主社會均必須存在「基本共識」,否則競爭將只會造成脫序。由於有共識的維繫,社會便可免於因團體競爭而割裂。而所謂的「基本共識」,道爾意指「憲政規範」與「公民道德」。前者提供各團體一個共同認可的競賽規則,使落敗者縱然怨懟也只能接受結果;後者則為競爭過程訂出行為準則,避免競爭因情緒性言行而破壞社會的價值與穩定。道爾顯然認為,缺乏兩項基本共識的社會,根本沒有資格談民主。

 

遺憾的是,兩項共識在當前的台灣社會似乎都付之闕如。台灣缺乏憲政共識已毋庸多言,過去幾年打著改革的旗號,「法律不溯及既往」與「非經正當司法程序政府不得剝奪人民財產權」等幾項重要的憲政原則,執政者幾乎都不屑一顧。對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執政黨而言,瞧不起大陸時期所制定的憲法似乎理所當然,反而認真以為我們有憲法可以規範政黨競爭的人,才真是犯了童稚病。

 

憲政規範既不可恃,那麼公民道德呢?台灣人常自詡「最美的風景是人」,那麼透過公民道德的規範,團體的競爭應該也能進退有節吧。但最近的一些事件,倒是讓人對台灣的道德約束力不敢有太高的期待。

 

個把月前,高雄辦了場「大港開唱」的音樂會,根據現場的實況錄影,曾任台北市議員的邱威傑竟然在舞台上公開嘲諷韓國瑜的禿頭像男性生殖器「X頭」,並當眾脫下外褲表演用下體夾筷子、女用內褲套頭等,並大聲說要把在場的高雄人全X到脫肛…。類似言行若發生在美國,警察必然會在第一時間介入阻斷表演。美國最高法院在1942年的判例便已指出:「一場集會若充斥著猥褻性、瀆神性、誹謗性、侮辱性,或甚至攻擊性的字句,此一集會便因為可能造成對他人的傷害,而有破壞公共秩序的危險。這些字句均無關觀念的表達,也不可能告訴我們任何真相使社會蒙受其益,允許這樣的一個集會的進行,對社會所造成的壞處顯然比好處多。」(Chaplinsky vs. New Hampshire, 315, US 568)

 

但在台灣,時代力量的北市女議員首先跳出來反擊,指控是高雄市國民黨議員「自己莫名其妙感覺興奮」,結果卻要處罰表演者。接著民進黨青年部也表示,韓市長批評表演低俗不入流,乃「扼殺了多少台灣人的盼望」,造成「台灣音樂祭中最黑暗的一刻」,是韓市長傷害青年藝術的具體表現。當事人邱威傑則要「韓國瑜及韓的支持者也應更深入了解民主及自由的精神」。

 

這個事件凸顯了,民主國家的道德共識,並不存在於台灣的政黨競爭中。為了政黨利益,再齷齪的言行都可以被包裝成高尚的目的。根據道爾的理論,一個缺乏共識的多元社會,民主便宛如建在流沙上的華廈,雖然華麗但卻隨時可能傾倒,這樣的民主不知有何值得驕傲之處?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