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泛阿拉伯主義」在中東埃及死灰復燃?
2019-10-08 07:00:00
A+
A
A-

社群媒體上反對埃及總統塞西的宣傳圖示。(圖/翻攝自أسرار محمد علي - mohamed ali secrets臉書)

 

作者/程富陽

當這陣子全世界的媒體,全「聚焦」在亞洲一個彈丸之地 — 香港的「反送中」議題上,卻有一場不遜於香港向中國大陸的抗爭活動,正在中東位於北非地區的埃及悄然上演。由於前者夾雜著「美中貿易戰」國際縱橫捭闔的交錯因素,及其影響著美中台兩岸三地千絲萬縷的複雜情勢,兩者竟然形成媒體冷熱的強烈「對比」。

 

這場在埃及首都開羅爆發、為期才兩個星期的「庶民抗爭」,截至目前,埃及的塞西政府已緝捕千人以上,比之香港「反送中」的警民對峙情境,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其在全球媒體的曝光上,卻宛若一場「寧靜抗爭」,並沒有引起國際過多的「關注」,這不能不歸因於其背後乏有大國競逐,以致難以成為國際矚目的「熱點」。

 

但如果進一步觀察,卻可從諸多「蛛絲馬跡」中發現,埃及這場「抗爭」顯然還夾雜著些許「宗教意識對立」的情緒蔓延。在這波群眾抗爭中,竟可見起於1928年,始創於埃及「兄弟會」導師阿班納(阿拉伯語:الإخوان المسلمين)常用:「伊斯蘭是最終解決」的口號,值得西方國家重視及檢驗,以免「泛阿拉伯主義」風潮坐大,而演變至如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或2010年「阿拉伯之春」等不可收拾的境地。

 

眾所皆知,曾號稱美國在中東最佳盟友的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Mubarak)就是因為擋不住「阿拉伯之春」的吹襲而黯然下台;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2013年接續穆氏政權的,並非現在走親美路線的塞西(al-Sisi)政府,而是埃及首位民選總統,且出身於「兄弟會」的穆爾希(Mursi)。

 

只不過,因穆爾希不但無法解決埃及國內的經濟問題,且過於激烈推動「政教合一」的「泛阿拉伯主義」意識,遂讓埃及人民憂心反感,其執政一年多,即以「百萬抗爭」示威,讓他於2013年驟然下台,並直接「鋃鐺入獄」。

 

但如今,6年過去了,美國扶持的塞西政府,並沒有謹記「前車之鑑」,仍如前朝「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搞得貪弊四起,民窮財困,以致社會賢達與庶民,索性聯手再度走向街頭幹起示威抗議的「老本行」。

 

雖說起於30年代,興盛於60年代的「泛阿拉伯主義」,只是一種狹隘統一阿拉伯世界的民族主義運動,旨在強烈反對西方對阿拉伯世界的政治介入,並尋求組建「阿拉伯世界聯盟」來抵禦外力干擾,以強化自身「伊斯蘭化」的民族意識,本不是當前經濟低迷狀況的重中之重。

 

但這個由美國所扶持的政權,一再顯示其並無法解決埃及平均每3人中,就有1人活在每日生活費少於1.4美元(約新台幣45元)的貧窮線下。且執政者卻一味把權力的「美食」,獨獨放進自己的嘴巴享用,而罔顧人民基本的生活需求。他們只能借助更強勢的「意識型態」力量,來推翻無能腐敗的親西方民主政權了。

 

近2個月來,中東蘇丹、阿爾及利亞、黎巴嫩、埃及,接續發生群眾「反貪污、要生存」示威遊行,近日伊拉克亦風起雲湧,波瀾再起;但卻只見美國仍陷於與大陸激烈的「貿易戰」中,無暇它顧。幾乎可大膽析論,若如此狀況持續,則「泛阿拉伯主義」從中東埃及尋求死灰復燃的跡象,將趨明顯。

 

至於美國,何時會從美中競獵的遊夢中「驚醒」,進而及早預防中東這股「星星之火」,以免燎原?截至目前我們所觀察到的,恐怕仍只能套用一句阿拉伯的古老諺語來形容,那就是:「إن شاء الله」(只有天曉得了)!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社群媒體上反對埃及總統塞西的宣傳圖示。(圖/翻攝自أسرار محمد علي - mohamed ali secrets臉書)

 

作者/程富陽

當這陣子全世界的媒體,全「聚焦」在亞洲一個彈丸之地 — 香港的「反送中」議題上,卻有一場不遜於香港向中國大陸的抗爭活動,正在中東位於北非地區的埃及悄然上演。由於前者夾雜著「美中貿易戰」國際縱橫捭闔的交錯因素,及其影響著美中台兩岸三地千絲萬縷的複雜情勢,兩者竟然形成媒體冷熱的強烈「對比」。

 

這場在埃及首都開羅爆發、為期才兩個星期的「庶民抗爭」,截至目前,埃及的塞西政府已緝捕千人以上,比之香港「反送中」的警民對峙情境,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其在全球媒體的曝光上,卻宛若一場「寧靜抗爭」,並沒有引起國際過多的「關注」,這不能不歸因於其背後乏有大國競逐,以致難以成為國際矚目的「熱點」。

 

但如果進一步觀察,卻可從諸多「蛛絲馬跡」中發現,埃及這場「抗爭」顯然還夾雜著些許「宗教意識對立」的情緒蔓延。在這波群眾抗爭中,竟可見起於1928年,始創於埃及「兄弟會」導師阿班納(阿拉伯語:الإخوان المسلمين)常用:「伊斯蘭是最終解決」的口號,值得西方國家重視及檢驗,以免「泛阿拉伯主義」風潮坐大,而演變至如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或2010年「阿拉伯之春」等不可收拾的境地。

 

眾所皆知,曾號稱美國在中東最佳盟友的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Mubarak)就是因為擋不住「阿拉伯之春」的吹襲而黯然下台;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2013年接續穆氏政權的,並非現在走親美路線的塞西(al-Sisi)政府,而是埃及首位民選總統,且出身於「兄弟會」的穆爾希(Mursi)。

 

只不過,因穆爾希不但無法解決埃及國內的經濟問題,且過於激烈推動「政教合一」的「泛阿拉伯主義」意識,遂讓埃及人民憂心反感,其執政一年多,即以「百萬抗爭」示威,讓他於2013年驟然下台,並直接「鋃鐺入獄」。

 

但如今,6年過去了,美國扶持的塞西政府,並沒有謹記「前車之鑑」,仍如前朝「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搞得貪弊四起,民窮財困,以致社會賢達與庶民,索性聯手再度走向街頭幹起示威抗議的「老本行」。

 

雖說起於30年代,興盛於60年代的「泛阿拉伯主義」,只是一種狹隘統一阿拉伯世界的民族主義運動,旨在強烈反對西方對阿拉伯世界的政治介入,並尋求組建「阿拉伯世界聯盟」來抵禦外力干擾,以強化自身「伊斯蘭化」的民族意識,本不是當前經濟低迷狀況的重中之重。

 

但這個由美國所扶持的政權,一再顯示其並無法解決埃及平均每3人中,就有1人活在每日生活費少於1.4美元(約新台幣45元)的貧窮線下。且執政者卻一味把權力的「美食」,獨獨放進自己的嘴巴享用,而罔顧人民基本的生活需求。他們只能借助更強勢的「意識型態」力量,來推翻無能腐敗的親西方民主政權了。

 

近2個月來,中東蘇丹、阿爾及利亞、黎巴嫩、埃及,接續發生群眾「反貪污、要生存」示威遊行,近日伊拉克亦風起雲湧,波瀾再起;但卻只見美國仍陷於與大陸激烈的「貿易戰」中,無暇它顧。幾乎可大膽析論,若如此狀況持續,則「泛阿拉伯主義」從中東埃及尋求死灰復燃的跡象,將趨明顯。

 

至於美國,何時會從美中競獵的遊夢中「驚醒」,進而及早預防中東這股「星星之火」,以免燎原?截至目前我們所觀察到的,恐怕仍只能套用一句阿拉伯的古老諺語來形容,那就是:「إن شاء الله」(只有天曉得了)!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